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搜索

天涯社区

百度贴吧

搜狐社区

豆瓣网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看楼主> 天涯社区>莲蓬鬼话>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阅读操作: 加入书架 | 打开书架
页面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鼠标双击滚屏 (1-10,1最慢,10最快)
发帖时间:2017-01-23 11:42:00

  我点了点头,我明白陈辉的意思,他是想趁那东西从坛子里冲出来的一瞬间,冷不防用袋子把它罩住。
  这时候,我也差不多摸清楚这东西的撞击频率了,大概两三秒钟就撞一下。
  我又冲陈辉点了点头,可劲儿摁住木板,里面的东西紧跟着又撞了两下,差不多间隔确实是两秒多钟。
  等里面的东西撞第三下的时候,我冲陈辉点了点头,深吸了一口气,把木板猛地朝自己怀里一抽。
  坛子口整个儿敞开了,“噗”地从里面窜出一股子难闻的腥臭味儿,紧跟着,一个长条状黑乎乎的东西,翻着个儿从坛子口冲了出来,根射出来的箭似的。
  这是个啥?被这东西吓了一跳,顿时倒抽了一口凉气,不过还没等我看清楚是个啥东西,陈辉低喝一声,抄着袋子朝那东西兜了过去。
  这玩意,似乎没预料到坛子外面还有个袋子在等着它,加上它自己冲出来的速度也快,“嗖”地一下,不偏不倚钻进了袋子里。
  我定睛朝那袋子一看,袋子口外面还露着大半截身子,也是长条状的,能有胳膊粗细,黑乎乎的,看上去……好像是一条蛇,这时候,我们身边周围全是腥臭的怪味儿,也不知道是坛子里面的,还是这东西身上的。
  陈辉这时候动作特别的快,迅速把袋子口朝上一抖,这东西的后半截身子也掉进了袋子,紧跟着陈辉双手一攥,把袋子口拧紧了。
  这时候,这东西似乎才察觉出不对劲儿,在袋子里扑扑楞楞折腾起来,我想上去帮忙,不过陈辉的动作还真够麻利的,一点儿都不像七十多岁的人,连停都没停,攥着袋子口,反手朝房顶上“叭”地摔了下去。
  这是叫我没想到的,顿时愣在那里不敢上前。
  这一下摔下去,袋子里面的东西似乎吃疼了,折腾的程度顿时减轻了,不过陈辉并没有停,抡起袋子又连续摔了好几下,特别是最后那几下,我几乎都听见骨头碎裂的声音了,陈辉似乎把那东西的脑袋都摔碎了。



发帖时间:2017-01-23 13:06:00

  又摔了几下以后,那东西不动弹了,陈辉拎着袋子抖了抖,可能是想看看死了没有,就见袋子里面的东西一动不动,我估计不死也差不多了。
  陈辉长长松了口气,我这时候凑过去看看陈辉,又看看袋子,袋子里面鼓鼓囊囊的,看样子这东西个头还不小,我问陈辉:“道长,这到底是个啥东西?”
  陈辉看了我一眼,轻描淡写从嘴里吐出一个字,“蛇。”
  果然是条蛇,也不知道这蛇跟男人胳膊上那蛇有没有关系。
  随后,陈辉抬手朝一指房子的东南角,说道:“你看那房角上有啥。”
  我扭头朝陈辉所指的房角看了看,啥也没看见呀,空荡荡的。
  “走过去看看。”
  我点了下头,依着陈辉的话,我走到了房子的东南墙角,低头一看,墙角边儿上好像放着个啥东西,圆圆扁扁的,看不大清楚,蹲下身子再仔细一瞧,好像是个平整的小圆盘子,不过还是看不清是个啥,连忙从身上掏出打火机,打着一看,看清楚了,原来是一面小圆镜,能有巴掌大小,镜子面儿朝下背朝上,扣在房顶上,我这时候只能看到镜子的背面,这背面上居然是血红色,就跟抹上的血似的,感觉有点儿瘆人。
  陈辉这时候也走了过来,说道:“你把镜子拿起来看看。”
  我伸手把镜子从墙角抠了起来,把镜子面翻过来,刚要放眼前看,陈辉又说道:“别把你自己照镜子里。”
  我顿时一愣,不过,我明白陈辉说的是啥意思。夜里照镜子,很容易出事儿,而且这镜子明显不是普通镜子,照一下保不齐出啥事儿。
  我赶紧把镜面朝自己身外一翻,在保证自己不被照进镜子里的情况下,举着火机,打眼朝镜子面儿上一看。
  就见这镜面儿上,乱七八糟的画着一堆黑色的符文,歪歪扭扭,看上去又狰狞又邪乎。
  陈辉这时候又说道:“这就是控魂阵,房子四个角都有一面镜子,每一面镜子里都困着一条鬼魂。”
  我惊愕地朝陈辉看了一眼。用某种器具限制鬼魂自由的这个,也是要遭报应的,更别说再拿这些鬼魂来摆阵,看来摆阵这个人,不是啥善茬儿。



发帖时间:2017-01-23 14:14:00

  我拿着镜子站起身,看了看陈辉手里的袋子,又看了看自己手里的镜子,我问道:“会是谁把这些东西放这儿的呢,难道真的是他们家里人下的咒么?”
  陈辉缓缓摇了摇头,拎着袋子朝房顶的东墙边走去,这时候,原本嗷嗷叫的风,不知道啥时候也停了,四下里又黑又静。
  我跟着陈辉走到房顶东沿儿,陈辉居高临下朝下看了看,我也朝下看了一眼,下面是座平房,平房前面是个院子,这应该是男人邻居家了,这时候,他们邻居家整个儿黑漆漆的,家里的人估计早就睡下了。
  陈辉看着下面的平房说道:“他们自己家里人下咒的可能性不大,我看下咒之人,有可能是从这里上来的。”
  听陈辉这么说,我把这邻居家仔细看了一下,还真有可能是从男人邻居家上来的。只要用个木头梯子,梯子立在这邻居家的房子后面,然后顺着梯子上到他们邻居家房顶,然后把梯子拔到房顶,再架到男人家的二层楼上,这就能顺着梯子爬上他们家楼顶了,不过,下咒的人就能这么明目张胆吗,又是在房顶上摆坛子,又是在四个墙角放镜子,难道就不怕男人家里的人发现吗?几面镜子不怎么起眼,放墙角有可能发现不了,可是这个坛子就在男人家房子正中央放着,这么大了物件儿,瞎子都能看见。
  我扭头又问陈辉:“要是外人放的,男人他们家里就没人发现吗?”
  陈辉摇了摇头,停了一会儿,说道:“凭我多年的经验,他们自己家里人下咒的可能性不大。”
  说着,陈辉一转身,朝坛子那里走去,我跟着他来到坛子跟前,陈辉让我用火机照着亮儿,他朝坛子里面看了一眼。
  等他看罢,我问他看见些啥,里面还有啥东西么?



发帖时间:2017-01-23 14:17:00

  @whyhi126 2017-01-23 13:51:00
  继续呀
  -----------------------------
  我看着时间呢,基本上,一个小时上传一段。


发帖时间:2017-01-23 15:10:00

  陈辉又摇了摇头,随后招呼我跟强顺,把镜子跟坛子全都拿下去,都下面再仔细看看。
  跟强顺两个动手把房顶这些物料收拾收拾,跟着陈辉下了楼。
  这时候,男人还在房间里等着,我们一进屋,就把坛子跟镜子放到地上了,男人走了过来,看看我们,又看看坛子,一脸不解,问陈辉:“道长,您咋把我们家楼上的酱坛子拿下来了,里面的酱还没晒好呢。”
  啥?我们三个顿时一愣,陈辉看着男人问道:“这坛子,是你们家的?”
  男人连忙点头,“是我们家的,做酱用的坛子,前些日子刚闷上的酱,还没做好呢。”
  陈辉一听,拎起坛子走到灯底下,低头朝坛子里面一看,顿时一脸愕然,我也凑回去一看,坛子底跟坛子壁上,厚厚的跟浆糊似的一层,还真像是酱。
  用坛子闷酱这个,小时候我奶奶跟我妈经常做,一般都是用黄豆做的“豆瓣酱”,做好以后炒菜时放一点,很有味道。
  不过,这感觉咋这么不对劲儿呢?那里不对劲儿,说不上来。



发帖时间:2017-01-23 15:57:00

  14,陈辉抬手一指扣在地上的那四面小镜子,问男人:“那这四面镜子,你见过吗?”
  男人朝地上那四面镜子看了一眼,眼神迅速收了回去,没说话。
  陈辉盯着他又问了一遍,“这四面镜子,你见过吗?”
  男人抿了抿嘴唇,好像有很多话,却不想说,陈辉紧紧盯着他追着问道:“你见这四面镜子,对吗?”
  男人似乎再也闪躲不过,心虚的看了陈辉一眼,点了点头,陈辉盯着没说话,男人最后慢慢吞吞、很不情愿的小声说了俩字,“见过……”
  陈辉顿时跟我顿时相互对视了一眼,难道说……这咒还真是他们自己家里人下的?
  陈辉又问男人:“你知道这四面镜子是做啥用的吗?”
  男人轻轻点了点头,“知道,给俺闺女考重点高中用的……”
  啥?说啥?我跟陈辉下巴差点儿没掉地上,考重点高中用的?考高中跟控鬼阵,好像扯不到一块儿吧。
  陈辉顿时眉头皱了起来,估计他感觉这事有点摸不着头绪了,不过,话语很平静的对男人说道:“你说吧,说说这四面镜子,到底是咋回事儿。”
  男人看看镜子,又看看陈辉,一脸难色,很不情愿说的样子。
  陈辉见状,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径自走到沙发那里坐下了,我和强顺见陈辉坐下,跟着也走到沙发那里也坐下了,把男人一个晾那儿了。
  男人朝地上的镜子看看,又朝我们三个看看,慢吞吞走到了沙发这里,不过他并没有坐下,站在陈辉旁边,对陈辉低声说道:“道长,我要是说了,你们可不能告诉别人。”



发帖时间:2017-01-23 17:56:00

  陈辉无奈的摆了摆手,“说吧,我们保证不和别人说。”接着,陈辉轻叹了口气,他之前肯定没想到男人家里的事儿能有这么绕人。
  男人犹豫着,慢条斯理说了起来。
  大概在一个多月前,男人老婆的娘家,也就是那妇女的娘家,来了一位高人,这高人能掐会算,算特别的准,当时那时候呢,妇女已经开始做噩梦了,老是梦见上吊那女的找她索命,妇女听说了以后,就回了娘家一趟。妇女想让这位高人给她算算,看这噩梦有啥法子破解没有。
  不过去了以后呢,高人给她看了看,说她没啥事儿,不但没事儿,还说他们家里,要出现一位“文曲星”了,文曲星是啥,各位应该都知道吧。
  妇女一听,挺高兴,不过,高人又说了,现在你们家里的文曲星有难,必须摆个阵护着,要不然,这文曲星就变的啥都不是了。
  就因为是娘家人介绍的,妇女对这高人深信不疑,不过,妇女有俩孩子,一闺女,一儿子,妇女就问高人,这俩孩子到底那个是文曲星呀?
  高人掐指一算,说是一位“女文曲星”,不出半年,这女文曲星就要升学高考,这就是她鲤鱼跃龙门的关键,紧要关头,只要把阵摆下,就能金榜题名。高人的大概意思就是,摆下阵,就能帮助妇女的闺女考上重点高中,只要上了高中,将来上重点大学啥的,那就是轻轻松松、一帆风顺。
  妇女一听,就叫高人赶紧给他们家摆阵,高人让妇女等到晚上,之后拿出四面小镜子,在镜子上面画了一些奇怪的东西,让妇女拿回家放到房顶的四个墙角,高人还交代妇女,这件事除了他们两口子,不能再让第三个人知道,要不然这阵就不灵了。
  这四面镜子,就是这么回事儿,男人说完以后就叹了口气,好像给我们知道以后,他闺女的前程就毁了似的。



发帖时间:2017-01-23 18:49:00

  陈辉听完又皱了皱眉头,自言自语似的说了一句:“看来这高人,就是那下咒之人。”随即,问男人:“那高人现在在哪儿?”
  男人摇了摇头,“不知道,他不是我们本地的,早就走了。”男人随即反问陈辉:“道长,您刚才说啥?那高人就是给我们家下咒的人?”
  陈辉点了点头,“他给你们摆的这个阵,叫五鬼临宅阵,跟你闺女考学没一点关系,家逢五鬼压顶,家里人非死即伤。”
  男人一听,脸色当即就变了,“真的?”
  陈辉把脸色一正,“贫道还能诳不成,不过,你也不用怕,现在阵已经破了,我来问你,那坛子,又是咋回事儿,坛子里面就是腌的酱么?”
  男人顿时一脸不解,“是呀。”他似乎不知道坛子封着一条蛇。
  陈辉又问:“你们做酱时,没有往里面放别的东西吗?”
  男人摇了摇头,“没有。”
  陈辉从沙发上站起了身,走到地上那袋子跟前,这时候,那袋子口早就给陈辉系上了,解开袋子,陈辉拎着袋子底朝下一抖,一条大红蛇从袋子里翻滚了出来。
  男人见状顿时吓了一跳,我也从沙发上站起了身,朝地上那红蛇一看,足有成人胳膊粗细,一米来长,通身血红血红的,躺地上一动不动,好像已经给陈辉摔死了。
  陈辉从身上掏出之前那把小号桃木剑,蹲下身子用剑挑了大红蛇两下,大红蛇还是一动不动,看样子是真死了。
  我走过去蹲到陈辉身边,低声问他:“道长,这条蛇跟那个五鬼临宅阵,有关系吗?”
  陈辉没说话,用剑跳着大红蛇的尾巴看了看,我不知道他在看啥。
  停了好一会儿,陈辉说道:“这条蛇跟男人胳膊上那条青蛇有关系。”说着,回头朝男人那条胳膊看了一眼。
  男人这时候光着膀子,之前用水碗查咒术的时候,把男人的衣裳脱下来就没给他穿上。
  我也朝男人的胳膊看了一眼,就感觉男人的胳膊好像有点儿不一样了,好像没之前那么粗了。



发帖时间:2017-01-23 19:22:00

  陈辉似乎也发现了这一点,交代强顺再把阴阳眼弄开看看,交代完,他自己迅速把双腿一盘,桃木剑放到身边,如临大敌似的坐地上了,很紧张的样子。
  我一看,这是个啥意思呀?
  强顺这时候又不想开阴阳眼,我起身走到了他跟前,小声对他说:“你别磨蹭了,没看见老道士紧张的样子吗,好像出啥事儿了,赶紧的吧。”
  强顺一听,磨磨蹭蹭把衣裳撩起来,把胸口的血擦掉了,朝男人那条胳膊一看,我见他就是一愣,这是愣啥呢,赶忙问他:“看见啥了?”
  强顺转过脸又朝了我看了一眼,“那条大青蛇不见咧。”
  我顿时眨巴了两下眼睛,不见了?怪不得男人的胳膊看着细了一点儿呢,敢情大青蛇从他胳膊上下来了,我对强顺又说道:“快看看它跑哪儿了。”
  强顺扫眼朝屋里一看,嘴里“哎呀妈呀”一声,一把揪住了我的胳膊,脸色大变。
  我顿时着了急,“咋了,看见啥了?”
  “蛇、蛇、大青蛇围着陈道长在转圈儿咧……”
  我赶紧扭头朝陈辉那里看了一眼,当然了,我啥也看不见,不过,陈辉刚才还好好的,这时候眉头紧锁,脸色发白,身子还微微颤抖着,好像很冷的样子。
  一看他这样儿,我顿时就明白了,这条大青蛇估计真跟这条死红蛇有关系,好像关系还不一般,它肯定发现是陈辉把红蛇摔死的,所以放弃男人找上了陈辉,陈辉用桃木剑挑完红蛇以后,他好像也发现了点儿啥,赶紧坐在地上抵抗起来。
  我一看,这时候青蛇又找上了陈辉,这咋办呢,青蛇应该也已经死了,这是它的魂魄,不过畜生的魂魄一般没这么厉害的,小时候听奶奶说过,生前修炼过的畜生,死后魂魄是有意识的,比人的鬼魂要厉害,还有一种可能就是,被啥懂邪术的人抓住祭炼过,一般被祭炼过了畜生魂魄都特别凶。



 
Email我们 | 关于 | 留言
Copyright © 2010-2018 WWW.KanLouZ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黔ICP备15010001号-1
请记住我们的永久域名(看楼主的中文全拼):www.KanLouZhu.com
本站关键字: 看楼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