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搜索

天涯社区

百度贴吧

搜狐社区

豆瓣网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看楼主> 天涯社区>情感天地>谜咒:艾滋病绝症期间被神秘诅咒困扰,无法挣脱各种情迷怪事,谁来救我?
 
 
 
谜咒:艾滋病绝症期间被神秘诅咒困扰,无法挣脱各种情迷怪事,谁来救我?
阅读操作: 加入书架 | 打开书架
页面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鼠标双击滚屏 (1-10,1最慢,10最快)
发帖时间:2016-11-29 22:53:00

  各位天涯论坛的朋友:
  在您翻开这段经历之前,我想对您说几句话。
  这段离奇经历是在我确诊感染艾滋病后的第289天开始写的,在这段经历里我没有提及任何关于艾滋病的只言片语,我怕“艾滋病”这三个字太过沉重,我不想这三个字在给我带来巨大压力的同时还影响到您阅读这些文字的情绪。所以,请原谅我将所有对艾滋病的恐惧、担忧、焦虑、抑郁、绝望、不甘,还有那么一点点渺茫的希望都全部藏进了这段离奇经历里面。
  我希望这所有关于艾滋病的不利情绪能在这段经历里得到稀释、缓解,也希望这段离奇经历能带给您轻松的心情。
  如果您不嫌弃,我愿意用我的文字伴随您左右,一直到我生命结束的那天。
  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
  祝您健康、幸福,冬天快乐。

  

  


  这段经历先要从五个月前发生的一件怪事讲起。

  五个月前我周围同学圈里突然开始流传一种奇怪的谣言,说我不是我父母亲生。这些话说得有鼻子有眼:有人说“两个方脸的人怎么可能生出一个鹅蛋脸的人?”也有人说“我听说洛熠桃的父母都是单眼皮、鼻梁也不高,怎么可能生出一副高鼻梁和一对双眼皮桃花眼?”后来这些谣言传着传着甚至变成有人当年亲眼目睹我母亲在乡下和一个男人约会偷情才生下我的地步,而且关于当年偷情的时间地点场景都描绘得丝丝入扣。

  我已经十四年没有见过我父母了,他们在我三岁那年离婚各自成家后便音讯全无,从那以后我就跟着奶奶长大。我自己都记不清我父母到底长什么样子,对于这些谣言的真实性更是无从知晓。

  有人说谣言传上一万遍就会变成真理,后来听太多这些谣言之后连我自己都开始怀疑:难道我真不是我父母亲生?不然他们怎么舍得丢下我十四年一直不闻不问?可是如果我真不是我父母亲生,为什么这些年我身边从来没人告诉过我?甚至连只言片语也没有透露过?


  




发帖时间:2016-11-29 22:55:28

  我以为谣言会因忍耐和置之不理暂时告一段落,可事实情况却并非我所料,后来不久我周围的同学开始疯传当年我被流浪汉拖到树林里强暴的事情。那是我十岁那年发生的事情,那年我上小学四年级,被村里一个瘸子流浪汉诱骗到树林里差点遭强暴,后来我侥幸挣脱后学校里却开始疯狂传播我被强暴的谣言,甚至有人说我是灾星,一旦跟我接触就会被连累全家不得好死。

  那以后周围的同学都不敢接近我,有一些恶作剧的孩子时常在回家的泥巴道路上雕刻上“洛熠桃是扫把星”、“洛熠桃是骚货”之类的话语,每当看到这些地上的雕刻我就有种被千千万万人践踏在脚下的羞辱感。后来这些年我时常被当年那个树林的噩梦惊醒,梦里最可怕的不是那个流浪汉猥琐的目光,而是深藏在我童年记忆里周围那些同学鄙夷歧视的眼神和面容。

  


发帖时间:2016-11-29 22:57:09

  十岁那年的事情彻底毁掉了我的童年,那件事后不久我就转学了,奶奶带着我搬到了姑妈家长住,这一住就是七年。我没想到七年后这些谣言会再次被翻出来影响我的生活,为了避开这些谣言的影响,我没日没夜地看书,我头脑里只剩下一个念头:我一定要尽快考上一所外地的大学,离开这里再也不要回来。

  这件事后不久奶奶突发脑溢血卧床不起,她醒过来的时候贴着我的耳朵迷迷糊糊地对我说:“熠桃……你有空的时候去峨眉山万年寺……找一位叫尘寂的禅师……他会告诉你这些谣言背后的真相……这医院人多口杂……我……我不能跟你讲太多事情……你记住……不能告诉任何人……去峨眉山做什么……连你姑妈姑父和表哥都不能说……你就说去峨眉山帮奶奶祈福……趁这段时间暑假有空……你让表哥带你去一趟峨眉山……早去……早回……”

发帖时间:2016-11-29 22:58:50

  奶奶说完这段话就昏睡了过去,我的思绪却开始混乱起来,不由得想:这些谣言是谁散播出来的?这里面究竟隐藏了什么真相?难道我父母这十四年不见我另有隐情?这尘寂禅师又是谁?为什么这些年奶奶从来没有告诉过我?难道我同学说的那些事情都是事实?还是这其中隐藏着另外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

  为了解开心中的疑惑,我决定让表哥带我去峨眉山万年寺找这位尘寂禅师,可奇怪的是当我们到达万年寺询问的时候,里面的僧人却说这座寺院根本没有叫尘寂的僧人。

  


发帖时间:2016-11-29 23:18:59

  我回头看了看佛殿外面,眼前的景象把我惊得目瞪口呆:空旷的万年寺此刻竟然艳阳高照,我记得自己刚才踏进佛殿的时候这外面还是一片大雨磅礴的景象,怎么一眨眼功夫就变换了模样?此刻的万年寺不仅晴空万里,更为奇怪的是,前一刻还被暴雨堵得水泄不通的地面此时竟然看不到一滴雨水,丝毫下过雨的蛛丝马迹都找不到!

  我急匆匆地走到佛殿外面的台阶上神色慌张地四处张望了一圈,却发现这座寺院根本找不到一点属于万年寺的迹象。这究竟是哪里?我怎么会突然到这里来的?

  


发帖时间:2016-11-29 23:19:46

  正在我一头雾水的时候,身后佛殿里突然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南无阿弥陀佛!”

  我回头看见一位黄袍僧人背对着我盘坐在蒲团上,我完全不知道他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更奇怪的是,之前空无一物的暗淡佛殿此刻竟然金碧辉煌,殿内高大肃穆的释迦牟尼佛像正栩栩如生地矗立在眼前,我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了地方。

  黄袍僧人朝释迦牟尼佛合十礼拜,满是淡然地说:“洛熠桃,你终于回来了。”

  “你是谁?”我怯生生地看着黄袍僧人的背影问道:“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发帖时间:2016-11-29 23:27:51

  “贫僧法号尘寂,我不仅知道你的名字,我还知道你身上不可告人的秘密,这秘密甚至连你自己都不知道。”

  我身上有不可告人的秘密?而且还是我自己都不知道的秘密?这究竟是什么秘密?这时我突然回想起之前奶奶嘱咐我的事情,我忙追问道:“尘寂师傅,是奶奶让我来找你的,她说你知道最近我身边那些谣言背后的真相。你能告诉我这些谣言是谁散播出来的吗?我父母难道真的不是我亲生父母?”

  “这些谣言是谁说的不重要,你父母是不是你亲生也不重要,现在对你来说有更重要的秘密需要你去解开,这秘密与你和你周围的人生死攸关,解开这个秘密自然就能解开你心里之前那些疑惑。你进来吧,我慢慢告诉你。”


  



发帖时间:2016-11-29 23:28:23

  当我前脚踏进大殿的时候,殿内的光线突然就暗淡下来,神佛摆设也全部瞬间消失了踪影,佛殿又恢复到我之前第一次进来时候空荡荡的样子,只有黄袍僧人盘坐在中间的蒲团上。我吓得忙停下脚步不知所措,心想这佛殿难道暗藏了什么机关玄机?

  “你别害怕,到我身后找个蒲团盘坐下来。”

  我顿在原地不敢朝前走也不敢退出去,满是惊恐地东张西望着问道:“师傅,为什么我一进来这些佛像都消失不见了?”

  “佛菩萨无处不在,你看不见是因为你身上有业障作祟,障碍了你的慧眼。”

  “业障?”

  


发帖时间:2016-11-29 23:29:54

  “嗯,你身上有桃花煞。”

  “桃花煞?”我一听什么“凶”、“煞”之类的字眼就浑身发毛。

  “嗯,凡带此煞的人进入寺院,三丈之内,佛光不显;九尺之内,金身隐匿。”

  “三丈之内,佛光不显……九尺之内……金身隐匿。”我嘴里喃喃低估着黄袍僧人的话,突然明白为什么自己刚才走进大殿佛菩萨都消失不见了。这让我觉得自己就像中了某种邪术,一定会不得好报,我突然有种五雷轰顶的感觉。

  “师傅,”我一脸恐惧追问道:“什么是桃花煞?”


  



发帖时间:2016-11-29 23:30:38

  “你先坐下。”

  “哦……”我有些神色慌乱地找了就近的一个蒲团盘坐下来。

  黄袍僧人拨弄了几下手里的佛珠说:“你出生卯年子月午日午时,命里满盘桃花,且桃花为忌又逢羊刃,此生必受情事祸害牵连。你命里伤官驾驭桃花,夫妻宫被冲,一生姻缘颠簸难有婚姻,即便有婚姻也是克夫克尽不得善终。”

  我没完全听懂黄袍僧人的话,只大概听明白“此生必受情事祸害牵连,一生姻缘颠簸难有婚姻,即便有婚姻也是克夫克尽不得善终。”这几句话。

  “师傅,你是说……我是克夫命且没有好下场吗?”

  


发帖时间:2016-11-29 23:32:20

  “佛法只讲因果不论命,这一切都是你的因果造化。你的桃花煞不仅克夫,还会连累周围的人一起遭厄运冲克,祸事连连。”

  “可是……”我急得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如果我这辈子注定是克夫命而且不得好死还要祸害很多人,那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师傅,”我有些不甘心地追问道:“你是不是看错了?我从小到大异性缘分一直不好,何来的桃花运?”

  “那是因为你的桃花煞还没有被引动,一旦桃花煞被引动,桃花过处,寸草不生;荒淫不堪,人尽可夫;克夫克尽,不得善终。你所认识的人都会因为你面临大灾大难,而你的性命也熬不过一年。”

  “桃花过处……寸草不生……荒淫不堪,人尽可夫……克夫克尽,不得善终……性命过不了一年……桃花过处,寸草不生……”这几句话就像诅咒一样在我嘴里低声盘旋,此刻我突然万念俱灰,觉得这一辈子都白活了。我一时无法接受这残酷的一切,就像一个看到自己化验单的绝症患者,大脑一片空白,根本来不及恐惧、来不及悲哀、来不及伤心沮丧。

  “师傅,我还能活多久?我不想这么早死……我也不想害人……”慌乱中我起身往黄袍僧人身边走去,就像被死神追逐的人在绝望中看见了一根救命稻草寻求庇护一样。

  在我快要靠近黄袍僧人的时候,他的身子突然像散了架一样不断往下瘫软,很快就变成了一堆盖着僧袍的骷髅,上面顶着一张人皮面具。我吓得慌忙缩回手,连连往后退了几步。

  


发帖时间:2016-11-30 00:05:12

  “你不用害怕,你刚才看到的并不是我的真身。”这时空中继续传来僧人的声音:“你身上带了桃花煞,我不能靠你太近。你往大殿后方的那道门去吧,过了那道门你自然会碰到有缘人。”

  “师傅,你是说这位有缘人能解开我身上桃花煞吗?”

  没有人回答我,这时我突然发现蒲团上那堆僧人的衣服逐渐挥发成橘红色的烟雾,不断在大殿里飘散开来,那些接触到烟雾的蒲团就像被腐蚀了一样,瞬间也开始迅速化成烟雾继续朝四面八方扩散。

  我吓得慌忙朝着大殿左后方那道门跑去,可是还没等我踏进那道门,突然从门里放射出一道强烈的白光,刺得我睁不开眼。

  


发帖时间:2016-11-30 00:09:13

  今天晚上就更新到这里,休息了,明天继续更新。大家晚安,好梦。

发帖时间:2016-11-30 08:17:11

  只想看文章的朋友们,建议开启只看楼主模式。当然,大家也可以看全贴,积极参与互动,不管生活里正面、负面的东西都可以尝试在这帖子里发泄缓解,希望真诚互动。非常感谢大家,再发一次在这里,希望大家能看的到。冬天很冷,希望能熬过这个冬天,大家一起抱团取暖,生活里不能说的一些事情都可以在这里宣泄。再次感谢大家的支持

发帖时间:2016-11-30 08:20:16

  我好像陷入了一个混沌的世界,我感到周围一片光明通透,可是不管我怎么努力想睁开眼却怎么也睁不开,而且越努力胸口就像堵着一块石头一样喘不过气。

  这时我突然听到一阵火车汽笛的刺耳声响,一股凌冽的凉风迎面扑来,慌乱中我猛地睁开眼,发现自己坐在一辆火车上。原来之前在万年寺发生的一切都是一场梦,可是我分明记得我是和表哥一起去万年寺找尘寂禅师询问事情、顺带为奶奶起伏,为什么之后下山的一切事情我一点也记不起来?

  “表哥,表哥!”我推了推坐在过道边的表哥,他这会儿睡得很沉,根本不理睬我。

  窗外一片漆黑,车厢里的人都在熟睡。我前后打量了一下这节车厢里的人,发现他们的装束都很奇怪:这些人的发型和衣装看起来都是上世纪80年代的模样,我只有在老电影里才见过,我暗自揣测这些人要么是电影剧组,要么是很多年没出过大山、与世隔绝的山民。

  


发帖时间:2016-11-30 08:22:59

  坐我对面靠窗边的是一个怀抱婴儿的青年男子,从侧面看他相貌长得很俊朗,当我看到这张脸的时候我总觉得似乎在哪里见过。更为奇怪的是,当这个男人从睡梦里翻了个身、脸正对着我的时候,我的脑海里竟然瞬间跳出关于这张脸的一幅幅动态画面。

  那些画面好像是在一座火车站告别,我看见这男人站在月台边拉我的手,还看见他坐在火车上远远地跟我挥手告别,那笑容就像是三月的阳光一般温暖,隔着很久远的记忆瞬间穿透我的胸膛。可是这些画面都没有声音,而且全部是支离破碎的片段,无论我怎么回想都无法将它们连贯起来。

  


发帖时间:2016-11-30 08:28:35

  这时火车突然开始穿越隧洞,从半掩的窗户里发出阵阵鬼哭狼嚎般的风声,我的记忆被打断,那青年男子也突然被风声惊醒,他怀里的孩子被吓得啼哭不止。

  坐在他旁边的中年妇女也被惊醒了,睡眼迷蒙地看着青年男子说:“外面在飘雨,风又大,你还是把窗户关上,别把孩子吹感冒了。”

  青年男子关上窗户后他怀里的婴儿仍然哭闹不止,他抱着孩子起身逗了会儿无济于事,这时他看着我说:“尹秋,这孩子是不是饿了?你喂他吃点奶吧。”他边说边将婴儿朝我递过来。

  “你在跟我说话?”我一脸吃惊看着青年男子。

  “我不跟你说话跟谁说话呢?”他笑道:“快,儿子肯定是饿了!”

  我忙推开婴儿满脸通红看着他:“帅哥……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什么?你叫我啥?”

  


发帖时间:2016-11-30 08:30:14

  “我……”我对眼前发生的一切简直摸不清头脑,满脸尴尬解释道:“我是说……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孩子他妈我都会认错吗? 你别逗我了,来,这孩子闹起来不认我你不是不知道。”

  “等等……”我扭头对着火车窗户上下左右打量了一番自己的模样,确定自己的眼睛鼻子嘴巴都是洛熠桃的原形,看着窗户里那些人影一个个都穿着上世纪80年代的装束,我脑子飞速运转,心里问自己:“这究竟是哪里?难道我穿越时空回到了几十年前?”

  这时我突然想到之前的那个奇怪梦境,那个诡异佛殿里的僧人指点我说走出那道门就能遇到有缘人,难道那扇闪着白光的门是一道时空之门?难道眼前这个青年男子就是我命中的有缘人?难道他能帮我解开我身上的桃花煞?

  


发帖时间:2016-11-30 08:33:29

  题外话:尽量保持每天更新2000字,这是我码字的极限,我会尽量抽出时间更新,吃饭去了,祝大家新的一天心情愉快。[d:花>
发帖时间:2016-11-30 09:25:29

  我正百思不得其解,这时火车突然一阵紧急刹车,车厢里所有行李包和桌子上的各种食品都被纷纷震落。我前面的乘客有的被行李包砸到头部,有的被强烈的惯性拉扯摔倒在地,所有人都瞬间醒了过来。

  “怎么了?怎么了?”

  “这是怎么回事?”

  所有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状况,这时火车再次紧急刹车,那些惊魂未定的乘客又一次被强大的惯性摔倒,有的被撞伤满嘴满脸都是血。这时车厢里的灯在闪烁几次之后突然熄灭,周围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整座车厢开始发出阵阵惊恐的尖叫声。

  火车仍然在向前移动,我们所在的这截车厢缓缓地滑出了隧道。车窗外电闪雷鸣、大雨倾盆,在闪电的照耀下我看到前方的桥梁已经断裂,河下是滚滚的泥石流,我们所在的车厢此刻正在朝着泥石流里滑落。

  黑暗中惊魂未定的乘客在车厢里发出一阵阵惨叫,很多人不知所措,还有人试图往另一节车厢逃散。此刻车厢里乱成一片,一拥而上的乘客已经将车厢接口处堵得水泄不通,根本就出不去。

  “表哥!表哥!”我嘴里大声喊着,试图伸手去抓住表哥,却发现表哥的座位是空的。

  



发帖时间:2016-11-30 09:27:16

  “别怕!”之前那个青年男子抱着孩子从座位上起身大步跨到我身边抱着我说:“我们不会死的!我们不会死的!”青年男子一手抱着啼哭不止的孩子,另一只手将我紧紧搂在怀里,黑暗的夜色里我能感受到他身体的温度,甚至能听见他急剧加速的心跳声。

  这时我们所在的这节车厢前半段已经彻底脱离轨道悬在了半空中,下方是滚滚的泥石流,我能清晰听见山体崩塌发出的阵阵巨响。在前半段悬空车厢强大的重力压迫下,后面车厢接口很快发生了断裂,整节车厢开始往河里倾斜滑落,周围发出一阵阵惨绝人寰的尖叫声和呼救声。

  我愣在青年男子怀抱里,来不及思考任何问题,我完全没有预料到自己的生命会以这样一种不知所谓的离奇灾难戛然而止。这时车厢突然侧翻彻底脱离轨道往河下的泥石流直冲而去,黑暗中我感觉自己像失重一样被甩到了半空中。

  


发帖时间:2016-11-30 09:28:58

  我本能地伸手抓住旁边的行李架试图稳住重心,可青年男子却被强大的牵引力拖拽着离开了我的身体。我连忙伸出另一只手抓住青年男子的手腕,但是由于重力太大,我根本就拽不住他的身子。

  这时窗外划过一道巨大的闪电,我看见青年男子一手抱着婴儿、一手抓着我的手悬在半空,下方滚滚的泥石流奔腾翻涌着,就像无数饥饿的狮子咆哮着在等待这些无辜的罹难者下肚。

  “别怕!”我咬紧牙用尽力气死死抓住青年男子说:“我们……不会死的!”

  我话音刚落,青年男子已经将手掌松开,他的身体开始迅速往下坠落,我却感觉时间像是无限放慢下来,我看见他脸上没有一丝恐惧,只有坚毅的目光和安然知足的笑容映入我的眼帘。望着这个素未谋面又似曾相识的男人,我突然感觉时光好像开始迅速倒流,所有与这个男人相关的画面都在瞬间聚集到了一起,我清晰地想起了很多很多我跟他之间的事情:那些青梅竹马的童年时光,那些婚姻里的幸福日子,那些所有关于他的音容笑貌……一切的一切就像一部快进的电影一样不断在脑海里回放。

  这时闪电瞬间消失,周围又陷入一片漆黑之中,我耳边突然传来一声巨大的撞击声,同时伴随着车窗玻璃被震碎发出的支离破碎的声响。我的世界突然一片迷蒙,就像瞬间丧失了意志。

  


发帖时间:2016-11-30 10:16:04

  我感觉自己好像被突如其来的泥石流冲了很远,这时我又恍惚听到表哥呼唤我的声音:“熠桃……熠桃!熠桃……”

  “表哥……”我用力扑腾着翻出水面,嘴里深吸了一口气大声喊着:“表哥!你在哪里?表哥!”

  这时天空又划过一道巨大的闪电,在强烈的电光照耀下我看到被淹没的车厢里一个乘客也没有。正在我茫然不知所措的时候,我突然看见车窗外飞来一块巨大的山石,直直地向我砸了过来。

  “救命!救命啊!救命!”我吓得扑腾着在洪水里乱抓,却什么也抓不到。

  在那块巨石即将砸到我跟前的时候,我感觉心脏突然涌出一股奇怪的气流,瞬间将我冲到了另一个世界。

  我猛地睁开眼,发现自己竟然坐在一辆轿车的副驾上,周围一片漆黑,我不知道自己是在做梦还是到达了另一个未知世界。

  


发帖时间:2016-11-30 10:48:51

  我恍恍惚惚定了定神看着坐在旁边的表哥,他正握着方向盘一脸惊魂未定注视着前方发呆。

  “表哥!你怎么了?”

  “操!”他回过神骂道:“差零点一秒就撞上去了!你大爷的会不会开车!”

  前面那辆后丰田轿车并没有理会表哥,继续不紧不慢地在黑暗的上路上蜿蜒前行。我捂着脑门望着四周黑暗的夜景,一副不知身在天南地北的样子问道:“表哥……我们这是在哪里?”

  “哦!大渡河峡谷!”

  “大渡河……峡谷?”我一脸茫然看着表哥,突然回想起之前和他在峨眉山拜佛的经历:“我们不是在峨眉山吗?”

  


发帖时间:2016-11-30 10:50:46

  “早下山了,你上车就开始蒙头大睡,我看你睡的那么香没舍得叫醒你。”

  原来我从峨眉山下山后一直在做梦,这时我开始回想之前那场列车事故的梦境,脑子里却只有大概的片段,根本想不起来跟梦中那个青年男子的对话,更想不起来在梦中闪现过哪些与他之间的记忆。

  顺着这场列车事故的梦境,我的记忆又回到了那座诡异的寺院。如果说列车事故的梦只是突如其来的偶发性梦境,是一种没有任何暗示的梦,那关于那座寺院的梦绝非是空穴来风。

  


 
Email我们 | 关于 | 留言
Copyright © 2010-2018 WWW.KanLouZ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黔ICP备15010001号-1
请记住我们的永久域名(看楼主的中文全拼):www.KanLouZhu.com
本站关键字: 看楼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