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搜索

天涯社区

百度贴吧

搜狐社区

豆瓣网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看楼主> 天涯社区>莲蓬鬼话>【直播】揭秘茅山道术,秘法,真实的鬼怪经历!(胆小者勿进)
 
 
 
【直播】揭秘茅山道术,秘法,真实的鬼怪经历!(胆小者勿进)
阅读操作: 加入书架 | 打开书架
页面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鼠标双击滚屏 (1-10,1最慢,10最快)
发帖时间:2013-02-24 17:25:00
  我叫初七,山东晏子沟人,五六年那年我刚满十六岁,说是刚满,是因为刚过完年,我的年龄据说也是村里的孙爷爷从路边捡起襁褓中的我时开始计算的,那天正好是正月初七,村里人便随口给我取了个名字叫初七,我是个孤儿。。。
  晏子沟十八里村是个小山村,原本这个村子叫孙庄,据说是因为早年的抗日战争时期,鬼子进庄杀人,晏子沟这一带的人啊都是家破人亡,整整十八里之间的村子都是残垣断壁,最后全国大解放,这一带的村民都稀稀松松的聚集在了一起,也就是这个原本叫孙庄的村子,因为姓氏很杂,所以随着村子里的人口口相传,便有了现在的十八里村。
  孙爷爷是地地道道的孙庄人,也是本村不多的人之一,这都是后来村里的老人闲聊时我听到的,我两岁不到,孙爷爷就因病过世了,我是吃百家饭长大的,那时候各家各户还都没有余粮,从我记事起,村子里的人虽然也都愿意拿出点吃的给我,但我感觉的到,村里人很讨厌我,其实我也明白,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我是个人尽皆知的倒霉鬼。
  那个时期还不存在“信息”这两个字,所以我们这个穷山沟也就是靠天吃饭,对于迷信,自然是深信不疑,我自己倒是觉得自己虽然命运坎坷点,但总算活了下来,和其他人也没啥区别,但村里人不这么看,因为但凡我所沾染到的事,一准是倒霉透顶,七岁帮村里的老缺叔放牛,第二天他们家的大黄牛就得病死了,为了报答村里人对我照顾,实则更希望大家多给点吃的,我经常到各家各户去帮忙做家务,给黄庚爷爷劈柴火,到了晚上黄庚爷爷接过斧头就不小心砸掉了俩脚趾头,给牛婶儿喂猪,三天后猪发瘟死了。。。
发帖时间:2013-02-24 17:28:00
  总之,谁和我走的近了就会倒霉,倒了霉的人自然会有些怨气,骂我是扫把星转世也是常有的事,以至于我想帮忙做事也没人找我,几乎是对我避之不及,我对那些称谓都没当回事,因为我也非常讨厌自己,为什么我想报答那些帮助我的人都不行呢?
  村里人不欢迎我进村,所以我晚上只能在十八里村的后山坡过夜,后山坡是一个有些残破的土地庙,庙里自然不止我一个人,还有一个自称是“铁算盘”的算命大先生,他姓吴叫吴为,四十出头的年纪,枯瘦高挑,虽然没有什么架势,但时常拿着一本破书敲打我的头,严正声明这个土地庙是他的地盘,我只是借宿而已,以后有了住的地方马上搬走。
  吴大先生虽然这么说着我,却也没有真正的撵我走,土地庙有个内室,他平时住在内室,我则到了晚上回来在庙堂门口墙角的干草堆上睡一觉,吴大先生是四邻八村有名的“大先生”,谁家有个红白喜事,都是要找他前往打上一卦算个时辰,所以他虽住在破庙,却也衣食无忧,至于我这个倒霉鬼,也是由吴大先生口中传出,他说我天生霉运缠身,命冲黑煞星,任谁和我稍微接触都会沾染到霉运,轻则六畜不安,重则生人堪忧。
  我对吴大先生是又恨又无奈,恨他让我对人生变得无比绝望,无奈的是默认了他的话,吴大先生是个非常严肃的人,他从来不喜欢讨好别人,整天板着一张蜡黄脸去打卦,为此在就近的几十里村子多多少少得罪了一些人,说他的嘴巴恶毒,吴大先生则毫不在意地捋了捋小胡子道,这是铁嘴直断,不信那是没见识。
  这些年我除了东家蹭点西家要点,倒是还有个职业适合我做,那就是“压坟”,老一辈人传下来的风俗,大户人家死了人,下地三日之内要有个压坟人在新坟边守护三日,这个风俗我倒是了解一些,说是阳间少了一口人,那么阴间也就多了一口人,人死后下地自然是人生地不熟,生人为其送下的“金山”、“银山”以及“高楼大院”难免会被孤魂野鬼打扰,所以要有个压坟人在死者的周边守上三日,原本压坟的古称为守阴,但经过历史长河的洗涤,老话也就变成了压坟,这是个低下的活计,也是个极为晦气的活计,不过也是我唯一维持生计的职业。
发帖时间:2013-02-24 17:30:00
  压坟人的要求也不是那么简单,除了像我这样天生霉运缠身的人之外,另外只有两种人可以接这个活计,一种是杀猪宰羊的屠夫,此类人满身戾气,可震慑新坟周边的孤魂野鬼,另一种是孤寡命相的人,也就是八字铁硬,命克六亲,听吴大先生说,这类人本身阳气极盛,一般的孤魂野鬼是很难靠近的,不过这类人现实不太好找。
  或许是我的霉运太盛,十岁就开始接压坟的活计,却从未见过一次脏东西,倒是村东头的杀猪匠马夫子每每压坟都会遇到一些“阴由事件”,阴由是当地土话,就是某个地方不干净或是常出没脏东西的地方或许时间段,具体没有一个实际句词定位。
  经常以此为生存大计,久而久之我也就习惯了,再加上我从未见过什么脏东西,所以我的胆子非常大,据说早些年我们这一带死了很多人,荒山野岭自然很多,老一辈人口中的鬼怪事件也就是茶余饭后的调侃主题,我们这个村子里就我和马夫子俩人干压坟的活计,不过我是来者不拒,只要有人找我,我为了生计满口答应,不管死者的墓地是否荒凉,而马夫子则要挑捡一下,还要看主人家给的份子多少而决定接不接,像东边山沟里的婆子坑,若是在那里,马夫子是坚决不接的,因为那个地方很缠人!
  我们这里土葬的地段不很集中,都是让吴大先生挑上一个占星宿的好穴位下葬,不过久而久之,我们这一带主要选择阴宅的地段大致也就那么几处,比如村东三里外的婆子坑,村北二里外的小王坡以及村东南五里外的龙沟,龙沟有些远,但是那里还不是一般人能去的呢,因为听老人们说,那里是个什么小龙脉,不管信与不信,沿着山脚用铁锹向下挖个三四米就能挖到与其余土壤截然不同的黑色土层,而且盘绕着一座小山头曲曲折折呈一个盘龙形状。
  躺在破庙一角的干草堆上,我抱着后脑壳仰望着渐渐西斜的残阳,今天一整天了,我都没有离开这个干草堆,将从小到大所遇到的事一一在脑海中回忆,心情莫名地感伤几分,虽然刚过完新年,我却高兴不起来,因为村子里的周老太爷死了,周老太爷是村长周大根的老爹,今年七十满三,周大根在村子里被人尊称为周二叔,这些年也多亏了周二叔,我才没有在一次次饥饿中死去,周家人在我心目中都是心地善良的人,也是我心底里的亲人,全村人都没把我当人看,只有周二叔不嫌弃我这个倒霉鬼的身份,时常叫我去他们家蹭饭,而周老太爷,也是对我关怀备至。。。
发帖时间:2013-02-24 17:33:00
  今天是周老太爷下葬的日子,我心里很失落,就像失去了一个亲近的人,也或许是因为怕以后所依靠的人越来越少吧。。。
  “酉时了。。。初七啊,你小子蒙受周家人这么些年的恩惠,周老太爷下地你不准备去送送?”破庙门口,一身青色长衫的吴大先生面带调侃的神色看着我微笑道。
  被吴大先生这么莫名一说,我脑海里突然涌现一股感伤情绪,我没有再看吴大先生,舔了舔干涉的嘴唇,低头说道:“我要为周老太爷压坟!”
  “。。。。。。”
  许久后,我缓缓抬起头,却见吴大先生不知何时进屋了,嘿!真是没感情的家伙,我说的话就是我目前心里唯一所想,我只想用我自己的行动来报答周老太爷的恩情,臭算命的不理解也就罢了,还摆出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我起身站了起来,刚欲进内屋数落算命的一番,谁知我前脚刚迈进内屋的门槛,一个破黄布打起的小包裹横空被一只手拎了出来,随后是内屋传出算命的冷不丁的声音:“好歹咱们也是一个屋檐下的人,算是对你的资助,六个窝头半个馍,就这么多!”
  我猛地咽了咽口水,连刚才埋怨算命的一些话也一起咽下,我嘿嘿一笑,双手接过包裹,还未说出感谢的话,就听里面又传来算命的冷不丁的话:“倒霉鬼一走,希望这三天能接点活计。。。”
  嘿!我咬了咬牙,对着内屋的墙壁无声地炮轰一番,臭算命的,原来这是盼着我离开破庙呢,我猛地转身大步走出庙堂大门,径直向龙沟赶去——
发帖时间:2013-02-24 17:53:00
  @嗷嗷高 6楼 2013-02-24 17:48:00
  靠,莫愁兄弟,不坑声就开帖了啊,亏我来的快,顶了。
  -----------------------------
  哈哈,刚开始直播——
发帖时间:2013-02-24 23:40:00
  晚霞的余晖还在天边停留,大山里的天色却已经漆黑一片,弯若柳眉般的月牙悬挂东边天际,月冷星稀,不过这样的天色倒也能依稀看清路径,五里的山路走起来大概要半个小时左右,对于走夜路我是习以为常的,因为经常接压坟的活计,睡坟场,守义庄,所以胆子也练的够大。
  就连村东三里外的婆子坑,每次都是我去压坟,其实压坟这个活计也不是家家都能做的,至少有一定经济基础的人家才能请人压坟,毕竟这个活计太过晦气,听老人们说,压坟三日若是压不住,定会倒霉三年,而主家的阴宅也会出乱子,具体什么乱子我不清楚,我只知道我至今还未遇到过什么事。
  周二叔家还算有点积蓄,据说当年的周老太爷是清末时期一个豪门大户的账房先生,家底倒是有一些,打鬼子的时候藏的严实,才有了现在还算充裕的家境。
  我此来是自愿为周老太爷压坟的,只为报答他多年来的周济之恩,也只有这样,我以后再去周家蹭饭吃也能有些勇气了。
  按说周二叔家境还算可以,而且周老太爷的墓地又是龙沟,那屠夫马夫子应该抢着接这个活计才是,弄的好了赏个银元啥的可是大份子钱,管他呢,我不为其他,只把该做的做了就是,他即便去了也无所谓,他压他的坟,我守我的阴。
  山里的空气很凉,特别是到了草木旺盛的山沟沟里,一丝丝阴凉的山风席卷来去,而前面的山路也越加阴暗起来,给人一种极其阴森冰冷的感觉。。。
发帖时间:2013-02-24 23:43:00
  @大大大大哒 10楼 2013-02-24 23:39:00
  楼主晚上还更么,不更我就睡了
  -----------------------------
  已更哈~
发帖时间:2013-02-24 23:44:00
  “啪!”

  我不知怎的,甩开腰间的修长麻鞭迎空打了个响亮的炸音,山里人流传着一句俗话,叫做“鬼吓鞭”,其实这句话是反着说的,乃是鞭吓鬼,这条麻鞭是吴大先生给我编织的,说是有九个环节,鞭尾饮了黑狗血,常在夜里走山路的人便备在身上,一鞭子打出去不管有没有阴由都算是借了道了,我这个鞭子很久没有用过,今天不知怎么的竟然鬼使神差的甩了个响亮,可能对这些异常阴凉的气息有些渗的慌吧。

  钻出一片老山林,下到对面的山坡,前面不远就是龙沟了,我这里是抄了近路,若是白天下葬时,他们抬着周老太爷一定要绕着环山路走了,那至少要多费半个多小时。

  所谓压坟也不是镇压的压,而是取“守”的另一个意思,若是真有一大群孤魂野鬼来打扰,生人也是看不到的,如何压呢?所以还有一个“敬”的意思在里面,压坟就是在阴宅的宅院门口守着,身前三尺之外插上一炷香火,香火四周洒上一小片五谷杂粮,这叫迎地气净阴宅,总之这样的活计我干的熟练了,也就不在乎是怎么个意思,而且我也不操那份心,因为我对于鬼怪鬼魂一说还不是怎么相信,毕竟我压根就没见过。

  前面的龙沟山腰上,稀薄的月色下映射着一片片银白色的小纸钱,纸钱的中央位置是一座新添的坟头,这片地已经被修缮的非常平整,坟头前立着一块一人多高的大石碑,如此新坟,如此大气的墓地,我一看就是周老太爷的地儿,因为后方紧连着的就是周家人的祖宅。

  “呱。。。呱。。。呱。。。”

  一声高一声低的乌鸦叫声在不远处的山头上徐徐传来,迎着阴冷的山风不断的回旋,我朝着叫声的方向咧嘴笑了笑,也就是它能在这样的夜晚和这样的情况下多少给我做个伴,有时我也怀疑我这么倒霉是不是前世就是乌鸦投胎来着,略微一笑,我很郑重地跪在周老太爷的石碑前磕了个头,接着说道:“老太爷,初七来给您压坟了,您老好生安息吧!”
发帖时间:2013-02-24 23:49:00
  这样的陈辞滥调说完,我起身仔细看了看碑文,中间的几个大字很是醒目“周氏XX之X位”,有几个字我不识得,小时候在私塾外偷偷学了几个字,现在勉强能把自己的名字写好,左边还有一行小字我就更加咂嘴不已了,抓了抓后脑勺,我百无聊赖地站起身,四下望了一眼,咦!为什么没有看到马夫子来呢?这倒是有些怪了。

  压坟的人酉时不过就要到的,现在只怕早过时辰了,难道周二叔根本没有请他?或许知道我要来?嘿!还是周二叔了解我的为人,我美美地想着,然后随着石碑的朝向找到阴宅门口位置,自怀里摸出一根香点上,插进地面,再将一把杂粮洒在香火四周,如此,我弄块干净的石头坐下。

  刚坐下我就要打盹,这样的活计做的多了就有种职业病,沾之即困,但这次不同,既然是为周老太爷压坟,我至少要在前几个小时精神一点,过了十二点确定没啥问题才能睡,但。。。上眼皮却不争气的死沉,而我的困意也在不断的冲击着大脑,正当我神游之际,突然!身后传来一阵阵轻微的摩擦音,准确的说,应该是轻微的脚步声!
发帖时间:2013-02-25 08:20:00
  回复第15楼, @棍儿胡同
  回复第14楼, @我兮萧莫愁
  这样的陈辞滥调说完,我起身仔细看了看碑文,中间的几个大字很是醒目“周氏XX之X位”,有几个字我不识得,小时候在私塾外偷偷学了几个字,现在勉强能把自己的名字写好,左边还有一行小字我就更加咂嘴不已了,抓了抓后脑勺,我百无聊赖地站起身,四下望了一眼,咦!为什么没有看到马夫子来呢?这倒是有些怪了。
  压坟的人酉时不过就要到的,现在只怕早过时辰了,难道周二叔根本没有请他?或许知道我要来?嘿!还是周二叔了解我的为人,我美美地想着,然后随着石碑的朝向找到阴宅门口位置,自怀里摸出一根香点上,插进地面,再将一把杂粮洒在香火四周,如此,我弄块干净的石头坐下。
  刚坐下我就要打盹,这样的活计做的多了就有种职业病,沾之即困,但这次不同,既然是为周老太爷压坟,我至少要在前几个小时精神一点,过了十二点确定没啥问题才能睡,但。。。上眼皮却不争气的死沉,而我的困意也在...
  --------------------------
  @棍儿胡同 17楼 2013-02-25 00:18:00
  还更吗楼主?
  -----------------------------
  今天继续哈~~
发帖时间:2013-02-25 11:35:00
  “谁?”

  这样的场景下要说一点不惊那是说不过去的,因为我刚刚坐下时就扫视了四周,并无任何动静,也就是说这个时候方圆之内没有别人,除了不远处的那只乌鸦,就剩我一人。。。

  咦!刚才的“呱呱”叫声不知何时不见了,看来它也是讨厌我这个倒霉鬼吧,这一瞬间的想法与我转身的速度同时进行,我猛然看向发出声音的方位,下面的山道上并没有什么人啊,那刚才的脚步声。。。我缓缓站起身,再次仔细地四下看了一眼,视线渐渐移向周老太爷的墓碑,一丝异常阴凉的山风扫过,我浑身打了个激灵,好像那墓碑上的几个字在缓缓跳动,我下意识伸手揉了揉眼,随即自嘲一笑,原来是我太紧张了。

  再次坐下,我不觉有些纳闷,今天是怎么了?为什么老是一副心神不宁的样子?以前替别家压坟都是布置好后便倒头就睡,难道这次是因为过于庄重的缘故?

  月薄星稀,空气干冷干冷的,但我的手心却不自觉地冒出了湿汗,汗是冷的,正当我纳闷不已之时,身后突然再次响起一丝丝细微的脚步声,我感觉自己的耳朵在不自觉地上拎,后背顿时凉嗖嗖的!

  我猛地发现地面上的香火不知何时已经熄灭了,怎么这般快?难道我刚才那个盹。。。我还就不信这个邪,每次好心好意的做好事都会出乱子,我就不信这个邪!难道我真的倒霉透顶!
发帖时间:2013-02-25 11:39:00
  “谁?!”

  我霍地起身转身,原想这次又是自己吓自己,没想到一个黑不溜秋的矮个子身影诡异地映入视线,我只觉心口一口凉气上窜,双拳紧紧攥起,狠狠咬了咬牙,硬是没有叫出声来,但我的眼珠子已经暴出的生疼。

  “孟黑子?黑子?!混蛋啊你!”

  这是我看清来人的面容后连枪夹炮的第一句话,来人是孟黑子,他和我一样是孤儿,但他比我有福气,很小的时候长得虎头虎脑招人喜爱,被老孟家收养了,他也是我的唯一朋友,但老孟叔不准黑子和我玩,原因不说大家也应该猜得到,看他那如煤炭堆里扒出来的大黑脸,以及笑容下两排白牙如在黑夜悬空的骷髅干,狠狠地骂了一句,我上去一拳砸在孟黑子的肩膀上。

  “咳咳~~~哈哈哈。。。”孟黑子佯装被砸中地咳嗽两声,然后指着我忍不住笑了起来“初七,我还以为你小子天不怕地不怕呢,原来我这么一个大活人也害怕,哈哈哈。。。”

  我脸上有些挂不住,随口损道:“就你?嘿!我倒是没什么,若是别人在大半夜的见到你这样还不以为遇到黑无常才怪呢!”
发帖时间:2013-02-25 11:45:00
  孟黑子个头不高,全身黑胖,水桶长高点就和他差不多,随即嘿嘿笑着抓了抓额头,道:“初七,你小子够意思,不声不响的就来给周老太爷压坟了,咱们村除了我老爹和老娘,咱就佩服你!”

  我低头扫了一眼孟黑子手里的小包裹,心里一乐,笑道:“黑子,你这是。。。难不成你是来陪我的?”

  还未等我美一把,孟黑子立刻挥手叫道:“去去去,咱才干不了这个活计,其实刚才来的时候咱可是一路小跑,现在见到你还是有点心慌呢,我来是周二叔让来的,他去破庙找你才知道你已经来了,这不让我给你带点吃点。”

  我顺势上下打量孟黑子一遍,惊讶地道:“他让你来你就来了啊?这次你爹怎么没管你呢?”

  孟黑子立刻不好意思伸手挠了挠后脑勺,这小子是个彻头彻尾的矮冬瓜,心性简单,看这表情一定是周二叔给他什么好处了,不然他那老爹才不会让他来找我呢。

  我有些激动地接过小包裹,难得周二叔这么关心我,孟黑子也不闲着,羡慕地道:“三个白馍馍十个窝头,嘿嘿,咱一年到头才吃一回白馍馍呢,还是你小子吃香。”
发帖时间:2013-02-25 11:50:00
  听着此话我心里美滋滋,笑道:“那你回去怕不?要不我送送你?”

  孟黑子腻乎一阵子,或许是不想在我面前认怂,支支吾吾地道:“没。。。没事!咱还能跑回去。”

  说完,孟黑子扭头下到山道,我嘿嘿一笑,刚欲转身之际,忽然听到不远的山道上传来一道“扑通!”之声,随即孟黑子抱怨的声音:“恁娘!这什么时候挖的坑啊?!真他娘的倒霉!”

  我还是忍住不去看孟黑子,看来和我走的近的人都是倒霉透顶,我一阵失落地回到石块前坐下,然后又点燃一支香插进地面,仔细听了一会儿,估摸着孟黑子已经回去了,我才放心下来。

  打开孟黑子送来的破布包裹,里面果然是三个白馍馍,十个窝头都是实打实的大个,再加上吴大先生的一点吃食,这三日是不愁挨饿了,美美地想着,我立刻将吴大先生送的那半块白馍馍拿出来,舔了舔自然生津的嘴唇,放在嘴边细细地品尝起来。

  半个白馍馍下肚,觉得还差点,接着又吃了两个窝头,这顿饭是我吃的最开心的一次,因为总算有点余粮了,收拾好包裹,看看天色,月色渐渐进入正中,我再次四下扫了一眼,觉得没啥事,便就地躺下枕着石块,睡意席卷而来,我很快睡熟了。。。
发帖时间:2013-02-25 11:55:00
  朦胧间,我感觉胸口无比的燥热,而且渐渐的有些奇痒的感觉袭来,下意识的抓了抓,随后不久便听到一阵阵细微的砸石块的声音,我感觉这样的声音很奇怪,但我实在不想起来,脑海里的困意已经彻底将我淹没,若非这阵子胸口燥热和奇痒,只怕那些石块碰撞的声音我也是听不到的。

  不知睡了多久,我突然感觉心口一疼,那个疼也不像是钻心疼,而是心口一疼便牵动全身都疼,我一个激灵坐起身来,天上的月色已经西斜了,我不知道时间,只知道这样的月色便是下半夜了。

  我根本没有左右扫视的机会,因为入眼便是一道萧条的身影,一个人影,我心头一惊,下意识地摸了摸身下的包裹,要说这会儿不怕却是有些心惊,但马上我就不害怕了,因为我看到地面上那人的影子,老人们说,鬼魂是没有影子的,只有生人才有影子。

  “你是谁?”我脱口而出,因为那人是背对着我的,所以我觉得还是先弄清楚是谁比较重要。

  谁知那人没有开口,而是缓缓转过身,这是个中年男人,一身粗布麻衣,但他的面容除了老态一点,竟给人一种丰神俊朗的感觉。
发帖时间:2013-02-25 12:00:00
  “我姓杨,你可以叫我杨先生。”中年男人微微笑道:“小子,压坟的活计损己利人,且长久的吸阴入体,久而久之自然运道不顺,但我看你孤厄缠身,居然又做了这个活计还未。。。奇怪。。。”

  “还未?还未什么?你也是个算命的?”没想到这个陌生的中年男人也说我命不好,我心里那个不痛快,随口质问道,就等他承认后,我就把骂吴大先生的那套言辞全部掏出来送给他,臭算命的,我命不好怎么没克死你。。。

  只见中年男人微微摇了摇头,然后似笑非笑地道:“小子,这件事很棘手,如果你熬不过便到南边找我吧。”

  “南边?什么南边?哎——”我低头疑惑地念叨一声,猛一抬头,只见中年男人竟然诡异地不见了,我赶忙跑向前,只见南面远处的山道上一个人影一点点地远去,我张了张嘴,暗惊道:“跑的真快!”

  我意兴阑珊地转过身,突然间!我愕然一惊,急忙狠狠地揉了揉眼,但眼前再无变化,周老太爷的墓碑怎么。。。怎么碎裂一地?!而且。。。而且坟墓。。。坟墓居然被人扒开了一个大角,坟墓上一个刺眼的黑窟窿隐隐透着一股子血腥之气!

  不错!的确是血腥气!

  “周老太爷的坟地。。。坟地怎么会变成这样?!”我被吓住了,双腿如筛糠般无法挪动半分。
发帖时间:2013-02-25 13:43:00
  “哇!”
  胸口一阵极度的恶心,我张口干呕,却什么也没吐出来,紧接着我全身发麻发软,使尽力气想挪动一下,突然眼前一黑,我什么也不知道了。。。
  我再次醒来,居然躺在破庙里,入眼的是墙壁上的古色古画,因为天长日久而隐隐生出斑斑青苔来,视线移动,我看到门口的吴大先生,他此刻正紧皱着眉头,仰首望着已然大亮的天际,不知在思考着什么。
  刚想动一下,脑海里突然涌现一股浑浊的杂乱思绪,接着就是全身传来的痛痒难忍的复杂感觉,好似体内有百万字蚂蚁在咀嚼,奇痒之下,又被一股剧痛所覆盖着,我咬着牙哼哼唧唧地抬头想坐起身,怎知吴大先生一个跃身来到我身边,单手将我压下。
  “不要乱动!”吴大先生严肃地斥道。
  我很多时候看过吴大先生这副好似别人欠他二百两银子的表情,但只要他出现这样的表情,那就表示有事要发生,而且,肯定不是好事!
  “算命的。。。我身体里。。。”我蠕动着干涉的嘴唇想表达身体内的感受,但我又不知道该如何表达。
  吴大先生扫了我一眼,紧接着深深叹了一声,说道:“初七,你也不必说什么,我知道你现在体内非常难受,我正在想招儿治你,只是你要老老实实告诉我一件事!”
  我现在正被不知名的东西鼓弄的难受,闻言自然是重重点头。
  吴大先生慎重地看着我,问道:“在你昏倒之前,你可是走进周老太爷的阴宅了?”
  我。。。我记得当时转身之际像是走了几步,但那也最多走回到原来的位置,原来的位置是周老太爷阴宅的门口,我确定我没有走进阴宅!
  “我没有!我当时——”我回答完,还想说什么,吴大先生突然伸手制止。
  吴大先生不再看我,缓缓转身再次看向天际,许久后,猛然低下头说道:“一定是了,只是周家人会得罪了谁呢?是谁这般决计要害周家人呢?但又有些说不通,如果有人要破坏周老太爷的阴宅,那么初七这孩子在压坟一定会阻碍他们办事,那他们又怎会放过这孩子呢?不通,说不通啊!唉。。。”
  我现在饥渴难耐,很想让吴大先生给弄点水喝,但看他一个人在自言自语地嘀嘀咕咕个没完没了,我也不好突然打断他,但他的话语我却依稀听懂几句,随即问道:“大先生,你说什么有人要害周二叔家的人吗?难道我这样也是被他们害的吗?”
  吴大先生头也不回地冷声道:“看样子是这样,但是你现在应该已经被他们害死了才对,但是你还活着,真是让人不解啊。。。”
  我张了张嘴巴,现在很想大骂这个臭算命的,什么是我应该已经死了还才对,我就这么该死吗?
发帖时间:2013-02-25 14:09:00
  身体里的痛痒感觉越来越强烈,而我脑海里也渐渐越加昏沉难耐,有心要反驳几句,此时却说不出任何话了。
  吴大先生再次来到我身边,先是掰开我的眼皮看了看,接着捏住我的嘴角看了看我的口腔,这家伙捏的生疼,但我却无力反抗,紧接着他又看了看我的手指,并往下掀开我的上衣看了看什么,我心里那个憋屈,臭算命的这是搞什么,他也不理会我冒火的眼神,最后脱掉我的鞋子,看了看我的脚趾头。
  “是冲煞没错!但是龙沟大小也是个龙脉,既有龙气庇佑,怎么会有如此之大的煞气呢?看来此事要从周老太爷的坟墓上才能找出端倪了!”吴大先生对着我自言自语地说着,然后匆匆跑进内屋,不一会儿便抱着一本泛黄的古书走出来,紧皱着眉头翻阅着。
  书皮上是三个篆体字,我只认识第一个和第三个,“玄”和“法”,中间那个字笔画太多我认不得。
  “大先生!大先生在吗?”
  我虽然意识昏沉,但还是能听到这是周二叔的声音,周二叔已经奔五十的人了,在山沟里的人,五十岁过后就一副老态了,周二叔的头发半白,枯瘦的脸上堆积着皱纹,中等身材,穿着一身灰粗布唐装,吴大先生听到后,立刻合上书本,迎面走了出去。
  “大先生,法坛已经布置好了,您现在可以启坛了。”门口外,周二叔略显恭敬地对吴大先生说道。
  吴大先生点了点头,但马上又回头看了看我,此时周二叔也不经意瞄了我一眼,我可以感觉到,他的眼神里有些失望和愤怒,总之没有以前的和善亲切之感了,有的尽是说不出的冷漠,难道周老太爷坟墓被毁的事,周二叔也认为是我这个倒霉鬼害的吗?
  我无言以对,我知道现在说什么也改变不了坟墓被毁的事实,而我这个倒霉鬼,也就顺理成章的为那些害人的人暂时顶了罪。
发帖时间:2013-02-25 14:18:00
  @dingleisb 50楼 2013-02-25 14:16:00
  好慢啊,楼主 ……你该不会现编的吧!
  -----------------------------
  这是一位老先生的真实经历,我整理后写出来,现在是直播,我打字的速度有点慢,让大大久等不好意思哈~
发帖时间:2013-02-25 14:36:00
  吴大先生微微点头,并正色地说道:“你让所有人都不得靠近坟墓方圆三丈之内,我马上去启坛,对了,初七那孩子被煞气冲到,若不及时救治很可能。。。不如这样吧,初七这件事是在坟墓那边惹的,就让人把他抬着去,到时找到煞气的来源,我也好一并为他除掉!”
  周二叔没有再看我,而是对吴大先生微微点头道:“那好吧,我马上安排人手。”
  我就这样被村里的两个汉子用竹架子抬到了龙沟墓地,其实我这点重量稍微有点力气的人都能拎起来,但别忘了我的身份,能和我撇清干系的人是断然不会接触我的,当然,除了这副竹架子。
  村里的人几乎大都来到龙沟墓地,老人小孩以及聚在一起调侃的妇女,其余的庄家把式都围绕在坟墓三丈之外,随时听候村长周二叔的指挥。
  我被丢在碎裂的石碑边缘,这里的一切还是昨晚我看到的那样,没有什么变化,或许这是吴大先生吩咐下的,而坟墓的大窟窿里还依旧散发着淡淡的血腥之气,嗅着这样的味道,我竟然莫名的感觉到舒服,身体内的痛痒感觉也减轻不少,反倒是脑海内的浑浊思绪渐渐重了些许,我很害怕,很害怕这样的感觉。
  自从来到坟墓边缘,吴大先生的脸子就没有好过,先是让不相干的人等有多远走多远,最好是不要围拢在附近观看,而后来到坟墓前查看一番,吴大先生伸手在窟窿里抹了一把,拿出手来已经沾染了一丝黑色液体,而空气中的血腥气更加浓了,我想就是那黑色液体的味道吧。
  “这。。。这是龟血?不好!”吴大先生的脸子瞬间惨白,猛地退后几步,对着周二叔说道:“马上把坟墓挖开,要快!”
  场地内的气氛一下子冷到了极点,周二叔的眼珠子布满红丝,老泪在眼眶内打着转悠,要说这事放在谁身上也不好受啊,昨天风风光光地把老人家送走,现在别说头七没过,连对头一整天都没过,却要把老人家的坟墓扒开,这。。。的确有些强人所难了,可是,吴大先生的话没人能够反驳,因为大家都知道,他是不会对任何事妄下断言的,既然他说要扒开,那就一定要扒开!
发帖时间:2013-02-25 14:48:00
  @大大大大哒 55楼 2013-02-25 14:45:00
  顶顶顶。。。。楼主晚上不更的时候说一下,我就不等了
  -----------------------------
  嗯嗯,好的哈~
发帖时间:2013-02-25 14:52:00
  几个庄家把式拿着大铁锹三五下就把坟墓上的土掀开,呈现在眼前的,便是周老太爷的寿棺,空气中的血腥气越加浓郁起来,而吴大先生的脸色也没由来的煞白无血,只听周二叔看着周老太爷的寿棺不停地哭喊道:“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我极力仰起头,眼前的寿棺让我不禁瘫坐下来,只是那一眼,我便终生难忘,棺材盖子是反着盖的,而且盖子上还反钉着几排锈迹斑斑的大铁钉,铁钉四周,血迹斑斑!
  “这是九钉棺材?!不对。。。是。。。龟血钉?!居然是龟血钉!!”吴大先生踉跄着退后几步,身子不禁撞到法坛,法坛上的香火被撞翻,桌案上的东西“哗啦”掉了一地——
发帖时间:2013-02-25 17:02:00
  “他爹!他爹啊!呜呜~~~”
  人群之外,一个妇女的哭喊声将场内的沉寂瞬间打乱,来人的声音我听出来是周二婶,看她一路哭喊着跑来,难道家中出了什么事不成。。。
  “你怎么来了?!不是让你在家照顾秀巧的吗?秀巧怀着咱们周家的大孙子,儿子出远门还没赶回来,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这个儿媳妇啦,你。。。你怎么哭个什么劲啊?”周二叔抹着老泪指责着周二婶,但看到周二婶这副模样,周二叔的脸色更加煞白起来。
  “咱们家那两头牛也不知得了什么病,刚才我在家喂牛草料,秀巧在院子里休息,谁知两个牛犊子突然像发了疯似的在院子里横冲直撞,结果把秀巧。。。把秀巧。。。呜呜~~~”周二婶说到最后已经是泣不成声了。
  周二叔一听差点跳了起来,攥起拳头大声斥道:“秀巧怎么了?!”
  “秀巧。。。秀巧被牛犊子撞倒了,人也昏过去了,还不知道肚子里的孩子。。。呜呜~~~”周二婶的哭声再也止不住。。。
  周二叔猛然倒退两步,随即闷声大骂道:“天杀的牛犊子!牛犊子呢?!牛犊子在哪里?!”
  “牛犊子跑出去了,你快让人找找吧,那可是咱们家的家底啊,呜呜~~~这可真是造孽啊。。。呜呜~~~”周二婶一边哭一边哽咽着,说完便瘫坐在地上,低着头止不住的哭。
  我浑身一个激灵,因为我看到周二叔第一个反应就是阴冷的目光狠狠扫视在我全身,我心里更加自责不已,难道这些事都是因为我是个倒霉鬼吗!我心里憋屈,眼泪不自觉地滚落下来,强忍着悲痛咬牙道:“周二叔,都是因为我没有压好坟,都是因为我这个倒霉鬼。。。”
  “你——”周二叔伸出拳头大步走来,却被一旁逐渐冷静下来的吴大先生拦下,吴大先生一句话为我解了围:“老周,这个事铁定不是初七的错,你可不能犯糊涂啊!”
发帖时间:2013-02-25 17:16:00
  “你——”周二叔伸出拳头大步走来,却被一旁逐渐冷静下来的吴大先生拦下,吴大先生一句话为我解了围:“老周,这个事铁定不是初七的错,你可不能犯糊涂啊!”
  “大先生,那你说这是怎么回事啊?我们周家一天之间眼看就要家破人亡啊,呜呜~~~”被吴大先生拦着,周二叔浑身一软差点摔倒在地,接着一个大老爷们也顾不得其他,闷声大哭起来。
  吴大先生死死地盯了棺材一眼,接着慎重地说道:“老周,这个龟血钉我也是在传说中听到过,唉!棺材反盖已经在倒转你们家的运道,再打入龟血反钉,这是要你们家永世不得翻身啊,据说这个龟血钉的局异常凶猛,三日之内六畜皆亡,七日之内断绝香根,而后运道一路直下,穷过三代丢门庭,贫过七世绝门户,太过凶猛啊,目前我要尽快想出一个对策,你们家的人现在一定要稳住,且不可徒生异端,快回家看看儿媳妇吧,我先试试这个龟血钉的威力有多大,咱们从长计议!”
发帖时间:2013-02-25 17:30:00
  “他爹,这是谁要这样害咱们家啊?呜呜~~~”周二婶痛哭流涕,却突然喊出这么一句话来。
  周二叔的身子猛然一震,是啊!这样的局面一定是人为的,那会是谁这般陷害周家人呢?不但是我,周围的人都陷入一片哗然和震惊,周二叔的眉头狠狠一皱,像是想到了什么,但转眼却未说其他,而是搀扶起周二婶,哽咽道:“老婆子,咱们先回家看看儿媳妇吧。。。”
  看着周二叔和周二婶萧条的身影远远走开,我心头莫名生出一股伤痛,昨夜我就守在这里,居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我都不知道,我深深地自责着,另一面则深深地痛恨着那个陷害周二叔家的人,俗话说人心都是肉长的,这人的心未免太过歹毒了吧?!
  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就是打死我我也不会再睡着了,但目前惨祸已经酿成,如果可以,我愿意用我的生命换取周二叔家的人都能平平安安,眼下,我就是死也要帮周二叔把这件事的始作俑者找出来!
  脑海里不停地回想着昨夜所有的事,以及所有的人,黑子。。。对了!还有那个自称杨先生的陌生中年男人,难道是那人?!
发帖时间:2013-02-25 17:46:00
  不过那人如此陌生,而且话语间明显像个算命先生的架势,他有什么理由要这般害周二叔家呢?吴大先生说的如此残忍,若非有深仇大恨,不然一个陌生人怎会用这般恶毒的招数害周家人呢?
  而且那人给我的感觉除了神秘点,却隐隐有着一股亲切的感觉,我潜意识里认为应该不是他,那他为什么会在昨夜大半夜出现在这里呢?这。。。这的确说不通,对了,他走的时候所说的话“这件事很棘手,你小子若是熬不过便到南边找我吧。。。”
  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他可以救周二叔家?
  “初七!”吴大先生突然开口,将我脑海中的思绪瞬间打散,他接着说道:“我现在要做个简单的局,如果可能便可暂时压制住龟血钉的凶猛,你被煞气冲到,到时就和周老太爷的寿棺呆在一起,这样也可把你体内的煞气压制下去!”
  “算命的,我告诉你一件——”我急忙加大气力开口说道,想把昨夜遇到那个陌生中年男人的事告诉吴大先生,但是话才说到一半,吴大先生居然听也不听地转身走开了,面向几个庄稼把式低声安排着什么,我插不上话,只能无奈地躺着。
发帖时间:2013-02-25 18:18:00
  过了许久,只见两个庄稼把式一人扛着几根竹竿,一人则抱着一团黄布,而且怀里还抱着一个黑狗崽,吴大先生这会儿一直在翻阅着那本破书,见他们回来,忙放下书籍,上前先接过四根竹竿,随即大步走向寿棺,照准寿棺的四个角开外,将四根竹竿一一插入地面,然后吩咐俩人将我抬到寿棺旁。
  我还从未见过吴大先生这般威风的架势,一时对吴大先生的举动唯命是从。
  吴大先生拿出一个破碗,对着那个抱黑狗崽的汉子道:“取狗血!”
  然后吴大先生接下黄布团,与另一人用力甩开,我微微惊愕,原来是一大块黄布啊,在阳光的照射下,黄布反射出刺眼的精光,摊开黄布,此刻狗血被人端到吴大先生跟前,吴大先生定了定神,连忙再次拿起那本破书翻开,先是默念几句什么,然后才依依不舍地合上书页,拿起毛笔,点了点黑狗血,左手作势掐出一个怪异的指印,然后右手执笔点向黄布,自下笔开始,吴大先生一直凝眉怒视着身下的黄布,笔尖行走龙蛇,却未停下一分,我不知道吴大先生在画什么,看着像幅却又像个笔画很多的字体,总之从上看到下,愣是没看懂。
  “呼~~~”
  迎着山风,四个人各自拉起黄布的四个角,应声掀起,紧接着向我和寿棺走来,我终于知道那四根竹竿是干什么的了,原来是用黄布和竹竿搭个遮阳帐篷啊,难不成这就是吴大先生所说的局?这也太扯了吧,这样的帐篷我也能搭出来,和吴大先生一个屋檐下这么些年,虽然他每次说的话都会应验,但我觉得这个龟血钉这么厉害,就在黄布上随便画画就能管用,的确有些扯了。
  突然,我胸口像是憋闷着一口浊气,吐又吐不出,咽又没地方咽,总之全身异常难受,渐渐的,我感觉自己无法呼吸了,脑海里一点点地昏沉迷蒙,我赶忙伸出手大叫道:“算命。。。算命的。。。我。。。我快。。。不行了。。。”
  就在我昏迷前的瞬间,分明看到正上方的那块黄布,上面的似字又似画的东西闪现一道刺眼的红光向我打来——
  然后我便彻底失去了知觉。。。
发帖时间:2013-02-25 18:55:00
  @雅雅29 80楼 2013-02-25 18:12:00
  好慢哦
  -----------------------------
  打字有点慢,让大大久等不好意思哈~·
发帖时间:2013-02-25 21:11:00
  @一抹紅顏笑 86楼 2013-02-25 21:07:00
  嗯 楼主今天还更么?
  -----------------------------
  今天写了一万多字,明天上午继续哈~~
发帖时间:2013-02-25 21:12:00
  @最后一滴血9999 85楼 2013-02-25 20:27:00
  多存点货啊,看得不过瘾,急煞老夫!
  -----------------------------
  嗯哪,有时间就多存点资料~~
发帖时间:2013-02-25 21:13:00
  @烟雨叹 83楼 2013-02-25 20:11:00
  @我兮萧莫愁 我也赶上直播了...?坐等更新啊,加油楼楼,最喜欢这种真实的
  -----------------------------
  真实的故事写出来才觉得有味道哈~~
发帖时间:2013-02-25 21:15:00
  @yg3230971 84楼 2013-02-25 20:20:00
  楼主好慢啊,期待中呢。。。。。。。
  -----------------------------
  打字有点慢,再加上一边要整理老先生的这些陈旧资料,写起来是有点慢哈~~
发帖时间:2013-02-26 09:05:00
  我再次醒来,全身传来的剧痛竟让我无法大力的呼吸,每次的吸气和呼气,若是力气稍微大一点,不但头疼欲裂,且全身四肢都是异常的疼痛,虽然我憋得很难受,也只能小心翼翼地喘息着。
  微微转过头,那个黄布做的帐篷已经在远处,看来我已经被人移出了黄布的覆盖,只是那黄布上似字又似画的东西竟然还在散发着微弱的红光,而此时,我感觉内心莫名地涌起一股深深的恐惧,而我清楚地知道,我竟然对黄布上画的东西感到畏惧,这是为什么?
  “啊!呼~~呼~~”突然一个如黑炭般的面容且冒着黑烟向我看来,我一慌神忍不住大叫一声,紧接着是全身上下的剧痛让我无法呼吸,我只能轻轻地打着喘。
  一道极其熟悉的声音自黑炭般的面容下传来,声音居然是吴大先生的:“你叫个什么劲!若不是拉你出来,我的法坛便不会爆炸,不爆炸我的脸也不会变成这样!”
  原来真是吴大先生,他的言辞里透着浓浓的埋怨之声,看来在我刚才昏迷的一段时间里一定发生了什么事!
  看他这会儿憋屈个没完,我也不好再往下说,待气息平缓下来,我告诉吴大先生说:“算命的,你在那黄布上画的是什么啊?怎么还会发红光呢?我怎么感觉那些红光要害死我呢?”
  吴大先生拿出洁白的手绢不停地擦拭着脸上的黑色灰迹,听到我说完时,突然停了下来,然后深深地看了我一眼,又转过脸去,冷不丁地道:“因为你的眼珠子快变成血珠子了,不相信你看什么都是红色的!”
  果然如吴大先生所说,我抬头看向日光,居然不是平日里的刺眼,而是如血液般的红,几乎是深红,我急忙再看向其他,包括树叶、花草,还有四周的人所穿的衣服,居然都是鲜艳的红色,红的刺眼,红的让人恐惧,我渐渐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慌忙收回目光。。。
  吴大先生看了一眼我的表情,似乎已经明白我验证过了他的话,深深地叹了一声道:“初七啊,原本以为我按照书中所述,画出的天师印可以暂时压制住龟血钉的凶猛,就连你身体内的煞气也可压制下去,可是没想到。。。龟血钉四周的煞气虽然有所压制,但却都跑进了你的体内,都是我一时疏忽啊,我应该想到棺材是死的,而人是活的,你呼吸之间却将寿棺四周的煞气全部吸进体内,现在你体内的煞气更加多了,唉。。。”
发帖时间:2013-02-26 09:19:00
  天师印。。。煞气。。。这些都是什么东西?还有吴大先生先前所说的什么龟血钉,这些我都不懂,更加听不明白,吴大先生的言辞里我只能听懂我此时的状况都是他一时大意惹出来的,若是说的实在点,我看他这两天一直在翻阅那本破书,看来他对于这些东西还不是很拿手,不然也不会连连出错了。
  “大先生!情况怎么样了?想到办法了吗?”周二叔的声音自远处焦急地传来,紧接着周二叔来到吴大先生的面前,看到吴大先生的面容上还有些灰迹,周二叔先是一愣,却也没有多想,眼泪巴巴地流着:“秀巧那孩子从早上救起来后就呆呆地坐在床上,到现在还没吃一口饭呢,如果她肚子里的孩子还在,那。。。那早晚会对孩子不利的啊,唉。。。”
  吴大先生指着如小帐篷般的黄布块,慎重地说道:“老周哥啊,这个事可能越来越严重,所以有些话我觉得是时候告诉你了!”
 
Email我们 | 关于 | 留言
Copyright © 2010-2018 WWW.KanLouZ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黔ICP备15010001号-1
请记住我们的永久域名(看楼主的中文全拼):www.KanLouZhu.com
本站关键字: 看楼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