综合搜索

天涯社区

百度贴吧

搜狐社区

豆瓣网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看楼主> 天涯社区>莲蓬鬼话>我发誓再也不看风水了,可怕的五弊三缺来了.......
 
 
 
我发誓再也不看风水了,可怕的五弊三缺来了.......
阅读操作: 加入书架 | 打开书架
页面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鼠标双击滚屏 (1-10,1最慢,10最快)
发帖时间:2013-07-26 13:45:00
  母亲的这句话就等于给我这个吃货一个赦令,我领着妹妹蹦蹦跳跳的就朝官地中间的几个大坟子走去。因为我这个吃货知道,那里有几颗酸枣特别甜,晓东我这个吃货,只要到这里,肯定得去摘一兜子酸枣,留着回家慢慢吃。
  我领着妹妹老远就看见有一个人小孩也在摘酸枣,这个小孩穿着红肚兜,带着银项圈,像个银娃娃似得,可爱这个词在当年的字典里可没有,俺所知道的就是俺的地盘然别人占领了,这时对吃货最大的挑战,我恶从胆边生,怒从心中起,掐着腰大声说;“你小子哪来的?这是俺先护下的地盘,俺在这里已经画上了迷郞。”(迷郞土语,画了迷郞的东西,意味着就是自己的东西。)
  那个小孩奇怪的看着俺,我心想这个时候,可不能胆怯,于是掐着腰说;“怎么了?你小子不服是吧?”这是跟大牛哥学的,据说可以在气势上压倒别人。
  那个小孩说:“你能看见我?是不是真的能看见我?”
  我当时一肚子火,说;“你像一个麻杆一样杵在那里我能看不到你?”
  这是妹妹说话了,妹妹哭着说;“哥你跟谁说话哪?我害怕我要找娘去。”
发帖时间:2013-07-26 13:49:00
  那个小孩说;“俺在这里几十年了,这就是我的家。”
  我一听火更大了,用手米量(比划)了一下,小孩和我差不多高,心想小样的,跟我比心眼,俺也是三四岁会说话走路的人物,不过多年之后想起这件事,总是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当时以为自己能数到十就了不起,嘿嘿现在这么久没有了当初的自信哪?
  我大声的说;”你小子骗谁哪?这个地方是我先遇到了,我的我的就是我的地方。”不管怎么说那个小子就是不动地方,还挑衅的看着俺,俺当然不干,抓起一把土就朝那个小孩扔过去,这一扔过去,小土粒直接穿过小孩的身体,像是没有什么东西一样,这时妹妹哇哇大哭,我对着妹妹说;‘妹妹你去找娘,俺教训完这小子,然后给你摘酸枣吃。”
发帖时间:2013-07-26 13:50:00
  一伙人看着我,品头论足的,一个说:“这是谁家的小崽子,这么霸道?”另一个说:“这是杨家的大小子。”我一看心里当时冰凉,原来这个人是前几天刚死的刘二爷爷,只见他惨白的脸上两个黑黑的眼深陷,乌黑的嘴唇显得格外瘆人。光这一个就可以把俺吓惨,往后一看俺的娘呀,刘二爷爷算是漂亮的了,后面的一个不一个难看,有的脸上已经没有一丝肉,两个深陷的眼窝里,冒出来绿幽幽的光芒,牙齿露在外面,十分吓人。
发帖时间:2013-07-26 14:15:00
  我当时就感觉到,好像一下子到了冬天,周围黑黪黪的似乎有一层黑雾。周身恶寒腿肚子不住的打颤,那些人七嘴八舌的议论着,我不知该怎么办,想到了最厉害的一招,哇哇大哭,童年子的哭声威力还是挺大的,这些人一听赶紧躲得远远的。
  就在这时远处来了一个老头,老远就大声说道;“你们这群人欺负俺孙子干什么?”过来指着刚才哭的那个小孩说:“二狗你都是死了几十年的人了,还出来吓唬人,今天你要是吓着我孙子,我跟你没完。”说完刚才那个恐怖的小孩居然又恢复了刚才的模样。
发帖时间:2013-07-26 14:16:00
  我接过来放到手里一看是一个翠绿的小玻璃圈,晶莹剔透的真是好东西,摸在手里一股凉气沁人心腹,这可真是好东西,那个老头看我这么喜欢那个东西,就说;“给你爹看完了,就送给你了,回去告诉你爹,好好管管你这个小兔崽子了,俺看你这个东西就是惹祸精。嗷对了回去给你爹说,让他给俺和你奶奶。每个人送一身衣服,俺在这里没有衣服了。“说完转头就走了。
  也许我刚才的童子音穿透力过强,母亲急急忙忙的跑过来,老远就看见俺好像在跟人说话,于是就跑过来,赶紧抱起我说;”晓东你没事吧?来娘看看没有吓着吧、”
  俺说;“刚才看见俺爷爷了。”
  母亲照着俺的屁股就是一巴掌说;“不准胡说,走咱赶快回家。”
发帖时间:2013-07-26 14:17:00
  回到家里我就把那个玻璃片片拿给父亲看,父亲一看大吃一惊,问我从哪里来的,俺就说了一遍,父亲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母亲一看就问:“晓东他爸。你怎么了。”
  父亲结结巴巴的说:“这这块清 清凉玉,是父亲生前最喜爱的,下 下葬时,是俺亲自放进去的,没 没想到今天到了晓东的手里。看来真 真是父亲显灵了。”
  母亲问;“晓东他爸难道晓东说的是真的?”
  父亲点了点头说:“是真的,那个二狗当年和俺一起玩的伙伴,可是后来淹死了,就埋在那几个大坟子前面,说是让老人帮着看着。这都是几十年前的事了,想不到今天又遇到了。”
  到了晚上俺发起了高烧,父亲第二天带着俺到处去看病,一点疗效都木有,最后到了县城,刮了吊瓶还是不退热,回到在家里,父亲说;“连县城都去了,晓东的病一点疗效都木有,看来是凶多吉少。”
发帖时间:2013-07-26 14:40:00
  母亲一听是哇哇大哭,这时俺模模糊糊的喊着:“玉,清凉玉。”
  母亲一听就忙低下身子问;“晓东你说什么?”
  父亲说;“晓东这几天烧得模模糊糊的,我好像听见晓东在说什么清凉玉,晓东妈赶快把玉找出来。”
  母亲一听赶紧把玉找出来了,把玉放在俺胸口,俺当时就觉得一股沁人心腑的清凉,把心中的那团火浇灭了,然后就舒舒服服的睡了一觉,俺睡足了醒过来就觉得口渴,于是喊着:“水 水,俺要喝水。”
  母亲听见我要喝水,本来趴在床沿上睡着了,听见我说话,一下子就醒了,大喊;“晓东他爸,晓东醒了,晓东要喝水,快去倒水去。”
发帖时间:2013-07-26 15:06:00
  母亲看着俺狼吞虎咽的把两个鸡蛋吃完,我看母亲的眼角有着晶莹的泪花。母亲和父亲商议说:“既然那块玉救了晓东,就给晓东戴着吧?”
  父亲说:“我也是这么想的,不过这块玉这么贵重?”
  母亲一下子哭了,哭着说:“再贵重也比不过晓东的命重。”
  父亲默默地抽了一口烟,咬咬牙说;“就这样了,我找根绳穿上给晓东戴着。”
  父亲找了一根绳子穿上给我戴上郑重的说:“记住这块玉就是你的命,千万不要丢了,”
  我一看就是一个破玻璃片子,心想至于这样吗,一分钱可以买好几片,不好意思这时俺当年知道的最基本的钱数,一般拿着几个一分的钱,就可以在送老头的代销铺里换来好吃的,和好玩的东西,那个时候大丰收的烟才八分钱一盒,我记得普滕的烟是一毛五,这就算是好烟了
发帖时间:2013-07-26 15:07:00
  旁边压碾的宋奶奶和二婶子觉得奇怪,宋奶奶就问;“晓东你神神叨叨的跟谁说话哪?”
  我说:“俺跟常二大爷说话。”
  宋奶奶很奇怪说:“这里没有你常二大爷?”
  我指着碾跟前说;“就在这里蹲着,是后面那家摔破头的常二大爷。”
  两个人一听脸色巨变,因为她们知道,常家有人打架,常二大爷去劝架,结果一失手把常二大爷拥倒在小草碾上,结果常二大爷一不巧撞死在小草碾上,那当时我小,二行虽然看了,但不知道常二大爷死没死,所以我经常看见常二大爷在碾前蹲着,一直以为他自己在那里玩,有时晚上还出来压碾。
发帖时间:2013-07-26 16:39:00
  @乐怡945 33楼 2013-07-26 16:02:00
  小时候咱属于聪明的那种人,三岁会走路了,四岁会说话了,五岁居然可以数到十,当时可把母亲高兴坏了,居然一次给俺煎了两个鸡蛋,这东西对我这个吃货来说,不亚于山珍海味
  这个这个这个,你确定是聪明???????我家一岁多会走路,两岁会说话,现在三岁半能从十数到一,我一直觉得是大众正常水平~~~
  -----------------------------
  多亏这位兄台指点迷经,晓东如同拨云见日一般,听君一席话,胜养十年猪,兄弟对你佩服的犹如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

  有兴趣加群206097480,兄弟一定讨教一二。
发帖时间:2013-07-26 16:42:00
  @韩庚是大sb 36楼 2013-07-26 16:06:00
  楼上的两个太会拆台了……我都装作不知道……

  -----------------------------
  多亏这位兄台指点迷经,晓东如同拨云见日一般,听君一席话,胜养十年猪,兄弟对你佩服的犹如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

  有兴趣加群206097480,兄弟一定讨教一二。 怪不得晓东一说这话,别人都举大拇指说咱聪明,可惜三个孩子都不如我聪明,他们一个个都是一岁会走路,一岁多一点就会说话了,
发帖时间:2013-07-26 16:44:00
  我跟母亲说起这事,母亲说:“小孩子不要乱说。”
  久而久之那个小草碾一到晚上是没有人敢去压碾的,话扯远了,宋奶奶和二婶子一听我说是后面的常二大爷,吓的宋奶奶慌忙的扫了下碾,端着瓢子和李二婶子转身就往家里跑,俺当时奇怪,小脚的宋奶奶怎么和兔子一样跑的真快,碾上的豆钱子都没扫干净,平时这个宋奶奶特别会过,刷锅水都要做糊dou(通俗的说法就是粥)的主,每次压碾,总是她扫的最干净,有净碾使者之称。
  唉 不管她了,一看常二大爷没有吭声,咱得去买烟,没必要和这个犟老头墨迹。到了代销店,宋老头居然没有在那里,俺一看心里那个气呀,咱在村里人小辈大,属于萝卜虽小长在辈上的主,到宋老头家里去找找吧。
  其实我不想去宋老头家,他家里有个小孩忒气人,不但不跟我玩,还说走就走,关键不是平平常常的走,要么一下子蹦在梁头上,要么一下子就跑到墙头上,又一次我气不过,直接爬墙头去追他,结果墙头塌了,父亲给人赔礼道歉不说,还把墙头给人垒上,回来就给俺一顿竹笋炒肉,所以咱恨他家的那个孙子,这时有人问,晓东你怎么骂人哪?
发帖时间:2013-07-26 17:02:00
  @玲珑503906060 45楼 2013-07-26 16:47:00
  呵呵!新帖!我不拆台

  -----------------------------
  谢谢这位兄台 兄弟对你佩服的犹如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

发帖时间:2013-07-26 17:03:00
  @减肥要节食1 44楼 2013-07-26 16:47:00
  顶一个!继续写啊

  -----------------------------
  谢谢
发帖时间:2013-07-26 17:05:00
  没有有骂人,按辈他是老宋头的孙子,当然也是俺孙子,别看俺人小,他得管我叫爷爷。到了宋老头家,我大喊:“宋老头俺给你送钱来了。”这时看见那个穿红肚兜的小男孩又出来了,我一看直接给他来了个怒目而视,那个小孩不要意思,朝着我挤眉弄眼的。
  这时老宋头出来了,喊:“晓东你这是干什么?朝谁生气哪?”
  我指着那个小男孩说:“还有谁,就是那个孙子呗。”
  老宋头看着我指着空空如也的前方,满脸疑惑的说;“你说谁?我怎么没看见?”
  我说;“老宋头你骗谁哪?你的话也能相信,我上次看见你往酒里兑水来着。”
  宋老头赶紧上前一步捂住我的嘴说:“晓东别胡说了,二哥一会给你糖吃。”
发帖时间:2013-07-26 17:20:00
  我人虽小,但好歹也是看地道战地雷战长大的,绝对不让被敌人的糖衣炮弹魅惑,我说;“俺就想知道那个孙子是谁,俺前年怎么从来没有见过?”
  宋老头朝四下里看了看,确实没有人,就说;“晓东你别胡扯了,哪有什么人?”
  我说:宋老头你又骗人,你看那个小孩有跳到你家的屋顶上去了。”
  宋老头看看屋顶什么也没有,脸色有点不好看了,就说:“晓东你别胡说了,家里就我一个人,你大侄子和大孙子在南湖住,根本就没回来,好了别说这些了,你爹不是让你买烟吗?走去代销铺,我给你拿烟去。”
  到了代销铺闻见一股好闻的酱油醋加酒的味道,以至于当时最大的愿望就是开一间代销铺,瓜子糖块,饼干管够。我吃力的爬上柜台,递上一张劳动人民的图案,说;“拿一包大丰收,剩下的二分钱拿糖块,要那种橘子味的,不要山楂味的。”
发帖时间:2013-07-26 17:21:00
  老宋头剃过一包拖拉机的图案,这也算是一种金钱平等互利交易,老宋头抓了一把糖块又找了两张一分的钱给我,神神秘秘的说:“晓东这糖块你拿着,二哥给你吃了,我往酒里兑水的事千万不要给别人说。”
  我眨眨眼睛,看了看诱人的糖块,又看了看两张小解放,脆弱的心理瞬间融化了,悲哀呀,多年以后心想毛主席他老人家总说不要被糖衣炮弹打倒,可是糖衣炮弹的威力老厉害了。从小就受社会主义教育,整天唱我们是社会主义接班人,结果幸好社会主义接班人都让官二代做了,我们只是普通的一个农民,糖衣炮弹打倒俺的机会不多。
发帖时间:2013-07-26 17:35:00
  @恶魔的温柔2011 54楼 2013-07-26 17:27:00
  楼主我侄女不到四周岁就能数到一百了,你五岁数到十怎么成了聪明人了,哈哈,还有我侄女十一二个月就会走路了,难道不是一般人都这样吗

  -----------------------------
  多亏这位兄台指点迷经,晓东如同拨云见日一般,听君一席话,胜养十年猪,兄弟对你佩服的犹如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

  有兴趣加群206097480,兄弟一定讨教一二。 怪不得晓东一说这话,别人都举大拇指说咱聪明,可惜三个孩子都不如我聪明,他们一个个都是一岁会走路,一岁多一点就会说话了,
发帖时间:2013-07-26 17:38:00
  管他哪?抓起那把糖块和二分钱,拿着那包丰收的烟就往家里跑,路过小草碾看见常二大爷还在那里蹲着,咱不跟这个犟老头说话,这时正好看见二牛和狗蛋了,这两个可是我的好朋友,二牛和狗蛋一看我脸上高高兴兴的,就说;“晓东哥你咋这么高兴?”
  人哪就是这样,一高兴就得意忘形,我一吐露嘴说;‘咱把老宋头往酒里兑水的事情说了一下,老头直接就给了俺一把糖块。”
发帖时间:2013-07-26 19:03:00
  我是大吃货只有对吃有心眼,把糖分在两个跨兜里,果然不出所料,大吃货的妹妹是个小吃货,我一回家妹妹就追我说:“哥哥我吃糖,吃桔子味的那种糖。”没办法俗话说馋猫鼻子尖,我妹妹偏偏就是那样的小吃货,我把一个挎包里的糖果拿出来给妹妹了。
  本来以为妹妹会就此罢休,没想到妹妹说:“哥你的那个挎包里还有。”
  我连忙护住挎包说;“没有了,俺真的木有了。”
  没想到妹妹使出了绝招哇哇大哭,这招百试百灵,因为妹妹一哭,轻者俺被拧拧耳朵,重者就会吃顿竹笋炒肉.妹妹一哭我是吃货,但和竹笋炒肉一比量,很果断地选择了把糖果交出去。妹妹胜利了,得意洋洋的看着手中的糖果。
  我眼巴巴的看着妹妹手中的糖果,说;“妹妹给我一块糖果吧?就一块行不行?”
发帖时间:2013-07-26 19:04:00
  别说小吃货倒是很仗义,比划了再比划,找了块最小的给我,气的我大咒宋老头钥匙掉到厕所里,宋老头这不是坑人吗?糖果居然还有这么小的。唉小就小吧,苍蝇再小也是肉。
  害怕妹妹把糖再要回去,赶紧塞到嘴里,你别说桔子味的糖果真好吃,一股淡淡的桔子味,和去年在麻子大爷家吃的桔子一个味道,听说那是麻子大爷给别人办事,人家送的。那家人真阔,居然用四个轮子的吉普车把麻子大爷送回来,听说那玩意比一分钱上面的大解放还要高级。
  不说了,我爹喊:“晓东走,咱去找你孙大爷去。”
发帖时间:2013-07-26 19:30:00
  @林lin66 60楼 2013-07-26 19:27:00
  对于楼主的 佩服的犹如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还是顶下,,,,
  -----------------------------
  谢谢 谢谢
发帖时间:2013-07-26 20:24:00
  @wnn5191991 62楼 2013-07-26 19:36:00
  看风水咋会泄露天机。。。。

  -----------------------------
  一言难尽,我会慢慢写出来
发帖时间:2013-07-26 20:41:00
  嘿嘿咱对吃情有独钟,一听说上麻子大爷家,差点蹦起来,麻子大爷由于经常给人家办丧事,所以家中总是有细果子,粗果子,最好吃的就是到口酥(这几样都是点心,我们家乡的土名),俺一想到好吃的到口酥,嘴里的糖块差点随着口水流出来,吓得咱跟紧的不胡思乱想。
  跟在父亲的身后偷偷的把墙缝里塞的两块糖果拿出来,这时听咱打猎的二大爷说的,我二大爷经常说狡兔三窟,我对这句话心神通会,知道要把好吃的藏在三个地方,这样小吃货即使找到两个地方,至少还有一个地方有俺的一份。
发帖时间:2013-07-26 21:29:00
  @aishizi2013 71楼 2013-07-26 20:53:00
  我去,也赶上直播了,楼主,你今年多大了?
  -----------------------------
  33岁 属鸡滴
发帖时间:2013-07-26 21:34:00
  唉这都是让馋虫逼得,我有一次问庄上的先生,馋虫有没有药打下来,先生一脸黑线的摇摇头,最后给了我一块黄连说那就是灵丹妙药,俺迫不及待的吃下去,结果一天嘴里都是苦味,我从此心里留下阴影,发誓到明来也要做一个戴着眼镜片片的先生。
  我跟着父亲来到来到麻子大爷家,那时候农村关系融洽,农村的大门一般是不关的,我跑进去甜甜的喊了一声;“大爷。”
  麻子大爷大爷高兴的说;“是晓东来了,赶快进屋去,俺床头上有给你留的到口酥。”俺当时就觉得嘴里的口水直往外冒,进里屋里直奔麻子大爷的床头上。
发帖时间:2013-07-26 21:35:00
  麻子大爷因为出天花,所以一脸麻子,属于面恶心善的那种人,由于麻子大爷丑,就没有找到老婆。麻子大爷家有好吃的,但我自己绝对不来,因为麻子大爷是扎匠,屋里老是扎的纸牛纸马什么的,这些我都不害怕,主要是麻子大爷床前的纸人太吓人,和我哈不多高,血红的嘴唇,血红的腮帮子,灵动的眼睛,加上雪白的脸,看上去有点怪异。
  我有时问麻子大爷为什么把这个纸人留着留着干什么。麻子大爷说这个是他的孩子。
  我有时看见他眼睛好像在动,所以俺一般不自己来,如果不是那块到口酥的诱惑,我绝对不自己上麻子大爷的屋。
发帖时间:2013-07-26 21:38:00
  到了屋里一看,那个纸人正在瞅俺,嘴上有一种诡异的笑容,我心里有点害怕,但是想起诱人的到口酥,一下子挺起了胸膛,狠狠的瞅了纸人一眼。心想小样的你能把俺的鸟给咬去。瞅着瞅着好像纸人的眼睛动了一下,俺当时腿就有点儿打颤,心想这是幻觉,一定是花眼了,这一想还真管用,再看看纸人还是那个样子。
  扶起打颤的腿直了,喘了两口粗气,三步两步的走到麻子大爷的床前,一下子把到口酥拿到手,看着这圆圆的到口酥,嘴里的口水又止不住的往外流,擦擦口水忍着馋虫的侵扰,把到口酥分成三份,嘴里念叨着给妹妹留一份,自己留一份,现在吃一份,于是捡了份最小的块吃进去,太香了差点把舌头咽进去。
发帖时间:2013-07-26 21:42:00
  由于一时大意,整块的都咽下去了,心里那个后悔呀,就像后来看猪八戒吃人参果那节,俺想自己的心情和猪八戒的心情是一样的,所以后来最佩服的就是猪八戒,老猪的话几乎成了咱的左右铭,谁叫同属于吃货来着。
  这时我爹和麻子大爷都进来了,我爹一看俺嘴上有到口酥的渣渣,当时就要打我,说俺就知道吃。麻子大爷说;“小孩子吗,不吃干什么?俺那块到口酥是专门给晓东留着的。”然后摸了摸俺的头说;“兄弟晓东这孩子上辈子是个精灵,到后来可不简单。”
  我爹叹了一口气说;“当时俺真怀疑晓东娘看错了,说是什么白狐狸,我看是一头白猪差不多,这个家伙除了吃,哪一点都不开窍。”
  麻子大爷说;“还不是开窍的时候,到时候有些事会无师自通,比我这把老骨头强多了。”
发帖时间:2013-07-26 22:04:00
  我可不管这些,一听说嘴上有到口酥渣渣,赶紧的往嘴里扑了扑了。小渣渣到了嘴里,哎呀真是又香又甜的,早知道就慢慢吃了。
  父亲就把我遇到的事说了一遍,包括怎样摘酸枣遇到了二狗,怎么遇到俺爷爷,怎样发烧治不好,又是怎样用玉治好了病,说完把俺脖子里的玉拿来给给麻子大爷看麻子大爷一看也很惊奇,父亲放这块玉时,麻子大爷也在场,麻子大爷说;“这个确实是俺叔的那块玉,老爷子看来留着这块玉没有用,就给晓东了,这块玉可是不可多得的好东西,别的玉经过尸体之后会有黑沁,但这块玉反而更加青翠,这这是难得的宝贝,”
发帖时间:2013-07-26 22:05:00
  不过就凭咱这个吃货的脑袋,这些问题怎么也想不通。想不通就不想呗,反正兜里还有两块到口酥,回到家里给妹妹一块,自己一块留着晚上睡觉慢慢吃。
  麻子大爷吩咐父亲到了晚上子时,领着我在四岔路口画一个圈,喊着爷爷奶奶的名讳,看见旋风来了,千万别回头,直接回家就行了。
  回到家里我哭的心都有了,终于明白了大人们的经验是多么重要,一回到家里,妹妹的小馋猫鼻子就闻见我裤兜里的到口酥味,我拿出了一块,妹妹还要另一块,也不知道妹妹的鼻子咋就那么尖,怎么就知道我裤袋里有两块到口酥,我当然是不愿意给,结果妹妹又使出了她那百用百灵的绝招,没办法把另一块到口酥也拿出来,看着妹妹高高兴兴的去吃到口酥,我馋的直咽口水。
发帖时间:2013-07-26 22:16:00
  各位我睡觉去了,每天再给大家更新,有人喜欢看俺的故事,俺骄傲

  晓东祝大家看小说的阖家幸福 不看的万事如意 有意见的心想事成,至于不点小说的就算了,因为给他们祝福,他们也知不道。
发帖时间:2013-07-27 05:59:00
  @碧天舞 83楼 2013-07-26 23:11:00
  楼主你别老父亲母亲这么称呼好不好?平时咱们在家谁这么叫呀。
  本来挺通俗的一个故事,每次看到父亲母亲这两个词都感觉跟这故事风格不配套啊。

  -----------------------------
  我一直称父母为爹娘,乡俗如此,不过我的儿子和女儿喊我爸爸,乡俗难改
发帖时间:2013-07-27 06:55:00
  唉算了,谁叫我家重男轻女哪。当然我说的是每一次都使劲的打我,不舍得打妹妹一下,我长大后问过老爹这个问题,父亲说;“小时候泼皮,被打伤不用担心。”看看这是多么无力的解释。
  我爬到床上自己睡觉去了,半夜正在梦见啃鸡腿,哎呀、妹妹没在跟前,自己独霸一个鸡腿啃得正香。父亲拧着我的耳朵说;“晓东快起来,咱给你爷爷送衣服去。”
  我睁开睡眼朦胧的双眸,我的鸡腿哪去了?我大哭;“俺的鸡腿没有了,还俺的鸡腿,俺的鸡腿没有了。”
发帖时间:2013-07-27 06:56:00
  父亲说;“晓东别哭了,你这是打癔症,明天咱杀那只老母鸡给你吃。”
  一听说杀老母鸡,我赶紧擦擦一下把壳子当然口水,当时来了精神,一下子蹦起来,起来一想不对呀,父亲说这话至少有十来回了,每次都说话不算数,以至于俺整天观察老母鸡,坐着白日梦,今天能写出来,跟你那时爱做白日梦,绝对本不开。
  一想到父亲骗人,我当时就没有了精神,父亲变戏法一般,从背后拿出一块到口酥,俺当时双眼放光,赶紧擦擦口水,忙问父亲这是从哪里来的。
  父亲说;“这是下午买黄纸时在代销铺里买到,晓东你只要跟着我去,这块到口酥就给你吃了。”
  我当时心想,还有这好事,别说去送衣服,就是当狗熊也干,多年以后看到动画片熊出没里的熊二,才知道狗熊也有这么馋的。
发帖时间:2013-07-27 07:42:00
  @尐尐蜗牛 91楼 2013-07-27 07:27:00
  看风水,改运是破天机。一代做了必须要有人接下去,要不会祸害到下一代。我父亲的外公就是看风水点阴阳的,结果除了我奶奶正常外,其他什么舅公,姨婆不是瞎子就是耳朵失聪,一世受穷。
  -----------------------------
  所以我现在悬壶济世了
发帖时间:2013-07-27 08:04:00
  走着走着又见那几个小孩过来了,围着篮子转,我当时火就起来了,大声说着;“一边去,这是给俺爷爷烧得东西。”
  父亲问我;“晓东你走路就走路,胡说什么?”
  我说:“有几个小孩围着篮子看东西。”
  父亲狐疑的四下看了看说;“晓东你胡说什么?”
  我大声的说:“没有胡说,几个小孩就在这里,”
  父亲一下子严厉起来说:“晓东不准胡说,再胡说我就揍你了。”
  我当时就识相的闭上嘴,父亲在揍俺的问题上从来不打折。多年以后我才知道这些是当年在庙里记名的小鬼,不害人只是有点爱戏法人。
发帖时间:2013-07-27 08:05:00
  到了十字路口,父亲用木棒画了一个很大的圈,我问父亲为什么要画这个圈,父亲说:“不画圈这东西,东西到了那边,就成了无主的东西了,画圈和画迷郞是一个道理,只要画了圈,别人就不会去拿这圈里的东西了。”
  我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父亲留了一份,父亲在圈里把纸点着,然后让我跪下,他自己也跪下,父亲跪下之后磕了三个响头。我也照葫芦画瓢的磕了三个头,父亲把几件纸衣裳拿出来,喊着爷爷的名讳,说:“儿子给二老送衣服了,二老快来拿吧。”
  然后又在圈外烧了点纸说;“这点是平安钱,各位别嫌少,小儿无知冒犯各位,千万不要见怪。”这时我看见在村北来了两个火球,就高兴的对父亲说:“你看那边来了两个火球,突突打转这好看。”
发帖时间:2013-07-27 08:59:00
  @W376703345 95楼 2013-07-27 08:15:00
  回复第73楼(作者: @民国假亦真 于 2013-07-26 21:34)
  唉这都是让馋虫逼得,我有一次问庄上的先生,馋虫有没有药打下来,先生一脸黑线的摇摇头,最后给了我一……
  ==========
  楼主 你是80后啊 怎么会有先生一说?

  -----------------------------
  现在是零零后,看病的还叫我先生
发帖时间:2013-07-27 09:02:00
  回复第34楼, @大顺的66
  看到五岁可以数到十。。。。现在三岁,三周岁的孩子都可以做到好嘛!楼主先有点生活经验再写小说嘛。
  --------------------------
  @无敌豆妈 97楼 2013-07-27 08:49:00
  人家用的是自嘲的手法。拜托有点语文常识好不好。

  -----------------------------
  理解万岁 兄弟对你佩服的
  
  犹如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

发帖时间:2013-07-27 11:35:00
  父亲一见火球拉起我就走,父亲走到很急,我篮子都没有拿,我挣脱了父亲的手回来拿篮子,就看见那个自称为我爷爷的老头从火里拿出一身蓝衣服,那个老太太大概就是我奶奶了,也从火了拿出一身衣服,一脸的高兴劲。
  那几个小孩正在地上捡东西,我不敢多看,拿起篮子就走,父亲回过头却什么也没看见,据他说只觉得阴风阵阵,两个火球在围着自己烧的纸衣裳转悠。你说这人眼里的东西,咋就不是一个样哪。
发帖时间:2013-07-27 11:36:00
  吃货要介绍一下家乡的八大碗,如果不喜欢晓东的写作风格勿怪。
发帖时间:2013-07-27 12:32:00
  @梦里花开1979 108楼 2013-07-27 11:37:00
  楼主太高兴了,真是很聪明哦

  -----------------------------

  
  谢谢
发帖时间:2013-07-27 13:17:00
  我接着介绍八大碗,第一碗是粉条,这是我们鲁南山区产的红薯,制成的粉条,我们这里叫洗粉,为什么叫这个名?到了秋天人们把收获的红薯弄碎,然后把里面白色的浆放在池子里沉淀,等全部沉淀好了,把水放出来,用布袋就像做豆腐一样弄成块,到了冬天上冻时,把粉团放在锅里熬,熬成糖稀一样,然后把它舀在满是窟窿眼的漏勺里,通过窟窿眼的细条到了水里就固定住了,成了一根根铮明透亮的粉条了,然后放在杆子上冻干。
  我不知道现在的粉条是怎样做到,也不知加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反正粉条没有了当年的味道。接着上的第二碗是丸子,用猪油炸出的萝卜丸子,用一种说不出的好吃,连着又是三道菜,分别是蔬鱼、蔬肉和蔬土豆片,不过我这个吃货讨厌土豆片,不喜欢吃蔬鱼,下面几道小炒一类的,像什么肉抄豆芽,肉炒芹菜,这些随着季节变化而来,不是固定的几样菜。
  接下来是鸡蛋汤,我不是吹,我们这里的土厨子烧出的鸡蛋汤,味道好极了,酸、鲜、咸,汤里还有豆腐皮,猪肺,加上我们这里特有的红薯粉子,那个味道想起来就要流口水,可是现在的味道变了,没有了那份鲜香,多了份调料味。
发帖时间:2013-07-27 13:18:00
  最后是压轴菜红肉膘子,红红的肉皮,白白的红肉,叨一块放在嘴里满嘴流油,越嚼越香。往往这一碗红肉上来,会一扫而光,有人会问那样吃不回发胖吗?我负责任的告诉你绝对不会,那个时代个个都像赵飞燕,一个个的身材玲珑,谁要是白白胖胖的大家都会说这个人有出息。
发帖时间:2013-07-27 13:19:00
  早上写着写着想到了我们农村的八大碗,那时这东西在我眼里几乎能和山珍海味相比。一会儿母亲说;“晓东洗洗手吃饭。”
  我一看又是玉米糊糊,就说;“不吃了,俺留着肚子吃八碗哪。”
  妹妹一看我不吃,也坚决不吃,父亲看着我们两个吃货,无奈的摇了摇头,说;“这两个孩子真是的,一个比一个难缠,你们两个就不吃吧,就等着挨饿吧。”
  我当时心想饿就饿呗,反正晌午有八碗吃,到时候可以多吃点。那个时候别说农村,就是城市里自行车也没有普及,我姥姥家离这里十几里地的朱家村,去走亲戚得过一个无头岭,一直奇怪,这个为什么叫无头岭,听说运气不好,可能会见到什么无头的躯体劫道。
发帖时间:2013-07-27 14:05:00
  @明主有花I 125楼 2013-07-27 14:01:00
  楼主可是临沂人 敢问是临沂哪的
  -----------------------------
  临沂苍山的
发帖时间:2013-07-27 14:06:00
  那时这东西在我眼里几乎能和山珍海味相比。一会儿母亲说;“晓东洗洗手吃饭。”
  我一看又是玉米糊糊,就说;“不吃了,俺留着肚子吃八碗哪。”
  妹妹一看我不吃,也坚决不吃,父亲看着我们两个吃货,无奈的摇了摇头,说;“这两个孩子真是的,一个比一个难缠,你们两个就不吃吧,就等着挨饿吧。”
  我当时心想饿就饿呗,反正晌午有八碗吃,到时候可以多吃点。那个时候别说农村,就是城市里自行车也没有普及,我姥姥家离这里十几里地的朱家村,去走亲戚得过一个无头岭,一直奇怪,这个为什么叫无头岭,听说运气不好,可能会见到什么无头的躯体劫道。
  父亲推着胶车子,就是独轮车,当年支援前线的那种车子,有个什么伟人说淮海战役是独轮推出来的,独轮车可是俺们那片主要的运输工具。
  十几里路在那个年代的记忆里并不太远,想着不大时间就到了,结果是中午才开始,饿得俺眼前直冒金星,一个劲的去拔茅根吃,终于等到了中午,一顿饭吃的俺鼻子嘴歪的,小肚子撑得溜圆,虽然是面是白菜垫底,但有雪白的大馒头。吃过饭姥姥家硬挽留,晚上又吃了一顿。
  这两顿饭可把我这个吃货撑坏了,摸着滚圆的小肚子,坐在独轮车上,心里那个美,馋虫终于安稳了会。多吃了一顿饭是好事,结果回家晚了点,还没有到无头岭,天就黑透了,不过幸好有明亮的月光。月光洒在大地上,照在玉米叶子上,留下银光闪闪。
发帖时间:2013-07-27 14:07:00
  到了无头岭忽然远处飘来三个火球,无头岭上顿时黑气弥漫开来,一股薄雾顿时把无头岭罩住,我坐在独轮车上正美着那,往前一看,这哪是什么火球呀,那是三具无头的尸体,几个无头人像是在找自己的头颅,到处乱摸。我顿时吓得哇哇大哭,父亲说:“晓东你哭什么?”
  我指着前方说;“前面有几个人,拦在路上不让咱们过去。”
  父亲问:“是什么样的人?”
  我有点语无伦次的说;“就就是几个没有脑袋瓜子的人,正朝着我们走来。”
  父亲一听也是大惊,但这里只有父亲是主心骨,母亲吓得有点发抖,连忙把妹妹抱在怀里,父亲壮壮胆子上前去说;“今日因天晚夜行,不想骚扰了各位。等我们后去,一定给各位多烧纸钱。”这么一说几个无头鬼竟然慢慢的退去了,原本黑黪黪的雾气一下子烟消云散,月光还是那么亮。父亲一看没事了,赶紧把我和妹妹推回家,回到家里才发现浑身都湿透了。
发帖时间:2013-07-27 14:09:00
  第二天母亲一大早就喊;“晓东快起来,咱们家的大黄下小狗崽了。”
  大黄是只大黄狗,是我从小喂大的,一听大黄下小狗崽了,俺急急忙忙的穿上衣服,跑到狗窝一看果然下了一窝小狗,几只小狗还没有睁眼睛,我忽然发现有一只浑身是黑色的小黑狗,小黑狗浑身上下都如同黑段子,唯独脖子上又一圈白毛,像是故意弄上去的白线圈。
  抱起这个小狗越看越可爱,忽然想起了昨天晚上做的梦,赶忙放下小狗去跟父亲说起这件事,父亲听后说:‘这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晓东你以后要好好做人,做到知恩图报,知道了吗?”
  我老老实实的回答:“俺知道了。”
  其实童年的生活很精彩,现在的农村已经没有了当年的热闹,想当年逮蚂蚱捉蛐蛐和蝈蝈,现在都不可能了,前段时间上庄稼地里转了一圈,由于农药和除草剂的乱用已经没有了蚂蚱和蝈蝈。
发帖时间:2013-07-27 14:37:00
  @影子ying 135楼 2013-07-27 14:23:00
  楼主怎么三岁才会走路啊?小孩一般一岁过就会走了。
  -----------------------------
  多亏这位兄台指点迷经,晓东如同拨云见日一般,听君一席话,胜养十年猪,兄弟对你佩服的犹如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

  有兴趣加群206097480,兄弟一定讨教一二。 怪不得晓东一说这话,别人都举大拇指说咱聪明,可惜三个孩子都不如我聪明,他们一个个都是一岁会走路,一岁多一点就会说话了,
发帖时间:2013-07-27 14:39:00
  @内谁酷爱 137楼 2013-07-27 14:35:00
  小说,最后更新的在别的地方看过,,,,。

  -----------------------------
  就算是小说,这是我辛辛苦苦写出来的,希望更多地人看到,没有什么错吧?
  别人坐在空调底下凉快的时候,我却在拼命打字,连个空调都舍不得开,写出来的字就如同自己的孩子,自己的心血,当然希望更多地人看到,这些并没有违反什么道德,只希望大家互相理解一点,写东西很不易。
发帖时间:2013-07-27 14:44:00
  @xcwei0219 132楼 2013-07-27 14:11:00
  鬼是人性,楼主显然是电影看多了
  -----------------------------
  个人的观念不同,看世界的方式也不同,如果你认为有什么不妥,完全可以自己去写心中的模样为标准的故事。晓东水平有限,有不妥之处勿怪。
发帖时间:2013-07-27 14:46:00
  我这个人喜欢回忆童年,想着自己当年捉蝈蝈的情景,仿佛就在眼前,蝈蝈在我们这里叫叫乖子,这个可是好东西,庄稼人手巧,用高粱牵着编成小笼子,抓到的叫乖子就放在笼子里挂起来,可以叫好长时间。这东西好喂,直接喂点葱白就可以了,有时弄点烘柿给它喝,这可是叫乖子的最爱。
  抓着东西需要技术,一般在秋季红薯地里,红薯枝叶茂盛的时候抓,这东西叫声嘹亮,我抓这个东西,一般是循声而去,慢慢的接近目标,叫乖子非常狡猾,可以远远的就看见人,只要一见人,立马就不叫了,这个时候千万要有耐心,不能急躁,坐在薯地里慢慢的等,等到它再次叫时瞅准机会,直接跑过去,这时讲究眼疾手快,因为叫乖子这时早就跳到红薯地里去了,到跟前直接扒开红薯藤,用手去捂,这东西咬人,捂住了要掐住脖子,它就咬不到你了,叫乖子两条长长的须,还有六条腿,前面四条短短的,是用来抓住一样东西,不让自己摔下来;后面两条长长的,是用来快速跳跃,不让人抓住自己。它鼓着大大的肚子,背上有一对翅膀,样子很古怪。一碰两个短翅膀,吱嘎嘎的响。现在想听它叫,要到县城里才能买到,这是什么世道。
发帖时间:2013-07-27 15:01:00
  @青鱼在天 144楼 2013-07-27 14:59:00
  @民国假亦真 小时候咱属于聪明的那种人,三岁会走路了,四岁会说话了,五岁居然可以数到十。这么晚熟,竟然说自己聪明?有点古怪!
  -----------------------------
  多亏这位兄台指点迷经,晓东如同拨云见日一般,听君一席话,胜养十年猪,兄弟对你佩服的犹如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

  有兴趣加群206097480,兄弟一定讨教一二。 怪不得晓东一说这话,别人都举大拇指说咱聪明,可惜三个孩子都不如我聪明,他们一个个都是一岁会走路,一岁多一点就会说话了,
发帖时间:2013-07-27 15:29:00
  回复第87楼, @民国假亦真
  @碧天舞 83楼 2013-07-26 23:11:00
  楼主你别老父亲母亲这么称呼好不好?平时咱们在家谁这么叫呀。
  本来挺通俗的一个故事,每次看到父亲母亲这两个词都感觉跟这故事风格不配套啊。
  -----------------------------
  我一直称父母为爹娘,乡俗如此,不过我的儿子和女儿喊我爸爸,乡俗难改
  --------------------------
  @碧天舞 148楼 2013-07-27 15:08:00
  就是啊。那你干嘛不写我爹我娘,或者我爸我妈也行啊,这样听起来多亲切,跟你文章总体风格也搭调。你这总写父亲母亲的,太文绉绉了。
  PS:一点小建议啊

  -----------------------------
  谢谢 谢谢 以后注意
发帖时间:2013-07-27 15:32:00
  @刘二君 151楼 2013-07-27 15:18:00
  楼主文章朴实,带着浓浓的乡土气息,想问下这文章是一半小说,一半真实的吗?

  -----------------------------
  艺术来源于生活,但有一多半是真实的
发帖时间:2013-07-27 15:33:00
  我没有出息,这不又说道吃上,一说到吃我就来劲。那时农村不像现在,基本上没有农药,蚂蚱多的吓人,到处都是,又时一地庄稼就完了,所以大人鼓励我们小孩逮蚂蚱,这样既除了害,又可以得到不要钱的美味佳肴。
  那时虽然我只有六岁,但具有吃货的潜质,跑得特别快,扑的有特别准,所以我每次都大有收获。其实逮蚂蚱也需要经验,蚂蚱分许多种类,那种常常的蚂蚱,我们叫草了嘎,这家伙和草一个颜色,有青色的,有草黄色的,不善飞跃,即使长飞也只能飞一次,但数量不多,这是我们非常喜欢抓的蚂蚱,那种长长的翅膀的蚂蚱就飞了蝗,这种蚂蚱就是现在我们常见的养殖型蚂蚱,这种蚂蚱善高飞,抓它需要耐力,那时晓东人瘦腿长,跑得特别快,所以经常抓取到这种蚂蚱。
发帖时间:2013-07-27 15:34:00
  麻子大爷说:“晓东是辛酉年生人,八字中金旺水旺,随属相有木,但木不旺火火衰,我看就叫晓东吧?晓暗含着东方,东方在天干地支中为甲乙,八卦中为震,五行中为木,解为长子居所,正好补晓东的木气。”
  幸亏有麻子大爷的这句话,不然真的就叫羊蛋了,好像杨家对羊蛋这个名情有独钟,比我小的好几个杨家的小孩,父母都称儿子为羊蛋。
  狗蛋、二牛和我三个生人的日子差不多,我十一月二十生日,二牛二十一,狗蛋二十二日,按照农村的说法,我们三个是商议着一起来的,前生就应该是好朋友。这些年因为我能看见别人看不到的东西,所以除了狗蛋和二牛,没有人敢给我玩。
  我们三个人唱着:“小二妮、背粪槿、割把草、喂驴驹,驴驹长大了,不给二妮说话了。”这首歌谣,拿着一个装洗衣粉的布袋,来到了地里,这个时候地里的玉米已经收获了,玉米秸秆平放在地上,这时田里还没有耕种,我们最喜欢这样抓蚂蚱。
发帖时间:2013-07-27 17:00:00
  @采姑娘的J蘑菇 165楼 2013-07-27 16:27:00
  有的人很可笑,楼主玩幽默都看不出!还给楼主指正她侄女比楼主聪明,可笑!

  -----------------------------
  兄弟对你佩服的犹如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


  
发帖时间:2013-07-27 18:39:00
  @真异假 123楼 2013-07-27 13:46:00

  
  想聊天的朋友加楼主的聊天群,群号206097480
  群里的美女帅哥欢迎大家,纯聊天群不喜勿加
  -----------------------------
  大家喜欢聊天就加群吧,我喜欢和大家聊天
发帖时间:2013-07-27 18:40:00
  我们三个人,一边走一边抓一边抓蚂蚱,这时二牛说;“晓东哥我渴了。”
  “渴了,你咋这么快就渴?”我有点生气的问。
  这时狗蛋也说:“是呀,晓东哥我也有点渴了。”
  我想了想说;“这样吧,我们顺着这条大沟到白果泉去喝水。”
  二牛和狗蛋两个人都很赞同我的说法,说走就走,顺着这条大沟就能到白果泉,那个泉眼就在大沟的拐弯处,我们只要顺着大沟就能到地方,这条大沟有的地方有积水,所以水草茂盛,沟里也是蚂蚱聚集的地方,我们三个就一边走,一边逮蚂蚱。
  狗蛋抓到一只像铁头的蚂蚱,问:‘晓东哥,你看这是什么蚂蚱?“
  我看了看说:”这种蚂蚱是水蚂蚱,俺上回吃过不好吃。“
发帖时间:2013-07-27 18:41:00
  我看见那个小男孩周身穿着古代的衣服,红红的腮帮,红红的嘴唇,好熟悉的样子,怎么会这么熟悉,我忽然想起来,这个小男孩和麻子大爷床前的那个小纸人是一个模样,我急忙大喊:“二牛别先喝水。”
  话还是说晚了一步,二牛已经趴在那里如同牛饮一样,咕咚咕咚的喝起水来,这时我看见那个小男孩明显的是生气了,一下子过去把二牛的脖子按住了,好像是使劲的往下按,其实二牛一开始就犯了一个大错误,家里的大人,无数次教育我们在野外喝水时,不能趴着喝,如果你趴着喝,就会给一些东西可乘之机,他们会掐住你的脖子,直到把你淹死。
  最正确的方法是到泉眼跟前等一会,然后蹲下用手捧着水喝,这样别的东西就没有机会可乘了。我看着那个小男孩,大声的说;“快放开二牛。”
  这时狗蛋吓得哇哇大哭,一只喊着:“二牛你怎么了,快点儿上来,你你别吓唬俺们。”
发帖时间:2013-07-27 20:13:00
  我指着那个小男孩说;“就是那个小子,不知道是哪个庄上的,正在按着二牛。”
  狗蛋哭着说:“晓东哥,我没看见有什么人?”
  这时那个小男孩疑惑的瞅着我,说:“奇怪你怎么能看见我?”
  我说:“奇怪个屁,你大热天穿着那么多衣服,俺怎么会看不见你?快把二牛放了,不然俺就要揍你了。”
  那个小男孩还是奇怪的瞅着我,这时二牛趁机把头抬起来,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我那时是无知者无畏,哪有想那么多,就壮着胆子,找了根玉蜀黍秸壮着胆子走过去,那个小孩还不放手,俺当时就火了,拿起玉蜀黍秸直接抽过去。
发帖时间:2013-07-27 20:14:00
  当时就感到一阵冰凉,那种冰凉不是寒冬的冰凉,是一种彻骨的冰凉寒冷,我当时大惊,这小子不会是买冰棍的吧?以俺的知识去判断只有冰棍才这么冷。说道冰棍俺这个馋猫要说几句。
  八十年代没有雪糕及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只有一种豆沙冰棍,那个时候没有冰箱,一般是下乡买的,那些人骑着洋车子(自行车),后面带着一个木箱子,里面用棉被包着冰棍,一开箱子门,就会有一股冰凉甜丝丝的感觉。
  冰块吃到嘴里清凉爽口,现在已经没有了当年的那个味道了。回到正题,那个小孩望着我一下子哭了,这一哭我才知道这个小男孩不是人,因为他和我上去在坟地里见到的那个小男孩一样,声音尖锐凄厉,我这个吃货终于明白了,这次又惹到了不该惹得东西。
发帖时间:2013-07-27 20:15:00
  我再笨也知道这个东西惹不起,这时小孩一哭,把摁在二牛脖子上的手松开了,这时二牛一下子起身了,起来就对我说:“哥快走,这个地方太冷了,俺的背上冰凉冰凉的。”
  走走个屁,俺的腿肚子好像有点转筋,从后面直接转到了前面,那个小男孩看完又仔细看了我一下,疑惑的摇了摇头,直接又乘着旋风向北而去,直接钻进了驸马陵。
  这个驸马陵可大有来头,听说老夏家在明朝的时候兴盛一时,家族里出来好多大官,至今在我们后面的那个庄上还有一池子无色金鱼,据说就是明朝永乐大帝赏赐的,当然那个东西受过皇封可不一般。
  按几个人经过这么一出,哪还有心思继续抓蚂蚱,三个人就直接顺着村里的生产路回家了。到庄前面二牛说;“晓东哥,我的后背凉飕飕的疼。”
  我掀开二牛的褂子一看吓了一跳,只见二牛的后背上有两个乌黑的手印。十个小指头看的清清楚楚的。一看我当时就害了怕,对着二牛和狗蛋说:“走,咱去找麻子大爷去,这个太吓人了。”
  二牛说:“晓东哥俺背上怎么了,会不会死?”
 
Email我们 | 关于 | 留言
Copyright © 2010-2017 WWW.KanLouZ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黔ICP备15010001号-1
请记住我们的永久域名(看楼主的中文全拼):www.KanLouZhu.com
本站关键字: 看楼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