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搜索

天涯社区

百度贴吧

搜狐社区

豆瓣网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看楼主> 天涯社区>莲蓬鬼话>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阅读操作: 加入书架 | 打开书架
页面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鼠标双击滚屏 (1-10,1最慢,10最快)
发帖时间:2017-01-22 14:55:00

  我在心里叹了口气,说真的,不太相信这个结果。我让男人起身,找来一块干净的布,用布把他那只手给他擦了擦,然后,又让强顺托住,按照上面的重新又做了一遍。
  然而,叫我没想到的是,最做出来的结果,居然跟上次一模一样,还是一个指甲盖大小的水泡,在水碗中间停留了能有两三秒钟,噗地破裂。
  这一下,我不相信都不行了,不过心里很疑惑,下咒的人,难道真是他们自己家里的?要真他们家里的,会是谁呢?
  他们家里,除了男人这两口子,还有个七十多岁的老头,还有俩孩子,那俩孩子还小,男人两口子估计也不会自己下咒咒自己,难道……
  收拾好地上的东西,几个人坐回到沙发那里,陈辉问我,“查出来了吗?”
  我没着急回答,朝坐在陈辉旁边的男人看了看,对陈辉说道:“算是查出来了,不过,有些话说起来不方便,要不咱到外面去说吧。”
  陈辉轻轻摆了摆手,“你不能走出这个房间,就在这里说吧。”
  听陈辉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岔开话题问道:“您为啥一直不让我走出这个房间呢?”
  陈辉居然不答反问:“你知道为什么被我收在黄符上的女鬼,又跑出去了吗?”
  “不知道。”我摇了摇头。



发帖时间:2017-01-22 16:55:00

  陈辉说道:“适才我想明白了,因为那女鬼走不出这个房间,之前用黄符收住她以后,咱们就回了观里,到观里,我还看了看黄符,女鬼还在上面。”
  我一听就问,“您是说,咱们收住女鬼回到观里的时候,女鬼还在黄符上?”
  陈辉点了点头。
  “那她啥时候又跑出去了呢?”
  陈辉说道:“这座房子给人摆下一座控魂阵,但凡走进房间的鬼魂,只能进不能出,咱们收住女鬼离开的时候,是在白天,阳盛阴衰,控魂阵的威力比较弱,等咱晚再来的时候,刚好是子时,控魂阵最鼎盛的时期,就连黄符也敌不住它,女鬼便从黄符里出来,又被困在了房间里,咱到菜市场送女鬼的时候,其实只是拿了一张空符。”
  陈辉这么一说,我差不多明白陈辉为啥不叫我出门了,我这时候要是出去,可能我身上的纸人也会受到干扰,女鬼会从纸人里再跑出去。
  不过,这么一来,事情好像就复杂多了,他们这是得罪谁了,又是下咒又是摆阵,而且,还很有可能是他们自己家里人干的,就算不是他们家里人,至少也是跟他们家有密切来往的,陌生人不可能有机会到他们家里下咒摆阵。
  但是,要真是跟男人他们家有密切关系的人干的,那菜市场那个木头人又是咋回事呢?难道说,跟男人他们家关系密切的人,跟被陷害的那小两口儿的关系也密切?这好像有点儿不太可能吧。
  想不明白。



发帖时间:2017-01-22 16:55:00

  就在这时候,陈辉再次问我,“黄河,你在想啥呢?说说你刚才都查出些啥。”
  我赶忙回神,又朝男人看了一眼,对陈辉说道:“我查出来的结果,有点怪,要不……要不让这大叔先到外面等一会儿,您看行吗?”
  陈辉顿时露出一丝疑惑,朝男人看了一眼,说道:“你要是方便的话,先到外面等我们片刻吧。”
  “中”男人从沙发上站起身,看看我,又看看陈辉,转身离开了。
  眼看着男人走出房门,我赶忙挪挪身子坐到了陈辉身边,“道长,男人身上这个咒,可能是他们自己家里人下的……”
  “什么?”陈辉把眼睛珠子瞪大了,露出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
  我接着说道:“我查了两遍,下咒的东西应该就在他们家里放着,要不是他们家里人下的咒,下咒那东西咋会在他们家里放着呢。”
  “那用来下的咒东西,是个啥?”陈辉问道。



发帖时间:2017-01-22 18:24:00

  12,我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想知道是啥,只能跟他们家里人说说,在他们家里找找看了。”
  陈辉一听,顿时皱起了眉,沉声说道:“适才,我带着强顺到外面看了看他们家的房子……”说着,陈辉朝坐我旁边的强顺看了一眼,接着说道:“强顺看到他们家屋顶冒黑气,像是被啥邪术罩住了,这个应该就是控魂阵,而且,在他们房顶四个角,各站了一只鬼,据我推测,他们房顶中间应该还有一只鬼,这叫“五鬼临宅”,这个阵时间一久,他们家里就会出大事,不光妇女和男人,再过段时日,那老人和孩子也会出事,摆阵下咒的人,是想害死他们全家。”
  我一听,这个可真够毒的,打我一出生就跟着奶奶给人家处理邪事儿,但是,还从没见过这么邪的事儿,这还不是那些脏东西弄的,人为弄成的,这叫我想起了奶奶跟我说过的那句话,恶鬼恶,么人恶。
  这人要是害起人来,可比恶鬼凶恶的多。
  我朝陈辉看了一眼,问道:“道长,那您说咱现在咋办呢?”
  陈辉也看了我一眼,不过没说话,把头慢慢低了下去,我见他把眉头也皱了起来,好像要绞尽脑汁合计点儿啥。
  我不再说话,希望他真能合计出点儿啥吧。
  等了一会儿,陈辉不但没回神儿,还把眼睛也闭了起来,好像在这个节骨眼儿上要打坐似的,其实跟着他出来这么多天,陈辉每天晚上都打坐,只要一打坐,身边的事儿他好像就不知道了似的,我跟强顺也经常趁着这个空挡儿,偷偷抽根烟。
  又等了一会儿,我沉不住气了,那时候还小,整个人跟有“多动症”似的,在哪儿呆久了都呆不住。



发帖时间:2017-01-22 19:24:00

  于是,我给身边的强顺递了个眼色,强顺看见我递过去的眼色就是一愣,我赶紧用下巴给他指了指茶几上的香烟,嘴里不发出声音,对他说了俩字“好烟”。
  强顺看看茶几上的烟,又看看陈辉,摇了摇头,我又不发出声音说了句,“没事儿。”
  强顺又摇了摇头,在老道士眼皮子底下抽烟,我知道他没这胆量,干脆,我伸手把茶几上的烟跟火机都拿了过来,朝陈辉偷看一眼,还在那儿闭着眼睛打坐呢,估计一时半会儿也醒不过来,从烟盒里掏出两根,递给强顺一根,强顺朝陈辉看看,见陈辉闭着眼睛,试着把烟接了过去,又小心又贪婪的把烟放鼻子下面闻了闻,很陶醉的样子,我知道,他现在很想抽。
  于是,我又把手里的火机轻轻打着了,强顺连忙摇了摇头,指了指陈辉,我一摆手,意思是不用管他,一打坐就跟睡着了似的,把打着的火机给强顺递了过去,强顺跟做贼似的冲我小声说了句,“你得陪我一起抽昂。”
  “中。”我点了点头,强顺这才放心的把烟搁到嘴上,对着火机点着了,我也把自己手里的烟点着,两个人对视一笑,吞云吐雾抽上了。不过,我可没放松警惕。
  抽了没一会儿,我见陈辉的眉头又皱了皱,我知道,他肯定闻见烟味儿了,就在这时候,“刷”地一下,陈辉冷不丁把眼睛睁开了,紧跟着,扭头朝我们俩这里看了过来,强顺这时候刚,刚好夹着烟放嘴上,陈辉朝我们这里一看,他吓得顿时一哆嗦,烟掉地上了,又惶恐又胆怯。
  我看他这时候的样子,可能很想找个地缝钻进去,扭头又朝我看了一眼,我赶忙把自己的双手往他跟前一摊,干干净净,手上没烟。
  强顺脸色顿时变了,“刘黄河!你、你……”



发帖时间:2017-01-22 21:44:00

  陈辉这时候把脸也沉了下去,“强顺,没想到你也抽烟,小小年纪不学好!”
  强顺的脸顿时憋的通红,看着我,“刘黄河,你、你、你的烟呢?”
  我很无辜的眨巴了两下眼睛,反问:“我啥烟呀,你啥意思呀?”
  强顺顿时快哭了,“我、我、我以后再也不跟你玩儿了……”
  我揉了揉鼻子,这才叫有难同当、有福同享呢,要暴露咱就一起暴露。
  陈辉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冷冷瞥了我们俩一眼,也没再说话,径直走出了房间。
  强顺见陈辉离开,立马儿朝我扑了过来,“刘黄河,你的烟呢!”
  我一脸平静的说道:“趁你不注意,早扔沙发底下了。”
  “啊……我跟你拼了!”
  我们俩搂着在沙发上摔了起来。
  没一会儿,我把强顺摁沙发上了,这孩子,打一生下来就没我个头儿大,不过力气很足,那时候他吃的也很结实,要是不用上吃奶的劲儿,还真弄不过他,。
  也就在这时候,我听见外面传来了脚步声,赶紧一松劲儿,强顺顿时一个翻身,又把我摁沙发上了,呼哧呼哧喘着粗气问我,“刘黄河,你还敢不敢咧!”



发帖时间:2017-01-22 21:59:00

  话音刚落,就听门口传来一声厉喝,“强顺,你们俩干什么呢!”
  顿时感觉强顺两手一松,我笑着从沙发上爬了起来,扭头朝门口一瞧,陈辉在门口站着,面沉似水,一双眼睛冷冷盯着强顺,在他身后,跟着那人男人,男人看着我们俩这状况,一脸愕然。
  我扭头又朝强顺一看,强顺一张脸都快成酱紫色了,刚被逮着抽烟,现在又被逮着打人,真是冤深似海呀。
  陈辉看看我们俩,叹了口气,好像在叹息咋摊上这么俩“活宝”呢,转身给男人作了个揖,权当道歉了,随后,冲强顺招了招手,“你过来。”
  强顺顿时露出一副怯生生的模样,这跟老师让他罚站的模样一模一样。
  “跟我到房顶走一趟。”说着,陈辉一转身,就要往门外走,强顺连忙怯生生问道:“去干啥?”
  陈辉回头看了他一眼,“破阵,先把那五鬼临宅破了。”
  强顺不进反退,显得很窝囊,“我、我不会破阵呀,您叫黄河跟您去吧。”说着,朝我看了一眼,眼睛里还是怒火熊熊的。
  我没理他,从沙发上站起了身,陈辉却冲我摆了摆手,“强顺跟我上去就行了,你在房间里等着,我叫你时你再出去。”
  陈辉领着强顺出去了,虽然强顺不情愿,但是他更不敢反对。
  我跟男人又坐回了沙发上,男人问了我几个不疼不痒的问题以后,我反问男人,最近得罪过啥人没有,男人摇了摇头。我又问,有没有得罪过自己身边的人,比如自己的亲戚朋友啥的,男人又摇了摇头。



发帖时间:2017-01-22 22:35:00

  就在这时候,忽然听着外面刮起了风,这风来的还挺突然,没一会儿,阴风大作,就跟冬天刮的那东北风似的,都嗷嗷叫。
  男人起身想把窗户关上,我赶忙拉住了他,这风来的不对劲儿,男人别再出啥事儿,拉着他往房间里面走了走,随后,我让他站在房间里面别动,我走到房门口那里,站在了房门口,真要是有啥东西,我往门口一站就能挡住。
  外面,一片漆黑,就算借着房间里射出去的灯光,也看不见外面的情况,就好像这股怪风卷起了地上的尘土,弄的整个世界尘土飞扬,这时候,也不知道陈辉跟强顺咋样儿了,挺担心的。
  又过了没一会儿,风渐渐小了,就听从外面传来陈辉的喊声:“黄河,出来吧。”
  喊了两遍,确定是陈辉在喊我以后,回头交代男人,在屋里呆着别动,我自己迈脚出了房门。
  来到院子里,陈辉又喊了起来,我顺着声音抬头一看,陈辉在房顶上站着。
  “东屋那里有梯子,你上来看看吧。”
  我扭头朝东屋一敲,墙根儿那里不知道啥时候立了个梯子,估计是陈辉刚才一个人出去的时候立的,顺着梯子上到东屋,又是一个梯子,一直通向主房的房顶。前面早就说过,男人这家的主房是个楼房,想上到楼顶,必须先上到东屋,再顺着东屋房顶的梯子,上到主房的二层楼顶。
  主房房顶上风很大,吹得我身上的衣裳都猎猎作响,上去以后打眼一看,整个儿房顶十分空旷,这时候,陈辉在房顶边儿上站着,强顺在房顶中间蹲着,双手好像还在捂着个啥东西,这叫我有点儿摸不清状况。



发帖时间:2017-01-22 22:44:00

  陈辉招呼了我一声,“过去看看吧。”
  我随他一起走到强顺身边,打眼又一看,强顺双手居然捂着一个坛子,这坛子能有一尺来高,圆肚。
  我不解地朝陈辉看了一眼,陈辉说道:“这就是被人下的咒。”
  我又朝强顺捂的那坛子看了看,强顺这时候把坛子口儿捂的还挺紧,好像里面放着啥要命的东西,我忍不住问道:“这坛子里装的啥?”
  陈辉说道:“你看看就明白了。”
  强顺这时候抬起头,哀求似的对陈辉说道:“道长,黄河现在来咧,你叫他替捂着吧,我可不敢咧。”
  陈辉当即示意我替下强顺,我朝强顺看看,狐疑的把身子蹲了下去,低头又一瞧,原来坛子上面盖着一块木板,强顺这时候双手正摁在木板上,在强顺脚边,还放着一块大石头,看样子,这大石头之前在木板上压着。
  我试着把双手摁在了木板上,示意强顺松手,强顺小声跟我说:“你使点劲儿,要不然可摁不住。”
  我一听,满不在乎的说了句,“你就松手吧。”
  强顺当即把手松开了,就在强顺松开手的一刹那,我脸色顿时变了,这坛子里面……



发帖时间:2017-01-22 22:46:00

  好了各位,不早了,今天的点击率不错,有点信心了,明天加快上传进度。


发帖时间:2017-01-23 10:36:00

  13,这里面……好像是个活物儿,劲儿还挺大,我双手能感觉到它在里面一下一下顶木板,冲击力很大,真跟强顺说的,使的劲儿小了根本就摁不住,强顺松开以后,我不得不把上半身全压了上去。
  强顺这时候一转身躲到了一边儿,陈辉走过来蹲到了我跟前,我扭头朝他看了一眼,就见他把手伸进自己怀里摸索起来,没一会儿,从怀里掏出一个布袋子,因为黑,也看不清袋子是个啥颜色的,好像是个黄色的吧,袋子口能有小孩儿脑袋那么大,圆柱形的,整个儿大概能有一尺来长。
  陈辉把袋子口撑开了,然后叫我挪开坛子上面的木板儿,我立马儿就明白了,陈辉是想把坛子里的东西放出来收进袋子里,坛子里到底是个啥,我这时候特别好奇。
  我开始一点点挪木板,陈辉撑着袋子在旁边做好捕捉准备。
  很快的,木板给我挪开三分之一,坛子口上露出一条黑漆漆的缝隙。
  “砰”地一下,里面的东西似乎发现木板挪开了,狠狠朝缝隙这里撞了一下,比之前撞击的力道要大得多,导致我两条胳膊都为之一震。
  与此同时,我看见缝隙下面有条黑呼呼的东西闪了一下,到底是个啥,没看清楚。
  等我想要再挪木板的时候,“砰”地又一下,这一下力道更大了,差点儿没把木板掀起来,里面的东西似乎已经迫不及待想从缝隙里冲出来了,我赶忙摁住木板,不敢再挪动了,再挪非给它冲出来不可。
  这时候,陈辉示意我,等里面的东西再撞的时候,趁势把板子全挪开。



 
Email我们 | 关于 | 留言
Copyright © 2010-2018 WWW.KanLouZ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黔ICP备15010001号-1
请记住我们的永久域名(看楼主的中文全拼):www.KanLouZhu.com
本站关键字: 看楼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