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搜索

天涯社区

百度贴吧

搜狐社区

豆瓣网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看楼主> 天涯社区>情感天地>[情感文学]美院求学,我和同学在北京“天上人间”的日子
 
 
 
[情感文学]美院求学,我和同学在北京“天上人间”的日子
阅读操作: 加入书架 | 打开书架
页面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鼠标双击滚屏 (1-10,1最慢,10最快)
发帖时间:2011-02-14 21:21:36
  人人都说,天涯是个好地方,可以没有顾忌的讲自己的事。因为这里没有真假,没有对错。你说真的,别人可能当假的听。你说假的,人家或许还认为是真的。
  这样最好,我可以少点顾忌。
  所以现在,我这个无所事事,又不愁赚钱的女人,也想来讲讲我和这个姐妹经历过的一些事,讲讲我们和那些男人的事
  请大家原谅我,我不敢说出那些男人的名字,因为他们任何一个,动动小指头就能整死我,也请你们不要随便猜测故事背后的隐秘,毕竟没人想给自己找麻烦。
  我之所以讲,是因为不想让那些跟她一起长眠地下,那就真的太可怜了。因此只有用这样的方式来忘却和怀念,也只能用这样的方式忘却和怀念。
  
发帖时间:2011-02-14 21:23:59
  我不想讲我的故事,我只想讲她的故事,但是讲出她的故事,就不得不带出我的故事,我那些不堪入目的过去就像一个溃烂的伤疤,揭开就是血肉横飞。
  所以各位看客们,你们可以想象,此刻的我有多难受。
  不管你们信不信,不信也好,就当一个故事听吧。只是,这个故事可能会让你们看得有点伤感。
  
发帖时间:2011-02-14 21:25:27
  我以前是一个坐台小姐,在京城最好的一家夜总会,前几个月刚被勒令停业整顿。当时带我们的妈咪没说什么时候开业,只告诉我们回家等消息。
  我不关心它是否能重新开张,反正我也不在乎了,我不想再回去了。
  关于我们的场子,坊间的传言挺多的,其中有真有假,有的言过其实,有的又太轻描淡写了。反正我也不做了,我就把自己看到的,听到的一些事情告诉你们。
  我说的不一定全面,因为我们看到也不是全部。这就像你在一个大公司当个小职员,你不可能知道公司所有高层的内幕,对吧。
  我们坐台小姐也是如此。
  废话不多说,言归正传吧。
  大家都以为那地方有多好,来的都是达官显贵,政商界要人,小姐如何漂亮,素质有多高,还说连个服务生都是硕士。
  真的,每次一听到这些话,我都想笑。
  先说大学生吧,其实大部分是吹出来的。那些所谓的头牌,不过是些有点文化,或者是装着有文化的高级妓女罢了。
  艺校美女,外国语学院的校花什么的,更是骗人的噱头。小姐自己敢吹,外面的人不明就里也跟着捧,就跟明星炒作差不多,自抬身价的把戏。
  我一直觉得奇怪,这样的把戏居然唬得住人。说句实在话,小姐的话要是能信,母猪就能上树了。
  总之,外面的传言实在言过其实。不过,也的确有个别的,真是大学生。那样的,大多家里是农村的,或者是偏远小城市,当地的极少,反正我呆的那段时间没遇见过。
  
发帖时间:2011-02-14 21:28:01
  来这里玩的客人也不像江湖传言,全部都是非富则贵,也有普通的想找乐子的男人,不过那样的一般只能在卡座,或者吧台混混,大多是过过眼瘾,敢看不敢动。
  你想想,在这里聊个天起价就是五百到一千不等,带出去就不用说了,几千的有,上万的也有。
  在外面好点的KTV找个三陪才多少钱?几百而已,双飞贵点才一千二。在小足疗中心“敲大背”也就几十元,不过那一般是民工去的,很脏,容易得病。
  喜欢打野食的男士们,不建议你们去。
  相对来说,在我们这儿就比较安全。因为小姐都要定期体检,为的是不让那些出去做“私活”小姐把病传染给客人。不过出来玩的男人都不傻,知道带套,只是那东西有时候不是百分之百有用。
  在这里消费,用两个字可以总结,烧钱。
  这里的包厢分级别,一楼的包厢是给暴发户和白领准备的,有钱就能进。
  而楼上的包厢则是给贵族准备的,有身份才能进,不全是特权阶层,但绝对是有些头脸的人物。
  隐秘,贵族,特权,优越感,这就是顶层世界。如果说楼上跟楼下有什么区别?那就是暴发户来这儿玩,生怕别人不知道。有身份的人来这儿玩,生怕别人知道。
  至于是哪些人,特权到什么程度,我就不细说了,这里是京城,大家心照不宣吧。
  
发帖时间:2011-02-14 21:33:17
  说到这儿我倒是想起来,前段时间看新闻说,某某高层说这里的背景跟特权无关。说真的,我觉得这有点欲盖弥彰。
  这里是干什么的,全中国的老百姓都知道。我们的场子在京城夜场称霸了这么多年,说这里没特权,没背景,你信吗?
  但有一点没说错,我们这里坐台的小姐,倒是真的漂亮。这里门槛高,身高体重,相貌身材,举止谈吐都有非常明确的要求。不像有些小练歌房,KTV,黑场子,去的都是一些三流货色,一张嘴就土得掉渣。
  但不管这里有多尊贵,老板营造的气氛有多神秘,这里依然是个卖笑场,女人在这里就是个玩意。
  用一句话可以概括,女人都是奴才,男人都是爷。
  这里服务的女人大致分三类,“跪”,“坐”,“躺”。
  “跪”就是服务生,也就是大家常说的“公主”,这里的包厢都是“跪式服务”,这个我就不解释了,大家都清楚。
  “坐”就是只陪酒,不出台,有点像日本的艺妓,只卖艺,不卖身。摸可以,亲嘴可以,喝酒可以,揩油也可以,但是不跟客人上床。
  “躺”,基本就是全套,俗称“一鸡四吃”,乳,嘴,手,肛,腿,小姐身上任何一个地方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只要你出得起价钱。双飞,冰火,手铐,丝袜,捆绑,只要客人想得到的花样,都得一陪到底。但是特殊服务一般不便宜,总之搞得越狠的,钱给的越多。
  不过有一条,不能在这里玩,带出去随便你。
  
发帖时间:2011-02-14 21:34:26
  有人说,有身份的人玩小姐,跟粗人不一样。
  的确不一样,你知道不一样在哪儿吗?
  粗人玩小姐会让你觉得恶心,有钱人玩小姐,会让你感到害怕。
  因为很多有钱人都变态,或许平时不变态,对着小姐就变成了变态,跟狼人似的。不过人家是月圆才出来,在我们这儿,基本上喝高了就呲牙,那叫一个快。
  还有人说,这里连给服务生的小费都是500起,有的服务生比小姐还漂亮,这个还真有。
  我的那个姐妹,她就是一个服务生,说得再直接点,她是“跪”的,薪水不薄,却是这里最底层的。而我是“坐”的,比她好一点。
  
发帖时间:2011-02-14 21:35:18
  发帖子之前,其实我一直在想如何处理人名的问题,反正真名杀了我也不敢说。我的那个姐妹,咱们就叫她西子吧。
  西子比我小一岁,二十出头, 她很漂亮,我觉得自己长得就是不错的,在同组小姐里算是拔尖了。可她比我漂亮,皮肤白,身材好,属于男人一看到就想入非非的女人。
  我是女人,我们一起洗澡的时候,我看到她漂亮的身子,都觉得心动,更别说是那些精虫上脑的男人。那些男人折腾她的时候,特别喜欢咬她的乳房,掐她的大腿,常常弄得她一身都是伤,又青又紫的回来。她每次回来,都要在床上躺一整天,想想都让人觉得心寒。
  除了漂亮,她身上还有一种很勾人的东西。她的睫毛很长,眼睛永远像含着一汪水,一看,就是很透亮,很干净的女孩。只是站在那里,什么都不用说了,男人一看到她水汪汪的眼睛,魂就没了。
  
发帖时间:2011-02-14 21:37:19
  她真的不该在那种地方,她真是一个大学生,学美术的,满肚子学问,如果不是为了学费和生活费,她不会在这种地方工作。
  也是因为她漂亮,所以经理就把她安排在楼上的包厢里,专门伺候那些身份尊贵的男人。
  而她就是在这里,遇见了那些如狼似虎的男人。
  我在风月场上混了这几年,变态的男人也听说或者亲眼看过不少,有人喜欢把小姐吊起来搞,有人喜欢在小姐乳房和后背上烫烟头,有人喜欢让小姐给他们当众口交,有的喜欢几个人把小姐带到没人的地方玩“轮jian”。
  但是,从没有哪一个受辱的姐妹让我这么心疼过。
  因为她不一样,她从来没有贪慕虚荣,她那时只想一心一意熬到大学毕业,拿了毕业证好好找份正经的工作,然后自力更生。
  但是一旦进了这个圈子,很多事情就由不得你自己做主。说白了,谁拿小姐当人看?而大多数客人都认为,夜场里的服务生跟小姐是一样,都是鸡,基本上是有钱就能玩。
  
  
发帖时间:2011-02-14 21:38:59
  作者:czb7438 回复日期:2011-02-14 21:36:26 
  
    希望你们能够找一份世人不鄙夷的工作,普普通通也是一种生活,我视作幸福。这辈子,只要钱能够满足养育孩子、赡养老人、生活所需就行。我不图奢侈!如此简单,平凡无恼就是幸福!
  
  嗯,谢谢关心,我已经不干了,只是想倾诉一下我和那个姐妹的事,一个憋着太难受了。
发帖时间:2011-02-14 21:41:24
  那天是周末,客人比平时少些,西子跟我在一个包厢,我坐台,她服务。
  跪式服务,就是要求服务生无论进来,还是出去都要跪着,给客人斟茶,倒酒,点烟点歌也要跪着,目的是要让客人有帝王般的感受。
  服务生是同一着装,裙子很短,基本上跪着的时候就能看到底裤,感觉很情色,甚至还有点卑琐。反正在这里,男人就是上帝,女人,无论你是坐的,跪的,还是躺的,都是一群玩物。
  开始我不知道那天陪的到底是什么客人,反正很有来头,进门前,妈咪就嘱咐我们,屋里的客人都特牛B,让我们都聪明点,千万别得罪客人。
  当时我们进去十几个人,只有六个留下了。剩下的如果没有客人翻牌,就得接着去走台。走台是很有讲究的,不亚于京剧演员的亮相,是对一个小姐的姿色和魅力的最大考验,你能碰上什么样的客人,这个客人以后会不会成为你的熟客,就在这一亮相上。
  这个我就不细说了,常去夜场的男人都明白。
  
发帖时间:2011-02-14 21:45:26
  反正我们这些小姐那天特别温顺,让喝就喝,让唱就唱,想摸就给摸。
  不过,他们开始还算规矩。有身份的男人嘛,其实比小姐还能装,装斯文,装绅士,丫就是一禽兽,也懂得起码装成一个衣冠禽兽。
  他们一共六个人,有一个坐在角落里,不怎么说话,挺斯文儒雅的,但是一看就是不能惹的人物,因为他不用去应酬任何人,其他那几个人还对他毕恭毕敬。反正我当时就觉得他眼熟,但是一时没想起来是谁。
  有一个人特张扬,看起来不到三十,别说,长得正经不错,鼻梁很高,眼睛又长又亮,挺帅的,不过一看就是很难相处的人。除了那个一直不怎么说话的人,其他几个年长的都捧着他,看着他的脸色说话。
  我们一看就明白了,丫就是一祖宗。我们所有小姐都像捧月亮似的围着他,唱歌的唱歌,倒酒的倒酒,坐大腿的坐大腿,哄得他高高兴兴的,一来二去,大家都有点喝高了。
  他们这些人也越来越放肆,手都伸到我们裙子底下摸,总之就是原形毕露了。
  
发帖时间:2011-02-14 21:47:05
  作者:后座女孩 回复日期:2011-02-14 21:43:14 
  
    不知你多大呢承受了这么多…抱抱~
  
  不好意思,二十出头,感觉挺丢人的,不过听朋友说,天涯是一个可以讲心事的地方,我就想说说,要是憋着不说,感觉我会发疯的。
发帖时间:2011-02-14 21:52:39
  我陪的那个男人有点秃顶,用他的猪蹄搂着我的腰,一个劲儿地说我长得像章子怡。我笑嘻嘻地贴着他说:“您还真说对了,其实章子怡就是我姐,我是她妹,我们俩是一个妈生的,小时候睡过一个被窝。”
  他瞅着我乐,“那你怎么不让你姐姐罩着你点啊,在娱乐圈混不比在这儿强啊?”
  我说:“强什么啊?她得陪导演睡,陪制片睡,还得陪投资商睡,人家想怎么睡,就怎么睡。我多好啊,我坐台,想出台就出台,不想出就不出,我比她自由。”
  秃顶男人笑得满脸横肉乱甩,“这丫头,有点意思。”接着就把一只肥猪爪放在我大腿上,一路向上摸。别看他指头粗,但是相当有技巧,一试就知道是老手。
  他看我身子发抖,肥肠嘴凑到我脖子上,时不时亲几下,还故意拿话逗我,眼神特下流。
  气氛正浓着,有人说热,吵着要喝水。西子赶紧跪着给他们倒矿泉水,有个戴眼镜的男人说不够凉,她又在每个杯子里加上冰块。
  本来一开始都没什么,可是她递杯子给那个祖宗的时候,他醉醺醺的忽然抓住她的手,非要她陪他喝酒。
  她赶紧解释,说场子里有规定,服务生不能陪客人喝酒。
  可是那祖宗特嚣张,说:“这容易,我给你们老板打个电话,让他跟你说。”
  他说这话的时候很平静,简直就是不紧不慢的,绝对不是虚张声势。
  我心里当时就凉了半截,这男人的背景一定不同寻常,屋子里这些人,拎出来一个都不简单,却没有一个人敢拧着他。
  见西子不答应,祖宗大着舌头说:“那干脆直接点,开个价吧,一夜多少?”
  西子急得眼泪都快下来了,一个劲儿的解释,说她是个学生,不做那个。
  谁知道他抬手就是一个耳光,张嘴就骂:“少他妈跟我装,学生怎么了?你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这一个耳光把我们都打懵了,谁都不敢吭气。
  我们都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可是这里不是那种小黑场子,这里也从来不缺小姐,一个不做,还有大把的美女等着被客人挑走,没必要动手啊。但是西子倒霉,偏偏遇上一个又凶又狠的,又得罪不起的。
  那个祖宗又问:“成心不给面子是不是?”
  她捂着脸跟他解释,不是不给面子,她真的不做,从来没做过。
  我想替她说句话,可我不敢,我们谁都不敢,那祖宗喝得很醉,又霸道又嚣张,连跟他一起来的人都对西子流露出同情的目光,可就是没人敢劝他。
  
发帖时间:2011-02-14 21:54:57
  作者:cathydu55 回复日期:2011-02-14 21:48:38 
  
    还没往下看心就发堵了.
  
  呵呵,厚道的人,只希望看下去,别看不起我
发帖时间:2011-02-14 21:56:52
  那个耳光打得真狠,西子半边脸都肿了,祖宗打了个酒咯,指着她的鼻子问:“再问你一次,做不做?”
  我当时觉得,他这么不依不饶,并不是因为非要她陪不可,而是觉得自己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人拒绝,还是被一个小小的服务生拒绝,是一件很没面子的事。
  这样的人你不能当面拧着他,尤其是人多的时候。可西子到底是个学生,社会阅历太浅了,脑袋不会转弯,只知道一个劲儿的摇头。祖宗骂了一句,拿起桌上的酒杯就泼在她脸上。
  我们这儿顶楼的服务生跟小姐一样,都不允许穿内衣,这样客人才方便。酒水顺着她的脸往下淌,把薄得不能再薄的工作服都弄湿了,贴在身上,勾出她又翘又白的乳房,连乳头都看得一清二楚。
  她被酒迷了眼睛,呛得直咳嗽,没人敢管她,她只能用手去擦脸上的酒水,可怜透了。
  屋子里的男人都在看她,我觉得那些男人用眼睛就能扒光她。
  我当时就觉得苗头不太对,可是已经晚了。那个祖宗一把拉住她的胳膊,就把她拖到沙发上。
  嘎!真的,我们当时都有点傻了。
  这种情况以前有过一次,也是一个服务生,当时她被关在顶层的包厢里,里面四五个男人,据说来头不小,都喝得跟王八蛋似的。她那天来例假,跪在地上求他们,可那些畜牲跟打了鸡血似的,根本就拦不住。听人说开始叫得跟杀猪一样,后来就没动静了。
  等那些男人走的时候,我们进去看她,她光着身子横在沙发上,人都傻了,沙发上一大片血。经理看了一眼,就让几个保安拿了一块桌布,把人一裹从后门送出去了。
  听保安回来说送她去医院了,伤得很重,那里撕裂了,得动手术。她家里人一开始还闹,据说那几个人赔了她一笔钱,整件事就这么不了了之。反正在那之后,我们谁也没再见过她。
  
  
发帖时间:2011-02-14 21:58:35
  作者:罗狼大人 回复日期:2011-02-14 21:55:11 
  
    说出来,会好受一点吧。
    今天还是情人节,看这样的帖子,真是很感慨。
    内心破碎的人真的很多很多,希望在这里,你能得到一点温暖吧。
    先不多话了,楼主继续。
  
  非常感谢,出了那个场子之后,我都是一个人住,很久没有得到别人的关心,情人节快乐
发帖时间:2011-02-14 22:00:48
  想起那件事,我心里直发慌,真怕悲剧重演。
  那祖宗把西子按在沙发上,撕开她的制服,她的乳房就跳了出来。
  西子当时叫得那叫一个惨,我脑子嗡的一下就乱了,很乱,很乱,心怦怦的跳,好像被侮辱的人不是她,而是我自己。
  她说了什么我都记不清楚了,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吓的,只记得她哭得很惨很惨,叫得很大声,可当时的音乐声音很大,这里的包厢隔音又好,外面绝对听不到。
  祖宗一手捏西子的乳房一手扯她的内裤,一下拽到大腿上。西子又哭又叫地扑腾,两条腿乱踢乱踹,她的腿又直又长,在灯光下白得像牛奶。坐在我旁边的秃顶男人激动得直拉领带,好像恨不得自己才是扑在她身上的那个。
  祖宗把她的内裤拉到脚腕上,就开始解自己腰带,一边解,一边还醉了吧唧的跟一起来的人说:“把她们都带出去,先到别的包厢等我,我完事过去找你们。”
  我被那个秃顶男人拽着胳膊拉起来,西子看我要走,哭得嗓子都哑了,大声喊:“小如姐,救救我,你救救我,你们不要走,帮我叫人来也行啊……”
  我的眼泪哗就下来了,我现在都无法形容自己当时的心情,她太惨,太可怜了。我脑子一热,想都没想,噗通就跪了下去,一边磕头,一边说:“您饶了她吧,她真是个学生,不干这个……”
  
发帖时间:2011-02-14 22:03:39
  我还没说几句,就被人打了一个耳光,我到现在都不知道是谁打的。因为当时太乱了,我整个人都懵了,耳朵嗡嗡直响,就像做梦一样。然后其他几个男人就拖着我,一直把我拖到门外。门锁上了,他们转身进了旁边一间空着的包厢等那个祖宗,没再搭理我。
  我当时浑身发抖,不光是害怕,还有一种冲动过后的痉挛。其他一起坐台的小姐想拉我起来,拉了好几次我才站起来。
  经理走过来问怎么回事,我赶紧拉住他,哭哭啼啼地把这件事说了一遍。我当时太乱了,都有点语无伦次。
  谁知道经理听我说完,一点都不着急,反而冷着脸告诉我们:“谁都别多事,里面的人你们惹不起。”
  接着就安排我们去别的包厢坐台,其他小姐都听话去了。可是我哪有心思,我跟他说我被吓到了,不能去,会得罪客人。
  经理看到我连手都在抖,就没让我再去坐台,不过警告我不要多事,回休息室呆着,别给自己找麻烦。
  
发帖时间:2011-02-14 22:05:25
  作者:后座女孩 回复日期:2011-02-14 22:03:13 
  
    越看越难受,咱俩应该差不多大,我看这就害怕可想而知你当时了
  
  是啊,当时真的很害怕,因为只听说过有这样的人,但是从来没见过,我们这的客人一般来都是谈事,还是挺规矩的。
  唉,那天真是倒霉,吓得我浑身直哆嗦。
发帖时间:2011-02-14 22:08:10
  接着,经理就在我耳边说了一个人的名字,丫的,我听完彻底傻了。虽然早就知道,里面那个男人绝对不简单,但是没想到,会这么牛B。
  这么牛B的人,别说我一个小姐,就是老板的亲妹子在里边被他压着,估计我们老板都得把一口槽牙咬碎了忍着。
  经理最后说了一句故作深沉实际上相当废话的话:“这就是京城,谁让她倒霉呢,认了吧。”
  他说完就走了,我不敢留在包厢外面,再说守在那里也没用。只能回到休息室呆着,我总感到有人在叫,声音惨极了,可是除了隐约而来的嗨乐什么都听不到。
  
  
发帖时间:2011-02-14 22:09:35
  大约过了十几分钟吧, 有个坐台的姐妹过来告诉我,包厢的门开了,那些人都走了。我当时愣了愣,她又说,西子没事,那个人不知道怎么回事,又把她给放了。
  她正跟我说着,休息室的门就开了,保安把西子送回来了,她哭得眼睛都肿了,身上还穿着一件男款的西装外套。
  她哭着扑进我怀里,“小如姐,吓死我了,吓死我了。”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是那个一直不怎么说话的男人替她说了话,那个祖宗才放过她。我那时才想起来,当时屋里十几个人都出去了,好像只有他没走。
  听西子说,那个祖宗挺给他面子,西子身上的衣服也是他给披上的,还安慰了她几句。
  我那天就觉得他眼熟,后来才想起来,我的确是见过他,在网上见过他的照片。别问我他是谁,我说了,我不敢说。
  咱们就叫他南吧,别问我原因,就是随便取的。
  我当时挺感激南的,如果不是他,西子不知道会怎么样。当然,如果我能预料到后来发生的事,我是巴不得他出门就让车撞死,死得透透的。
  西子也挺感激他,因为在我们的圈子里,别说是被人在包厢里强奸了,就是被人杀了,或者是路上被人劫了,警察也不过是走个过场,最后大部分都是不了了之。
  在警察眼里,在夜场工作的女人都不自爱,基本上是死了活该。加上很多人出来干这个,用的都是化名,有的连身份证都是假的,流动性又大,所以有时候他们就是想查也无从查起。
  这儿以前就有过先例,很出名的一个案子,我们这里过去一个挺红的“花魁”,听说在自己家被人杀了,案子到现在都没破。
  
发帖时间:2011-02-14 22:13:30
  我跟西子住在一起,我们合租了一个小屋,环境一般。她因为打工的关系,不能住在学校的宿舍。而我也乐得有人跟我分担房费,这样我就能多攒点钱。我一直琢磨着赚够了,我就不干了,回老家开个小店。
  这房子冬天供暖不足,有点冷,好在房费比别的地儿实惠些,交通也还算方便。
  西子身子一直挺弱,那天晚上受了点惊吓,屋子又冷,回家后就感冒了。我让她吃了药,给她灌了个热水袋,就让她躺下了。
  她脱衣服的时候,我看到她乳房和脖子上有好几个牙印,又红又紫。
  我当时真想掉眼泪,不单为她,那是一种物伤其类的悲哀。有钱人干什么都行,西子一直本本分分,却要被人这样糟践。
  
  
发帖时间:2011-02-14 22:17:59
  西子那天晚上睡不着,我也睡不着,我们两个就凑在一个被窝里说话。
  我跟她说:“这个工作你别干了,不适合你,找点别的活吧。”
  她叹着气告诉我,她做过很多工作,发传单,到酒吧买啤酒,还在别的学校做过人体模特,但是收入都不多,还不稳定,有时候连买画具的钱都不够。她如果欠学校学费,学校就不会发毕业证给她,毕不了业,她就没法找一份稳定的工作。
  她不是不知道在这里打工有危险,可是她没办法,而且她也是想着这里的牌子响,有身份的客人多少会规矩些,算是抱着一种侥幸心理。
  我对她说:“有钱人欺负人是不分地点的,尤其是像咱们这样的人。死了都没人惦记,他们就更不拿咱们当回事了。你今天躲过去了,算你运气好,下次再遇见这样的,你怎么办?”
  
发帖时间:2011-02-14 22:19:24
  我说这话不是没有原因的,我老家没有兄弟姐妹,父母死了之后,亲戚都不靠边,我是个孤家寡人,一个人吃饱了全家不饿
  而她的命比我还苦,她妈在她很小的时候就死了,她爸爸特别不正经,天天出去风流。后来脑出血也死了,她被送到亲戚家。亲戚供她读书到高中毕业,她刚考上大学就不管她了,让她一个人在京城漂着,自己想办法赚学费和生活费,日子过得一直很艰难。
  
发帖时间:2011-02-14 22:20:53
  她当时一脸为难,说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说:“要么这样吧,我去求求经理,看他能不能给你换个楼层,小费赚得少点,也比每天提心吊胆的强。”
  她搂着我就哭了,“小如姐,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谢你,以后你就是我的亲姐姐,等我毕了业,我一定好好报答你。”
  我当时心里真的挺感动,特感动那种,感觉自己就像有个妹妹一样。
  我们都是浮萍一样的女人,活在这偌大的城市里,没有家,没有亲人,没有依靠,除了彼此照应,我们还剩什么呢?
  
发帖时间:2011-02-14 22:22:47
  作者:Lizzery 回复日期:2011-02-14 22:20:50 
  
    好心疼啊。
    
    都是衣冠禽兽的东西。
    
    姐姐以后的日子要幸福才是啊,哎。
  
  谢谢你的祝福,妹妹,过去那一年就像一场梦一样,我会好好的想想,以后的路该怎么走。
发帖时间:2011-02-14 22:24:11
  作者:cathydu55 回复日期:2011-02-14 22:20:52 
  
    看不起的是那些披 着人皮的禽兽
  
  有钱人不都是坏人,但是在那种地方,就不好说了,可以说,所有的阴暗面都露了出来,有时候很让人寒心。
发帖时间:2011-02-14 22:29:08
  后来我去求经理,当时在他办公室,他叼着烟卷相当牛B地看着我说:“这件事没那么容易,这人员都是固定好的,今天你换,明天她换,那不都乱套了,我照顾得过来吗?”
  我只有舔着脸求他,“哥,你就照顾照顾她吧,怪可怜的。”
  他看着我乐了:“你干什么这么护着她?你们不会是搞那个吧?”
  他说的搞那个,就是拉拉。我当时真想骂他,但是我不能,又死皮赖脸的求了一阵,把我这辈子学会的奉承话都用上了。
  他最后终于松口了,吐着烟圈说:“其实也不是不行,就看你怎么表现了。”接着就用一双老鼠眼瞄我的胸口。
  我当时就明白了,这种事在这儿太正常不过了。小姐想要坐好台,基本都要让经理免费玩一次。但是我没想到,这种事竟会以这样的方式落到我头上。
  
发帖时间:2011-02-14 22:31:54
  作者:cathydu55 回复日期:2011-02-14 22:27:39 
  
    小如你真好,心地善良
  
  我不是什么好人,其实当时真是一时冲动,后来帮西子,其实也有点私心的,觉得两个人是个照应。
  她才真是一个好人,特单纯,什么都替别人着想。
  可是她死了,再也不会回来了,我想想就觉得心里像被针扎一样。
  我忍了半年多了,实在忍不住了,只想找个地方说说。
发帖时间:2011-02-14 22:33:07
  作者:尊尼获加黑牌 回复日期:2011-02-14 22:29:43 
  
    哎,祝你节日快乐。你说那地方我去买过两次单,相对真实。顶你个!
  
  呵呵,很贵的,其实很多酒都是假的。
发帖时间:2011-02-14 22:34:16
  我那天穿的是一条挂脖的短裙,里面没穿内衣,解开带子就能把上半身露出来。我把手伸到脖子后面解带子的时候,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脑袋里面空空的。
  真的,我从来不觉得自己是好人。我是在街上遇见乞丐,都不会给一分钱的那种人。可我当时就是那么做了,现在回想起来,都觉得自己是一时冲动,被热血冲昏头了。但是我一点都不后悔,我不觉得骄傲,也不觉得可耻。
  我已经这样了,多一次少一次,无所谓了。但是西子不一样,我真的想帮帮她。
  
  他当时不想戴套,想直接那么进去,说那样爽。我说:“你要是不戴套,那我就不干了。”
  说真的,他小姐玩太多了,我担心他有病。
  他看我那么坚决,最后还是戴上了。他先在我胸前折腾了一阵,用手捏,用舌头舔,弄出的声音跟猪啃食似的。
  我一直没什么感觉,前后搞了大概半个小时,他搂着我就射了。我从他办公桌上下来,拉上内裤,系好裙子,整了整头发。忽然觉得有些冷,也不知道为什么。
  他用面巾纸擦了擦手,一边提裤子一边挺满意地说:“到底是‘坐’的,比‘躺’的紧多了,就是反应差点。你是不是跟女人搞多了,对男人都没感觉了?”
  MD!我当时真想抽他。
  
发帖时间:2011-02-14 22:35:25
  作者:敢为人先2007 回复日期:2011-02-14 22:31:29 
  
    妹妹,保重自己啊,这世道,尤其是京城官大压死人,千年不变。
  
  是的,那段时间深有体会了。
发帖时间:2011-02-14 22:39:20
  抱歉,大家,忽然觉得心里很难受,今天不想说了,心里很难受,很乱,我想整理一下情绪,我需要知道,我该如何面对过去的自己,如何把握未来的自己。
  如果你们知道,请你们告诉我。。。。。。。
发帖时间:2011-02-14 22:41:46
  作者:飘落满地伤 回复日期:2011-02-14 22:37:49 
  
    没有看完,但是真的有点心酸啊!你们那么年轻那么漂亮,本该有多么好的人生,一步错,带给你们的伤害却是一生的,忘掉过去,好好走好以后的路!
  
  谢谢,我们场子里的女孩子,都以为美丽就是资本,可是现在我知道乐,我们都错了。西子的死让我明白了很多事,所以我离开了,不想再回去了。
发帖时间:2011-02-15 21:41:24
  今天上来看到好多留言,真的很惊讶,感谢那些好心人士的关心,也回答一下几位朋友的质疑。
  首先说贫困生贷款,这个听西子说,她的确申请过,但是据说申请的人很多,而且门槛很高,不是每一个贫困生都能申请到。而且因为还款率太低,银行已经开始限制学校助学贷款的额度,我是听她说的,大致是这个意思,具体如何就不了解了。
  其实除了助学贷款,还有贫困生补助,这个西子是有的,但是听说每年只有一两千千元,在北京这个地方,够干什么呢?
  
  
发帖时间:2011-02-15 21:54:38
  “天上人间以前老板是秦辉的时候确实挺硬的”
  不是秦辉,是覃辉。
  
  “首先天上人间5000的中包和8000总统套都在一楼,二楼基本是3000的小包,没有说坐二楼就更尊贵的说法”
  你是哪一年离开的?07年?08年?你确定是这样吗?
  “迟到什么的都两百起罚”
  迟到不是两百,是三百,旷工两次,就不用来了。
  “楼主所说的被杀害的花魁是梁海玲,确有此人,不过已经破案了,是她养的小白脸干的”
  案子根本没破,场子里的很多人都知道,小白脸干的,这是坊间说法。
  
  “当然也有找到真命天子的,有一个女同事就嫁了钻石王老五,另一个嫁了事业小有成就的老公,两个人现在都是全职太太,抛开天上人间服务员的浮华之后,她们也是温柔体贴的贤妻良母”
  这个我真的没听说过,确定确有此事?如果你是钻石王老五,你会娶一个在夜场混过的女人当老婆吗?哪怕只是服务生。
  至于大学生的问题,的确有,但是不是全部,很多都是自己吹的。可惜,如果场子还开的话,去玩的男士可以让小姐把学生证拿出来看看,你看她有没有本事拿出来。
发帖时间:2011-02-15 22:03:57
  就这一次吧,不想再回应这些不着边际的质疑了。就像我说的,大家就当一个故事听吧。这样我还轻松些。
  其实今天一直很犹豫,再想自己还要不要接着写。我很想倾诉,因为一个人憋着太难受。
  但是,想到接下来要说的事情,我有点犹豫不决。
  但是还是想写出来,说出来,我就轻松了,就可以面对我接下来的人生。
  喜欢的,就请接着看吧,不喜欢的,就请离开。
  我从不觉得自己值得同情,有时候自己都鄙视自己。
  所以,不奢求大家的同情,只想倾诉,仅此而已。
发帖时间:2011-02-15 22:06:22
  在那件事发生大概一个星期吧,我不知道怎么就那么倒霉,又被那个祖宗点坐台,这次没有南。
  我那天故意坐得离祖宗很远,我不知道他还记不记得我,总之我很害怕,怕他找我麻烦。整个晚上我都装鹌鹑,陪的那个男人穿得非常体面,还算规矩,让我陪他喝酒聊天,偶尔摸摸大腿,没做太过分的事。
  好不容易熬到他们要走了,那个男人很大方,给了一千小费,然后问我愿不愿意晚上陪陪他,我说,我不出台,他也没勉强,总之挺绅士的。
  我刚松了一口气,想站起来走人,谁知道那个祖宗忽然冲着我说:“喂,你先别走!”
  我不敢动,又坐了回去。我以为他是要问我西子的事,心里挺害怕的,就怕他不放过她。可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他竟然是要我出台,一个字都没提她。
  我当时有点发蒙,我不知道他是没认出我来,还是根本就没拿上次的事当回事。心里又气又怕,又不敢得罪他,当时就想,出就出吧,就当被鬼压了。
  
发帖时间:2011-02-15 22:08:11
  作者:xqq1124 回复日期:2011-02-15 21:47:53 
  
    小如妹,人活着就向前看,你还年轻,生活才刚刚开始。你有一颗善良的心,你会得到幸福的。也祈祷西子得到安息,希望她在另一个世界里安宁快乐。
  
  谢谢你,我也替西子谢谢你
发帖时间:2011-02-15 22:14:05
  他没带我去酒店,去了一个非常漂亮的别墅区,在定泗路,靠着温榆河。我当时都傻眼了,以前就听说这里住的都是海外华侨和名流政要,从来没有真正见识过,这次算是开了眼界,不过天黑,看得不是特别清楚。
  我现在想想,都觉得自己跟做梦似的。别墅里面装修得特豪华,可是一个人都没有。后来我才知道,那不是他的家,顶多算一“行馆”,想想也是,谁会把妓女带回家?
  进了卧室,他就让我去洗澡,然后自己坐在沙发上拉领带。我进了浴室,当时特别害怕,虽然我不是什么黄花闺女,但我还是害怕,总是担心他是个变态,弄出些让人受不了的花样。
  我越想越怕,洗完了澡都不敢出去,又怕惹火了他。只好硬着头皮出去,他已经脱掉了上衣,看到我出来,就让我去床上躺着。
  我不敢言语,床很大,我躺在上面感觉很冷。虽然我坐台的时间不算太短,但是出台的次数五根手指都数的出来。
  第一次做的时候我刚成年,还没来现在的场子,一个客人花了五千块就买走了我的初夜,血流得不多,我却疼得呼天抢地。
  从那之后就不想再干了,总觉得自己心里有点阴影,所以客人给多少钱我都不出台,除非遇上特牛B,又非要我出台的客人,那就没办法了。
  今天实在没办法,他这样的人我惹不起。
  他脱掉裤子就上了床,让我把双腿张开。我当时有点蒙,我以为他会先让我用嘴或者是手伺候他,一般的客人都喜欢这样,很少这样硬邦邦直接办事的。
  
发帖时间:2011-02-15 22:17:46
  房间里的灯很亮,我当时感觉特别屈辱。但还是乖乖的张开腿,他戴上套子压上来就长驱直入,什么前戏都没做。
  我疼得一激灵,他那个东西特别粗,涨得小肚子都疼。男人总以为女人那个地方伸缩力很强,多粗的都能容得下。其实不是这样,如果没有前戏,那里就没有体液润滑,进去的时候就特别疼,又涩又疼,还特别容易撕裂。
  他那天喝了很多酒,仗着酒劲儿发狠干我,好像我不是妈生的。我不敢喊疼,又怕他嫌我没反应就搂着他,依依呀呀的装兴奋。
  可能是年轻力壮的关系,他精力特别旺盛,换了好几个姿势还没射。
  最后他让我转过去,趴在床上,很屈辱的姿势,然后抓住我的腰又从后面干起来。据说很多男人都喜欢这样的姿势,有驾驭和凌虐的快感。
  他终于射出来的时候,我感觉自己的腰都快断了,小腿有点抽筋,下边火辣辣的疼。
  他推开我,把套子摘下来扔进垃圾桶里,然后就进了浴室。我躺在床上好半天,才坐起来。拿床头的餐巾纸擦了擦自己,就开始找衣服穿。
  没有人会留妓女过夜,我有自知之明。
  
发帖时间:2011-02-15 22:24:08
  我穿衣服的时候,感觉自己的手都在哆嗦,也不知道是累得还是吓的。
  我穿好衣服的时候,他也洗完了,腰上只围了一条浴巾,从柜子里拿出两叠钞票扔给我。我又懵了,这一叠应该是一万,两叠就是两万。他虽然有钱,可不会这么大方吧?
  接着他就说:“一万给你,另外一万给那天你替她求情那个服务生,打了她一个耳光,就当药费吧。”
  我当时就明白了,这个王八蛋根本什么都记得。可是他脸上的表情竟然一点内疚的意思都没有,而是很坦然,很无所谓的样子。
  真的,我一直以为我已经把男人看得够坏够无耻了,可是这一刻我依然觉得不可思议。
  我看着那多出来的一叠钱,不知道拿还是不拿。这钱虽然不太多,却能解决她不少问题。就在我犹豫不决的时候,他有点不耐烦地说:“拿着钱滚吧,还想在这儿呆一辈子啊?”
  钱跟尊严,到底应该选择哪一样?大多数时候,我没资格考虑这个问题。
  我拿起那两叠钞票放进自己的包里,小声说了一句:“谢谢老板。”转身就想走。
  他又叫住我,“等一会儿,电话给我留一个。”
  “啊?”我以为我听错了。
  “电话,你的手机号,听不懂?”他的眼神就像看白痴似的。
  我当然明白他是要我的手机号,可是我不明白,他要我的手机号干什么?但我没敢问,用便签纸乖乖给他写下来,我才逃出那个冷得让人发抖的地方。
  
发帖时间:2011-02-15 22:25:40
  出门之后被风一吹,我感觉自己浑身都在哆嗦。脑袋热热的,好像做梦一样,好像刚才发生的一切都不是真的,不过是一场梦。
  我出了别墅区却分不清东西南北,只能看到明晃晃的路灯,正好看到一辆出租车,随手招停,然后上了车就直接回家了。
  
  现在回想起那一夜的经历,我都觉得冷,从骨头里冷出来。虽然他没做什么变态的事,但是那种轻蔑,那种不屑一顾,那种狠劲,还有他提起西子,那种满不在乎的表情,真的很让人受不了,甚至有一种无力的绝望感。
  都说既然做了婊子,就别想立牌坊。但是妓女也是人,我们不偷不抢,比起那些拿着老百姓的血汗钱耀武扬威的官员们,那些仗着老子有钱有权就欺负人的富二代和官二代,我们谁更贱?
  
发帖时间:2011-02-15 22:38:03
  我后来把两万块钱都给西子了,服务生收入有限,她念的学校又很烧钱,她一直挺缺钱。别问我为什么,当时就是想这么做。总觉得这钱自己拿着不踏实,其实钱也没有多少。
  我让她留一部分做学费,留一部分买画具,剩下的给自己买点吃的,穿的。
  她平时花钱很省,吃东西也很省,平时穿的衣服都是在动物园那边淘来的,吃饭常常是一碗方便面,或者炸酱面就把自己打发了。
  开始她怎么都不肯要,我跟她说,就当我借你的好了,等你毕业就还给我。
  西子拿着钱眼睛都红了,说从小到大,都没有人对她这么好过,以后她一定要报答我。
  
  其实现在想想,我当时那么帮她,真的一点私心都没有吗?我当然有,就是希望以后自己有难的时候,有个人也能帮一帮我。如果哪一天,我在这个世界上忽然消失了,有个人会为我担心,会为我着急。起码能帮我报警,让警察知道少了我这么一号人。
  但是,不是每一个人我都敢托付。在风月场上混得久了,我基本上就不相信一切活的东西。
  就拿场子里的这些小姐说吧,我们每天伺候男人,被男人欺负,自己也在勾心斗角,有时候甚至斗得你死活我。
  妈咪拿我们当摇钱树,经理当我们是他后院养的鸡,除了几个头牌他们不敢欺负,其余的小姐要想在这好好混下去,都得被他们扒层皮。你要是不孝敬他们,不服从他们,他们就能合起火来,往死里整你,常常是杀人不见血。
  就算你不出错,但是如果碰上狠点的妈咪,你自己又不太聪明的话,一样中招。
  
发帖时间:2011-02-15 22:41:17
  过去曾经有个小姐,就吃过这样的亏。她当时急着用钱,她的妈咪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一个台巴子给她。她陪了那个人去了一趟海南,玩了半个月,赚了大概十万元。结果回来后一次体检发现,她HIV检验呈阳性。
  她当时就傻了,这才知道自己被妈咪卖了,可是一切都晚了。
  
  我当时知道这件事的时候,真挺庆幸,一,我没遇见这样的妈咪。二、我知道攒钱,不会为了钱把自己逼进死胡同。
  在这个圈子里,我不算最聪明的,也不是最笨的。我懂得如何在最差的情况下保护自己,懂得凡事给自己留退路,懂得应酬各种各样的男人,懂得不过分坚持自己的原则,最重要的是,我会看人。
  西子是个知恩图报的好女孩,有良心,讲义气。所以我在她身上的一切投入都是值得的。而后来发生的事,也证实了这一点。
  只是我没想到,我今天得到的一切,竟是用她的命换回来的。
  
发帖时间:2011-02-15 22:45:12
  作者:gilbok 回复日期:2011-02-15 22:40:22 
  
    把赚的钱换成平淡生活的资本吧。到中小城市找个工作,收入不用太高但不会太累那种。碰到老实本分的男人就嫁了吧。
  
  呵,不想嫁人了,老实本分的男人,不会要我们这样的女人。
 
Email我们 | 关于 | 留言
Copyright © 2010-2018 WWW.KanLouZ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黔ICP备15010001号-1
请记住我们的永久域名(看楼主的中文全拼):www.KanLouZhu.com
本站关键字: 看楼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