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搜索

天涯社区

百度贴吧

搜狐社区

豆瓣网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看楼主> 天涯社区>莲蓬鬼话>大案纪实(不虚构 不夸张 真实案例纪实贴)
 
 
 
大案纪实(不虚构 不夸张 真实案例纪实贴)
阅读操作: 加入书架 | 打开书架
页面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鼠标双击滚屏 (1-10,1最慢,10最快)
发帖时间:2016-06-16 21:40:46

  之前在天涯上的帖子,几位读者一路追随,首先感谢大家。
  同时,各位也提出,我的标题不好,不够吸引人。在这个标题党时代,名字和颜值一样勾人心魂,所以,不得不再次开贴,重新发文。
  声明三点:
  一、每个案子都来自真实的案例,案发现场的结构、位置、衣着、物证均为真实记录。如果在一些报道中看到相似的情节不要意外,或许那就是这个案子。
  二、谢大雷这个人物,是虚构的,其虚构的基础上,是侦办第一起案件的人物原型,性格相貌都是这位赫赫有名的刑警大队长。每期案子以谢大雷为形象写出来,是为了人物阅读上的便利。
  三、时间地点涉案人的改换姓名,是为了保护受害人的隐私,也是为了对受害人家属减少次伤害。



  正文:

  所谓的神探,并不是具有多么与众不同的超常技能。他们之所以拿下很多案子,就在于认真。把案子真的当回事去办。
  现代的科技如此发达,早已不是审乌盆时代大玩心理战,借助DNA、技侦,能处理很多过去无法处理的案件。
  但这个过程,依然需要一个核心的领导者,和一个负责任的办案指挥员。这个人对全局的掌控,对案件节奏的调度,对嫌疑人心理的揣摩,对下一步侦办方向的选择,都决定着一起案件是否能侦破,多久能侦破。
  谢大雷,海城公安局新华分局的刑警大队长,两杠二,刚熬上正科。没办法,基层队伍大,位子少,这还是老局长退休前才解决的问题。
  没拿过几个一二三等功,也没得过这个那个奖,申报这些就得准备材料,谢大雷有那功夫还抓几个网上逃犯呢。

  1、
  周日,晴。
  谢大雷早晨一出门,就觉得神清气爽,黑哒哒的一张脸也绽开了小花而显得千沟万壑。因为临出门前,不怎么讲究表达的老婆给他口袋里塞了五百块钱,让他过生日好好花。多年没见过工资卡,买啥都得打申请,老谢能不高兴吗?摇晃着车钥匙,他想起昨晚和老婆去菜市场,偶遇20多年前的街坊,拍着他肩膀说,小谢啊,你看,闺女都这么大了。乐的老婆直不起腰,老谢直嘬牙。
  没办法,长得太着急,脸又黑,去哪都问四十几,其实这三张还没数完。上回去走访案情,问一起抢劫案的目击者,嫌疑人的体貌特征,卖花卷的姑娘扑打着两只手的面粉打量了大雷半天说,恩,四十开外,五十来的吧,跟你差不多年纪。气的谢大雷心里一个劲的咒她,祝你一辈子卖花卷。
  特别提醒,今天是老谢的生日,今天一过36整。
  这一天都过的很消停。辖区的发案也很给力,110接报的都是几起小案子,压根用不着刑警大队出动,处置了手头的几个积案的调查安排后,中午,老谢和同学就奔了城郊的一个饭馆,老谢拍着钱包说,点,今天老婆发钱了。几个哥们揶揄老谢今天铁公鸡拔毛,决定大吃一顿把五百块花完。
  当年的警察学校的毛头小伙子们,如今遍布市里的各个派出所刑警队,这一坐下,说的都是案子,五花八门的各类奇葩。当年的下铺讲的最有笑点,前几天接的一个报警,车主把车停地库,一个小偷上网没钱了,准备在地库砸个车,这傻小子找来找去,一辆没贴膜的敞篷不错,隔着玻璃一看,后座上还有个包,没找着砖头,正好地库的角落不知谁家装修掉了一个钢条,傻小子挺高兴,趴车顶上费尽的锯出一个天窗,结果挎包里除了一包手纸就是一个片卫生巾,他翻了翻骂了一句晃晃悠悠离开了地库,这一幕被地库的监控拍的一清二楚。案发后,下铺的哥们也顺着这个线索把傻小子抓了。到案后,嫌犯觉得没事儿啊,反正我没偷着。万万没想到哇,车主做了个定损,我擦,那跑车的车顶作价11万,这事儿比偷窃还大。
  一群人边说边笑,12点来钟,人差不多齐了,上了一盘凉拌金针菇,谢大雷电话响了,看了一眼来电,老谢心说,这顿饭要完。辖区五中队队长冯明亮打来的,谢队,命案。老谢哀叹一声,椅子一扯,五百块往桌上一拍,兄弟们,慢慢吃吧,组织召唤呢。
  开着那辆车门子嘎吱乱响的破桑塔纳,老谢一路狂奔,每过一个坑,轮胎就报复性的狂颠一下。命案必破命案必破。他心里算计的是今年命案百分之百的指标,千万别砸在这个案子上。
  中队的同事们已经到了,冯明亮一看老谢,小跑着过来汇报情况,谢队,情况还行,估计是个小姐,姘头打电话找不着人,找了几个朋友一起来,叫开锁的打开门,一看,人死了,有点线索。
  老谢没说话,阴沉着脸套了鞋套进了屋,冯明亮一看这架势,心里一咯噔。哎,也是,这事儿搁谁也会痛快,他要知道老谢今儿大寿,会更加端着小心。
  老谢看了看现场,痕检的、技术的都在忙着提取物证,听了听情况,死者都出现了尸斑,好在天儿不热,还没巨人观,不过这卖相也不好看,稍微有点味道。
  老谢这看了百十来个尸体的经验告诉他,绝不是当天作案,卧室的纸篓里有避孕套,客厅的纸篓里有避孕套,茶几上放着两个杯子,还都盛着水,喝剩的白酒半瓶,云烟烟头好几个,这阵势老谢见多了,嫖客和小姐发生纠纷,失手杀了人?
  扫一眼脖子上那发紫的手印,估摸着掐死的可能性大,取证的民警正在拍照,和老谢打了个招呼说,法医崔军虎马上到,闪光灯一闪一闪的照的老谢冷静下来。
  他踱到了楼道,扯着嗓子喊,谁是报案人?我,是我。说话这人30来岁,长的一脸憨厚老实,还遮掩着说和死者是朋友,老谢就这面相一端详,心里已经有了判断,啥朋友,一个被窝里的战友吧,但也不点破。
  嘱咐了两句现场仔细点,老谢和冯明亮带着报案者先回了队里。做笔录的时候,老谢点了根烟,坐在一旁听着,冯明亮这心里就紧张了,老谢那心里和明镜似得,一点都马虎不得,他不得不亲自上阵。
  报案人姓赵,在海城市的郊县明泉上班,市里住。刚开始还矫情着说,自己就是过来看看,刚巧遇上这事儿了。老谢眼皮一撩把烟往桌子底下一弹灰说,那行,你先在这待够24小时,多了,我们也没权利留你,想利索了再说。
  赵强有点紧张,结结巴巴说,别,别呀,我这不是紧张么,绝对和我没关系,真的,你们得信我。
  老谢也不搭茬,贼拉认真的看着自己烟头的亮光,好像那里有一块工资卡。这种心理较量,老谢已经玩得不愿意再玩,冯明亮肯定得配合白脸呀,一屁股坐在赵强身边,胳膊还搭在这小子肩膀上,兄弟,没你嘛事,就说说你了解的情况,前因后果都说清楚不就完了。
  赵强要了一颗烟,稳了稳神,谢大雷也明白,这事儿放谁身上也得吓一跳,看见个死人就算了,还是一起睡过觉的,再被带到刑警队来问话不哆嗦是假的。
  为嘛谢大雷把赵强没放在嫌疑人的筐里呢?俩字:赶脚。
  赵强烟抽了大半颗,从案发前的礼拜五开始讲,他给死者,赵强补了一句,忘了说,死者叫薛雅丽,给死者打电话,中午12点多打,俩人还有说有笑的,14点再打,就感觉死者说话不太方便,应该是家里有人。
  赵强虽然就薛亚丽一个姘头,但薛亚丽还有几个赵强,就不好说了。是不是一三五二四六的分拨报到,估计只有死者知道。
  老谢插一句,你俩怎么认识的,什么时候认识的?
  赵强把目光又转到不好说话的老谢身上,一紧张又有点结巴,好,好,好几年了,我去夜巴黎歌厅玩,薛亚丽是那的服务员,我们喝酒喝的多,她就挣得多,我第一次看见她就觉得和我初恋真像啊,我就老往哪跑,那会挣得工资都交代歌厅了……
  老谢把烟头往地上一踩,说正事。
  赵强从回忆中被扯回来,哦哦哦,正事。然后就认识了,后来就好上了。最近这半年,我周五从明泉回到海城,一般是周六在家呆一天,周日就说单位加班,我把双休变成单休,就去薛亚丽那过夜,周一早晨再坐车去明泉上班。
  老谢抠着牙缝里吃下去的那口凉拌金针菇,你说说,当时打电话怎么就觉得薛亚丽屋子里有别人?
  赵强想了想,就是感觉吧,你问啥,她都恩、啊、好的这样回答,平常我们俩都能扯会的,就说12点我刚下班那个点打的那个电话吧,我俩还说星期日她给我包饺子,我说吃韭菜的,壮阳,她还笑我……噢,又扯远了。那啥,我还接着说,反正,反正就是觉得不对劲,屋里应该有人,搞不好是个老爷们。你说要是个娘们,至于背着我么?
  谢大雷眯缝着眼看看赵强那一脸期待他肯定回复的表情,特想抽他两巴掌,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要不是在外头彩旗飘,能犯的着到刑警队坐板凳么。这男人就是贱姓。他脑子里一下子又想起早晨媳妇给塞的那五百块,觉得这男人还是得从经济上卡着点,顿时幸福感又增强了。
  连蒙带吓唬,让赵强随叫随到后,打发这小子走了。
  冯明亮小心的给老谢点了一根烟,谢队,你看这案子有什么意见不?
  谢大雷捋了捋不到一厘米的头发茬,咱先把时间顺顺,这法医尸检也没出来,回头跟那个时间碰下,先确定下作案时间。
  按照赵强的说法,星期五俩人12点还通电话,14点也通了电话,这之后到17点他下班就没人接,后来就打不通了。我估摸着就这个时间段出的事。当然,也不排除死者在家里接客,后来又有人进入现场作案,这个细节的排除就得靠法医的尸检报告了。
  现场也没找着死者的手机,再加上刚才赵强提供的打电话说话不方便这个细节,综合屋里的避孕套杯子烟头,嫖客作案的可能性大。
  先常规着搞吧,小区是新小区,我上楼的时候瞅着摄像头了,倒下监控,调下死者的话单,走访下死者的工作单位,看看除了赵强,她还跟谁,先顺着这个路子走。
  冯明亮点着头,在本子上刷刷的记上。
  谢大雷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坐在新添置的那张茶桌上,刚烧了一壶水,又觉得少点嘛,肚子咕噜了一声,他无奈的站起来,走到办公桌的抽兜里掏出一碗老坛酸菜面。
  吸溜吸溜的刚秃噜完,冯明亮来敲门,谢队,汇报下情况。


发帖时间:2016-06-16 21:57:00

  2、
  冯明亮带来的情况和现场推测的一样,赵强要知道冯明亮说的下面的话,估计得悔死,和薛亚丽睡了小半年,薛亚丽并不是她的本名,这个原叫薛招弟的姑娘,老家在四川,兄弟姊妹好几个,薛招弟排行老二。
  赵强也不是薛招娣唯一的客户,夜巴黎的多名服务生证实,别看招弟长的算不上沉鱼落雁,但人缘不错,很多客户都是她的长期关系户,但是和哪些客人保持着纯洁的友谊还是赤裸裸地肉体关系,歌厅的服务员提供不多。
  和赵强一起去叫门的还有薛招娣的一个女性朋友。冯明亮摸到的情况是,这个叫李锐凤的大姐,以前和薛招娣都是坐台小姐,薛招娣跳槽后,李锐凤之所以没跟着一起到夜巴黎,是因为40岁的高龄,这得多重口味的客人喜欢找后妈级,实在不适合干这行,收山了。
  说巧不巧的,李锐凤住在薛招娣同一栋居民楼的3楼,就在案发前的上一个周六,李锐凤应邀到薛招娣家吃过饭,这李锐凤提供,当时吃饭的还有一个男人,个子不高,外地口音,抽云烟,中午李锐凤还陪着这男人喝了半斤白酒。
  按照行规,李锐凤也知道大家都是露水夫妻,并没有细问这男人的情况,薛招娣也是让李锐凤叫弟弟。谢大雷在本子上记下:个子不高,外地人。并且在云烟和白酒这几个字上画了一个醒目的符号。“明亮,你安排人了吗?查这一路。”谢大雷问,冯明亮点着头,放心吧队长,调查话单的那一队正在查这天的联系人。
  为嘛不调查李锐凤的作案动机呢?看了李锐凤和薛招娣的体型就绝了这个念头:薛招娣能顶俩李锐凤。薛招娣能一屁股坐死李锐凤,反过来李锐凤别说掐死薛招娣,就是拿棍子打,打不准也未必打的死。
  谢大雷和冯明亮叫这俩报案人谈话,其实眼睛也没闲着,就跟个扫描仪差不多,也把这俩人录入系统检测了个大半。
  谢大雷有咽炎,吐痰特别频,但是烟瘾又特大,烟头刚摁死在烟灰缸里,又伸手去拿。冯明亮心里一动,队长,李锐凤说,一起喝酒的那个男人也抽云烟。谢大雷吐了一口烟,恩,我刚琢磨这事呢。这样,这条线安排一组人上,搞清楚到底这个一块吃饭喝酒的人是谁。死者同事那边还有什么料?
  “我调了几个死者比较熟的同事去跟着咱民警看监控了,看看出入小区的人里,有没有他们认识的,死者的同事,咱子涛正在挨个问。”冯明亮斗着手里的手续说,队长,签个字,派人去移动公司调话单。
  谢大雷敲着桌子说,这作案动机是啥呢?眉头皱个大疙瘩。
  天要黑时,被从动物园的全家出游中叫回来的法医崔军虎,已经把薛招娣切了个七七八八,死亡时间做了出来,基本确定是星期五死的,窒息,俗称掐死,也就是赵强说的那个可疑的下午。时间段在14时—16时之间。现场提取的避孕套和烟头中都检测出一个男子的DNA,但是已有的犯罪人员数据库中并没有对应的人员。
  您说什么?这办事效率太高了?美剧?切,话说,国内的刑侦技术已经大幅提高,美剧里把DNA数据输入自动碰撞比对的系统,国内已经运用的很熟练,命案和寻亲上用的相对较多。
  这可是一起如假包换的命案,命案的侦破率关乎着一个刑警队的声誉,法医是其中不可或缺的一环,拉后腿也是全队的后腿,能不加班么。
  这也基本排除了谢大雷的怀疑之一,有人在赵强的电话后进入现场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而赵强电话的同时,薛招娣说话不方便的那一刻,嫌疑人在房间内的可能性更大。难道是因为这个电话引发的情杀?
  偶发性犯罪?还是有预谋作案?谢大雷心里打个问号。
  负责监控这边的民警叫王帅,警校毕业刚考到公安系统,分到派出所呆了一年声称要淡出个鸟来,给局领导打了好几次报告,哭着喊着要到刑警队,刚巧谢大雷这缺人,分局领导大笔一划拉,王帅就给扔过来。
  还是那身警服,王帅就觉得比在派出所更帅。
  可看监控这活,是王帅最惊悚的一个工种:监控设备五花八门,大多安装在路灯和电梯角,拍的角度都是俯拍,从头到脚,谁会仰着脸给自己个特写?有的老单位的监控,估计也就30万像素,还不如自己上学时的手机拍出来的效果,别说看出是谁来,能看出男女都很困难。
  警方确实有专业的和美剧里一样的人像处理系统,但这种设备不是每个基层的刑警大队都配有,也没有这么多的专业技术人才,犯罪心理调查那些美剧里,不也是有了大案子才交给CIA、FBI之类的,国情是一样一样的。
  最要命的是,监控拍到的东西,往往都是好大一坨,对,好大,一坨。公安部或厅里的技术人员,不可能有那么多的时间给你一点点看,还得基层的民警先找出可疑的时间段才能进行下一步的处理。当然,还需要一堆的手续,自己人怎么了,自己人也得讲程序。
  今天手里这个案子还好,崔军虎给出了时间就俩小时,上次一个盗车的案子,车主也不知道夜里什么时候丢的,王帅把丢车小区的4个出口的整个晚上的监控,看了两天,才找出来不到一分钟的作案截屏,每次从电脑前站起来,眼前一片模糊,光眼药水就点了一瓶多。
  看监控不能快进,谁知道快进的那段是不是要找的那段呢。没有任何的快捷方式,纯手动眼力活儿。
  自打上回找到了盗车的视频后,王帅在谢大雷的眼里成了看监控小能手,这回特意把监控的任务安排给他,真是让王帅欲哭无泪。
  抱怨归抱怨,俩小时的监控,王帅还是前后各留出半小时的自我加班时间段,从尸检确定的时间前后再加上半小时,估计也是这点让谢大雷看重他。反正工资都是那些钱,王帅本可以偷懒的。
  小区里案发时间短进出的人一共37个,男的19个,女的18个,刨去穿着物业制服的一个(物业监控室的人已经确认是他们打扫卫生的同事),还剩下36个,暂时的不考虑女性作案,还有18个男性待查。
  薛招娣租住的地方,只有上电梯的口有监控,楼道里没有,也就是说,这18个男人,不能确定进入电梯后,都是从哪一层出来的,也就是每个人都有疑点。
  当然,这个是按照薛招娣的死亡时间推定,也可能嫌疑人提前好几天进入死者家中?但是嫌疑人总得出来吧,得多胆子大的主儿,和一个掐死的尸体共处一室?当然,在案件没破前,这些都是推测,也都是一个方向,德州杀人狂还把尸体吃了呢。
  找到的这18个视频中的人,都是默片,谁进了电梯也不会冲着角落的镜头说一声,我去几楼。下一步的辨认工作,首当其冲的是赵强和李锐凤,把这18个人看了一遍,从表情,王帅就知道没戏。
  其实这次拿到的监控,条件很一般,都是黑白的,中间还老有一条线上下跳,王帅也知道自己拿的这条线索,只是谢大雷众多线索中的一条,有最好,没有还有后手。
  把这18个人的动态图截出来,王帅觉得这眼睛抗议了,他站起来从一堆材料里刨出个个杯子,饮水机在楼道里,他端着杯子经过赵子涛的审讯室,门口等着的服务员里有俩小姑娘,对着王帅的背影说,哇,这警察好帅啊,像不像王的男人里那个韩国明星?王帅回头瞥了一眼这姑娘,心里已经诅咒了她千百遍,不就是眼睛小嘛,不就是眼睛小嘛!!以为警察就不看电影?李准基那小子比我丑多了。
  端着水路过这俩姑娘,王帅心里一动,他又退回来两步,哎,你们帮我看看录像里这人熟不熟?
  其实王帅就是想扩大下撒网目标,也没揣着一定找出来是谁的心。他咔哒咔哒点着那个不怎么听话的鼠标,一个人一个人的翻找,到了第11个人,鼠标停在15时23分04秒时,一个女服务员咦了一声,王帅回头看了一眼这个长了点雀斑的姑娘,你认识?
  这姑娘咬了咬嘴唇,拿不准。然后推了推身边的另一个姑娘,哎哎,你看,这走路像不像刘哥?被推的姑娘略有点胖,眯缝着眼睛又往屏幕前凑了凑,警官,能不能再倒回来一点?
  王帅心里一动,把滚动条拖回去5秒,正准备走出电梯的一个灰白头发的男人,俩姑娘同时喊,这不是刘哥嘛。
  王帅心想,不会这么运气吧,下班得买彩票呀。他问雀斑姑娘,刘哥是谁?胖姑娘抢着回答,刘哥好像叫刘林,是吧?是叫刘林吧?雀斑姑娘点点头表示确认,常去我们歌厅,和招弟关系也好,看走路的背影和姿势都特别像,我给你叫我们保安去,他们更熟,小姑娘一扭头冲到楼道,喊过来一个小伙子,哎,你看看,像不像刘哥?
  王帅没吭声,只是配合的又把监控倒回去5秒,小保安也眯缝着眼看了会,像,就是刘哥吧,刘哥找招弟不很正常啊。
  王帅没说话,按照谢大雷的要求,薛招娣的死讯,暂时还只扩散到了叫锁匠开门的在场人圈里,服务员们还不知道,但是吧,这刑警队一招呼全歌厅的人都来调查,大家也估摸着没好事,总不能是招弟中了五百万,刑警队找大家来帮着分钱吧。
  王帅嘱咐几个在场的服务员说,这事你们先别嚷嚷,现在这个屋子坐一下,我马上回来。
  一扭头奔着谢大雷的办公室就去了,队长,队长,有情况,服务员认出来监控里的一个男人,是歌厅的常客。
  谢大雷蹭一下从椅子上把后背挺直了,噢?还提供什么情况了?
  王帅拿着本子上的几个字组织了下语言,叫刘林,50 来岁,据说和薛招娣是情人关系。
  谢大雷习惯性地捋了捋板寸,本地人吗?
  王帅说,不是,服务员们都说,好像是北京人,北京口音,据说是部队上的,很多人都叫他刘团长,常穿着一条军裤,挺有钱的样子。
  谢大雷把小眼眯缝成一条缝,抬手腕看了看表,“去,把所有的小组的负责人都叫来,会议室。”

发帖时间:2016-06-17 21:00:00

  3、冯明亮带来的情况和现场推测的一样,赵强要知道冯明亮说的下面的话,估计得悔死,和薛亚丽睡了小半年,薛亚丽并不是她的本名,这个原叫薛招弟的姑娘,老家在四川,兄弟姊妹好几个,薛招弟排行老二。
  赵强也不是薛招娣唯一的客户,夜巴黎的多名服务生证实,别看招弟长的算不上沉鱼落雁,但人缘不错,很多客户都是她的长期关系户,但是和哪些客人保持着纯洁的友谊还是赤裸裸地肉体关系,歌厅的服务员提供不多。
  和赵强一起去叫门的还有薛招娣的一个女性朋友。冯明亮摸到的情况是,这个叫李锐凤的大姐,以前和薛招娣都是坐台小姐,薛招娣跳槽后,李锐凤之所以没跟着一起到夜巴黎,是因为40岁的高龄,这得多重口味的客人喜欢找后妈级,实在不适合干这行,收山了。
  说巧不巧的,李锐凤住在薛招娣同一栋居民楼的3楼,比薛招娣早搬来半年,就在案发前的上一个周六,李锐凤应邀到薛招娣家吃过饭,这李锐凤提供,当时吃饭的还有一个男人,个子不高,外地口音,抽云烟,中午李锐凤还陪着这男人喝了半斤白酒。
  按照行规,李锐凤也知道大家都是露水夫妻,并没有细问这男人的情况,薛招娣也是让李锐凤叫弟弟。谢大雷在本子上记下:个子不高,外地人。并且在云烟和白酒这几个字上画了一个醒目的符号。“明亮,你安排人了吗?查这一路。”谢大雷问,冯明亮点着头,放心吧队长,调查话单的那一队正在查这天的联系人。
  为嘛不调查李锐凤的作案动机呢?看了李锐凤和薛招娣的体型就绝了这个念头:薛招娣能顶俩李锐凤。搞不好能一屁股坐死李锐凤,反过来李锐凤别说掐死薛招娣,就是拿棍子打,打不准也未必打的死。
  谢大雷和冯明亮叫这俩报案人谈话,其实眼睛也没闲着,就跟个扫描仪差不多,也把这俩人录入系统检测了个大半。
  谢大雷有咽炎,吐痰特别频,但是烟瘾又特大,烟头刚摁死在烟灰缸里,又伸手去拿。冯明亮心里一动,队长,李锐凤说,一起喝酒的那个男人也抽云烟,和现场的能对上。谢大雷吐了一口烟,恩,我刚琢磨这事呢。这样,这条线安排一组人上,搞清楚到底这个一块吃饭喝酒的人是谁。死者同事那边还有什么料?
  “我调了几个死者比较熟的同事去跟着咱民警看监控了,看看出入小区的人里,有没有他们认识的,死者的同事,咱子涛正在挨个问。”冯明亮斗着手里的手续说,队长,签个字,派人去移动公司调话单。
  谢大雷敲着桌子说,这作案动机是啥呢?眉头皱个大疙瘩。
  天要黑时,被从动物园的全家出游中叫回来的法医崔军虎,已经在法医室呆了大半天,死亡时间做了出来,基本确定是星期五死的,窒息,俗称掐死,也就是赵强说的那个可疑的下午。时间段在14时—16时之间。现场提取的避孕套和烟头中都检测出一个男子的DNA,但是已有的犯罪人员数据库中并没有对应的人员。
  您说什么?这办事效率太高了?话说,国内的刑侦技术已经大幅提高,美剧里把DNA数据输入自动碰撞比对的系统,国内已经运用的很熟练,命案和寻亲上用的相对较多。
  这可是一起如假包换的命案,命案的侦破率关乎着一个刑警队的声誉,法医是其中不可或缺的一环,拉后腿也是全队的后腿,但凡抓着一条线索,都恨不得后面倒出一头驴来。
  这也基本排除了谢大雷的怀疑之一,有人在赵强的电话后进入现场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而赵强电话的同时,薛招娣说话不方便的那一刻,嫌疑人在房间内的可能性更大。难道是因为这个电话引发的情杀?偶发性犯罪?还是有预谋作案?谢大雷心里打个问号。


发帖时间:2016-06-17 22:54:00

  @u_111841979 2016-06-17 22:43:00
  还不错,继续啊
  -----------------------------
  感谢阅读啊
  

发帖时间:2016-06-17 23:25:00

  @独行的小猫 2016-06-17 23:22:00
  不错
  -----------------------------
  谢谢谢谢啊
  

发帖时间:2016-06-17 23:26:00

  @u_111841979 2016-06-17 22:43:00

  还不错,继续啊

  -----------------------------
  @爱吃煮鸡蛋的猫 2016-06-17 22:54:00

  感谢阅读啊
  -----------------------------
  名字?
  

发帖时间:2016-06-17 23:26:00

  @LeParfume 2016-06-17 23:23:00
  不错,等楼主更新
  -----------------------------
  好的,还会继续
  

发帖时间:2016-06-18 00:38:00

  @追风子啊咦 2016-06-17 23:55:00
  赶紧的!!!等着看呢!!
  -----------------------------
  来了个急性子同学。。。
  

发帖时间:2016-06-18 10:34:00

  @低调的木木小姐 2016-06-18 01:42:00
  这几到处都是神马年中大促 楼主也去忙去了
  -----------------------------
  楼主不网购啊……

发帖时间:2016-06-18 10:38:00

  @小乔811 2016-06-18 05:37:00
  楼主码字风格我喜欢
  -----------------------------
  喜欢就多来看看哇

发帖时间:2016-06-18 10:38:00

  @6622305b 2016-06-18 02:22:00
  这么点呀,多发点呀
  -----------------------------
  地主家也没有余粮了……

发帖时间:2016-06-18 16:14:00

  4、
  负责监控这边的民警叫王帅,警校毕业刚考到公安系统,分到派出所呆了一年声称要淡出个鸟来,给局领导打了好几次报告,哭着喊着要到刑警队,刚巧谢大雷这缺人,局领导大笔一划拉,王帅就给扔过来。
  还是那身警服,王帅就觉得比在派出所更帅。
  可看监控这活,是王帅认为最惊悚的一个工种:监控设备五花八门,大多安装在路灯和电梯角,拍的角度都是俯拍,从头到脚,谁会仰着脸给自己个特写?有的老单位的监控,估计也就30万像素,还不如自己上学时的手机拍出来的效果,别说看出是谁来,能看出男女都很困难。
  警方确实有专业的和美剧里一样的人像处理系统,但这种设备不是每个基层的刑警大队都配有,也没有这么多的专业技术人才,《犯罪心理》那些美剧里,不也是有了大案子才交给CIA、FBI之类的,国情是一样一样的。
  最要命的是,监控拍到的东西,往往都是好大一坨,对,好大,一坨。公安部或厅里的技术人员,不可能有那么多的时间给你一点点看,还得基层的民警先找出可疑的时间段才能进行下一步的处理。当然,还需要一堆的手续,自己人怎么了,自己人也得讲程序。
  今天手里这个案子还好,崔军虎给出了时间就俩小时,上次一个盗车的案子,车主也不知道夜里什么时候丢的,王帅把丢车小区的4个出口的整个晚上的监控,看了两天,才找出来不到一分钟的作案截屏,每次从电脑前站起来,眼前一片模糊,光眼药水就点了3瓶多。
  看监控不能快进,谁知道快进的那段是不是要找的那段呢。没有任何的快捷方式,纯手动眼力活儿。
  自打上回找到了盗车的视频后,王帅在谢大雷的眼里成了看监控小能手,这回特意把监控的任务安排给他,真是让王帅欲哭无泪。
  从刑警大队门口的药店买了瓶眼药水,王帅小跑着回办公室,抱怨归抱怨,俩小时的监控,王帅还是前后各留出半小时的自我加班时间段,从尸检确定的时间前后再加上半小时,估计也是这点让谢大雷看重他。
  小区里案发时间段进出的人一共37个,男的19个,女的18个,刨去穿着物业制服的一个(物业监控室的人已经确认是他们打扫卫生的同事),还剩下36个,暂时的不考虑女性作案,还有18个男性待查。
  薛招娣租住的地方,只有上电梯的口有监控,楼道里没有,也就是说,这18个男人,不能确定进入电梯后,都是从哪一层出来的,也就是每个人都有疑点。
  当然,这个是按照薛招娣的死亡时间推定,也可能嫌疑人提前好几天进入死者家中?但是嫌疑人总得出来吧,得多胆子大的主儿,和一个掐死的尸体共处一室?当然,在案件没破前,这些都是推测,也都是一个方向,德州杀人狂还把尸体吃了呢。
  找到的这18个视频中的人,都是默片,谁进了电梯也不会冲着角落的镜头说一声,我去几楼。下一步的辨认工作,首当其冲的是赵强和李锐凤,把这18个人看了一遍,从表情,王帅就知道没戏。
  其实这次拿到的监控,条件很一般,都是黑白的,中间还老有一条线上下跳,王帅也知道自己拿的这条线索,只是谢大雷众多线索中的一条,有最好,没有还有后手。
  把这18个人的动态图截出来,王帅觉得这眼睛抗议了,他站起来从一堆材料里刨出个压扁的一次性杯子,饮水机在楼道里,他端着杯子经过赵子涛的审讯室,门口等着的服务员里有俩小姑娘,对着王帅的背影说,哇,这警察好帅啊,像不像王的男人里那个韩国明星?王帅回头瞥了一眼这姑娘,心里已经诅咒了她千百遍,不就是眼睛小嘛,不就是眼睛小嘛!!以为警察就不看电影?李准基那小子比我丑多了。
  端着水回来又路过这俩姑娘,王帅心里一动,他又退回来两步,哎,你们帮我看看录像里这人熟不熟?
  其实王帅就是想扩大下撒网目标,这叫大面积撒网,无目的捕捞,也没揣着一定找出来是谁的心。他咔哒咔哒点着那个不怎么听话的鼠标,一个人一个人的翻找,到了第11个人,鼠标停在15时23分04秒时,一个女服务员咦了一声,王帅回头看了一眼这个长了点雀斑的姑娘,你认识?
  这姑娘咬了咬嘴唇,拿不准。然后推了推身边的另一个姑娘,哎哎,你看,这走路像不像刘哥?被推的姑娘略有点胖,眯缝着眼睛又往屏幕前凑了凑,警官,能不能再倒回来一点?
  王帅心里一动,把滚动条拖回去5秒,正准备走出电梯的一个灰白头发的男人,俩姑娘同时喊,这不是刘哥嘛。
  王帅心想,不会这么运气吧,下班得买彩票呀。他问雀斑姑娘,刘哥是谁?胖姑娘抢着回答,刘哥好像叫刘林,是吧?是叫刘林吧?雀斑姑娘点点头表示确认,常去我们歌厅,和招弟关系也好,看走路的背影和姿势都特别像,我给你叫我们保安去,他们更熟,小姑娘一扭头冲到楼道,喊过来一个小伙子,哎,你看看,像不像刘哥?
  王帅没吭声,只是配合的又把监控倒回去5秒,小保安也眯缝着眼看了会,像,就是刘哥吧,刘哥找招弟不很正常啊。
  王帅没说话,按照谢大雷的要求,薛招娣的死讯,暂时还只扩散到了叫锁匠开门的在场人圈里,服务员们还不知道,但是吧,这刑警队一招呼全歌厅的人都来调查,大家也估摸着没好事,总不能是招弟中了五百万,刑警队找大家来帮着分钱吧。
  王帅嘱咐几个在场的服务员说,这事你们先别嚷嚷,现在这个屋子坐一下,我马上回来。
  一扭头奔着谢大雷的办公室就去了,队长,队长,有情况,服务员认出来监控里的一个男人,是歌厅的常客。
  谢大雷蹭一下从椅子上把后背挺直了,噢?还提供什么情况了?
  王帅拿着本子上的几个字组织了下语言,叫刘林,50 来岁,据说和薛招娣是情人关系。
  谢大雷习惯性地捋了捋板寸,本地人吗?
  王帅说,不是,服务员们都说,好像是北京人,北京口音,据说是部队上的,很多人都叫他刘团长,常穿着一条军裤,挺有钱的样子。
  谢大雷把小眼眯缝成一条缝,抬手腕看了看表,“去,把所有的小组的负责人都叫来,会议室。”


发帖时间:2016-06-18 16:14:00

  @多情勿自娆 2016-06-18 12:13:00
  文笔不错。追了。
  -----------------------------
  谢谢啦

发帖时间:2016-06-18 16:15:00

  @追风子啊咦 2016-06-18 11:51:00
  都中午了!还没更新!屁股给我敲起来!!!
  -----------------------------
  这么暴力啊?吓死本宝宝了。根据治安处罚法第……条%……

发帖时间:2016-06-18 19:31:00

  @TY何处无芳草00 2016-06-18 17:48:00
  没啦??哦…哦…我还要??????????
  -----------------------------
  有,明天可好?

发帖时间:2016-06-19 11:48:00

  5、
  王帅拿到的这个信息,重要不重要暂时都不好说。但是是目前唯一的明确的线索。而且这个刘林出现的时间,刚好是尸检给出的案发时间内。至少,刘林是到场人。
  那找到他,就显得极为迫切。
  谢大雷布置的任务中,依然是暂时不扩散薛招娣的死讯,只说薛招娣有案子,这模棱两可的意思,还蕴含着薛招娣或者是嫌疑人,为了撇清和嫌疑人的关系,同事就可能大嘴一点,但要说薛招娣死了,这种鱼龙混杂的场所的同事,闭紧嘴巴的可能性更大。另一点,是把王帅的新发现加入进去,每个做笔录的人,都要有目的性的寻找刘林,联系方式、家庭住址等等,所有关于刘林的信息。
  赵子涛散会后,跟一大波歌厅的姑娘们较了很大的劲,这有的姑娘吧,话唠型,你都不用张嘴问,稀里哗啦给你说一堆,但是就好比一个酒后的哥们吐了,我擦,一地经过胃酸溶解的渣渣,你得挑出点有用的东西。
  有的姑娘就好比打鬼子剧里的革命战士,怎么也撬不开嘴。不问不说,说了也跟便秘一样挤一点来一点,明明感觉这抻出来的线头后拴着一头驴,就是抻不动。
  赵子涛敲着桌子上的笔录纸,一点招也没有。对面这个叫李明明的姑娘,一脸的清冷,妆化的不浓,衣服穿得也很整齐,咋一看特像写字楼的白领,真不知道平时是咋和客户沟通的,反正问十句,答一句。尤其是要求每个服务员都提供手机,这李明明的手机通话记录,居然是删的一干二净,这事让赵子涛起了疑心。
  谢大雷开会这功夫有个时间差,服务员对于寻找刘林这事也是议论纷纷,换句话说,服务员当中已经明确一个事儿:警察在找薛招娣和刘林,虽然不知道为啥。
  “李明明,你解释下吧,30好几个服务员,就你的手机最干净,照片也没有,通话记录也没有,别跟我说你刚做了系统还原啊。”赵子涛晃着这部土豪金,李明明低着头好像在琢磨怎么回答,过一会一抬头,我手机刚升级了系统,确实都删了。
  这肯定的答复噎的赵子涛翻了白眼,过来配合记录的王帅想笑笑不出来,被赵子涛在桌子底下踢了一脚。
  “李明明,我天天泡果粉助手的论坛,我跟你说,升级系统也不会删除通话记录的,你换个说法吧我等着你。”王帅这话一出来,赵子涛用胳膊轻轻捣了捣他,眼神中带着一丝的敬佩。
  赵子涛咳嗽下趁热打铁的跟进,“你和薛招娣熟不熟?”李明明很仔细的想了想,不是太熟。赵子涛突然抛出来,刘林呢?
  “谁?不认识。”李明明说完又低下头,可赵子涛就觉得这李明明有事儿。感觉不能当证据,李明明既不是嫌疑人也和刘林没有直接关系,除了配合调查,一点责任也没有,赵子涛愁的把关节掰的咔吧直响。
  其实,赵子涛说给李明明的话里,不完全精准,手机删除干净的,还有一个服务员,这个服务员叫谢春月,对于刘林,谢春月说不熟,没有回答不认识。
  拿到刘林的电话号码这件事,对于一群警察来说,还不是一件难事,和保安很熟的代价就是好几个保安争着提供了刘哥的电话,以显示自己和这位部队高干的有钱人很熟络,谢大雷也连夜请示了局领导,准备对这个号码进行控制,遗憾的是,保护绝大多数人的利益的审批手续,耽误了一点点事儿,等拿到技侦处可以用于定位时,刘林的手机也关机了。
  这两个过于巧合的巧合,谁办这个案子都得觉的这个刘林有问题。小队长们又都集合到会议室,抽烟的一个重要作用是提神,从中午案发到确定刘林关机的凌晨3点,这些人可都没合眼呢,谢大雷就在抢这个时间差,不管是谁杀了人,都得跑路,确定的越早,抓到人的可能性要相对大。


发帖时间:2016-06-19 11:48:00

  @catandfox 2016-06-19 00:49:00
  坐等更新哈!
  -----------------------------
  来啦来啦

发帖时间:2016-06-19 11:49:00

  @小越叽 2016-06-18 21:37:00
  还要还要还要!!!
  -----------------------------
  再来再来再来

发帖时间:2016-06-19 18:05:00

  @小越叽 2016-06-19 17:36:00
  楼楼回复了耶!
  -----------------------------
  一般晚上,白天码字
  

发帖时间:2016-06-19 18:06:00

  @独行的小猫 2016-06-19 14:18:00
  本喵来看看楼主这只偷鸡蛋的猫
  -----------------------------
  读书人的事,那是拿。不是偷
  

发帖时间:2016-06-19 19:13:00

  @reglei888 2016-06-19 18:22:00
  记号
  -----------------------------
  嘿
  

发帖时间:2016-06-19 21:34:00

  @追风子啊咦 2016-06-19 20:12:00
  又没了……你几天更一节!!!

  我看好多小说都快看混了……
  -----------------------------
  一天一更
  

发帖时间:2016-06-19 22:33:00

  @爱吃煮鸡蛋的猫 2016-06-18 16:59:00
  喘口气哇
  -----------------------------
  哪里像?
  

发帖时间:2016-06-19 22:33:00

  @xiaomiliaijie 2016-06-19 22:20:00
  楼主,我多顶顶
  -----------------------------
  哇,你终于来啦!
  

发帖时间:2016-06-20 11:26:00

  @hemao0825 2016-06-20 10:31:00
  lz别放弃,从上个贴跟过来的,很喜欢看这种真实破案的
  -----------------------------
  不会不会的。谢啦
  

发帖时间:2016-06-20 18:49:00

  6、
  冯明亮咳嗽下说,谢队,我先说说吧。谢大雷点头示意下,冯明亮把小本子翻了翻,刚才又把和刘林比较熟悉的保安和服务员找了几个做工作,现在掌握这么多情况,刘林,出手很大方,只要是服务员进门服务,就有小费,这歌厅的人还都挺喜欢他,和薛招娣认识的时间不详,这一点赵强和李锐凤推断不知情,刘林是否有家人,不好说,服务员没听过他提起,再说,谁去歌厅找小姐还把老婆挂嘴上。
  赵子涛说,我补充下我这边的情况,李明明和谢春月都说和刘林不熟,可一听说让服务员把手机都带来,就她俩的删干净了,尤其是这个李明明,连照片都删光了,这儿太可疑了,可目前没有任何证据,一点办法也没有。我个人觉得,这俩人至少有一个和刘林很熟。赵子涛应该为自己的英明鼓掌呀,事后才知道,他的这个推断:此处省略一百字。
  王帅把刑警队的破笔记本往桌子跟前推了推,监控的情况,估计大家都知道了,从服务员确定的那个人像,我又往前找了一天多,确定了两个问题,赵强没说谎,案发的当天12点多,赵强和薛招娣打电话时,这个刘林确实下楼了,能看到这个通话记录10分钟前,他从一楼电梯出去,应该是买烟等短时间停留。再往前倒,你们猜,这家伙啥时候进去的?
  谢大雷看了王帅一眼,王帅赶紧放弃卖萌,接上话头,是案发的头一天,周四的上午,刘林就进了薛招娣家,除了周五中午出去一次,来回不过20分钟外,就是案发后出去的那一次,到现在为止,监控再没有拍到刘林进去。
  说完,王帅心里也有点快乐并痛着,完了完了,这表现的越好,下次还得让我看监控,哎。
  会议室叽叽喳喳的俩俩讨论起来,谢大雷喜欢兄弟们这种氛围,碰撞嘛,他刚和美剧里学了一招,叫思想火花的碰撞,中国的本土语言叫三个臭皮匠说。
  等嚷嚷的差不多了,谢大雷摆摆手,我的意见是先把刘林列入嫌疑人圈,但是你们手头有的线也都别放,冯,你把大头还是放在刘林身上,没事你关机干什么,先搞清楚他去薛招娣家干嘛了。还有作案动机,既然现在的线索都说刘林和薛招娣不是相互的唯一情人,我估摸着这情杀的可能性不大。今晚先到这,没吃饭的都和我走。
  结果,会议室一个没拉,嬉皮笑脸的都跟着谢大雷下楼了。门口的烧烤摊,这功夫估计也就它还没撤摊。
  谢大雷捻了捻离开饭桌前,老同学又塞给他的那五百块钱,心说,反正媳妇说了,今天得花了。
  摸回家已经是凌晨5点,谢大雷轻手轻脚的打开对讲门,上楼碰见了邻居准备去晨练,还跟他打招呼,谢啊,起挺早啊。谢大雷您好啊锻炼啊的答应着,心说,是早呢,披星戴月的。
  扭开家里门,微亮的晨光中,看到茶几上摆着一个小蛋糕,蜡烛也插好了,桌子上别的没有,他知道,自己的媳妇儿,绝不会和电视里演的一样,旁边放张纸,写着亲爱的之类的话。
  一嘴的老祖宗烤肉的味道,他切下一块蛋糕,咬了一口,真甜,嘴角还粘着奶油就歪在沙发上睡着了。6点刚过,谢大雷的媳妇儿王小莉也起来了,隔壁的房间已经传来母亲的咳嗽声,这一家人,俩病号,每天6点起床,要先给母亲热药,给父亲按摩,再分头做饭,直到8点出门上班。
  这个家少点什么吗?
  是的,少一个孩子。36岁了,谢大雷和王小莉就没顾上生个娃。结婚没多久,老丈人就从省内知名的心血管专家变成了病床上的微反应瘫痪患者,十来年,谢大雷两口子所有的工作外时间都给了老丈人,考虑到实在没精力照顾孩子,俩人被动丁克。
  王小莉给微微打鼾的谢大雷盖了一个毯子,就开始忙活这一天。
  谢大雷醒来,王小莉正准备出门,我捎你一截吧,王小莉笑笑,赶紧忙你的吧,擦擦嘴,奶油都干了。
  谢大雷看看表,冲到卫生间排泄一下,冲洗一下,换了个T恤进屋和老丈人说了会话,照例,老人眨眼表示听懂了,但是无法表达,谢大雷从厨房捏了两根油条往嘴里塞着又赶回刑警队。


发帖时间:2016-06-20 20:21:00

  @小越叽 2016-06-20 18:58:00
  我又来了
  -----------------------------
  来啦,喝一杯?
  

发帖时间:2016-06-20 22:42:00

  @小越叽 2016-06-20 18:58:00

  我又来了

  -----------------------------

  @爱吃煮鸡蛋的猫 2016-06-20 20:21:00

  来啦,喝一杯?

  -----------------------------
  @小越叽 2016-06-20 20:54:00

  不胜酒力,得看完再喝!
  -----------------------------
  哈哈
  

发帖时间:2016-06-20 23:34:00

  @独行的小猫 2016-06-20 22:55:00
  喵喵
  -----------------------------
  早睡早起身体好,乖,摸摸头
  

发帖时间:2016-06-21 11:15:00

  @xiaomiliaijie 2016-06-20 23:41:00
  来了来了,
  -----------------------------
  感谢
  

发帖时间:2016-06-21 20:34:00

  7、
  警察的活儿再忙,很多时候也得等待,比如说等银行上班、等移动公司上班,调取各种信息出了警察的管辖范围,都得等。
  赵子涛和王帅负责的通话记录调取就在移动公司的营业厅坐了半小时没见人影,虽然手里有扣着大红公章的手续,负责人在开会呀。管你什么命案,和移动公司的利润有关系吗?
  王帅在手机上捣鼓着刚装的部落战争游戏,赵子涛瞥一眼说,幼稚,多大的人了,还玩这个,我儿子都会。王帅切了一声。
  一个小时后,肥肥的经理终于散会了,挺客气的把赵子涛俩人领到办公室,拿过去手续,看了半天,二位稍等,我找我们领导签下字,马上回来。
  20分钟又过去了,赵子涛心里急的发毛,也不敢发作。这以后麻烦移动的地方多的是,谁敢保证自己不来呢。心里又在暗骂,奶奶个腿的,个人信息泄露都是你们这些掌握源头的地方搞出来的,我们正规办个案子还得看你们脸色。
  折腾了俩小时,赵子涛终于拿到了刘林和薛招娣的6个月的通话记录。回队里的路上,赵子涛就开始用红黑两色的笔,划出刘林的号码和与薛招娣通话的其他高频号码,这薛招娣的通话记录还真是惊人,哪个月的记录都有好几十页,王帅握着方向盘,瞟一眼乐了,哈,终于轮到你啦,我看这记录你不扒拉个三几天的是搞不定的,咩哈哈啊,受苦的不是我一个哇。
  赵子涛拿着这沓子纸拍了王帅一下,开你的车吧。闯了灯还得自己掏钱。看着赵子涛眉头紧皱的对着一堆记录,王帅说,嗨嗨,我说,还是技术能手出马吧,你跟那个肥胖子要了电子版了吧?
  赵子涛嗯了一声,王帅接茬,嗨,我跟你说话呢,精神点,超级高手正准备出手救你呢,还不态度好点,先说中午请我吃嘛,我考虑下付出几成的劳动?赵子涛说,我就不信你能半小时分析出数据来?请你个大头鬼。
  “不信是吧?我跟你说,一个电子表格才能够高到低排列就行的事儿,还非得用笔在这一个个数啊?大哥什么年代了?学过excele不?”赵子涛吭哧半天扭着脸问,真管用?“哎呀我的天呀,你是不是现代人啊。”回队里,这本来该赵子涛的活儿,王帅几分钟就统计出来,刘林的电话不多,但是很杂,没有高频的通话,涉及到的人全国各地的都有。
  薛招娣的通话就比较有意思,通话频次都比较高的居然有十来个,男的女的都有,赵强还排不进前十,值得注意的是,薛招娣和刘林的电话通话往来非常少,可以说少到无法想象。而刘林的开户身份证,又是一个叫高敏的女的,刘林和高敏的通话倒是相对较多。
  难道这高敏是另一个情人?


发帖时间:2016-06-21 20:36:00

  @乜疽悦憾 2016-06-21 13:11:00
  快点更啊
  -----------------------------
  来啦来啦

发帖时间:2016-06-21 20:39:00

  8、
  通话记录再次印证赵强说的是实话,他的嫌疑也进一步排除,在李锐凤提供的一起吃饭那天的时间段前,薛招娣的通话记录中确实找到了一个男性的电话号码,赵子涛下一步的工作是落实这个人到底是谁。
  赵子涛被王帅敲诈了一顿大盘鸡,但是这提高工作效率的刺激,让赵子涛决定真的好好地学习下,办案子用到的东西太多了,坏人都与时俱进了,警察哪能原地踏步。
  赵子涛把整理好的调查数据和冯明亮汇报,冯明亮听着听着插了一句,“涛,你说这要是能用别人身份证开户,无非两种情况,身份证被盗了,或者关系特铁,咱猜下,这高敏属于哪一种?”
  赵子涛说,队长,我觉得吧,就刘林这状态,小情人的可能性更大吧,要真是部队上的人,这案子咱还弄不了呢。
  冯明亮大手一挥,不可能,就服务员说的那些情况,我估摸着可能性不大,部队上敢这么大胆子,疯了他了。
  你先去摸摸李锐凤说的那个男人的身份,我去找下谢队。冯明亮摸起桌子上的烟,一挥手又扔给赵子涛,这几天挺累的,你们也注意休息点。
  冯明亮所在的刑警中队是距离分局刑警大队最近的一个中队,直线距离不超过一千米。按照一个派出所配一个刑警中队的配置,冯明亮所在的位列五中队。
  目前派出所和刑警队的分工是治安案件归所里,刑事案子归队里,比如盗窃,低于2000块的就是所里处置,上了2000块的就到了刑警队。伤害、杀人等刑事案子,不分案值直接归刑警队办理。
  中队和大队的工作划分不是特别的明确,同样是伤害案,受害人是普通市民中队介入就行了,但要是明星、官员,大队就得上手。重大的刑事案子,尤其是命案,没得商量,大队不但得出面,大队长是一定要到场的。
  连着两年,谢大雷全辖区的命案都是百分之百侦破,海城每年的命案大概在十七八起左右,光这些案子,谢大雷一年就得约会十七八个杀人犯。
  这回这位到底什么面相,手头就只有那块模糊的背影。


发帖时间:2016-06-22 18:12:00

  9、
  冯明亮推开谢大雷的门,他正不太熟练的点着鼠标看那段监控,冯明亮简要的汇报了下赵子涛带回来的情况,谢大雷没吭声,甩出一支烟给冯明亮,高敏什么路子?
  冯明亮喷了一口烟,我刚查了查户籍,这女的49,1997年从秦川转入海城,还真巧了,现在的户籍就在咱们辖区,挂在上城派出所。
  “所里怎么说?”谢大雷问,“所里刚安排片警去了解了。”“切,这片警干嘛吃的,问起辖区的人了,临时去找人了解。回头我得跟治安的老王说道说道这事儿。”谢大雷不满的抱怨了一句。
  ”另外,于子他们那一路调查回来了,李锐凤说的一起吃饭的那个男人,叫马钢,外地人,和薛招娣是歌厅认识的,马钢出差来海城才找薛招娣,俩人一共住过3次,也都在这半年内,和电话记录里的信息基本对上了,这人的嫌疑也基本排除,案发当天他不在海城。”冯明亮几口就抽完了这支烟,不提神他真怕自己睡在谢大雷跟前。
  谢大雷摸摸头发,明亮,你有没有觉得这案子有点邪?可我说不上哪邪。冯明亮笑了,谢队,你缺觉吧,就这几天熬的。哪个案子的嫌疑人都不会把自己放在那让你抓呀。你先睡会,我让兄弟们去摸摸这个高敏的情况,回来再和你汇报。
  谢大雷嘱咐说,让王帅去,这小子机灵,所里的情况做参考,主要咱自己人来。先别惊了她,摸不清什么状况呢还。
  王帅换了身运动装,一个人去高敏所在的尚国家园小区走。这种调查不是做笔录取证,用不着两个民警,再说,这种调查都安排俩人,队里就没人了。
  所里的民警已经接到了电话,虽然都是一个分局的,也不是哪一个都很熟。派出所每天调解啊、社区啊一堆的杂事,就那么几个人,一管就是几千号人的片儿。这就是以前王帅干的活儿。
  接洽的民警叫赵为民,岁数不小,论辈分叫叔都不冤枉王帅,老民警一看王帅就乐了,小子,有25吗?王帅挠挠头,嘿,刚好25。赵为民轻轻砸了下王帅的胸脯,行,我年轻时也这么帅,哈,走吧。赵为民把大茶缸往桌子上一撂,拍拍王帅肩膀,先带你去居委会了解下,据我所知,这个高敏是常住户,房子是买的,有老公,但户口不在咱这,是不是叫刘林我说不准,让居委会的帮你落实下。
  居委会离派出所可不近,光是进了小区大门走到居委会大门就走了20分钟,小区里甬路曲折,要不是赵为民带路,王帅自己得寻摸会。
  一楼的办事大厅,有几个身材臃肿的姑娘正低头做十字绣,看有人进来赶紧把手里的架子放下,看清是赵为民又笑了,一个胖姑娘说,赵警官今天来查安防还是来入户?
  赵为民也笑笑,都不是,今天有点别的事儿,张主任在楼上吗?胖姑娘说,在呢,您上去吧,张主任刚去区里开会回来。
  赵为民指指右手边的楼梯,走,咱上去。王帅跟在赵为民后头往楼梯走,大厅里的几个姑娘窃窃私语,听起来像在点评王帅,王帅赶紧把手插在裤兜里,迈步子都小了,好让这几个女的看仔细。赵为民并不知道王帅的心思,走两步回头等着王帅,王帅脸一红,赶紧跟上。


发帖时间:2016-06-22 18:13:00

  感动的不知道说啥好。祝好!

发帖时间:2016-06-22 18:14:00

  @xiaomiliaijie 2016-06-22 07:17:00
  天天过来顶顶
  -----------------------------
  感动的不知道说啥好。祝好啊兄弟!

发帖时间:2016-06-22 18:15:00

  @节能降耗 2016-06-22 05:38:00
  顶楼主,好贴子
  -----------------------------
  谢谢阅读。

发帖时间:2016-06-22 20:35:00

  还木有翻页……明天出差,可能会晚一点更新

发帖时间:2016-06-22 21:44:00

  @天YY1999 2016-06-22 21:22:00
  刚注册,楼主是我第一个回复的,文章不花哨,情节不啰嗦,节奏赶在点上,喜欢
  -----------------------------
  谢谢啊兄弟

发帖时间:2016-06-24 14:36:00

  10、
  张主任是位女主任,王帅有准备,大老爷们干居委会这活儿,是有点憋屈。不过,这位张主任倒是挺利索,一听说是案子上的事儿,挺痛快的就应下来.。她把桌子上的一堆材料往一边推了推,抄起手机翻了半天,喂,赵姐啊,你今天有空吗?没看孙子吧?是这样,我这有点小事儿,和您这打听下,要是得空,你来我这趟?还有上回你们楼那个低保户,办下来了,顺道你给捎回去。好嘞,那我等着您。
  挂了电话,张主任和王帅说,这是高敏她们楼长,一会过来,他们一个楼住了好几年了,掌握的情况肯定比我多。我这能查到的就是一些基本的信息,估计比你们公安局掌握的户籍信息也就多点计划生育啊什么的。你们稍坐,我找尚国小区的档案去。
  王帅哎哎的应着,心里感慨,这鬼子要是进了村也得被这基层给拿下啊,这么大密度的基本情况掌握,就是片区新住了个耗子估计也得在居委会挂上号。
  赵为民就这空,和王帅就聊上了,有对象了么小王?王帅在老民警跟前故意装傻,挠着头说,这不是刚毕业,没顾上呢。赵为民一唬脸,瞎,这事儿不急什么急,你爹妈不催啊?我闺女26了还每天瞎晃悠,我这当爹恨不得出去挂个招牌去,你们啊,不知道当父母的心。
  看着老赵摇头晃脑的叹息,王帅差点噎死,队长没交代出来调查还有这一段啊?刚过的年在家被狂轰乱炸一炮,走哪哪都这一套啊
  王帅觉得额头流下三条黑线,可惜老赵压根看不见,特投入的嘚嘚,就差直接说,要不你和我闺女凑合凑合吧。
  就在王帅觉得椅子都要坐不住的时候,张主任的屋门开了,进来一位岁数更大的阿姨,“呀,张主任没在啊?”话音刚落,一眼瞥见了赵为民,“嘿,老赵,你在这啊。”
  这位就是张主任所说的赵姐,高敏所在楼的楼长,这赵大姐退休前是单位的工会负责人,当楼长也就理所应该。遇着这种好打交道又爱说话的调查对象,王帅还真有点招架不住,一个老赵就让人崩溃了,赵大姐没三分钟已经把王帅的生辰八字外带忌口和喜好落实,还随口报出来手头已有的几个候选姑娘……
  王帅惊呆了。
  好在张主任也及时的赶回来了,这严重跑题的调查才回归到正路上。王帅心说,出来做个调查,差点把后半辈子搭上,回去可得跟队长要求俩人出场。
  不过,王帅的收获很大。一说到高敏,赵大姐先抢过话头,高敏啊,我们楼上的,小区刚建好就搬来了,算老住户了,她咋啦?犯事啦?
  “没有,我们这有个别的案子,就想来了解下情况。回头还得麻烦您保密,咱们这是内部调查。”王帅贫归贫,临出门队长的交代还是记着的,不能透露案情。
  “噢噢。”赵大姐很狐疑的看着赵为民和王帅,“反正你们警察不会害她,说吧,想打听点嘛事。”王帅迟疑了下,“她家里都有什么人,做什么工作的,平时来往的都是什么人?比如她老公?”
  “你说的是刘林吧,常跟我家老头打麻将,人挺好的,挺憨厚,老是笑着说话,跟谁都打招呼,打麻将输了也不急眼,不像我们楼上那老李,输了几块钱就摔牌敲桌子的。”赵大姐撇撇嘴,“哦,咱接着说高敏家,高敏有个闺女,结婚了,和女婿在外面有房,但是经常来。”
  王帅在本子上记着,“您慢点说,她女婿多大岁数?干什么工作的?”赵大姐仰着脸想了会,“30了?我记得好像比我们小子小点,应该不到30岁,干什么工作的,还真是没听说,好像跟着高敏做生意吧。”
  “高敏做生意?”王帅追问。“是啊,高敏在新华区的批发市场有个铺子,倒腾布的,一年出门不老少的呢。闺女和女婿也没听说过上班。”
  “那她爱人呢?”王帅迫不及待的把刘林扔出来,“她老头部队上的,北京人,据说是个团长。”赵大姐说。
  “团长?哪个部队的您知道吗?”王帅眨眨眼,心里期盼着好运气再次降临而心砰砰直跳,“这个不知道,海城不是好几个部队啊,说不准是哪个部队的。老穿着个军裤。要不,不上班,每天打麻将哪来的钱?反正看着挺闲的。”


发帖时间:2016-06-24 14:36:00

  @梦寐97 2016-06-24 00:11:00
  太好看了,在天涯几乎没冒过泡,旧帖花了一天时间也看完了,不过实在是意犹未尽,请楼主告诉一下写好的帖子地址是多少,拜托了,好喜欢。
  -----------------------------
  兄弟,在这看吧,我会贴到你满意为止……

发帖时间:2016-06-24 14:39:00

  @兰州的猫 2016-06-23 00:07:00
  顶!
  -----------------------------
  我挡!
  昨天回来太晚啦。贴张路上风景
  


发帖时间:2016-06-24 22:26:00

  @梦寐97 2016-06-24 00:11:00

  太好看了,在天涯几乎没冒过泡,旧帖花了一天时间也看完了,不过实在是意犹未尽,请楼主告诉一下写好的帖子地址是多少,拜托了,好喜欢。

  -----------------------------
  @爱吃煮鸡蛋的猫 2016-06-24 14:36:00

  兄弟,在这看吧,我会贴到你满意为止……
  -----------------------------
  不是吧?没关系的,说不定更好的就在下一个。之前的帖子也没发完啊
  

发帖时间:2016-06-25 16:46:00

  11、
  离开居委会,赵为民还不忘嘱咐王帅,对象的事儿,上点心。王帅嘴里答应着,心里琢磨的都是高敏和刘林,这么说,还真是两口子。老公用老婆的身份证半个手机号也不稀奇,可这50来岁的人了,在离家这么近的地方还养了个相好的,这是闹哪出呢?
  一走神,马路牙子上有个坑,一脚就进去了,一个趔趄,抬头一看旁边是一家银行,王帅思路倒是开阔了,对呀,回去查查刘林的账户,说不定有什么发现。
  想到这,他紧倒腾的往队里走。
  赵子涛还在跟两位歌厅服务员掰扯,李明明是抵死不说,谢春月也有一搭没一搭,赵子涛不放心就这么松手这个线索,得空就去歌厅找这俩女的“聊天”,把这俩人烦的一周没上几天班。
  冯明亮也亲自上阵了,队里还有一些其他的刑事案子要处理,再留个接警的、倒休的,风火轮也转不过来。
  他对李锐凤还抱有一线希望,期待着李锐凤这个大嘴能吐出更多的东西,尤其是关于刘林的,很遗憾,李锐凤和刘林没有任何交集,甚至不知道薛招娣还有这么一个常客。下午的小会上,王帅把走访的情况一倒,叽叽喳喳的声音又来了,这回谢大雷倒是没等着思想碰撞,稀里哗啦几下就做了分工,“子涛,你和王帅去一下银行,调薛招娣和刘林的银行流水,对了,捎带上高敏的,明亮,你再安排个人,去查高敏的户籍,原始户籍,她不是从秦川迁移过来的吗,看看这个户口上有没有什么,咱俩去下民政,查查刘林这两口子。”
  领着任务,会议室一下走没人了,谢大雷站起来走到冯明亮跟前,“明亮,我还是觉得这案子邪性。”冯明亮没吭声,揉揉眼跟着谢大雷下楼。
  天又黑下来了。刑警大队门外的马路上,下班的人已经连成片了,谢大雷推出窗户喷了一口烟,“我就说吧,我就说吧,这案子邪性吧,果然。”
  谢大雷的话有出处,去民政后,他们惊讶的得知,外人眼里的夫妻高敏和刘林,居然没有结婚记录,而高敏的信息显示是离异。难道这个高敏也是情人?
  因为别的调查组还没回来,谢大雷和冯明亮趁这个功夫把户籍库里海城和秦川、北京所有的刘林都调出来,按照40-65岁的年龄段进行抽取,让夜巴黎的服务员辨认,居然没有长得像的。
  把柳林、刘霖、刘琳等模糊类似名字进行查询,倒是找到一个比较符合特征的男子,但是名字对不上,家庭信息也差异很大。这人显示有家有室孩子两个,已经退休,和部队毫无瓜葛,唯一贴近的是面相。
  谢大雷把这个人的信息打印出来,准备明天安排人去北京落实下。手指头一下下的敲着桌面,有点焦急的等着调查员回队。他盼着信息落定,又觉得可能性不大。心里上下翻滚着。


发帖时间:2016-06-25 16:46:00

  @小越叽 2016-06-25 13:13:00
  你去哪儿了,喵喵
  -----------------------------
  刚在粉刷我的一个小板凳……弄了一手的油漆。

发帖时间:2016-06-25 16:47:00

  @xiaomiliaijie 2016-06-25 08:34:00
  楼主你可以一次多发几章吗?等把大家吸引住了再少发,要不关注你的认真又跑了,
  -----------------------------
  好的,听你的建议。

发帖时间:2016-06-25 16:47:00

  12、
  天黑透的时候,调查员陆续都回来了,被派去新园区查找高敏原始户籍的小伙子叫齐亮亮,也是新来的,坐在会议室还有点小紧张。
  刚一落座,会议室马上就被烟雾铺满了,不抽烟的王帅就是一个活烟囱。他打了个喷嚏表示抗议,压根没人看他一眼。
  “刘林这个人现在户籍信息里找不到,咱们是不是前期的调查有问题?尤其是今天走访居委会和楼长这,肯定了刘林这个人是有的,为什么咱们的户籍信息里找不到他呢?”谢大雷开门见山抛出自己的疑问。
  “小齐,你先说说,今天是你第一次参加会,别紧张,把你了解到的情况介绍下。”谢大雷先点了小齐,让他更紧张了,“我今天去的是新园区分局,高敏的户籍从秦川转入海城,先落到了新园分局的建新派出所,落户手续和迁移手续都很正规,迁移到海城是1997年,转入咱们新华是2001年。”
  “没了?”谢大雷问,“没了。”齐亮亮不知道谢大雷这话是什么意思,他翻了翻手里的笔记,确实没了。
  “子涛你说说你那的情况。”谢大雷话题跳得很快,“我这边情况比较有意思了,刘林这个名字,和对应手机号一致的账户是高敏的身份证开户的,短信提示都发到刘林用的号码上,当然,这个号码也是高敏注册的。高敏名下的银行卡很多,账目往来也比较多,我刚听王帅说,高敏是做生意的,这和银行账目显示也差不多,来自广东、浙江一带的款项交易都有,最有趣的在最后,案发前4个月左右,有个人给高敏这个账户打过钱,这个人居然是李明明,可李明明一再跟我说她和刘林不熟的,这回我得好好再问问她。”
  冯明亮简要的把他和谢大雷掌握的情况在会上也通报了下,没等大家的思想风暴开启,谢大雷先说了,“我刚跟冯队也说,这个案子有点别扭,这个人咱都不知道是谁,抓谁去?第一步就是搞清楚刘林这个人怎么回事,怎么查不到呢?是黑户还是什么情况。”
  想了想,谢大雷又对冯明亮说,“你让小于那一组继续调查薛招娣的经济情况,一个是刘林,一个是作案动机,不是情杀不是仇杀的,无缘无故就把人害了?说不定这个动机也能提供点路子。”
  “子涛,你和小齐明天跑一趟北京,把这个人的情况摸摸底。”说着,谢大雷从桌子上漂给赵子涛一张打印纸,就是他刚和冯明亮下载的北京疑似刘林。
  齐亮亮第一次被外派,有点兴奋,脱口就把心里的念头说了出来,谢队,既然刘林和高敏这么密切的关系,咱为什么不把高敏带回来问问呢?
  赵子涛捅了他一下,压低声音说,“带回来人家说不知情你咋弄?又不是高敏作案,你能怎么控制她?这不就相当于告诉刘林,咱们找到他家里了?”
  赵子涛一连串的反问,把齐亮亮给问住了,谢大雷倒是今天脾气挺好的,“小齐啊,好好跟着子涛他们学学,办案子不是一下两下的事儿,时间长了就磨出来了,你就不急了。”


 
Email我们 | 关于 | 留言
Copyright © 2010-2017 WWW.KanLouZ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黔ICP备15010001号-1
请记住我们的永久域名(看楼主的中文全拼):www.KanLouZhu.com
本站关键字: 看楼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