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搜索

天涯社区

百度贴吧

搜狐社区

豆瓣网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看楼主> 天涯社区>莲蓬鬼话>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阅读操作: 加入书架 | 打开书架
页面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鼠标双击滚屏 (1-10,1最慢,10最快)
发帖时间:2017-01-21 17:23:00

  10陈辉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冲强顺招了招手,强顺也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见状,我跟着也站了起来。
  打眼朝外面看看,陈辉示意强顺跟他到外面去,强顺这时候显得有点儿没底,只要让他开阴阳眼他就没底,这孩子,早就被那些玩意吓破胆了,谁没阴阳眼,谁体会不到能看见那些玩意儿的恐怖跟痛苦。
  强顺朝我看了一眼,我冲他讪讪一笑,心说,现在后悔了吧,当初不叫你跟来,非跟着来。强顺冲我艰难的咧了咧嘴,开阴阳眼简直跟要他的命差不多。
  不过强顺这孩子,两大“优点”,在大人跟前是乖巧孩子,在漂亮女孩跟前是害羞孩子。
  陈辉这时候让他跟着外面走,他虽然老不情愿,还老老实实跟着去了,我见状,跟着他们也要跟出去,不过,快要走到门口的时候,陈辉一回头朝我瞪了一眼。
  我顿时一愣,这是个啥意思,跟他一对眼神儿,哦,想起来了,他刚才交代过我,在没经他允许的情况下,我不能走出这个房门。
  我也不敢问为啥,悻悻转身,又回到沙发那里坐下,眼睁睁看着陈辉领着强顺出了门。
  我舔了舔嘴唇,这时候挺好奇的,不知道陈辉带着强顺要去看啥,难道陈辉刚才呆呆的发愣是想到了啥么?
  胡思乱想着,不知不觉中,时间过去了十多分钟,不过两个人居然不见回来,我有点儿沉不住气了,他们这是看啥去了,咋还不会来呢,摒住呼吸用耳朵仔细一听,院子里静悄悄的,也没啥动静,心说,难道陈辉带着强顺离开了男人的家,把我一个人晾这儿了?
  又等了能有十多分钟,还不见回来,我坐不住了,他们这是去哪儿了呢?想出去看看吧,又怕陈辉回来责怪我,那时候我太年轻,沉不住气,在屋里急的是抓耳挠腮,伸手拿起了茶几上的香烟跟打火机,这香烟跟打火机是男人刚才放在茶几上面的,本来是想让我跟强顺两个抽的,不过,我们俩当着陈辉的面儿是不抽烟的。
  这时候,包括男人在内,三个人都不见露面儿,终于抵不住香烟的诱惑,我主要是太无聊了。
  记得那烟还是硬盒的,当时的硬盒烟比软盒贵,更比我身上这一块半的烟金贵的不是一点儿半点儿。
  点着一根,做贼似的抽了几口,嗯,味儿还真不错,我当下一寻思,他们家这男人不抽烟,家里放这么好的烟纯粹是浪费,干脆呀,一不做二不休。
  我把自己身上剩下没几根的烟盒掏了出来,把茶几上那盒烟抽出来好几根,塞进我烟盒里了,这足够我抽上两三天了。
  抽着烟,心里平静很多,烟抽到一大半儿的时候,外面终于有了动静,是脚步声,我听的清清楚楚,赶紧把烟掐灭,烟头扔到了茶几底下。
  等脚步声来到房门口,我扭头朝门口一瞧,陈辉带着强顺一前一后进来了,我又朝他们脸上一瞧,陈辉一脸平静,也可以说面无表情,强顺一脸战战兢兢的。
  强顺见我在沙发上坐着,跑过来挨着我身边坐下了,一把拉起我一条胳膊说道:“黄河,你赶紧把血给我抹上吧,太吓人咧……”



发帖时间:2017-01-21 18:11:00

  “啥太吓人了?”我刚要问强顺,你跟道长出去这么久,都去干啥了,都看见些啥。
  不过就在这时候,陈辉也走了过来,挨着我另一边坐下了,我忍不住朝他看了一眼,他居然蹙着眉头抽了抽鼻子,我心里顿时暗叫一声不好,给他闻见烟味儿了,刚刚抽的烟,满屋子都是烟味儿,闻不见才怪呢。
  很快的,陈辉朝我看了一眼,说道:“你小小年纪,啥时候学会的抽烟?”
  我顿时干咽了口吐沫,怕啥来啥。我这时候抽烟,年纪是小了点儿,准确的说,我那时候周岁才十五岁,还是个孩子,说难听点儿,就我这年纪,抽烟的全是不良少年。不过,我可真不是不良少年,看过《末代1》的朋友们,应该对这个年纪的我不算陌生,初一初二我还是好学生,可到了初三,我的叛逆心出来了,跟着强顺、新建他们几个学坏了,抽烟喝酒逃课,还跟老师作对,等等吧,造成我这个的主要原因,一部分怪我自己定力不够,喜欢跟同学们一起起哄,另一部分,我们那所学校里的环境造成的,我上的那个中学,末代1里没说名字,这是为了保护我个人的隐私,不过,现在还是说了吧,反正我的家庭住址啥的,基本上都已经暴露了,微信群里一些人还来专门跑来看过我,感觉吧,我现在真也没啥隐私可言了,就差把人领进我们家里吃饭了。那中学的名字叫“新乡市第二十九中,”现在这个中学早就撤销了,过去是我们新乡市有名的烂中学,非常不好管理,这个说起来话就长了,谁没看过末代1的,可以去看看,末代1全名叫《末代捉鬼人》,那里写的比较详细。在我们那所学校里,学生逃学旷课、抽烟打架,那都是很稀松平常的事儿,我们班二十几个男生,没一个不抽烟的,女生还有俩抽的呢。我抽烟这个,真不代表我就是个不良少年,各位理解就行了。



发帖时间:2017-01-21 19:41:00

  言归正传,陈辉这么一问我,我真不知道该咋回答他了,心里发虚直冒冷汗,因为我们家里人还不知道我抽烟的事儿,特别是我奶奶,这要是叫她知道了,指不定咋收拾我呢。
  我又干咽了吐沫,偷眼朝强顺瞅了一眼,强顺这时候居然把眼皮一耷拉,一副事不关己的良好少年,我心说,你真行昂,我抽烟不都是你跟新建鼓动的,现在咋不啃声儿了。
  这时候,就听陈辉叹了口气,说道:“算了算了,咱不说这个了。”
  陈辉嘴上虽然说算了,可我从他的语气里听出来了,他这时候已经对我大失所望了,他肯定在想,我们家祖上一个个的顶天立地,咋出了我这么一个不良少年呢,要说吧,我们家几代传人,还真就属我最没出息,直到现在,还是数我最没出息,堂堂的捉鬼传人,居然沦落到写书为生了,想想都觉得讽刺,算了,我也不说了。
  沉默了好一会儿,陈辉又问我,“黄河呀,刚才在菜市场的时候我问过你,你一直没回答,你现在老老实实告诉我,你们家到底有没有查邪术的法子?”
  我听了顿时一愣,查邪术的法子?陈辉这话题转移的可够快的,不过,这也免去了我不少的尴尬。
  我眨巴着眼睛想了想,吞吞吐吐说道:“有是有,不过,我奶奶交代过我,这个跟谁都不能说的。”



发帖时间:2017-01-21 19:45:00

  @朕乘物以游心 2017-01-21 18:17:00
  重新看一遍,呵呵
  -----------------------------
  不重新开始也不行呀,别人的帖子,顶贴的人多,上传几天,几十万点击,我的倒好,没人说话,上传六个月,十万点击,搁谁都的重新开始。


发帖时间:2017-01-21 19:46:00

  这回,我也学乖了,大不了多花点时间,分段上传,没人顶,我自己来。


发帖时间:2017-01-22 09:23:00

  “有就行了。”陈辉听我这么说,似乎松了口气,欣慰的点了点头。
  也就在这时候,门外又传了脚步声,我们三个同时扭头朝门口一看,男人迈脚进来了,男人冲我们三个看了一眼以后,朝陈辉陪笑道:“道长,饭做好了,您看,你们谁过去端过来,我这胳膊不大方便。”
  陈辉从沙发上站起了身,不过,他可不是要去厨房端饭,走到男人跟前说道:“我现在把你的衣裳脱下来,你再给我们看看你的胳膊。”
  “好”男人点了点头,没有反对。
  陈辉三下五除二把男人上身的衣裳脱了下来,我打眼朝男人的那条胳膊一看,依旧又青又肿,跟截小腿似的,有恶心又恐怖。
  陈辉看了看以后,回头问我,“你能查出他这条胳膊是中了啥咒吗?”
  我看着男人的胳膊摇了摇头,“查不出来是啥咒,不过只要真是给人下的咒,我就能查出下咒的那个方位。”
  “那就好!”陈辉好像对我这答案很满意,随后,陈辉又问我,需要啥东西,我冲他一笑,需要用到的东西很简单,一把勺子、一根筷子、一碗清水、一捧香灰、一捧黄土。
  没一会儿,东西准备齐了。
  你们别看我写的简单轻松,其实查下咒这个,后遗症特别大、特别麻烦,我们家一般都不做这个,因为一旦介入,就得给人家做到底,也就是说,查出来以后就得破,但是,一破事儿就来了,直接就会得罪下咒的人,特别像这种生死咒,下咒的人下咒之前都签有契约,具体啥样儿的契约我就不知道了,反正也是挺毒的,就跟发的那种毒誓差不多,都是豁出命干的。这个咒要是给人中途破掉了,下咒的人非死即残,所以说,查这个,后遗症很大,很容易给自己树立大敌。
  不过这时候,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既然奶奶让我跟着陈辉过来帮忙,她也就等于认可了我在帮陈辉的过程中所做的一切,包括做的那些不好的、负面的,她也都认可了。



发帖时间:2017-01-22 09:37:00

  准备好上面那些东西以后,我让男人又找来个床单子,我跟强顺一起动手,把对着房门的那面墙用床单子遮上了。这个是为啥呢,为了挡晦气的。
  正对着房门的这面墙,属于整个房子、整个家居的风水墙,这里的风水,我们叫它“气场”,这面墙的“气场”强了,家里兴旺,“气场”弱了,家里衰败,一般供神像、供排位啥的,都在这面墙上,仙家的气场强,能影响到这面墙,家里就算不兴旺发达,也会平平安安,对了,死者的灵位可不能供在这面墙上,供上就等着倒霉吧,我们农村要是有人去世,这面墙也是会被遮住的,因为丧事一般都是在家里办的,棺材放屋里,棺材头正对着房门,棺材尾,正对着这面墙,不过办丧事儿这个,挡这面墙除了挡晦气,还有别的说道儿,这个我以后可能会慢慢说到,在这里我就不再多说了。
  墙用床单子遮好以后,我把碗水放在了墙和门中间的地面上,黄土捏上一小撮,撒进水碗里,朝水面吹上一口气,这个叫“活气”,也叫“风”,具体的我也不解释了,然后,把香火均匀的撒在水碗周围的地面上,围着水碗,以水碗为中心,圆形撒开,圆形的直径大概一尺左右,这时候,围在水碗周围的香灰叫“生地”,也就是活地。
  整个儿下来,这就是一个查邪咒的小局。至于那把勺子跟筷子,等下一章再说。



发帖时间:2017-01-22 11:53:00

  11,摆好以后,我招呼了男人一声,让他跟我一起蹲到水碗边儿上,又招呼了强顺一声,让他过来托住男人这条中了咒的胳膊。
  强顺居然连连摇头,坐在沙发上连动都没动,不但不过来,还把脸扭到了别处。
  我一看就明白了,他这时候阴阳眼还开着呢,之前他不是说男人这条胳膊上趴着一条大青蛇么,现在要他过来托住男人的胳膊,他当然不敢。
  我起身走到他跟前,对他说道:“没啥可怕嘞,我给你抹上血你不就看不见了。”
  强顺一听,脸扭过来朝我看了一眼,声音颤颤的说道:“抹上也害怕……”说罢,强顺偷偷又朝男人看了一眼,我感觉他的眼神刚碰着男人就收了回来,紧跟着小声又对我说道:“男人胳膊上那只大青蛇……正顺序男人的眼睛珠子往男人脑袋里钻呢,太吓人咧。”
  听强顺这么说,我在脑子里想象了一下大青蛇顺着眼睛珠子往男人脑袋里钻的画面,这已经不是吓人那么简单了,大青蛇这是想要男人的命,再等上一段时间,男人的脑袋一乱,就该发疯了。
  “行了,没啥可怕的,给你抹上血你就看不见了。”说着,我从身上掏出针,在手指头上扎出血,强顺这时候从沙发站起来,很配合的把自己身上的衣裳撩了起来,我给他胸口上抹了鸡蛋大小一片。
  血一抹上,强顺松了一口气,扭过头心有余悸地又朝男人看了一眼,冲我笑了笑。
  我拉着他的胳膊来到水碗跟前蹲下,让他把男人的胳膊立着托在水碗正上方,男人的中指尖,正对着水碗的中心,距离水碗大概一尺左右。



发帖时间:2017-01-22 13:16:00

  我自己一手拿起勺子,一手拿起筷子,勺子在碗沿儿轻轻敲一下,嘴里紧跟着念一句咒语,这个查下咒的小局必须配合咒语才能生效,至于咒语是啥,在这里我就不写了,毕竟我是在写书,不是在教徒弟。
  念完咒语以后,筷子伸进水碗里搅一圈,水碗里之前不是撒了黄土嘛,把黄土搅上来了,也就是把水搅浑了,然后,筷子从水碗里抽出来,这时候,筷子上就会沾上水,把筷子斜着抵在男人手心,让筷子上的水,流到男人手心上。
  随后,勺子再在碗沿儿上敲一下,再念咒语,筷子再在水里搅一圈,再立在男人手心,让水流到手心上。
  反复一直这么做,直到男人手心的水顺着指缝流下来,一般都是顺着中指和无名指中间那条缝流的,当然了,也有例外的,水滴流到指头尖儿以后,就会跌落进水碗里,这时候,就要看水碗里会不会被砸出一个水泡,用我们的行话说叫“起泡”,土话叫“咕嘟泡”。
  如果水滴落进水碗里起了水泡,说明男人确实是给人下了咒,如果没有起泡,再按照上面的操作,再做一次,如果第二次还是没有起泡,说明男人的胳膊不是给人下了咒。
  这个,就是我们家传下来的,查下咒的方法。当然了,这还不算完,这是第一步。
  第二步,水泡从水碗里冒出来以后,它并不是静止的,会在碗里漂动,水泡漂到哪儿碎掉了,说明被下咒的方向来自哪里。一般给人下咒,都需要一些特定的物件,例如说,最常见的,草人咒人术,给草人身上写上被咒人的名字,然后用针扎草人,针扎到草人那个部位,被咒人那个部位就会疼痛不止。



发帖时间:2017-01-22 13:55:00

  水泡漂动的位置,就是那咒人物件所在的位置,一般这些物件都在下咒人身边,找到这些物件,基本上也就找到了下咒人,当然了,这也是有列外的,有些下咒的物件,被埋在某些特定的位置,一般都在被下咒人的祖坟里,或者家宅的四周等等。
  男人这个,在我反复给他手心抹了十多次水以后,手心的水顺着他的中指慢慢流了下去,我停止抹水,摒住呼吸看着那水珠一点点流下去,最后,倏地落进了水碗里。
  “噗”一声,水珠似乎因为下落的冲击力,钻进了水碗深处,不过,并没有冒出水泡。
  我顿时把眼睛珠子瞪大了,这是咋回事儿?停了没有两秒钟,“咕噜”一声,从水底晃晃悠悠漂上来一个指甲盖大小的水泡,我顿时一阵愕然,心说,这水泡咋这么大呢?
  其实,查邪术这个,我从没弄过,也从没见奶奶弄过,这是第一次,不过,听奶奶说过,水泡冒出来以后,先看个头,个头越大,说明这邪术越毒,据我奶奶她所知道的,最大的水泡,只有黄豆大小,眼下这个,比俩黄豆俩加一块儿还大!要是按照奶奶说的,水泡越大咒术越毒,那这个该有多毒呢?
  个头儿大还不算啥,更叫我惊讶的是,水泡冒出来以后并没有动,就停在水碗中央,一动不动,停了能有两三秒钟,“噗”一下破裂了。
  我顿时就呆住了,水泡停在水碗中央没动,这说明个啥意思呢,说明那下咒的物件儿,或者下咒的那人,就在他们家里!
  这有可能吗?我咋觉得这么不可能呢?
  我忍不住朝男人看了看,男人这时候蹲在水碗边儿上,眼睛看着水碗,一脸茫然不知,感觉还挺可怜的。



 
Email我们 | 关于 | 留言
Copyright © 2010-2018 WWW.KanLouZ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黔ICP备15010001号-1
请记住我们的永久域名(看楼主的中文全拼):www.KanLouZhu.com
本站关键字: 看楼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