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搜索

天涯社区

百度贴吧

搜狐社区

豆瓣网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看楼主> 天涯社区>莲蓬鬼话>[连载]黄河古道:鼋、蛟、铁头龙王等绝密水怪资料曝光(最新版)
 
 
 
[连载]黄河古道:鼋、蛟、铁头龙王等绝密水怪资料曝光(最新版)
阅读操作: 加入书架 | 打开书架
页面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鼠标双击滚屏 (1-10,1最慢,10最快)
发帖时间:2011-07-13 01:19:00
  六十年代,黄委会组织当地农民挖河,在黄河古道中清理出来一个古铜钟,那铜钟满身绿锈,钟口用铁汁牢牢封死了,大家好奇,用铁棍强行撬开了,就发现铜钟里装着满满一堆骷髅头,骷髅头里盘着许多黄蛇,竟然还活着,不断吞吐着芯子。
  大家怎么也想不明白,这口古铜钟是做什么的,那黄蛇怎么能在封闭的大钟里活那么久?
  那铜钟被挖出来后,黄河沿岸家家户户都在私下里嘀咕,说晚上听到了彻夜的钟声,怎么也睡不着觉,村民们商量了一下,怕得罪黄河大王,便悄悄组织起来,趁着晚上将大钟沉在黄河底下了,说来也怪,自打铜钟沉下去后,人们再没听过古怪的铜钟声。
  七十年代,政府提出口号,要“家家通马路”,黄河大堤上也修了一条笔直的柏油路,路修到一片干涸的黄河古道上,就卡住了,地基就怎么也打不下去了,手腕粗的钢钎一打进去,就断掉,怎么也不行。
  他们见这个事情古怪,就让工人原地往下挖,看地下到底有什么,先挖到了一口墨黑的棺材,当场烧掉了,又挖出来了一堆骷髅,也被抛入河中,最后发现底下是一棵老树,那老树几乎有一间房子那么粗,表皮黑硬,看起来像已经碳化了一样,敲起来梆梆响,钢钎就是打在这铁一般的树干上,才打不进去。
  几个人商量了一下,决定用电锯锯开老树,好接着打地基,结果电锯一下去,就像是锯到了钢板,火星四射,那几乎炭化的树干,竟往外流出了黏稠鲜红的汁液,像流血一般,大家吓坏了,最后请来了当地的风水师,风水师让他们填上土坑,临河焚香,拜祭黄河大王,再往下打钢钎,钢钎应声而入,一点问题也没有了。
  大家觉得古怪,扒开土坑一看,那土坑只只有一层黑炭,怎么也找不到那棵老树了。
  
发帖时间:2011-07-13 01:20:00
  八十年代,黄河边上的某座老城折腾城市建设,老城区拆了又建,建了又拆,最后在黄河大桥边修了条盲道,盲道直接接到了黄河中,要是真有人盲人顺着走过去,那可就直接去黄河喂鱼了。
  不仅如此,那古城还有许多古怪的斑马线,斑马线竟然修建在了草坪上,让人很诧异,难道行人要踩着草坪过马路吗?
  在前段时间,又说黄委会招募了许多青年河工,穿着清朝时期的河兵装,在黄河沿岸喊着口号来回行走,更是惹出了不少笑话。
  其实,大家不了解黄河禁忌,这些看似荒谬的做法背后,隐藏了好多黄河不为人知的秘密。
  我可以告诉你们,这些盲道和斑马线并不是给人走的。
  这些路,是留给老黄河里的物件走的。
  几千年的古城,老祖宗传承下来的古训,一草一木都有来历,老城里的一块古砖,一条石碑,要放在哪,又要怎么放,那都是有说法的,不是一句两句科学就能解释清楚的。
  还是那句老话,老黄河里的事情吧,说不清。
  
  
发帖时间:2011-07-13 01:27:00
  我姓白,大名叫白石头。
  你要是翻开我们白家家谱,就会发现,我爷爷叫白淼,父亲叫白山,其他还有白水,白浪,白砂,白玉等,反正名字都要和山水有点关系。
  这是因为白家有条很古怪的家规,白家后人只能从事两种行业:河工或手艺人。
  我们白家后人,凡是名字中带水的,就做黄河上行走的手艺人,名字里隐含山石之意的,就要做守卫黄河的河工。
  这个古怪的家规,已经不知道延续了多少年。
  这河工很好理解,就是治黄之人,有官有民,解放前设立的黄委会属于官,康熙年间始设的河兵就是民,反正只要是治黄河的都算。
  这里需要说明一下的,是手艺人。
  我这里说的手艺人,并不是打卦卖艺的手艺人,这里说的是黄河上的采金人。这黄河采金人出自古代金门,有一套专门的切口,黄河采金人不言金,自称自己是黄河手艺人,会使“观山”、“辨水”、“按脉”、“寻金”的采金古法,找到隐藏在黄河中的金矿。
  这些事情,都是听我爷爷说的。
  
发帖时间:2011-07-13 01:28:00
  我爷爷是白家最后一个手艺人,关于他的传说很多。
  有人说,他是白家最后一个懂得古法采金的手艺人,能从浑浊的黄河中看到一条隐约的金线,顺着金线就能摸到金脉,沿着金脉走向,就能找到藏在深山大水中的金矿。也有人说,我爷爷在黄河中发现了大金矿,将金砂铸成了几十块金砖,都用墨汁涂黑了,偷偷埋在了地底下,哪天要是白家败落了,就能靠这些金子东山再起。
  关于这些传说,我是从来不信的。
  在我印象中,我爷爷只是个比较闷的小老头,成天端着一壶信阳毛尖,坐在一株老石榴树下,眯眼看天井里竖起的一块遍布着各种纹路白石。
  有时候,我爷爷心情好了,也给我讲一些黄河上的怪事。
  他说,黄河最神秘的并不是流淌了上千年的河水,却是埋藏了无数古物的黄河古道。你永远也想象不到,那厚厚的淤泥下,埋藏了什么古怪物件。
  他说,黄河古道中挖出来过火车头那么大的鼋,就是大龟,有冲开的古墓,有玉石棺材,有满满一缸的金元宝,有一间屋子那么大的骨头架子,有古剑,有镇河的铁犀,铜猴子,雕刻着铭文的古铜钟,甚至在黄河底下掩埋了一整座一整座的古城。
  
发帖时间:2011-07-13 01:33:00
  黄河中当然也会有各种怪鱼。
  我爷爷说,有一年他走夜路,路过黄河开封段,看见水下精光四射,照得周围数十米清清楚楚,他以为是黄河下开了天珠,趴在河沿一看,却见河底下聚集了怪鱼,这些鱼有巴掌大,光线就是从这些怪鱼身上射出来的。
  后来他见过不少次这种怪鱼,这种鱼发出的光,还会随月圆月缺变化,满月时最亮,能照得水草、石头清清楚楚,月初时,鱼身上只能发出一层微弱的黄光。
  这些怪鱼总是聚在一起,有时盘踞在河底一块大石头上,有时集体浮在水面上,仿佛是在举行什么神秘的仪式。
  在黄河菏泽段,我爷爷还见过屋子那么大的鱼。
  那年大旱,黄河干涸,一条大鱼搁浅在河道中,只露出一个鱼头,艰难呼吸着。鱼头腥臭无比,上面落了黑压压一片蚊蝇。
  那鱼头足足有卡车那么大,上面鼓着一个大硬疙瘩,鱼嘴上还连着几根通红的须子,有手指头粗细,当地算命的瞎子掐指一算,说,这是只修炼了几百年的黄河鲤鱼,头上已经结了七层红鳞,过不了多少年,头上的红磷脱落,就会长出角来,那就是鲤鱼跃龙门,化身成龙了。这次鲤鱼落难,大家务必帮它一把,一旦它飞升成龙,定会保佑咱们村子风调雨顺,年年丰收。
  
发帖时间:2011-07-13 01:39:00
  大家也怀疑这鱼是黄河大王的真身,忙组织壮劳力深挖河道,将黄河水引过来,一面让妇女孩子不断用水桶泼在鱼头上,一是防止它脱水,二是为它驱赶蚊蝇。
  大家虽忙了一整天,大鱼还是死在了河道中,当时天热,鱼很快腐烂发臭,熏得整个村子像个大粪缸。大家让瞎子拿个主意,瞎子让大家掩了口鼻,将鱼肉剔下来,架起火焚烧了,将那副大鱼骨架,在黄河边做了一个黄河大王庙,让人每到初一十五拜祭一下,也能保得四方平安。
  他还遇到过会飞的鱼,鱼鳍处长了两只薄如蝉翼的翅膀,脑袋下有一条长须子,当时这鱼拍打着翅膀在水上乱窜,后来撞到渔网上,被渔民按住了,让我爷爷用一壶好酒给换了过来。
  后来,黄河边上建立了一个博物馆,我爷爷就将这些古怪物件都捐了出去。
  馆长是第一批留洋的专家,半辈子在黄河上跑来跑去,搜集了好多黄河中稀奇古怪的物件,浸泡在福尔马林溶液里,做成了标本。
  结果有一年黄河决堤,博物馆被大水淹没了,说来也怪,当时洪水并不大,待水退下来后,就发现这座博物馆一点损失没有,就是那些黄河上的古怪物件,怪物标本被水冲得干干净净,一点也没剩下。
  这些苦心搜集的黄河第一手隐秘资料,从此沉入了底下,再也没有现身人间。
  在当时,老馆长看到被黄河冲得干干净净的博物馆,一时间老泪纵横,奔到黄河边要投河,被一个老河工给拉住了,那个老河工只说了一句话,就劝住了老馆长。
  他说:“这些东西烧了,也好,你还想留到什么时候?”
  我当时还听不懂这个故事,不了解为什么死活要投河的老馆长,被这轻飘飘的一句话就劝住了,好多年以后,我在黄河上漂泊了半辈子,才渐渐明白:
  黄河的秘密,只属于那奔腾了数百万年的黄河,无论什么东西,都最终会在黄河中会化成一抹黄河水,尘归尘,土归土,什么也留不下。
  当然,这些就是后话了。
  
发帖时间:2011-07-13 01:41:00
  我父亲叫白山,按照我们白家的规矩,他在黄河上做了河工。
  民国22年,国民政府成立黄河水利委员会,从河工中征调人才,我父亲也进入了黄委会。
  解放后,冀鲁豫黄河故道管理委员会更名为黄委会,我父亲也编入了新黄委会,在54年时随黄委会从开封迁到了郑州,我们家也跟着搬到了郑州。
  本来我想等父亲退休后,接他的班,然而到了我接班的年龄,中国爆发了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国家机关陷入了瘫痪,父亲在国民政府工作过的事情也被揪了出来,被扣上“一贯反动”、“内奸”、“间谍”等帽子,关入了牛棚。
  当时全国都在号召“知识青年去农村,广阔天地,大有作为”,我也觉得憋在家里太无聊,便也跟着大家稀里糊涂报了名,去三门峡一个叫上河村的地方插队。
  临走前,我跟爷爷言语了一声,老爷子,我要去三门峡插队了,得过年才能回来,等年底我回来,给您带条黄河鲤鱼哈!
  这时候我爷爷的身子骨越来越不好,也越来越糊涂,整天躺在藤椅上,盯着那块白石看,也不知道能看出来什么门道。
  老爷子本来歪着脑袋看着那块白石,突然转过头看着我。
  “石头,你说要去哪?”爷爷突然说话,也吓了我一跳。
  我连忙说:“去哪?我去三门峡,那边有个小村子叫上河村。”
  爷爷说:“上河村?哪里还有人?”
  “有啊,接收我们的人说,那儿是一个百十个的小村子。”
  我爷爷嘴唇动了几下,似乎想说什么,终于什么也没说,只是一直摇头。
  
  
发帖时间:2011-07-13 01:42:00
  上河村在秦岭东段支脉崤山峡谷中,紧挨着黄河古道,坐车也要大半天才能到。我以为要先在郑州集合,大家统一做大解放卡车过去,谁知道大清早就开来一辆吉普车,车子上一个戴着红袖章的人拿着大喇叭筒子喊着,去三门峡插队的集合了,去三门峡插队的集合上车了!
  我还迷迷糊糊的,就被叫了起来,稀里糊涂上了车,发现车上已经有几个人了,问了问,知道他们也是去上河村插队的知青,一共有四个人,三女,一男。
  三个女生都是第一次出门,很兴奋,一路唱着《到农村去,到边疆去》,冻得脸蛋通红,憧憬着农村的新生活。
  大家在车上各自介绍了一下,那三个女生分别叫:粟粒,宋圆圆,朱颜。那个男知青长得很白净,一双细长的眼睛,人很孤傲,除了开始说了一下自己叫什么外,就再也没说过话。
  那时候毛主席写了首“中华儿女多奇志,不爱红装爱武装”的诗,惹得全国女人都是双辫子,短头发,蓝色工装的女工打扮。不过这宋圆圆穿了身旧式列宁装,双排纽扣,大翻领,一根硬牛皮腰带扎在腰间,整个身材凸显出来,惹得我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吉普车沿着黄河古道一直开,出了郑州城,就是滔滔的黄浊的黄河水,由于黄河千百年的冲刷,外面的高地被冲出无数条沟壑,沟沟壑壑,到处是忽高忽低的山头,形成了典型的黄土高原地貌。
  我看着窗外延绵不断的黄土高坡,歪着头睡着了,头不住磕在窗户上,半醒半梦之间,就被人推醒了,看见吉普车停在了一条小路旁,前面是一条羊肠小道,弯弯曲曲向着远方延伸着,一个包着白羊肚头巾的老乡驾着驴车,笑眯眯看着我们。
  原来前面都是一道道山梁,吉普车过不去,只能换成驴车,驴车在山梁上咯吱咯吱走了大半天,就就听到前面传来一阵轰隆隆的巨响,宋圆圆先兴奋了,说前面一定有瀑布,自己先跳下驴车,蹦蹦跳跳朝前跑着,跑到跟前却不说话了。
  我过去一看,发现那里不是瀑布,却是个黄河古渡口,渡口处立了块断碑,写了个“津”字。
  
发帖时间:2011-07-13 01:55:00
  那时刚开春,正值黄河化冻,黄河上大大小小的冰凌,小的有车轮大,大的有屋子大,顺着河水往下跑,堆成了一座座巨大的冰山,那咔嚓咔嚓的响声就是冰山撞击的声音。
  那黄河上塑风正紧,几个女生见到满河冰山,早吓得脸色发青,就差掉眼泪了。
  古渡口处,倒是有几艘咎船,约一丈宽,三丈来长,船板是大铁卯钉起来的几块原木,船底还漏着水,这样的船,被冰山一撞就碎,几个船夫没一个敢渡人,都抱着船桨直摇头,劝老乡宽心住几天,等冰化完了再说。
  老乡急得不行,跟给我们解释着,说上河村就在黄河湾里,得坐船才能过去,要是今天赶不过去,可就麻达啦!
  这时候,我见那黄河上出现了一个黑点,黑点越来越大,竟然是一条黑色的木船,老船夫傲然站在船头,在黄河中破冰而行,丝毫不惧。
  老乡慌忙朝那船喊着,一面摇晃着羊白肚头巾,想让船家载我们过河。
  老船夫把船划过来了,他带着一个高高的斗笠,叼着旱烟袋,漠然看着黄河,看都没看我们一眼。
  老乡很奇怪地朝着老船夫作揖,说乡党,乡党,这些娃子是政府派到上河村的知青,还要劳烦乡党送我们去上河村。
  好半天,老船夫才闷声说了声:“我这船不渡活人。”
  老乡急切地说:“能渡河就行。”
  老船夫扫了我们几个一眼,眼神有点冷,跳到岸边,拽起了缆绳。
  老乡见状,朝老船夫笑笑,赶紧回头招呼着我们几个:“赶紧上,都上。”
  我看了看那船,船虽然不大,但是每块船板都合缝严实,结实得像截老木头。奇怪的是,这船头的船头立着一块黑色的木头,木头上镶了块古镜。
  在他脚下,有一只绑得紧紧的红公鸡,勾勾着脖子,哑着嗓子直叫。
  我有些奇怪,这艘船,怎么和我看到的渡船不大一样。
  
发帖时间:2011-07-13 01:56:00
  那时刚开春,正值黄河化冻,黄河上大大小小的冰凌,小的有车轮大,大的有屋子大,顺着河水往下跑,堆成了一座座巨大的冰山,那咔嚓咔嚓的响声就是冰山撞击的声音。
  那黄河上塑风正紧,几个女生见到满河冰山,早吓得脸色发青,就差掉眼泪了。
  古渡口处,倒是有几艘咎船,约一丈宽,三丈来长,船板是大铁卯钉起来的几块原木,船底还漏着水,这样的船,被冰山一撞就碎,几个船夫没一个敢渡人,都抱着船桨直摇头,劝老乡宽心住几天,等冰化完了再说。
  老乡急得不行,跟给我们解释着,说上河村就在黄河湾里,得坐船才能过去,要是今天赶不过去,可就麻达啦!
  这时候,我见那黄河上出现了一个黑点,黑点越来越大,竟然是一条黑色的木船,老船夫傲然站在船头,在黄河中破冰而行,丝毫不惧。
  老乡慌忙朝那船喊着,一面摇晃着羊白肚头巾,想让船家载我们过河。
  老船夫把船划过来了,他带着一个高高的斗笠,叼着旱烟袋,漠然看着黄河,看都没看我们一眼。
  老乡很奇怪地朝着老船夫作揖,说乡党,乡党,这些娃子是政府派到上河村的知青,还要劳烦乡党送我们去上河村。
  好半天,老船夫才闷声说了声:“我这船不渡活人。”
  老乡急切地说:“能渡河就行。”
  老船夫扫了我们几个一眼,眼神有点冷,跳到岸边,拽起了缆绳。
  老乡见状,朝老船夫笑笑,赶紧回头招呼着我们几个:“赶紧上,都上。”
  我看了看那船,船虽然不大,但是每块船板都合缝严实,结实得像截老木头。奇怪的是,这船头的船头立着一块黑色的木头,木头上镶了块古镜。
  在他脚下,有一只绑得紧紧的红公鸡,勾勾着脖子,哑着嗓子直叫。
  我有些奇怪,这艘船,怎么和我看到的渡船不大一样。
  
发帖时间:2011-07-13 01:57:00
  大家都有些迟疑,那个一直没怎么说话的白净少年却第一个上了船,冷冷看着船头那块黑木头。
  我还搞不懂他是什么意思,老乡在那催着我们快点上去,说黄河自古不夜渡,今个要是过不了河,我们几个都得睡在露天地里!
  上船后,才发现这冰河行船的可怕,水下不断有各种冰块撞着小船,还有一座座屋子那么大的冰山,朝我们迎面撞过,吓得几个女生不断尖叫着,后来便把手紧紧攥在一起,眼睛都不敢往水里看。
  我虽然也有些心惊胆寒,但也觉得这黄河破冰为一大奇观,就在那看着老船夫行船,只见他跳上船,先将那只大红公鸡扔在船头上,然后用船桨推开挡在船前的破冰,小船在冰缝艰难行走,有时前面挡了一座冰山,船夫甚至跳到冰山上,将小船使劲撑开,在船开走的一瞬间,再从冰山上跳回来。
  小船绕着冰块在河里曲里拐弯走了会,突然就不动了,船夫将木杆插入水中,使劲推,也推不动。 我这时候也觉得奇怪,看了看水面,这时船已行至河中央,河面很干净,没有很大的冰块,可是小船任船夫怎么撑就是不动。
  这时,小船轻晃了一下,微微颤动,我往外看了一下,顿时大吃一惊,黄河水竟然缓缓褪下去了。 不对,并不是黄河水褪了,而是我们的小船在缓缓升高!
  小船升高的速度非常慢,要不是我一直关注着小船,可能根本感觉不到。
  这种情况很古怪,就像是水底下突然冒出来一个什么东西,将小船整个给托了起来。
  老船夫把住船桨使了一会劲,突然意识到什么,放下船桨站了起来。
  他拎起那只红公鸡,一刀斩断鸡头,将鸡血沿着船头那块黑木上流了下去,过了一会儿,小船又是周身一晃,我再看看,小船已经被放回水中,又开始顺着黄河水缓缓走起来。
  我吃了一惊,刚想开口,旁边有人悄悄扯了我一下。
  我回过头,就见船板上用水写了两个字:
  “有鬼。”
  
发帖时间:2011-07-13 01:58:00
  我一下子愣住了,这两个字是谁写的?
  我看了看船上的人,船夫带着斗笠,面无表情的坐在船头,那三个女生依然紧闭着双眼,看来这一定是那个寡言的白净少年写的了。
  不对,那位要领我们去上河村的老乡呢?
  我看了看金子寒,他却闷着头看着黄河水,仿佛这一切跟他没有丝毫关系一样。
  也许是那位老乡一开始就没跟着我们上船,当时大家太紧张谁都没有注意。
  有鬼,是说这船上有鬼,还是水底下有鬼?
  我再看看船板,这时候两个字已经干了,连一点水印都没留下,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过,我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眼花了。
  我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这次三门峡之行,恐怕不会那么简单。
  傍晚时分,我们终于来到了隐藏在深山峡谷中的上河村。
  小村子建在黄河滩的一处高地上,老船夫瓮声瓮气说了句“到了”,让我们下船,自顾把船开走了。
  我们往河滩上一看,不远处,整个村子笼罩在一片黑暗中,小村子特别静,连一声狗叫声都听不见,只有旁边黄河哗啦哗啦的流水声,我当时看了看周围,突然有种错觉,仿佛我们闯入了一个被诅咒的荒村。
  没有人带路,我们几个谁也不知道眼前的村子是不是上河村?
  我们这才感到一阵古怪,不知道那个白羊肚头巾老乡为什么没送我们过来,这里也没人接我们,我们要去找谁接收?
  我们迟疑了一会,决定既来之,则安之,先去村子里看看再说。
  这是一个荒僻破败的小村子。
  村口有一处荒废的小庙,庙已经塌了顶,里面的泥像被砸得稀巴烂,一个光秃秃的打麦厂,一棵很粗的老槐树,树底下有一个牛大的石碾子。
  我们继续往村子里走。
  这个村子人不大,一条小土路两边,各有几十户人家,天才蒙蒙黑,好多人家的大门就上了栓,好多人家为了省油,多不点灯,我们也不知道哪家有没有人,试探着敲了敲门,敲了好久,也有人说话。
  一个胆小的女知青当时就要吓哭了,说:“咱们快回去吧,这个村子不吉利!”
  宋圆圆挺起胸脯,说:“回去?那船都开走了,就是回去,也得先找到开船的人!”
  正说着,就听见吱呀一声,前面一扇门开了,有人端着盆出来泼水,一看到我们,水都不泼了,慌忙进屋,还把门紧紧关上了。
  我们赶紧过去敲着门,说老乡,老乡,我们是政府派来下乡的知青,你能不能给我们开一个门?
  敲了半天,那门也没开。
  
发帖时间:2011-07-13 01:59:00
  我们沿着村子走了一圈,所有人都像躲瘟神一样避着我们,我们也疑惑了,我们是下乡知青,又不是恶鬼,他们那么怕我们干什么?!
  更古怪的是,在我们向一个坐在门口的老婆婆问路时,老婆婆握着我们的手,泪眼婆娑,正想说些什么,一个女人硬将她硬拉进屋子,随即关上了大门。
  我们想找村委会,找村支书,可是村委会在哪儿呢?村子里的房子基本都是一个模样,大点的房子也都锁着门。
  我们陷入到了一个两难的境地中。
  我们在村子里转了半天,都没人搭理我们,更没人接收我们。
  我们去河滩处想找船先回去,发现这个村子在黄河大峡谷中,四周都是深山大水,连一个摆渡人都看不到,就是想回去也回不去。
  这时候天渐渐黑了,我们停止了寻找,把村口处一间塌了顶的土坯房简单打扫了一下,抱了些稻草铺在地上,想着不管怎么样,几个人先对付一夜再说。
  我们做这些的时候,有几个人远远站着,偷偷观察着我们,互相咬着耳朵。
  我们走出去想问他们,他们却又像兔子一样逃走了。
  这是个古怪的村子。
  一天连吓带累,我们几个人累得要命,大家在地下铺了厚厚一层稻草,将铺盖堆在了一起,衣服也没脱就躺下睡了。
  第二天我们很早就起来,商量了一下,打算待会大家分头到村子里去找管事的人。
  宋圆圆这时候提议,虽然没人接收我们,但我们还是要严格要求自己,该干啥干啥,不能落了咱们知青的风采。
  那时国家号召全民健身,城里老老小小都每天都要做广播体操,有录音机的地方就跟着拍子做,没有录音机,就自己喊拍子,这也几乎成了那个年代知青的标志。
  宋圆圆让我们站成一排,自告奋勇给我们喊拍子:“中华人民共和国第四套广播体操-时代在召唤!第一节:伸展运动!”
  我站在干草地上,草地上蒙着一层白霜,我四处看着,总觉得在这里做广播操感觉怪怪的,这时金子寒扯了我一下,用眼神示意我悄悄往后看,我趁着做操的动作,往后瞥了一眼,就看见草垛后躲着一个鬼鬼祟祟的人,伸长了脖子,偷偷看我们。
  
发帖时间:2011-07-13 02:01:00
  金子寒打了个手势,跟我发一声喊,两个人当场把那人按住了。
  我喊道:“你是谁?快说,为什么跟踪我们?!”
  那个人瘫倒在地上,叫道:“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那个人身上裹着一个肮脏的老羊皮袄,头上满是稻草,拖着两条鼻涕,满地打滚,还不住偷偷看着我们。
  宋圆圆皱紧了眉头,说:“这人会不会是个傻子?”
  那个人梗起脖子,说:“俺才不是傻子呢!”
  我说:“那你是谁?”
  他想了想,说:“他们都叫俺孙傻子,其实俺一点也不傻。”
  我们都笑了。
  我让他坐起来,问他,孙傻子,你要是不傻的话,就告诉我们,你为什么要偷看我们?还有,你们村支书去哪了?
  他挠了挠头,傻乎乎地说:俺以为你们是前几个月来的那伙人,想看看你们怎么回来了?
  我问:前几个月也来人了?
  他揉着眼:来啦,咋没来?都跟你们一样的!
  粟玉咯咯笑着,说:跟我们一样,我们是啥样的?
  他也嘿嘿笑了,用手背抹着鼻涕,说:你们都扎着小辫子,穿着蓝大褂,俺们这里不兴穿这样的褂子!
  这孙傻子说的小辫子,蓝大褂还真是女知青打扮,看来这里真来过一批知青。
  不过,这个村子为何这样排斥我们呢?
  上一批知青又到了哪里呢?
  我们几个人简单商量了一下,这个村子太古怪,我们还是要找到村支书,问他个究竟,毕竟我们是政府派下来插队的,不找他安排找谁?
  我让孙傻子站起来,让他带我们去见支书。
  孙傻子还不愿意,说:老支书说啦,俺们村不让进外人,外人都离得越远越好!
  我一下火了,说:我们下乡是毛主席定的,他一个村长说不让我们进,我们就不进了?!走,爷们今个非要会会他去!
  孙傻子还挣扎,说:去不得,老支书要打俺的!
  我使劲拽着他:现在是人民当家作主了,我倒要看看,这个村子他到底敢不敢打人!
  他还要说三说四,我硬拖着他去见了村长。
  我们在河滩上见到了老支书。
  这时候天还早,黄河上的晨雾还未褪去,河水哗啦哗啦流淌着,雾气迷茫,老村长披着一件军大衣,蹲在河滩处,一面喃喃自语,一面往河水中撒着什么东西。
  
发帖时间:2011-07-13 02:03:00
  我们站住了。
  我捅了捅孙傻子,他怯怯叫了声:“老支书?”
  那人没回头,却说:“孙傻子,你莫折腾了,这些都是咱们村的命,你就认命吧!”
  孙傻子支支吾吾地说:“老支书,又有知青来咱村啦。”
  老支书说:“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你怎么又带人来啦?”
  傻子说:“俺莫带,是他们硬要来的!”
  老支书说:“俺说过了,咱们村不能进外人……”
  傻子说:“他们不走,俺也莫有法子!”
  我见那支书死活不愿接收我们,也怒了,抢过去说:“政府派我们来上河村,你凭啥不接收?”
  老支书叹了一口气,说:“娃,听大的话,回去吧,俺们这里……条件不好。”
  我说:“有什么不好?!劳动最光荣,我们就是要下来劳动的,能吃苦!”
  宋圆圆也跟着说:“就是,政府安排我们去哪,我们就去哪!”
  其他几个人也附和着,只有金子寒一言不发,看着雾气笼罩的黄河。
  这时候太阳渐渐出来了,黄河上的雾气也快褪下去了。
  老支书抬头看看天,将脸盆里的东西倒在水里,站起身,拍拍身上的沙子,锐声喊着: “二狗子,二狗子!”
  二狗子是村里的会计,他是个罗圈腿,见谁都一脸谦恭得笑着,老支书让他带我们去村头那排土窑洞,打扫打扫,看看我们需要什么,一起给送过去。
  不过他还是建议,我们这些城里来的娃娃,不知道村子的规矩,在这里住几天,尝尝新鲜就快走吧。
  临走前,我问老支书,前几个月来这里的知青去了哪?
  老支书说:前几天哪来知青了,那么多年,就你们这一批,还倔得很。
  宋圆圆说:不对呀,孙……孙大哥说,前几个月村子里来了几个知青。
  老支书骂了一句:驴球的孙傻子,就会日弄人。
  他告诉我们,孙傻子本来也是个实诚人,后来有一年黄河发水,他父母都给淹死了,他也被吓傻了,靠着村里人接济生活,平时住在草垛里,睡醒了就蹲在石碾子上,给别人讲古。这个驴入的被吓傻后,就老爱把人往古桑园里领,说那里藏着宝贝,你们千万莫听他胡咧咧。
  我问道:“那古桑园是什么地方,为什么不能去?”
  老支书看着苍茫的大水,没说话,最后说了句:那里有啥子,你们就莫管咧,只要记住莫去那里就行了。
  
发帖时间:2011-07-13 02:04:00
  在回去的路上,我们几个也低声讨论着,孙傻子说前段时间来了几个知青,老支书却说没有,看来老支书和孙傻子中,肯定有人说了谎。
  那个人又是谁呢?
  会计领我们去了窑洞,那窑洞很久没住过人了,一打开门,灰尘飞溅,呛得我们直咳嗽,他帮我们打扫了一下,又抱了好多麦秸秆铺在床铺上,给我们介绍着这里的环境。
  他说,这个村子原先叫上河村,一共有一百三十七户人家,祖祖辈辈靠在黄河上打渔为生,村子建在黄河峡谷的河滩上,黄河发水灾的时候,常会波及村子。
  村口那个大碾盘你们都看见了吧,那个石碾子有几千斤,从明朝时就放在这里了。有一年黄河发大水,那个上千斤重的石碾子被水冲走了,只剩下一个碾盘。后来有人去山上砍柴,才发现,石碾子竟被冲到了十几里外的山沟沟里,几十个壮劳力,费了牛劲,也没把碾盘给抬回来。
  他朝石碾子旁的草垛喊着,孙傻子,孙傻子,出来给学生讲古啦。
  草垛晃动了几下,孙傻子从里面钻了出来,爬到大石碾子上,盘着腿坐着,他身上还裹着那个肮脏的老羊皮袄,拖着两条鼻涕,对着我们傻笑。
  会计跟我们说,孙傻子脑平时住在草垛里,睡醒了就蹲在石碾子上,爱给别人讲古,你们没事时,可以听他给你们唠唠。
  宋圆圆这时接了一句:“可是老支书说,让我们别听孙傻子瞎咧咧!”
  这本是一句玩笑话,会计却不说话了,尴尬得笑着,走出门去,后来就径直走远了。
  他们女生见有了着落,便将行李放好,开始收拾好屋子,我闲着没事,就出去让孙傻子讲古。
  孙傻子说:“讲个啥?”
  我说:“讲个拿手的。”
  孙傻瓜眼皮一翻,说:“肚子还咕噜咕噜响呢,讲不得古!”
  
发帖时间:2011-07-13 02:05:00
  我给孙傻子拿了些吃的,孙傻子狼吞虎咽吃了,盘腿坐在石碾子上,拿声拿调叫道:“各位父老乡亲,老少爷们,知青娃娃,都过来听我俺孙傻子讲古!莫看俺们上河村小,俺们村子怪事多。”
  他说,就说上周吧,上河村老刘家里死了老人,人死后,尸身要在家中放七天,这叫守七,就说老刘家守七时,守夜守累了,几个人就在灵堂上玩开了麻将,玩着玩着,老刘就觉得脖子后面冷飕飕的,他一回头,就看见他爷爷直挺挺站在他后面看着他。
  他爷爷舌头僵直,怪声怪调叫了一声:“要圆圆,要咯咯哒!”
  老刘的头发一下子竖起来了,他先呆了一晌,猛发一声喊,一下子推到了牌桌,光着脚就拼命往外跑。
  好在那刘家老人并不去追赶,还是直挺挺站在那里,只反复说要圆圆,要咯咯哒。
  大家都很吃惊,这人明明已经死了几天了,这尸斑都老厚了,咋能又活过来了?
  还有他嘴里不停说的圆圆和咯咯哒又是什么?
  后来还是下河村一个老猎户道出了其中缘由,这种事情民间有个专门说法,叫做“撞客”, 就是说在守灵时没注意,灵堂被偷偷钻进去了一只黄皮子,这黄皮子性邪,上了老刘头的身,借着老刘头的口要好吃好喝的呢,要伺候得这黄皮子满意了,它才会从人身上下来,不然能折腾死你!
  这“圆圆”和“咯咯哒”又是什么意思呢?
  其实圆圆就是鸡蛋,咯咯哒就是老母鸡。
  这黄皮子虽然成精了,但是毕竟智力有限,它不知道鸡蛋和母鸡怎么叫,就胡乱模拟了鸡蛋和母鸡的样子和声音。
  到后来,老刘东家借个鸡蛋,西家借只仔鸡,足足折腾了半个月,那黄皮子才从下身,刘家老人才能入土为安。
  孙傻子讲的都是鬼故事,抑扬顿挫,听得我一惊一乍的,他却嘿嘿笑着,横披了衣服,唱着古怪的谣言,去草垛里睡觉了。
  
发帖时间:2011-07-13 02:06:00
  天渐渐黑了。
  我躺在干草铺上,周围传来干草和河水的气味,远处黄河哗哗响着,刚到了这样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我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
  金子寒却像是早已习惯了一个人生活一样,很快就整理好了床铺,躺在上面一动也不懂。
  我这时想起一件事情,坐起身来问金子寒:“你在船上写的字是什么意思?”
  他却问我:“什么字?”
  我说:“就是咱们来的时候,你在船上写的‘有鬼’那两个字呀!”
  他冷笑着:“我要是写了那两个字,才真是有鬼了。”
  我说:“那奇怪了,要不是你写的,难道是鬼写的?”
  他像看傻子一样看着我,意味深长地说道:“要是鬼写的,那还真就不奇怪了。”
  他翻了个身,睡觉了。
  我怎么也睡不着,一直熬到半夜,就听见有人在河滩上唱歌。
  那歌词断断续续,依稀能听到:“月亮圆了,黄河响了,黄河大王要上岸了……”
  我翻来覆去睡不着,窗外月光如水,透过窗棂斜斜铺进来,月光照在金子寒脸上,我看了看,他的眼睛仍然睁着。
  我吓了一跳,他还没睡吗?
  我直起身子仔细看了看他,他神态安详,呼吸平稳,就像在熟睡中一样。
  我跳下床,用手指在他眼前晃了晃,他的眼珠一动不动,确实是睡熟了。
  我也暗暗称奇,小时读《三国演义》,书上说猛将张飞就是睁着眼睡觉,我一直以为这是传说,没想到世界上还真有这样的人。
  这个金子寒,我越来越觉得他神秘了。
  一阵苍凉的歌声从河滩上传来,歌声如诉如泣,我默默听着,在那片神秘肃穆的歌声中,渐渐睡着了。
  
发帖时间:2011-07-13 02:07:00
  第二天一起来,我们就去找老支书,让他给我们安排一些工作。
  老支书扑打扑打抽着旱烟,说,现在刚开春,也没什么活派给我们干,我们要不先走一走,熟悉熟悉环境再说吧。
  他叫来一个半大小子,带我们去黄河边看看去。
  这小子脑袋很大,眼睛却很小,额头上掉下来两条苦瓜眉,名字就叫大脑壳。
  大脑壳的身世很传奇,有一年黄河发大水,一个封得严实的大木桶冲到了河滩上,有人打开木桶一看,里面一层层的花袄里,裹了一个婴儿。这个婴儿被抱回了上河村,吃着百家饭长大,也许因为营养不良,脑袋才长了那么大,老支书让他带我们去黄河边走走去,千万莫跑远了。
  大脑壳一次见了那么多城里人,明显有些紧张,他带着我们从这头走到了那头,又从那头走了回来,我们让他讲讲上河村的故事,他憋得脸红脖子粗,一个字也没憋出来。
  几个女知青干脆自己在河滩上散步,我昨晚没睡好,见没什么事,就想回屋里补觉,就看见孙傻子朝我使劲招手。
  我给了他一截熟玉米,他塞进嘴里,三两口就嚼没了,继续问我要。
  我摊开手,示意没有了,让他讲故事,他却哈欠连连,说困了,困了,要困觉了,伸了伸懒腰,刚要往回走,这时候天上突然打了个雷,他脸色大变,一下子跪倒在地上,梆梆磕头,叫道:“不要吃俺,不要吃俺!”
  我吓了一跳,想上去拉他,他却浑身抽搐起来,满地打滚,眼皮上翻,往外吐着白沫。
  这时候会计正好路过,还劝我别管他,说孙傻子就是这样,经常犯病,折腾一会就好了!
  会计朝着河边走去了。
  我还是担心孙傻子会出事,在那守了他一会,他慢慢平静下来,伸了伸懒腰,歪歪斜斜往草垛子走去,经过我身边时,突然冲我嘿嘿一笑,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他说:“我在古桑园见过你。”
  
发帖时间:2011-07-13 02:08:00
  我吃惊地看着孙傻子。
  他歪歪斜斜地向着草垛子走着,将身子放倒在草垛上,没多久就打起鼾来。
  我在那里站了很久,一时间有些搞不明白。
  他为什么要说见过我?
  古桑园,古桑园又是哪里?
  老支书当时说不让我们去古桑园,说的就是这里吗?
  我有些疑惑了,这个孙傻子究竟是真傻还是在装傻?
  我带着一肚子疑问回到屋里,趴在铺板上足足睡了一觉,睡醒后已经是下午了,左右看看,知青点一个人也没有。
  我昏昏沉沉爬起来,就看见孙傻子盘腿坐在石碾子上,拍着手说:“黄河黑了,黄河红了,黄河大王要吃人了。”
  我问他:“黄河红了是什么意思?”
  孙傻子嘿嘿一笑,说:“黄河淌血,当然就红了。”
  我见这孙傻子又开始犯傻了,干脆不再理他。
  孙傻子又凑过来,鬼鬼祟祟地说,他刚才在河滩上看到了一顶绿色的帽子,是不是我掉的?
  我说,肯定不是我的,我的帽子好好在我头上戴着呢。
  孙傻子说,那就不是你的了。
  我一愣,会不会是金子寒的?
  我四处看看,没有他的影子,使劲喊了他几声,也没有人回答。
  我顿时紧张了,问孙傻子,那顶军帽在哪里?
  孙傻子说,就在河边,红一块,绿一块,可好看啦!
  我一听,那帽子上面红一块,那不是说帽子上带血吗?
  我撒腿就往河滩上跑,老远就看见河滩上有一个旧军帽,帽子上殷红一片,果然是血迹,我捡起帽子,帽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落在水里,这是不是金子寒的帽子呢?
  我劈着嗓子朝河滩喊着,喊了许久,也没有人应答。
  我一把拽过孙傻子,吼起来,问他是什么时候看到帽子的,这个帽子是从哪飘过来的?!
  孙傻子吓着了,缩着脖子往黄河下游一指,说就是哪里漂……漂过来的。
  我撒腿就要往哪跑,孙傻子却拉住我,死活不让我过去,说那里去不得,那里是古桑园,闹鬼的!
  
发帖时间:2011-07-13 02:09:00
  我说:什么古桑园不古桑园的,老子根本不怕!
  孙傻子看着我,怯生生地说,让我最好老老实实的,那个小白脸估计因为不听话,被老支书送古桑园去了。以前也有知青不听话,被老支书送过去,从头就没再回来。
  我听他这样一说,当时血液几乎要沸腾了,我顾不上找人,直接闯到了村委会,孙傻子间怎么也拦不住我,自己偷偷溜走了。
  我一脚踢开村委会大门,村长坐在椅子上,端着旱烟袋,正看着窗外的黄河发呆。
  “娃子,咋啦?”他问我。
  “狗屁咋啦?!”我一脚踢翻板凳,指着他的鼻子吼道:“说,你把金子寒弄哪去啦?”
  村支书不紧不慢地在桌子上磕着旱烟袋,问:你们几个娃娃去哪了,俺哪能知道?
  我更加生气,紧紧逼问着,那几个知青是不是被你给关桑园里喂鱼了?
  村长一下子站了起来,问:是孙傻子给你们说的?!
  我说:你别管谁说的,你问你到底是还不是?!
  村长看着我的眼睛,说:不是。
  我说:那我怎么看不到他们?!
  村长说:他们已经走了。
  我冷笑着:走了,那他们去哪了?
  老村长不说话了。
  我继续冷笑着,看看,编不出来了吧,我看他们一定是被你们给关在桑园了,我要去救他们!
  我转身要走,却被老村长一把拉住了。
  村长说:你个学生娃,咋个就不听劝呢?!那个古桑园,真不能去!
  我梗着脖子说:怎么不能去了?!你是不是怕被我们揭穿了?
  老村长犹豫着,他终于下定决定,过去将门窗关严了,压低声音说,学生娃,不是老汉撵你们走,这古桑园实在是去不得!那是我们上河村的忌讳,死了好多人啦,真是去不得呀!
  老支书压低声音,边吸着旱烟,便讲述了一段古桑园的往事。
  
发帖时间:2011-07-13 02:10:00
  他说,说起古桑园,那可就话长了。俺们上河村是个古村,村志上明明白白写了,上河村祖辈为了躲避唐朝的安史之乱,才打南边迁过来。这样看,这个村子可就长了,但是咋说呢,村志上也写了,在俺们上河村迁过来的时候,那片桑园已经是古桑园了,谁也不知道它是啥时候有的,也不知道是谁给修的。
  古桑园在黄河大峡谷里,顺着黄河古道一直走,过了老裤衩湾就能看见它。老裤衩湾是著名的黄河险滩,不知道坏了多少人的性命,老辈们常说,老裤衩湾,死人湾,鬼门关中跳三跳,阎王见了都发愁,到了汛期,那老裤衩湾的石头缝上,密密麻麻卡的都是死人。
  不过最邪的还是那棵古桑树,每次黄河发大水,古桑树都要被大水淹没,但是等黄河水退了,它还是在那竖着,淹多久都淹不死,就像那棵不是木头树,是棵石头树一样。
  上河村的祖辈刚来到这里,就去了古桑园,他们发现古桑树上吊着个物件,不管河里的水涨得多满,都淹不过那个物件,他觉得奇怪,临走时就把那个物件放在一块大石头了,说来也是怪了,那黄河水第二天就退下去了,正好退到那个物件处。他才知道,感情这物件是个宝贝,黄河水涨不过它去,他就取走了那个物件,在上河村修了一个黄河大王庙,将这个物件供奉在庙里,从那以后,不管黄河再怎么发大水,都涨不过黄河大王庙,这样上河村才能在这黄河滩上过了上千年。
  他说,你看见村口那个破庙了吧,前几年破四旧的时候,公社调过来一个年轻书记,他带人砸了庙,又把庙里那个物件扔到了黄河里,还要带人荡平老裤衩,铲除古桑园,把桑树都伐了,用来炼钢铁。这书记见大家都不肯去,便说了狠话,说谁要是不去,谁就是现行反革命,就是人民公敌,大家没办法,只好跟着他去。
  那个书记倒也不傻,临走前请教了高人,让人拉了几辆牛车,装了满满几车硫磺、生石灰,到了古桑园河湾,将硫磺、石灰都倒进去,那水底下的大蛇、怪鱼早跑干净了,他让人顺着古栈道爬到山崖上,将卡在石缝里的尸体弄了下来,集体焚烧了,然后顺着老裤衩湾一路去往古桑园。
  那古桑园就在大峡谷里,三面都是大悬崖,望也望不到头,那时黄河水大,古桑园被淹在了水底下,谁也不知道在哪,大家都说回吧,回吧,那个支书偏不回,说这里三面是山,中间还能过黄河,山底下一定有暗河,说不定还有一个山洞,这黄河水就是流到山洞里了,就要让人去暗河里看看,说不定就能找到那片古桑院,可以用炸药炸掉古桑园。
  
发帖时间:2011-07-13 02:11:00
  大家当然知道那古桑园旁边的岩壁上就有暗河,每当黄河涨水,那古桑园中的水就会通过暗河排出去,当地人将这暗河叫做阴洞,也叫做黄河鬼窟,传说是住着黄河大王的地方,这地方人怎么能进去?
  大家拗不过他,只好做了好多松明子和小舢板,松明子就是用多油脂的松木做的火把,阴洞里湿气大,手电筒照不了几米远,只能用松明子才行。然后找了几个水性好的人,在头上蒙了个猪尿泡,用绳子将人绑在小舢板下,让小舢板顺着黄河水一直流入到阴洞里。
  用这种方法进黄河鬼窟,自然是九死一生,谁也不知道水底下的阴洞有多大,也不知道阴洞里有什么,万一小舢板被水下的石头卡住,或者猪尿泡里的空气用完了,人就被活活闷死在水底下了,连尸体都捞不上来。
  眼看着那一只只舢板流入了黄河鬼窟中,到最后,进去的一共有一十七只舢板,回来的却只是一个,那个人浑身是血,已经疯了,一直喊着“有鬼!有鬼!”,按都按不住,所以一直到现在,也没有知道那黄河鬼窟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大家好容易将他打晕了,给他脱掉衣服止血时,才发现他背上嵌进去了一片大得惊人的鱼鳞,那片鱼鳞足足有草帽那么大,你想想那鱼能有多大!
  这件事影响很大,上面下面人调查时,带走了那片草帽大小的鱼鳞,后来那个领导就被调走了,我们这里也得到了指示,以后关于黄河祭祀等活动,不算封建迷信,可以不用废除,黄河鬼窟也再不准人进入了。
  第二年,黄河发大水,就将上河村淹了整整三个月,俺们村子里的人,也被淹死了一大半,等大水褪了,俺们回来一看,那个几千斤重的石碾子都被水冲走了,只剩下了一个大碾盘。
  据村子里的老人说,那个大石碾子是老祖宗建村子时,从黄河古道中挖出来的,镇住了村子的风水眼,这大石碾子这次被黄河大王收回去了,来年村子就要被淹死一半人,还说下一次发洪水,石盘子也会被收回去,到时候整个村子怕都要给黄河淹没咧!
  他望着窗外的黄河,最后叹息着,你知道不,那唯一一个从黄河鬼窟里出来的人,就是孙傻子。
  
发帖时间:2011-07-13 02:14:00
  他叹息着,孙傻子从阴洞里出来后,就被吓傻了,说是上河村的风水被破了,要去古桑园取一个物件回来镇住才行,可是谁还敢去,就算是有人去,怕也过不了老裤衩湾。
  所以说,这几年来,上河村从不接收知青,这原因实在是没法说出口呀!俺开始就想让你们自己走,这样是最好的,没想到你们却偏偏要刨根究底,这不俺瞒也瞒不住了。
  我吓了一跳,没想到那个神叨叨的孙傻子,竟然是进入黄河鬼窟的唯一幸存者。
  他究竟在黄河鬼窟中遇到了什么?
  听老村长说完,我心中顿时有了个不祥的预感。
  孙傻子是黄河鬼窟的唯一幸存者,他为何那么热衷让我们去古桑园?
  我又想起老支书说的,孙傻子自从从黄河鬼窟回来后,就成天想让人去古桑园,莫非他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我撒腿就往回跑,跑进知青点,就看见金子寒盘腿坐在床上,头上戴着一顶军帽!
  我一下子愣住了,金子寒没有去古桑园,他的的帽子也没丢。
  我傻乎乎地问了一句:“你的帽子没丢?!”
  他像看傻子一般,略带着些嘲讽地看着我。
  我缓过来一口气,才问他刚才去哪了,我差点以为他被孙傻子拐到古桑园里了呢?
   他才开口,说他刚才去黄河滩上转了一圈,这刚回来。
  我才松了一口气,想着一定是被孙傻子给骗了,不过那顶破军帽不是金子寒的,又会是谁的呢?
  我回忆了一下,好像宋圆圆他们三个人来的时候并没有戴军帽,难道说这竟然是另外一拨人的?
  我想起孙傻子当时说的,这里还来过一拨知青,还有老村长对于这个问他的躲躲闪闪,看来这里一定发生过什么事情。
  这时我突然想起一个事情,忙问金子寒:“你看见宋圆圆她们了吗?”
  金子寒奇怪地看着我,说,孙傻子不是带着她们去找你了嘛?
  我当时脑袋就大了,把事情和金子寒一说,金子寒也觉得孙傻子有问题,让我赶紧跟老支书说一声,我们去把她们追回来。
  老支书听我说完,一下瘫倒在地上,喃喃自语“造孽呀,孙傻子又送去了三个,又是三个!”
  
发帖时间:2011-07-13 02:15:00
  他焦急地来回踱了几次,皱紧了眉头,说,村里的壮劳力都去下沙沟子背铁矿石去了,村里只剩下老人小孩,他这边还要留下照看老人孩子,不能陪我们去,他想了想,火急火燎地叫了个人陪我一起去。
  他叫的那个人是大脑壳。
  他说大脑壳知道怎么去古桑园,他小时候老吃不饱饭,有次顶不住饿,竟然自己偷偷跑到了古桑园摘桑葚子,老支书严肃命令他,这次必须要好好给我们带路,不然让他偿还这几年偷大队食堂的馒头。
  大脑壳听说要去古桑园,脸色刷一下变了,但是见老村长神色严肃,也不敢说什么,只好哭丧着脸答应了。
  我们临走前,老支书让大脑壳背上了一杆猎枪,又从怀里掏出了二个香包,说这香包里是硫磺和龙骨,黄河里的大蛇、鳖精最怕这东西,闻到就会远远避开,让我们时刻揣在身上,千万别拿下来。
  他解释着,按照黄河老辈人的说法,人漂在黄河上,身上要带点辟邪的东西。现在解放了,不提那些事情了,但是老辈人既然都这样说,肯定有他的道理,你们这些学生娃娃,刚出家门,不知道黄河深浅,还是带上保险。
  我听说这香包里是龙骨,当时就好奇要打开看看,老支书脸色有些不大自然,说这龙骨只是一个叫法,就是龟甲研磨的粉,哪能是真的龙骨?
  我当时留了个心眼,问老支书多要了一个香包给金子寒,金子寒摆摆手拒绝了,虽然还是一句话没说,但是对我的态度也不那么冷冰冰的了。
  出发前,我问了问大脑壳古桑园的事情。大脑壳这人一紧张,就爱结巴,他结结巴巴地说,老裤衩湾不光死人多,水底下也不太平,有人说那水底下有个吃人的怪物,侯在水底下吃人。他听一个从水里逃出来的人说,大白天在那里行船,天突然就黑得像墨汁一样,什么也看不见,就看见水底下多了两盏红灯笼,然后咔嚓一声响,一个物件劈头打下来,将他们的大船打翻了,他运气好,被巨浪冲到了岸边,捡了半条命,这辈子再也不敢下水了。
  
发帖时间:2011-07-13 02:16:00
  他扯了半天,才说了去古桑园的路,古桑园在黄河下游的峡谷深处,要去古桑园,先要过老裤衩湾,黄河九曲十八弯,那里是黄河中上游的最后一个关卡,四周全是悬崖峭壁,就老裤衩湾中间一条缝,黄河水从石缝里窜过去,水里漂的东西就卡在石缝里,待洪水褪下,就看见石头缝里卡的都是死人。
  大脑壳心有余悸地对我们说,那些悬崖上挂的死人,尸体都被水泡烂了,经太阳一晒,肿得像口水缸,谁撑船从底下过去,有时候尸体会突然爆开,烂肉飞溅,肠子能缠到船夫的脖子上!
  比起那古怪的悬崖挂尸,他更怕那个神秘的古桑园,他说自己虽然去过古桑园,但是只在外面捡了一些桑葚子就出来了,没敢进去,也不知道里面究竟有什么。
  不过那里的气候十分古怪,他去的时候,本是个艳阳高照的好天气,才摘了一会桑葚子,天就阴得像泼了墨,连黄河都翻腾起来,他哪敢多呆,赶紧跑走了,可等他跑出桑园,外面依旧是艳阳高照的好天气,他怎么也搞不明白,这古桑园内外为何像是两重天。
  我倒是不以为然,认为这小子上次一定是饿晕了头,说不准把黄河水看成了黑龙江,便用毛主席的唯物论鼓励他,让他放下思想包袱,要轻装上阵,用马列主义武装自己,这样才能取得革命的胜利嘛!
  三人沿着黄河古道走了大半日,就到了老裤衩湾,老裤衩湾地处深山峡谷中,水流很急,河水中看不到一点浮冰,老远就听见河水冲刷在岩石上的轰隆声。
  到了老裤衩,我往四周一看,发现这黄河顺着连绵起伏的群山一路奔腾而来冲,到了这里,群山渐渐合拢,只留下了一线入口,那狂暴的黄河水便在这里聚成了一条高高的瀑布,往下倾泻,一时间水花四溅,声震十里。
  我们贴着岩壁小心走了一程,脚底下是轰隆隆的流水,飞瀑直溅,好容易走过了这段飞瀑,却发现前面的岩壁已经崩塌了,大脑壳说,我们可以沿着河道过去,但是我们走过去一看,却发现河道全是满满的黄河水,水中还竖起了一丛丛的尖石,尖石阵中散落着船板、船篙,依稀还看得到大堆大堆的骨头。
  这样乱石黄河道,我们怎么可能走过去?
  大脑壳也直呼奇怪,他结结巴巴说:“俺们,俺们当时来的时候,这里没那么多大石头……”
  金子寒这时突然说道:“这路不能走了。”
  大脑壳子头一横,说:“咋?!俺,俺就不信了,大不了顺着山梁爬上去!?”
  金子寒说:“你看看山梁。”
  我们往山梁上一看,不觉大吃一惊。
  黄河古道两边都是数千米高的悬崖,悬崖仿佛刀劈一般笔直,苍苍莽莽,石缝中顽强生长着许多苍松,最古怪的是,那些枝桠斜出的苍松上,竟然吊着一具具死状可怖的死人。
  
发帖时间:2011-07-13 12:53:00
  这些悬挂在松树上的死人,应该是汛期时死在黄河中的人,那时黄河水大,整个峡谷都被水填满了,尸体顺着黄河一路冲下来,最后流到这里峡谷中,被挂在了悬崖上的古松树上,成为了独特的悬崖挂尸。
  我看了看,那些悬尸身上黑糊糊的,像披上了一个大黑袍子。这些尸体不知道在山崖上挂了多久,皆是一具具面目狰狞骷髅,外面裹着件烂成破布条的衣服,还有些尸体被老鹫啄开,肚肠子流在外面,搭拉着老长。
  我之前也听说过这悬崖挂尸,但是真见到那一具具流着肠子的干尸,心中也是忍不住一阵恶心,大脑壳子更是死死捂住嘴,脸色苍白,几乎要当场呕吐出来。
  金子寒却很平常地看着这些悬尸,说:“我们走黄河栈道过。”
  他说的黄河栈道,是古人围绕着悬崖修建的一条古石道,这古栈道不知道修了多少年,早荒废多时了,好多扶手和石板没有了,有的地方甚至和黄河水齐平,黄河水咆哮的冲过栈道,我心里直发颤,不知道这古道能不能走得通。
  金子寒没等我们回话,自己先翻上了古栈道,在前面带路,我和大脑壳只好跟在他身后走。
  那古栈道不知道已经修建了几百年,栈道旁的木头扶手早腐烂了,好多处石路也崩坏了,踩上去碎石乱滚,跌倒奔腾的河水中,瞬间就被冲到了下游。
  大脑壳两腿发软,战战兢兢走在古栈道上,看着下面奔腾的河水,几乎一阵风就能将他吹下去。
  我和他相互鼓励着,两个人战战兢兢走了一程,终于到了悬尸下,我走在晃晃悠悠的古栈道上,越想走快,腿脚越迈不开步子,我想着上面就是一具具惨不忍睹的悬尸,禁不住要往下看,到了这里,黄河水已经趋近平缓,呈现出一派黄褐色,水上漂着一丛丛的水草,顺着河水缓缓流着。
  金子寒这时候回过头说了声:“别看水里。”
  
发帖时间:2011-07-13 12:55:00
  我一愣,收回眼神,紧赶了几步,走了过去。
  走过去一看,大脑壳竟然在摇摇欲坠的古栈道上停了下来,惊恐地看着水下,浑身颤抖,身子一歪,眼看着就要从古栈道上坠下去了。
  金子寒一个箭步跳过去,一把拽住他,也不知道他哪来的力气,轻松就背起了他,三两下就走过了栈道,将大脑壳放下了。
  大脑壳依旧眼神迷茫,看着水里,又看看金子寒,露出一股不可置信的眼神,他叫道:“咋?!这,这水底下有水倒?!”
  金子寒冷冷说道:“你再往下看,下一个水倒就是你。”
  大脑壳子的脸一下子白了,再不敢说什么。
  金子寒也没有再说什么,他眯起眼朝着四面的悬崖看看,眼神突然定住了,朝着对面的山崖微微点了下头。
  我心中突然涌起一个古怪的念头,他像是对着什么人点头一样。
  四周是莽莽的群山,苍劲的古松,山上悬挂着一具具狰狞的骷髅,难道他是对着骷髅点头?
  我被这个古怪的念头吓了一跳,赶紧回过神来,紧跟着金子寒的步子走,想着不管怎么样,先过了这个邪门的悬尸栈道再说。
  又走了一会,栈道越来越陡,我偷眼看了一下上面,上面的悬崖仿佛是一线天,树上吊着的干尸在随风摇晃着,仿佛随时都有可能掉下来。
  我不敢再看,强迫自己收回心思,只跟着金子寒急走。
  这时,前面的金子寒突然停下了。
  
发帖时间:2011-07-13 12:57:00
  我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也急停下,差点和后面的大脑壳撞在一下。
  金子寒低头看着黄河水,看不到他的表情。
  这是怎么了?
  我看看黄河水,黄河水像一匹黄褐色的缎子,缓缓流着,水上漂着些树枝、水草,河水异常平静,甚至连个水泡都没有,他为何那么紧张?
  大脑壳子看了看水,神色大变,在我耳边神叨叨地说:“水,水底下有东西。”
  我问:“什么东西,我怎么看不到?”
  大脑壳子说:“你,你看,看水上的东西。”
  我看了看,水上漂着树枝、水草,这有什么问题呢?
  大脑壳子说:“这,这些东西在逆着水走!”
  我的头嗡得一声大了,往水里仔细一看,水上漂着的东西竟然像长了腿脚一般,缓缓向着上游漂过去。
  这事情就邪门了。
  这里本是深山峡谷,黄河只有一条道,而且这段河道的水流很大,绝不会出现黄河倒流的现象,可是这些漂在水上的东西为何又要逆水行走呢?
  难道真像大脑壳子所说的一样,这水下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这水下之物又会是什么呢?
  
发帖时间:2011-07-13 23:29:00
  这时,平静的水面上冒出了一个气泡,接着又是一窜气泡,紧接着又出来了一嘟噜一嘟噜的大水泡,水泡越来越多,这段黄河就像是开锅了一般,都咕嘟咕嘟响着。
  我和大脑壳紧张得要命,大气都不敢喘一下,都瞪着眼看着水下,生怕水下会突然冒出来什么邪乎物件。
  我偷眼看了一下,发现浑浊的黄河水下,隐隐有什么东西在动,我仔细看了看,漂在水上的是一些黑色的水草,也在逆着水往上走。
  我总觉得这水草有些古怪,转念一想,哪有黑色的水草,等我揉了揉眼再看,那些水草却隐入了浑浊的黄水中,再也看不见了。
  我正奇怪,这时突然吹过来一阵大风,风吹得悬崖上的沙石纷纷滚落,啪啦啪啦落在地上,我怕被山上掉下来的石头砸住,也学着大脑壳蹲下身子,双手护着脑袋,只听见扑通扑通几声响,我偷眼一看,却是那山崖上的悬尸被风吹落,跌入水中,我赶紧站起来,把身子紧紧贴住山崖,想着祖宗保佑,,我宁可淹死在黄河水里,也不愿让那恶心的悬尸落到我头上。
  随着悬尸落到水里,半空中突然卷起了一股黑雾,我仔细看了看,才发现那些黑雾竟然是成百上千中大蝙蝠,我才明白,原来那些悬尸上伏了一层蝙蝠,蝙蝠好吃腐肉,以这些悬尸为食,从下面看起来就是黑糊糊的。
  我看着这些结成黑云的蝙蝠,想着这悬崖上不知道挂了多少具尸体,才能养活那么多蝙蝠,这时候我心中突然冒出了一个古怪的想法:这些悬尸会不会是被人专门放在这里,来饲养大蝙蝠的呢?
  
发帖时间:2011-07-13 23:30:00
  正想着,就觉得脚脖子一阵发痒,我挠了挠,觉得有些不对,脚脖子上好像缠上了什么东西,低头一看,就见水中古怪的黑色水草,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水中伸了出来,缠到了我的脚脖子上。
  我使劲去拽那水草,却发现那水草厚厚一层,并不像是水草,却像人头发一般,怎么拽也拽不断。
  这时大脑壳也大呼小叫起来,原来他脚上也缠上了这种古怪水草,吓得他嗷嗷直叫。
  这时悬崖上还在不断往下落悬尸,扑通扑通响个不停,那水下的古怪水草源源不断伸出来,我和大脑壳捡了碎石使劲割着水草,那水草韧性十足,怎么也割不断,而且还在源源不断从水下伸出来,就在我们几乎要放弃之时,金子寒手一抖,手中多了一把金灿灿的短刀,他用金刀一挑,便齐刷刷切断了水草,拉着我和大脑壳就走。
  我才发现,水中古怪的水草,只敢朝着我和大脑壳两人缠过来,并不敢朝金子寒身上缠,金子寒在我们身边,水草也老老实实伏在水边,一动也不动,我怀疑他身上藏了什么辟邪物件,那些水草才会怕他。
  我和大脑壳终于摆脱掉古怪水草,也顾不得害怕,撒开腿就往前跑,不知道跑了多久,终于过了老裤衩湾,远远看着那些裸尸离开了我们的视线,大家真正松了一口气,大脑壳子手搭凉棚四下里看了一遍,说那个古桑园就在这附近,翻过前面那道山梁就是。
  
发帖时间:2011-07-13 23:32:00
  这时候已经是半下午,几个人又累又饿,两条腿都软了,一步也不想走,大脑壳歇了一会,翻开包袱看了看,立刻惊叫起来,说糟,糟了,刚才跑得太慌,咱们带的吃的都掉在路上了!他站起身就要回去找,被我一把抓住,说不就一点吃的,你小子舍命不舍吃呀,回去要有个三长两短怎么办?
  大脑壳从小饿怕了,他骨碌一下从地上爬起来,四处找吃的,在楞坎、树棵里仔细找了找,又相了相水,说这片水里有不少鳖,看来咱们这次能开荤了。
  他指点着我,鳖河滩上爬行后,会留特殊的痕迹,这叫鳖道。鳖在水下行走时,会吐出密集的水泡,呈双行带状或呈圈状,大小不等,移速缓慢,消失较快。
  他说:哎呀呀,要是咱们有根棉线,都能吃上香喷喷的烤鳖啦!
  我说:棉线和烤鳖有什么关系?
  他说,这钓鳖和钓其他物件不同,钓鳖有专门的老鳖钩,老鳖钩很简单,是个直钩,把缝衣针磨尖两头就行,要是没有缝衣针,随便用根铁条,甚至是大鱼刺也行。把老鳖钩上串满蚕蛹,绑根长线抛水中,老鳖见了蚕蛹就会一口吞下去,这时候直钩卡在老鳖嗓子眼里,一拉就能拉上来。
  他不住偷眼看我的围巾,说他看见河边死了条大鱼,鱼骨头就可以磨成老鳖钩,可惜就是没有钓鱼线呀!
  我哈哈大笑,说你小子绕了半天,还不是想拆了我的围巾做钓线。
  我解下围巾扔给他,说:给你,要是晚上吃不着老鳖,你可要赔我一条哈!
  我转头问问金子寒,要不要跟我们去钓鳖,金子寒摇了摇头,站在河滩上,对着滔滔的黄河水发呆。
  
发帖时间:2011-07-14 20:38:00
  我就跟着大脑壳,在树枝上绑上钓线,两人在那闲聊,我就问他刚才过古栈道时,那水底下到底是怎么回事?
  大脑壳子当时脸色就变了,问我 “咋?!你,你也看见啦?”
  我问:“看见啥啦?”
  他说:“水,水底下的东西,你看见了?”
  我摇摇头。
  大脑壳子深吸了一口气,仰过头说:俺当时偷偷看了一眼,差点把胆给骇,骇破咧!
  我笑道:“一点水草也把你给吓死了,你也太胆小了吧?”
  大脑壳子盯住我,好久才说:“那不是水草。”
  我问:“那不是水草是什么?”
  大脑壳子费劲地说了句:“是,是人头发?!”
  我大吃一惊,这才回想起来,那些黑色的水草还真像是人头发,不过这人头发又怎么能跑到水底下去,还能逆水行走,甚至上来缠住我们?
  我忙追问他,这些到底怎么回事。
  他支支吾吾跟我说,你们是外面来的人,不晓得俺们这里的事。这个,这个黄河的事吧,就是……邪,邪乎!这些个事情吧,老支书都不让往外说,说了就是封建迷信,要戴高帽子游街,咱们关系好,我就跟你说说,你可千万莫和别人提。
  我使劲点点头,保证烂在肚子里,绝不对其他人说。
  大脑壳子就僦下身子,神叨叨给我说起来,说那些漂在水上的水草,其实不是水草,而是人头发!
  我就不明白了,黄河里怎么会出现人头发?
  这事情说起来可就古怪了,大脑壳神秘兮兮对着我,他听老辈们讲过,这黄河上为什么会漂着人头发,肯定因为水底下有死人,死人头发漂到水面上,看起来就像水草一样。
  
发帖时间:2011-07-14 20:40:00
  我问他,不对呀,这死人不都要漂上来吗,怎么只有头发漂上来呢?
  大脑壳说,这你就不懂了,黄河里的死人吧,好多沉在水底下,尸体也不会浮上来,就像活人一样,还是直勾勾站在水中,甚至还能看见他在水底下走路,又有时候是顺着水漂着走,有时候是逆着水走。
  他接着说,俺听挖河的人说过,每年挖河时,挖到河中央,都能看到水中间有一行行印脚印,顺着河道走。我跟你说,这些都是在黄河里冤死的人,怨气太大,不肯去黄河大王那报道,就在水底下等着害人!这样在黄河里的活死人,也叫水倒,据说这些水倒能在晚上爬上船抓人,还会用头发缠住岸上的人,一般捞尸人都不敢动它,得请专业的水鬼才能降伏他。
  大脑壳说的死倒,让我浑身的寒毛都竖起来了,你想想,要是你乘船在黄河上欧,船行至河心,你往下一看,结果看到一个人在水下行走,边走还会你阴森一笑,这是什么感觉?
  我又问他,黄河里的东西怎么又会逆着水走呢?
  大脑壳认真地说,这个事情吧,老辈们把它叫做黄河大王点兵。
  我问他,黄河大王点兵又是怎么回事?
  大脑壳说,俺听老辈们说过,其他挨着水的地方都要沿水修龙王庙,要敬水龙王,只有俺们黄河边上不一样。黄河上供的不是海龙王,是黄河大王,这黄河里的一切都归黄河大王管,海龙王也管不了黄河的事。
  他听人说,这黄河上的邪乎事多了,有时候就会看见,这漂在水上的东西,不顺着水走,却逆着水走,啥东西都有,有死人,有漂在河上的大树,也有各种大鱼小鱼。这就是黄河大王点兵,让这些水中的物件都去黄河大王府开会了。
  老辈们讲,遇到黄河大王点兵,活人要速速避开,因为黄河大王点兵,召的是阴兵,活人是不能靠近的。
  从前也有人不信邪,硬是驾着小船跟着逆水的枯树枝走,结果走到一半,船就被水底下的东西给撞翻了,人被扣在船底下,连尸体也找不到,据说撞翻船的就是铁头龙王,这铁头龙王就是黄河大王的真身,这人犯了黄河大王的忌讳,还能不给他沉船?!
  
发帖时间:2011-07-14 20:41:00
  我听他说得邪乎,想这黄河流淌了几百万年了,黄河里的东西要有灵性,也早成了精怪,这老黄河里的事情,还真是说不清。
  大脑壳转过头来,又扯到了金子寒身上,说:“你们那个知青小哥,他可真是厉害!你要知道,水倒头发用柴刀都砍不断,只能用拌了香灰的牛油灯才能烧断,或者用抹上黑狗血的古剑才能斩断,听说被斩断后,头发茬子里往外直冒血水。
  哎呀,说起来,你那个小哥还真利索,俺当时眼睛一晃,也不知道他哪里就扒出来一把刀,咔嚓咔嚓,那把明晃晃的刀子在太阳底下一晃,晃得我两眼发蒙,再一看,那头发茬子都被齐刷刷割断了!”
  正说着,那绑着钓绳的鱼线突然绷直了,在水上慢慢划着,我和大脑壳赶紧跑过去,我拽住钓线就往回扯,那钓线却像生了根一般,怎么也拽不动。
  大脑壳急得大叫,说:莫要拉,这是老鳖挂底!
  我问他什么是老鳖挂底,他告诉我,老鳖发下自己吞钩后,会有四个爪子牢牢抓住河泥,死都不会松开,它的爪子就像连着黄河底一样,怎么也拉不开,就叫做叫做老鳖挂底。这时要在鱼线上串个铁环,让铁环顺着鱼线一直掉在水里,最后砸在鳖背上,这老鳖吃了吓,四爪会松开河底,这时候即可轻松提上来了。
  不过我们在这河滩上,要去哪找铁环去?
  大脑壳想了想,当时一拍大脑袋,说这东西多得是,带我去河滩上找。
  河滩上散落着动物骸骨,石蛋蛋,大脑壳低着头仔细寻找着,没多久就叫道“中!”,举起一块白石给我看,那白石有巴掌那么大,中间有一个方孔,石头上还有一些花纹,不过被水腐蚀了,看不多清楚。
  
发帖时间:2011-07-14 20:42:00
  我看着奇怪,在乱石中找找,发现竟有不少这样奇形怪状的古玉,有的是黄色,有的是白色,皆有花纹、方孔,看起来像个玉石做的铜钱。
  大脑壳说,俺听老辈们说过,这深山大水中有座夏朝的古墓,还有座唐朝皇帝的绣岭宫,后来黄河连年发大水,这些古墓、行宫都被淹到水底下,黄河滩上就常冲出来这些物件,有人说这些是墓里的东西,也有人说就是长花的石头。
  文革前,也有博物馆的人过来收这些东西,说这些是文物,是古代祭祀用的玉璧,琮、璧、钺、环,竟是商周时期的玉琮,是古代祭祀的玉器,良渚文化的代表性文物,值老鼻子钱啦!
  不过后来文化大革命,没人要这些了,俺们就用这些东西在黄河里打水漂,你还别说,这东西分量沉,还薄,一次能打十几个水漂!
  他见我听得目瞪口呆,顿时得意了,跟我继续讲着黄河滩上的怪事。
  他说,这些算个啥呀,你等到黄河发洪水,水褪了,河滩上能摞起来一层棺材,差一点的棺材早在水里泡烂了,能冲上来的都是好棺材,有楠木,松木的,还有玉石棺。
  有一年,河滩上甚至冲上来一具沉阴木石棺。沉阴木就是古树的化石,据说沉阴木打造的棺材,尸体放进去,百年不腐,是皇帝才能享受的待遇。
  大家议论纷纷,说这棺材里装的一定是皇帝,现在不是说破四旧,农民当家作主了嘛,那就应该将皇帝拖出来,全村人轮流在棺材中睡一晚上才对。
  大队支书听着也在理,就让人将沉阴木的棺材锯开,发现棺材中放着一副金冠,一副腐烂得只剩下金线的锦衣,一些晶莹剔透的玉器,至于传说中的九五之尊,早已经连骨头都烂成了半棺黑水,臭气熏人,什么都看不到了。
  村长当时趁机给大家宣讲一通,说都看到了吧,看到了吧,这个,这个……封建迷信害死人呀!以前每每说,皇帝是龙王托生的,真龙天子,这回看到了吧,都他娘是唬人的把戏!他让人将金冠金线捞出来,充了公,那副沉阴棺就摆在河滩上,说是谁想睡就睡,都过过皇帝瘾!
  但是那黑棺煞气逼人,一挨近就感觉到一股凉气从脚底上升上来,到底也没人敢睡,最后村长让人在河滩上架上了一把火,烧了七天七夜,也没烧动,最后只好又推到河中,让它沉了黄河。
  
发帖时间:2011-07-15 00:03:00
  我也好奇,这里怎么会有那么多古怪物件。
  大脑壳得意地说,他当时也问了博物馆的眼镜这个问题,眼镜说,这里是黄河上下游的分界处,黄河上游淹了好些村庄、古墓,好多邪乎物件都冲在了水里,顺着黄河流下来了,黄河在三门峡拐弯了湾,那些东西就沉淀在这里了。
  大水过后,黄河滩上就会出现各种古怪物件,老乡们认为,遇到棺材是件不吉利的事情,开棺更是凶兆,一般不动它们,任由它们继续往下游漂,要是遇到像青瓷花瓶,彩陶,古铜鼎、古刀剑等有用的东西,就拾到家里,做了锅碗,后来大炼钢铁时,古铜器和刀剑都被投入了熔炉中练了钢。
  在我们捡玉璧的时候,大脑壳发现河滩上一堆沙子有问题,别的沙子上都堆着烂草、淤泥,被冻得实实的,那堆沙子却很松软,上面还干干净净的,像被人专门打扫过一般。
  大脑壳眼睛一亮,他断定这沙子下必然是什么动物扒出的洞,掰了根大树枝,蹲在那呼啦呼啦扒开沙子,却从沙子里挖出了一层黑糊糊的东西,我看着奇怪,这东西怎么看起来像是烧过的煤渣一样,再掘开其他地方的沙子,发现这整个河滩下面几乎全堆满了这种黑糊糊的渣子,不知道是怎么弄出来的。
  大脑壳哼哧哼哧挖了半天,挖了一个大约有半米深的坑,发现坑底堆有一堆蛋,那些蛋有十多个,一个个洁白浑圆,不过却是大得惊人,差不多有小排球那么大,满满堆在坑底下。
  
发帖时间:2011-07-15 13:13:00
  我们都搞不懂这是什么蛋,大脑壳提出可以将蛋烤着吃,被我制止了,我在北京见过鸵鸟蛋,还没它那么大,不管这个是什么动物产的蛋,我们都惹不起,还是不碰它为妙。大脑壳眼热地看了一会,才恋恋不舍地重新用沙子给这些蛋埋上了。
  从河滩上回来后,我看了看,金子寒没在河滩上。
  我和大脑壳左右找了找,又爬到山梁上扯着嗓子吼了几声,也没找到他。
  金子寒就这样突然消失了。
  大脑壳也是一脸不解,结结巴巴地说:“他……他去干啥啦?”
  我说:“我也不知道。”
  大脑壳哭丧着脸回来,说:“他,他……什么时候回来呀?这黄河里半夜要是钻出来……钻出来个什么物件,还不把咱们都……都给活吞了!”
  我尽量安慰着大脑壳,说金子寒是跟我一起下乡插队的,我们都是一起的,他肯定会回来的。
  大脑壳还不放心,问我金子寒到底是什么来头,这人怎么那么懂黄河怪事,还会一手漂亮功夫?
  我其实也搞不懂,从他在船上写下“有鬼”两个字,我就觉得他对黄河禁忌很了解,过古栈道时,他明显熟门熟路,就像曾来过这里一样,但是他为何又要和我们一起来这里插队呢?
  看着苍莽的黄河,我也有些疑惑了,这个金子寒究竟是什么人呢?
  又等了一会,天已经麻麻黑了,我和大脑壳升起一堆火,将捉来的几只鳖给烤着吃了,给金子寒留了一个,然后就近找了处石洞,在外面搭了几块大木头,做了个简单的窝棚,点了一大堆火,虽然是初春时节,大脑壳还是不放心了,他找了半天,找了把干艾草扔进火堆里熏蚊子,说是黄河滩上的蚊子有小指肚大,都是成群结队的,飞起来像团黑云,有一年村里的耕牛受了惊,晚上撞到了蚊子窝里,第二天找到一看,牛被吸得只剩下一层皮。
  我们两个跑了半天路,又累又饿,本来在篝火处说话等金子寒,后来越说越困,忍不住躺在窝棚里睡着了。
  睡到半夜,篝火渐渐熄灭了,寒风一吹,窝棚里冷得像块冰,越睡越冷,我在梦中冻得浑身发抖,这时突然听见外面哗啦哗啦的水声,我迷迷糊糊想着,这深更半夜的,难道还有人在水里游泳?
  
发帖时间:2011-07-15 13:14:00
  我伸了伸腿,踢在了一块石头上,石头,这又是哪来的石头?
  我迷迷糊糊睁开眼,就看见窝棚里黑漆漆的,再往外一看,窝棚外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堵上了一块大石头,将窝棚护得死死的。
  我一惊,使劲揉了揉眼睛,就看见星空之下,几道绿莹莹的光在黑暗中游走,看起来十分醒目,我一下子被吓醒了:这是狼!
  我忙推醒了大脑壳,慌忙在地上摸枪,摸了半天没摸到,大脑壳还迷迷糊糊问我怎么了,是不是金子寒回来了……我说有狼,他吓了一跳,胡乱摸到猎枪,瞄都没瞄,先朝外放了一枪,就听一声惨叫,那匹狼跳入水中呼啦呼啦逃跑了。
  我们两人追到外面一看,月光照在黄河上,河水黑黝黝的,哪里还有半点狼影?
  大脑壳却扔下枪,跪在河滩上,朝着黄河直磕头,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大脑壳子谢谢黄河大王保佑!大脑壳子谢谢黄河大王保佑!
  我有些不以为然,说黄河大王有什么用,幸好你睡前知道用石头堵住门,不然那可真麻烦了。
  大脑壳子却是满脸惊讶,说他并没有搬石头堵门,他还以为是我堵的呢!
  我们一下子愣住了,这里一共就我们两个人,要是都不是,那这块大石头又是谁堵在我们窝棚前的呢?
  我们站在窝棚外,冷风嗖嗖吹过来,浑身冰冷,大脑壳子远远看着那块石头,又吓得结巴起来,说,白,白大哥,你看那石头有头牛那么大,就算是咱们两个也不可能搬动呀!
  我远远看着那块浑圆的大石头,也有些心惊,要是说这块石头是从悬崖上掉下来,滚到我们窝棚前的,就是打死我也不信。
  这么大块石头,那掉下来动静得多大呀,再说为什么又不偏不倚正好将窝棚堵住,让那只狼进不去,难道是那块石头自己长腿跑过来了?
  
 
Email我们 | 关于 | 留言
Copyright © 2010-2018 WWW.KanLouZ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黔ICP备15010001号-1
请记住我们的永久域名(看楼主的中文全拼):www.KanLouZhu.com
本站关键字: 看楼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