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搜索

天涯社区

百度贴吧

搜狐社区

豆瓣网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看楼主> 天涯社区>莲蓬鬼话>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阅读操作: 加入书架 | 打开书架
页面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鼠标双击滚屏 (1-10,1最慢,10最快)
发帖时间:2017-01-24 22:03:00

  18,第二天,快到晌午的时候,陈辉醒了,我跟强顺两个这时候都在铺盖边儿上蹲着,凑着脑袋看着他,他看了我们俩一眼,呼一声坐了起来,也不说话,从铺盖上站起身,整整衣裳,迈脚就往外走。
  我赶忙问:“道长,您去哪儿呀?”
  陈辉回头撇了我一眼,“要回我的刀子。”
  陈辉的意思,是想去男人家要刀子,我赶忙说:“这都晌午了,吃点饭再去吧,强顺专门跑镇上给您买了碗烩面。”
  陈辉冷哼一声,“我不饿,不把刀子要回来,九泉之下没脸再见师傅!”说完,大步流星走出了道观。
  我跟强顺当即对视了一眼,强顺小声说了句,“我咋感觉老道士有点儿不对劲嘞?”
  我也觉得不太对劲儿,拉强顺一下,“别管对不对劲儿了,先跟上去再说。”
  两个人跑出道观,追上了陈辉。
  路上,我试着问陈辉,昨天都遇上些啥,为啥一个人走进树林子里了。
  陈辉快步直走,就跟没听见似得,一句话都不说,也不理我们。
  没办法,我们只好跟在屁股后头一路跟着他,很快的,又来到了男人家里,这时候男人家里的人都已经吃过饭,正在睡午觉。
  男人给我们开的门,男人见是我们,当即一脸堆笑,跟我们说,他老婆已经醒了,中午还吃了点儿饭,他的胳膊也有感觉了,能稍微动一点儿了。



发帖时间:2017-01-24 22:44:00

  我跟强顺一听,冲男人回笑起来,好了就行,不过陈辉并不理会这些,等男人说完,冷冰冰问男人,“刀子呢?还给我!”
  男人顿时一愣,可能陈辉这时候的态度让他有些不适应吧,之前陈辉每次过来,都是先施礼再说话,说话也是客客气气的,从没这么冷过。
  然而,男人就这么一愣,出事儿了,陈辉抬起胳膊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啪”地,狠狠给了男人一耳光,男人当即由发愣变成了发懵,根本就不明白陈辉为啥打他,我跟强顺一看,也都傻眼了,从没见老道士这么暴戾过,这太不正常了。
  “刀子呢?”陈辉冷声冷语又问了男人一声。
  男人捂着脸,一脸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看看陈辉,又看看我跟强顺,索性这男人脾气好,要是换成旁人估计立马儿就翻脸了,我赶紧对男人说道:“大叔对不起啊,您可别见怪,昨天晚上俺们回观里以后遇上点事儿,陈道长今天醒来就变成这样儿了。”
  男人一听,惊悚地看了陈辉一眼,陈辉都这样儿了,他当然也能看出反常,小声问我,“你们遇上啥事儿了,道长这是咋了?”
  还没等我回答,陈辉又猛地冲男人厉喝一声:“还我刀子!”与此同时,胳膊又抬起来了。
  闯人家家里打人,不想回去了是不是,我敢忙一拉强顺,两个人上去把陈辉抱住了。
  我对男人说道:“大叔,你们家现在已经没事儿了,您就把刀子还给道长吧,那是他祖师爷留下的遗物。”



发帖时间:2017-01-24 22:45:00

  好了,今天就到这儿吧,谢谢各位顶贴。


发帖时间:2017-01-25 06:45:00

  @刘建小江江 2017-01-25 02:28:00
  @途中的旅人 :本土豪赏1朵 鲜花 (100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我也要打赏 】
  -----------------------------
  谢谢打赏!


发帖时间:2017-01-25 06:46:00

  看见这点击跟回复,激动的睡不着呀,早早起来更新!


发帖时间:2017-01-25 06:48:00

  男人听了连连点头,中中中,转身快步回了屋里,我跟强顺一人一条胳膊抱着陈辉,三个人就在院门口等上了。
  一根烟的功夫,男人回来了,在他手里,还拿着个黄布包裹的长条状物件儿。
  不过,还没等男人走到我们跟前,陈辉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猛地一甩膀子,把我跟强顺同时甩开了,着了魔似得,朝男人冲了过去,嘴里还念叨着,“刀子,我的刀子……”
  我跟强顺先是一愣,随后跟了过去。
  陈辉冲到男人跟前,男人见他跟疯了似的,来势汹汹,赶忙把刀子递给了他。
  陈辉夺过刀子,扑棱一下把上面的黄布抖开了,黄布扔地上,一把锈迹斑斑的刀子出现在了他手上,旋即反手把刀子一攥,刀尖冲向了他自己。
  我一看这架势,顿时感觉不妙,陈辉啊地大叫一声,刀子冲他自己的心脏扎了下去。
  我顿时也大叫一声,扑上去搂住了他一条胳膊,强顺这时候也过来了,搂住了陈辉的另一只胳膊,两个人一对眼神儿,同时朝外使劲,陈辉的双手被我们生生分开了,手里的刀子也因为我们俩用力过猛,飞出去落到了男人脚边。
  陈辉顿时挣扎起来,想甩脱我们俩去捡刀子,我赶忙冲男人喊了一嗓子,“快把刀子捡起来!”
  男人这时候早就傻了眼了,听我冲他一喊,顿时回了神儿,弯腰把刀子捡了起来。
  陈辉见状,歇斯底里冲男人大叫起来:“刀子还给我!”
  男人拿着刀子朝我看了看,我也大叫:“别给他!”



发帖时间:2017-01-25 08:17:00

  陈辉这时候跟头牛似得,干瘦的身体里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劲儿,挣扎了没一会儿,居然把我跟强顺又甩脱了,大叫着朝男人扑了过去,男人见状,拿着刀子转身就跑,跑进屋子里就关门。
  在屋门口,我跟强顺两个又把陈辉给抱住了,男人哗啦一声,在屋里把门栓给插上了。
  我们三个在院里就折腾开了,陈辉毕竟七十多岁了,跟我们俩年轻人没法儿比,再说我们俩刚才都留着手儿呢,这回用上了全力,就这也折腾了好一会儿,陈辉终于给我们俩脸朝下摁地上了,喘了一会儿气以后,我冲门那里喊了一嗓子,“大叔,没事儿,您能不能给俺们找个绳子。”
  没一会儿,房门开了,男人拿着一条绳子出来,三个人齐动手,把陈辉的双手双脚都给捆上了,不过,陈辉还在大喊大叫,最后没办法,又找了条毛巾,把嘴也给他勒上了。
  捆好陈辉以后,我冷不丁地朝屋里瞥了一眼,就见门里边儿,站在一个女孩一个男孩儿,女孩跟我们俩年龄差不多,这是男人的闺女跟儿子。
  我下意识又朝院门那里看了一眼,院门开着,外面的巷子里站着几个人,正探头缩脑的朝院子里张望。
  这并不奇怪,我们在男人家院里又喊又叫的,肯定会惊动男人家里的人跟街坊四邻。
  我凑到男人跟前,小声说:“大叔,您能不能找辆车,把俺们三个送回三清观。”
  男人问道:“小兄弟,陈道长这到底是咋啦?”



发帖时间:2017-01-25 08:19:00

  @猫大侠1990 2017-01-25 08:11:00
  过来骚扰骚扰
  -----------------------------
  起的挺早呀美女。


发帖时间:2017-01-25 09:16:00

  我舔了舔嘴唇回道:“我也弄不清楚,等回三清观以后,我再给他看看吧。”
  男人说道:“那就别回去了,在俺们家看吧,你要啥我去给你找啥。”
  我摇了摇头,朝巷子里那几个指指点点看热闹的人看了一眼,“在您这里不太方便。”
  男人也朝那几个看热闹的看了一眼,明白我的意思了,说了句,“你们等着,车一会儿就来。”
  男人转身又了屋,我们在院里等了好一会儿,男人又出来了,告诉我们,他给他老婆的弟弟打了个电话,他弟弟一会儿就开车过来了。男人老婆的弟弟,也就是男人的小舅子。
  等了能有二十来分钟,一辆警车缓缓停在了男人家门口,那几个看热闹的见状,全都转身走掉了。
  那时候的警车,还是那种面包车,车门一开,从里面下来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长得挺凶,一脸横肉,模样跟他那身警服一点儿都不搭调,倒像个混黑社会的穿上了警服。
  男人跟我们说,这就是他小舅子。
  我朝他小舅子又看了看,就冲这凶相儿,你就能明白男人的老婆为啥那么跋扈了,男人老婆陷害那小两口的时候,我估计,这小舅子肯定是帮凶,过去的公检法,不都是沆瀣一气、蛇鼠一窝的嘛。



发帖时间:2017-01-25 10:02:00

  男人似乎把情况已经在电话里跟着小舅子说清楚了,这小舅子来到我们跟前也不废话,冲我跟强顺颐指气使的把手一招,示意我跟强顺把陈辉抬警车上。
  我跟强顺这时候心里都不是很痛快,没想到男人找来这么一辆车,开车的还是这么凶的一个警察叔叔。
  把陈辉抬上车,路上,这一脸凶相的警察叔叔一边开着车,一边回头看我们俩,最后流里流气的问坐在副驾驶的男人,“姐夫,就是他们三个么,治好了你跟我姐呀?”
  男人说了声是,这小舅子回头又看了看我跟强顺,说道:“这仨货,不会是骗子吧,不行先叫我带回局里审审。”
  男人赶忙说道:“你可别这么干,这是你姐跟我的恩人。”
  小舅子嘿嘿一笑,“现在这世道,还有啥恩人,要是你跟我姐好不了,他们仨也别想好过。”说着,这小舅子回头看向我跟强顺,说道:“你们俩听清楚了没有,在我姐跟我姐夫的病没好清之前,谁也不许离开我们镇,要不然,把你们都关局子里去!”
  有道是民不与官斗,我跟强顺一听,都干咽了口唾沫,连连点头。当时,我们对警察叔叔的印象,还是书本里跟电视上的,谁也没想到现实里的,跟书本里和电视上的相差这么大,当时这位警察叔叔都快颠覆我们俩的人生观了。



发帖时间:2017-01-25 11:08:00

  如坐针毡似的挨到三清观,我跟强顺抬着陈辉赶紧下了车,就听那小舅子对男人说了句,“姐夫,你在车里等我一会儿,我下去撒泡尿。”
  小舅子后脚儿也下了车,看了看我们俩也没理我们,径直朝观后头走去,我本想提醒他,道观附近不能撒尿,随后一想,管他娘的呢?刚才还想把我们拉局子里去呢,遭了报应他活该!
  男人随后也下来了,从身上掏出那把刀子,给我夹到了胳肢窝下面,还交代我,要是需要啥的话,可以去他家里找他。
  这男人,还真是不错。
  把陈辉抬进观里以后,我们俩就再没出去,也不知道那小舅子跟男人啥时候离开的。
  这时候,我看着给毛巾勒着嘴、给绳子捆着手脚的陈辉,犯了难,心说,这到底是咋了,该咋办呢,老天爷呀,要是奶奶在这儿就好了……



发帖时间:2017-01-25 12:43:00

  19,伸出手,又给陈辉把了把脉,脉象很平稳,跟昨天一样,不过,就是脉象里感觉好像还是多了点儿啥,到底多了啥,弄不清楚,感觉上,陈辉的脉相要是平静的水,那东西就是在逆水里游动的鱼。
  这时候,陈辉也不再折腾了,嘴给勒着,手脚给捆着,瞪着眼睛看着我们两个,虽然眼睛里看着都快要喷火了,倒也还算安静。
  不过,陈辉眼下这副样子,我看着都替他难受,给他把过脉以后,我试着问他:“道长,我要是把您嘴上的毛巾给您解下来,您会不会再大喊大叫了?”
  其实问出说这话,我就没打算陈辉能理我,不过很意外的,陈辉居然点了点头,我心里顿时一喜,“真的吗?”
  陈辉又点了点头,我毫不犹豫,伸手把嘴上的毛巾给他解开了。
  毛巾这一解开,陈辉仰起头狠狠吸了两口气,看向我说道:“把绳子也给我解开吧。”
  听他这话,感觉上也挺正常,不过,我连忙摇头,“这个可不行,您得先告诉我您昨天晚上都遇上些啥,我再给您解开。”
  陈辉一听,立马儿把头扭到别处,不再理我了。
  沉默了一会儿,我想起了那把刀子,刀子这时候已经给我用黄布包好放进了包袱里,起身走到包袱那里,又把它拿了出来。
  “道长您看,您的刀子已经拿回来了。”
  陈辉旋即把头扭了回来,不过,轻描淡写看了刀子一眼以后,头又扭了回去。
  我咬了咬下嘴唇,“道长,您到底是咋啦,到底都遇上些啥,能不能跟我好好说说呢?”



发帖时间:2017-01-25 15:01:00

  陈辉就跟没听见似的,眼睛看向窗户外头,还是没理我。
  我扭头朝身边的强顺看了一眼,强顺眨巴着眼睛,脸上看不出一点儿着急的样子,这熊孩子,也不知道整天都在想啥,好像啥事都不关他的事儿似的。
  我对他说道:“强顺,要不你再把阴阳眼弄开,给道长看看吧。”
  强顺看了我一眼,说道:“昨天晚上不是已经看过了么,啥也看不出来咧。”
  我说道:“你再看看,说不定能看出点儿啥。”
  其实我说这话的时候,很没底气,昨天给陈辉把过脉以后,我就让强顺又给陈辉看了看,看了还不止一遍,不过啥都没看出来,这时候要是再看,肯定还是啥都看不出来,我抱的只是一丝侥幸心理。
  就听强顺说道:“黄河,你不是跟咱奶奶把手艺都学全了么,就这点本事呀,要是我没有阴阳眼,你是不是啥都干不了啦?”
  “谁说的?”我顿时一咬牙,“我本事多着呢。”
  强顺说道:“那你用你那些本事给道长看看呗。”
  我就知道他在这儿等着我呢,顿时不吭声儿,不过,像陈辉这种情况,我也不是真不能看,就是太麻烦,不如阴阳眼来的直接干脆。
  在心里踌躇了好一会儿,我下定了决心,让强顺先看着陈辉,我自己离开了道观,强顺问我去干啥,我说,去弄点儿东西,一会儿就回来。
  离开三清观,一直朝北边一条小路上走,之前我们就是打那边过来的,那是家的方向,不过我这时候可不是想回家。我记得来时那路边有几棵老柳树,我们还在柳树下面歇过脚儿,我的目标就是那几棵老柳树。
  凭着记忆顺着路,我很快找到那几棵老柳树,都有一人多粗,枝繁叶茂,枝条垂的很低,一伸手就能够着,我很快撅下一根大拇指粗细的柳条,两尺多长,又在路边找了块石头,在树身上砸下鸽子蛋大小一块树皮。



发帖时间:2017-01-25 15:32:00

  树皮放兜里,拿着柳条四下看了看,记得附近好像还有一片坟地,坟地里还立着墓碑,找了找,咋没有了呢?仔细一想,好像还在北边,距离这里好像没多远了,接着继续往北走。
  这是一条小土路,两边都是玉米地,这时候的玉米还没有我的小腿高,放眼看去翠绿翠绿的,一望无际。
  又往北走了大概能有一里地左右,路西边出现一大片坟地,这个很明显,是某个大家族的大祖坟,离小路这里能有四五十米远,站在路上目测坟丘不下二十座。
  当时那时候,国家已经不让土葬了,早几年已经出现一条平坟火化的政策,平坟也就是把坟堆全部铲平了种上庄稼,火化就是再有人去世,全部拉火葬厂火化。对了,说是火化是为了防止农村大操大办的,其实呢,拉火葬场火化,比在家里大操大办还要费钱!
  火化平坟这个,折腾了没两年,劲儿就过去了,有些当官的,就因为家里祖坟好,更舍不得让平了,老百姓们呢,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不让土葬,行,趁半夜往地里偷着埋,那时候很多村里都出现过打小报告的人,谁家老人去世了埋地里了,他就去相关部门举报,然后领个奖金啥的,这种人后来不是遭了报应就是挨了打。现在在我们河南境内,很多农村依然是土葬,只要在销户口的时候缴点儿罚款就行了。
  言归正传,眼下这个大墓群,居然还有墓碑,绝对是一个大户人家,家里人肯定是非富即贵,搞不好还是当官儿的呢。



 
Email我们 | 关于 | 留言
Copyright © 2010-2018 WWW.KanLouZ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黔ICP备15010001号-1
请记住我们的永久域名(看楼主的中文全拼):www.KanLouZhu.com
本站关键字: 看楼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