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搜索

天涯社区

百度贴吧

搜狐社区

豆瓣网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看楼主> 天涯社区>莲蓬鬼话>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阅读操作: 加入书架 | 打开书架
页面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鼠标双击滚屏 (1-10,1最慢,10最快)
发帖时间:2017-01-24 12:37:00

  我也看着他,眨巴了两下眼睛,我上哪儿知道咋没了,忙问:“你啥时候发现我身上不冒光了?”
  “那个……”强顺翻着眼睛珠子想了想,说道:“好像……好像就是跟着陈辉离开家以后没的。”
  我皱了皱眉头,咋会这样儿呢?
  我当时不知道,四年后回到家里,奶奶告诉我,我接受完传承那天,身上的阳气就弱了下来,也就是我跟着陈辉离家那天,奶奶给我手上弄的那个,奶奶看着我还“咦”了一声,就是因为我接受完传承,身上的阳气才弱了。奶奶说,老天爷待人是最公平的,你有一得,就必有一失,我得到了我们家的传承,就失去了一部分阳气。
  我这时候当然不知道,还以为自己还是万道金光、百邪不侵呢,拎着红蛇吸引青蛇的时候,其实冒了很大的风险。
  我冲强顺一摆手,满不在乎的说道:“管它冒不冒金光呢,你还是赶紧给陈辉看看吧。”
  强顺把眼睛挪到了陈辉身上,给陈辉身上打量了好几遍,最后一脸正色的对我说道:“他身底下在冒黑气,后背上会不会有啥东西呀?”
  我一听,顿时给我看到了救治陈辉的希望,赶紧招呼他,两个人齐动手,把陈辉翻了个儿,翻了个脸朝下,随后,我撩开陈辉后背的衣裳一看。
  就见这后背上……咋啥都没有呢?我顿时扭头瞪了强顺一眼,这熊孩子不会在耍我吧?这都啥节骨眼儿了还开玩笑呢!
  强顺抬头指了指我撩起来的衣裳,说道:“没在他身上,在衣裳里边儿呢。”
  我赶紧把衣裳放下了,陈辉身上穿的是一件老式的斜襟长袍,本来的颜色应该是青灰色的,不过因为年头儿太久了,都泛了白了,还补丁摞补丁,下身穿的是一条宽松的长裤,也是青灰色泛了白,好像跟这袍子是一套的。
  衣裳虽然穿的落后破旧,但是很严谨,一呢,他跟我奶奶一样,都打旧社会过来的人,思想比较保守;二呢,人家是修行之人,最基本的礼仪也是修行的一部分,就算再热的天,衣裳至少也是里外两件套儿,虽然破,穿的却是规规矩矩的,不像一些俗人,天一热就把衣裳扣子解开了,敞胸露怀的,再热点儿,干脆把上衣脱下来,光着膀子招摇过市。



发帖时间:2017-01-24 13:13:00

  我衣裳放下来以后,依着强顺说的,陈辉的衣裳检查了一下,外面的长袍没啥事儿,又撩起长袍,下面是一件贴身的白色马褂。
  我朝他这马褂上一看,就见白色马褂上部,也就是肩胛骨中间位置哪里,趴着一只黑乎乎的东西,拿起蜡烛仔细一瞧,是一只通身漆黑的大壁虎,蜡烛光一照,壁虎身上都反光,黑亮黑亮的。
  强顺也看清楚了,顿时叫道:“就是它冒的黑气!”
  他这一嗓子下去不要紧,惊动了黑壁虎,“刺溜”一下从陈辉马褂上跳了下去,速度奇快,落到地面上以后“蹭蹭蹭”就朝观门那里窜。
  想跑?我顿时大叫一声,“逮着它!”
  两个人一拥而上,跪在地上左扑右摁。强顺倒不是真胆小,他只是从小给那些脏东西吓怕了,但是对于动物这个,他是一点都不怕,我们俩小时候没少抓一些小东西祸害着玩儿,比如,知了、蚂蚱、青蛙、屎壳郎等等吧,其中也包括壁虎。
  眼看着黑壁虎就要窜到门口的时候,强顺一个猛扑,把黑壁虎摁在了手底下,我赶忙招呼了他一声,“你摁着别动,我去找东西。”
  强顺摁着壁虎随口问了我一句,“你找啥东西呀?”
  我没理他,在观里来回找了找,不过,没找见啥合适的东西,最后,我朝三清神像前面放的那三鼎香炉瞅了一眼,这仨香炉都有药罐子大小,倒是挺合适,走到元始天尊神像跟前说了句,“您老人家恕罪,迫不得已,借您的香炉用用。”
  说着,我捧起香炉走到观外面,把香炉里面的香灰炉土啥的,一股脑儿倒了个干净。返回铺盖那里,在陈辉的包裹里面找见我们装水用的水壶,呼噜呼噜把水壶里的水全部倒进了香炉里。



发帖时间:2017-01-24 16:16:00

  这时候强顺冲我喊道:“黄河,你在干啥嘞,赶紧过来吧,这东西在咬我的手咧!”
  壁虎是没牙的,就算咬也咬不了多疼,小时候不懂事儿,祸害壁虎的时候没少被咬,那大嘴一张,直接能咬住你的小拇指头,不疼,就是有点儿吓人。
  我端着香炉回到了强顺跟前,香炉放到强顺手边,交代他,“你慢着点儿,把这东西从地上抓起来给我。”
  强顺闻言,五根手指头抓着地面,慢慢收拢,这都是小时候逮蚂蚱抓蛐蛐练出来的,最后五指猛地一攥,把壁虎抓在了手心。
  两个人打眼朝这黑壁虎一瞧,个头儿还挺大,连尾巴带脑袋足有十公分长,模样倒是跟我们见过的普通壁虎差不多,就是它身上这颜色……
  强顺抓着壁虎没着急给我,问道:“黄河,这壁虎咋是黑色的嘞?”
  我看了他一眼,心说,咋是黑色的,可不能告诉你,告诉你了你立马就把它扔了,我说道:“你管它啥颜色呢,赶紧给我吧。”从强顺手里半抢半夺的接了过来。
  不过,我刚把壁虎攥手里,壁虎居然“呱呱”叫了起来,声音又尖又细,这大半夜的听上去分外瘆得慌。
  强顺一听壁虎的叫声,脸色“刷”一下就白了,颤着声音问我:“黄、黄河,你、你老实跟我说,这、这到底是个啥?”
  我很平静的看了他一眼,“你说是啥,壁虎呗。”
  “你你你、少骗我咧,壁虎叫叫、叫的,能像小孩儿哭声么……”



发帖时间:2017-01-24 17:27:00

  17,看了强顺一眼,我还是一脸平静的对他说道:“你别想那么多,它就是个壁虎。”
  强顺又说道:“壁、壁虎能浑身冒黑气么,你、你看,给你一抓,冒的更厉害咧!”
  我朝手里的大壁虎看了看,我看不见它冒黑气,不过,我知道它为啥冒黑气,也知道它到底是个啥。
  我扭头又看向强顺,还是一脸平静的说道:“你别怕,这东西……其实就是鬼魂结出来的实体。”
  强顺一听,脸“刷”一下又白了,声音都发了颤,“我、我就知道不是啥好东西,你还叫我抓,从、从小到大,你、你最能坑我……”
  我不再理他,一转身蹲到香炉跟前,轻描淡写说了句:“到陈辉包袱里给我拿张黄纸过来。”
  “啥?凭啥要我给你拿?”
  我扭头白了他一眼,“你别跟我啰嗦了行不行,现在救人要紧!”
  强顺冷哼一声,走到铺盖那里翻起了陈辉的包袱。
  我又朝自己手里的壁虎看了看,这大壁虎一双眼睛冷冷瞪着我,张着大嘴“呱呱”直叫,跟婴儿哭声几乎一模一样,我忍不住叹了口气,这又是谁造的孽呀。
  眼前这只漆黑的大壁虎,应该是一个胎儿的鬼魂,也就是说,孩子没生下来就给人打了胎了,我小时候跟着奶奶见过一次,那是只大蛾子,逮着以后,吱儿吱儿叫,仔细一听,跟婴儿哭声很像,后来一问,主家那女的,一年前打过一次胎,都怀了快六个月了,说是生病吃了点儿不该吃的药,怕孩子有毛病,打掉了,最后,奶奶给他们送走了。



发帖时间:2017-01-24 18:23:00

  打胎这个,特别是怀胎五个月以上的,都会有怨气,有些怨气重的,会变成孤魂野鬼找父母寻仇,有些会化成实体,钻进父母家里,一般都会化成壁虎、大蛾子、蝙蝠等等。那时候,男女朋友之间越轨的也已经不少了,不见得打胎的都是夫妻,像男女朋友这种的,孩子一般找母亲寻仇的多点儿,一旦被找上,女的就会出现体弱多病、精神不振,更严重的会导致女的轻生自杀。要是找上男的,一般会出现事业不顺、处处碰壁、小灾小难不断,不过男人自杀的情况很少。
  不光胎儿,成人也有鬼魂结成实体的现象,或许很多人都听说过,久病卧床的老人,突然有一天,从老人房间里跑出一只小动物(黑猫、黑鼬居多,)速度极快,很多看见的人都会认为自己看花眼了,不过,到老人屋里一看,老人咽了气了,其实跑出来的,就是老人鬼魂结出来的实体,这个要是说起来,一些老人能给你说出很多列子,为啥鬼魂会结出实体,这个,等有机会了再说,要不然就跑题了。还有一种情况,像我们这里,到现在还是土葬,人去世以后呢,还是搭灵棚,灵棚里面放一口大棺材,死者在棺材里面躺着,孝子贤孙们在棺材跟前跪一大片,夜里还要有人在棺材跟前守灵,也就是守引魂灯跟续香,有一些到了半夜,棺材上会莫名其妙出现一只大蜘蛛或者大壁虎,这时候的棺材,都是用两条长凳,离地架起来的,一般的大蜘蛛、大壁虎,都在棺材下面趴着,很少能被人看见,这个就是死者魂魄结出来的实体,有一些胆子大的,敢从棺材底下出来,爬到棺材头上,这时候,要是有活人看见了,千万不能动它,谁动谁倒霉,跟它说话,好言好语劝它,让它离开,它要是不离开,就问他有啥心愿没了,一般会有提示,要是没有提示,还不离开,那就别再管它了,天一亮自己就走了。



发帖时间:2017-01-24 19:13:00

  这个一般维持不了多长时间,普通人能看见,有阴阳眼的人更能看见,普通人看见的就是一只小动物啥的,有阴阳眼的人,能看见这东西身上浑身冒黑气,等黑气冒完了,它这实体也就散了。别觉得我说的玄乎,我处理过很多这样的列子。
  眼下陈辉身上这只大壁虎,并不是陈辉的鬼魂所化,因为陈辉还没有断气,魂魄还在身体里,不可能化成小动物,根据小时候的得来的经验,这就是一个还没出生的胎儿鬼魂,我当时认为,这鬼魂可能跟陈辉有啥渊源,要不然它不会爬陈辉身上,陈辉再不济也是有些道行的,一般的东西近不了他的身,除非有渊源的。
  强顺很快把黄纸拿了过来,我用黄纸把大壁虎整个儿一包,又问强顺,“包袱里有红线没有?”
  强顺顿时一脸不痛快,“不早说,谁知道有没有。”说着,又回到包袱那里翻腾起来,翻腾了一会儿,问我,“黑线行不行,只有黑线。”
  强顺把线拿来了,我一看,拳头大小的一个线疙瘩,上面还插着针,分明是陈辉缝补衣裳用的。
  这时候,也讲究不了那么多了,揪下一节黑线,把包好的壁虎用黑线牢牢一缠,抬手扔进了香炉里。
  香炉里给我倒进去一多半儿的水,壁虎扔进去没一会儿就沉底了,呼噜呼噜往上翻水泡。
  强顺这时候跟我一起蹲在香炉跟前,瞪着眼睛看着,他说了一句,“水都变黑咧。”



发帖时间:2017-01-24 20:13:00

  不过,在我眼里,水还是清澈的,只是黄纸里包裹的大壁虎折腾的非常厉害。没一会儿,黄纸给水泡透了,给大壁虎折腾个稀烂,黄纸没了,黑线还在大壁虎身上拴住,不过,黑线毕竟不是红线,大壁虎又折腾几下,把黑线甩脱了,猛地朝水面上一窜,“哗啦”一声,香炉里的水翻了一个水花,一股凉风从里面冲了出来,我赶忙一拉身边的强顺。
  等水花落了以后再看,大壁虎不见了,只剩下零碎的黄纸跟黑线在水里漂着。
  就在这时候,强顺“啊”地惊叫一声,反手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黄河,有个小孩儿、有个小孩儿……”
  我连忙朝强顺一看,就见强顺的眼睛好像盯着个啥,一点点往门口那里挪。
  我顺着他的眼神儿看了看,啥也没有,忙问:“那小孩儿是不是正朝门外走呢?”
  强顺把眼神儿收了回来,狠狠点了点头,我一拉他,“别管他了,这水足够救陈辉了。”说着,我把香炉端了起来。
  强顺不解地问我,“你说啥?你想咋救陈辉呀?”
  我说道:“相生相克,咱奶奶常说的那句,解铃还须系铃人,给脏东西弄的三魂七魄错位这个,只要找见那东西,给它烧点黄纸,让它把阴气附在纸灰上,用水冲了纸灰,喝下去就没事儿了。”
  说着,我来到了铺盖这里,强顺朝观门那里看看,一脸惊魂未定的也跟了过来,我让他把陈辉的上半身扶起来,捏开陈辉的嘴,他这时候挺配合,扶起陈辉又捏开了陈辉的嘴,我这边掏出打火机,给陈辉塞进嘴里撑住了他的上下牙,随后,端起香炉就要给陈辉嘴里灌水。



发帖时间:2017-01-24 20:14:00

  原来晚上人多呀,那今天就再熬会儿夜吧。


发帖时间:2017-01-24 20:47:00

  强顺这时候看看香炉,又看看我,问道:“黄河,这行吗,你不是说得喝纸灰水么?”
  我说道:“一样的,用黄纸包住壁虎的时候,黄纸就已经沾上阴气了。”说着,我一点点给陈辉嘴里灌了起来。
  强顺这时候看看我,又看看他自己的手掌,又问道:“我刚才还抓壁虎了,我手上是不是也沾上阴气咧?”
  我一边专心致志给陈辉灌水,一边不耐烦的说道:“你咋这么多事儿呢,你身上阳气足,就算沾点儿阴气也给阳气冲散了,你没看见我抓住壁虎以后,它身上的黑气冒的更厉害了么,那就是我身上的阳气在冲它的阴气,我要是抓着它时间长了,它就得给我身上的阳气冲没了。”
  强顺听我这么一说,似乎放了心,再也不问啥了。
  陈辉这时候呢,可能处于半昏迷状态,不算是真昏过去了,给他一灌水,他居然还知道往下咽。
  水没给他全灌下去,灌了一多半儿,我看差不多了,让强顺慢慢把他放下。
  强顺一点点把陈辉放躺下以后,如释重负的吐了口气,不过就在这时候,陈辉的嘴角居然勾了起来,眼睛闭着,却露出一张怪异的笑脸,我们俩一看,同时一脸愕然。
  “嘿嘿、嘿嘿、嘿嘿……”



发帖时间:2017-01-24 21:33:00

  陈辉居然闭着眼睛,嘴角一勾一勾的,冷森森的笑了起来。
  强顺差点儿没原地蹦起来,“黄河,这、这是咋回事儿呀?”
  我上哪儿知道这是咋回事儿呀,我把双手一捂脑袋,按理说不应该呀,不过,我这时候在心里告诉自己,可不能乱了分寸,自欺欺人的还安慰强顺,“你别怕,三魂七魄归位的时候,人都会做出些奇奇怪怪的举动,等一会儿就好了。”
  过了好一会儿,还真给我说中了,陈辉还真的不笑了,不过还是没醒过来。
  强顺又问我,“你是不是用的法子不对呀,他咋没醒咧?”
  我伸手把陈辉的手腕抓了过来,说道:“哪儿有这么快醒的,至少也在明天了,你别再说话,我给他把把脉。”
  说着,我屏住呼吸给陈辉把了下脉象,还别说,三魂七魄倒是平稳了,好像已经归位了,不过,这脉象里,咋感觉好像有点儿不对劲儿呢,咋好像多了点儿啥,又把了把另一个手腕,一样,但是,究竟多了点啥?我还真说不清楚。
  最后放下陈辉的手腕,我有点儿丧气的把脑袋一耷拉,只有等到陈辉醒来以后再看看了。



 
Email我们 | 关于 | 留言
Copyright © 2010-2018 WWW.KanLouZ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黔ICP备15010001号-1
请记住我们的永久域名(看楼主的中文全拼):www.KanLouZhu.com
本站关键字: 看楼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