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搜索

天涯社区

百度贴吧

搜狐社区

豆瓣网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看楼主> 天涯社区>莲蓬鬼话>《古玩笔记》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古玩笔记》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阅读操作: 加入书架 | 打开书架
页面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鼠标双击滚屏 (1-10,1最慢,10最快)
发帖时间:2016-02-16 10:30:51

  爷爷的爷爷在老年间是开当铺的,在老年间,古玩、当铺不分家,因此,爷爷积累了很多关于古玩的传奇小故事,小时候,听他讲过不少,其中奇奇怪怪光怪陆离的甚多,为此,我把每个故事都大概记载了下来,现在,说给大家听。



  您要是问我这些事真假,各位,实话说,我也不知道。



  但是,老年间北京有句俗话————有些事您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





  



  故事,发生在1921年的北平。





  老时年间,北平的古玩铺子分好几种,比如家喻户晓的琉璃厂海王村,是全国最大的古玩销售场所,南北荟萃、山珍海宝无所不有。

  那当儿,古玩铺子跟现代商业分工细作一样,并不是每个店里都聚集着一堆金铜佛像、古玉珍瓷、古书古画、丝质绣品、宝石翡翠。

  而是各有千秋、各有绝活儿。





  从琉璃厂东口一进去,您瞧,分门别类就开始了,有专门经营宋版、明版古书的、有专门经营宋元明清各种古画的、有专卖古玉、宋明瓷器的、有专卖传世丝织锦绣的,还有专营文房四宝、古墨古砚的,有外带专卖历代铜钱古币的。

  这些珍宝荟萃的场所,都叫坐店,门脸儿端庄大气,无论掌柜的伙计,绝不是饭馆小吃店那种吆喝吵嚷大声喧哗的样子。

  都是正正经经,掌柜的基本是一身整齐的大褂,坎肩和双道梁的内联升布鞋,带着水晶石的眼镜,伙计们也都穿着浆洗的干干净净的大褂子,脸干手净,扎着裤脚,一脸不亢不卑的文雅气质。





  大栅栏,跟这里又不一样了,大栅栏很多珠宝店也兼着买卖古玩,但是只限于古代珠宝首饰和玉器,其他的不能乱买卖,牛街不少掌柜的,就在大栅栏开买卖,也是清真。





  像隆福寺和火神庙等地方,那更不同,都是大地摊,那当儿,老北京的文化人,也喜欢——淘宝。

  大地摊属于半坐商半行商,不论哪个犄角旮旯里,花个三瓜俩枣的价格,收来一大堆破烂货,在地下铺上一张大凉席或是粗布,也不分类,开始做买卖。

  有吆喝的,也有不吆喝的,反正淘到淘不到好东西,都是靠您自己眼力。

  在一堆破铜烂铁里找到自己心仪的古玩古董,连不少琉璃厂的老先生们,也凑趣儿去捡漏淘宝。









  还有一种,则是打小鼓收旧货的,这种人更多,今天变成了收破烂的,但是,破烂跟破烂不同。

  打小鼓的,多是穷人家子弟或者没有学成的古玩学徒,必须得脸皮厚、心黑、人机灵。

  这种人走东串西,但凡是京城哪个大宅门、富豪和贵族家庭,那自然是进不去的,有一种中等人家,家里有个不懂行的主人,缺了钱花或者要搬家、分家,就把老宅子里的东西卖一卖,那么老些东西,古玩算不上,可还有点年头,于是乎,打小鼓的就应运而生了。





  另外,有些原本的富豪大家,现而今败落了,家里有些存货,可本家儿又不愿意去古玩铺抛头露脸,嫌丢人,就卖给打小鼓的。

  这种打小鼓的,叫富小鼓。

  这种人很黑,三瓜俩枣买了人家东西,自己二五眼看不懂,再跑到琉璃厂或大栅栏的古玩珠宝铺子里,转手卖给那里,从中赚几个小钱。还得求爷爷告奶奶的陪着小心。生怕大掌柜的看不上眼。











  另外有一种,就是北京老百姓,家里大扫除或者修房子,发现什么用不着的瓷器、木器,就拉过打小鼓的拉拉价钱,卖几个酱油醋钱。





  这种打小鼓的,叫穷小鼓。

  打小鼓的货物,也有交流,在定点的野茶馆或是小酒馆,要几碗茶叶末或烧酒,互相串货,互相交流。





  那些大户人家还有去当铺、去荷花市场、去鬼市儿的,咱们以后再说。









  遇上年节,琉璃厂海王村不少商家,连上大栅栏的珠宝店,不少也去摆摊设点,丰富古都文化生活,卖不卖倒在其次。





  那位问了,卖古玩还这么多讲究。

  您说呢??5000年文化历史熏陶出来的国人,买卖老祖宗的东西,能都像买白菜萝卜似得?





  二 这下您对于京都的古玩买卖略有了解了吧?呵呵。





  也就是说,当时的古玩买卖,有——

  1 琉璃厂古玩铺、

  2 大栅栏珠宝店(只限于兼卖古代珠宝首饰玉器)

  3 木器行(兼卖古代家具)

  4 旧货铺(兼卖古旧杂项)

  5 隆福寺火神庙的集市(大地摊)

  6 打小鼓的(收旧货)。

  7 当铺,后文再说。

  8 荷花市场、东安市场的小地摊。

  9 鬼市儿。





  那么说,有人问了——这么多卖家,不乱套吗??

  还真不乱。

  这大致分的九种分类,基本都是种种有联系,但种种客户和买卖方式、待人接物和付款方式绝然不同,壁垒分明,而做买卖的,在那个年代,也绝不会越俎代庖的胡乱买卖。锵行市!!









  1921年春天,北平还是一片风沙,呼啦啦从古北口内蒙古来的风卷着黄沙尘土,就把个古都搅得日月无光。

  这时候,正是军阀大战,各路英豪们卯足了劲儿,在华北地区打得天翻地覆,古玩行的买卖很不好做。





  这话当然,盛世藏古董、乱世买黄金嘛,一堆古董也顶不了一个窝头——最起码在你快饿死的时候。





  这天,东四牌楼炒面胡同里发生了一件恐怖传说,立即传遍了四九城,成了京城老少爷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什么事???





  原来,京城里赫赫有名四大流氓无赖之一,东霸天黑四爷,人送外号黑大蛤蟆的家里,闹鬼了!!!







  四霸天这四位爷,自光绪年间就开始在京师横行霸道、无恶不作。





  这几位,都是刀头舔血杀出来的狠角儿!年轻时候,什么杀人越货没干过,连那位被慈禧太后下旨千刀万剐的大盗丘八爷,就是这老几位的江湖兄弟。





  然而,人家这老几位,在打拼下京城这一亩三分地之后,慢慢稳定下来,开始大肆招收徒子徒孙,扩大声势,每人手里少说也有300多号人马,端的是无人敢惹。





  要说他们砍杀出山头,然后平静的在荣华富贵里混吃等死,那是胡扯,人家都有功夫在身,宝刀未老嘛!!





  这老几位,把四九城分成4大块,每块谁的地盘分的清清楚楚。这叫分盘子。





  一般人眼里,四霸天不过收收街道保护费、青楼的、饭馆的,在地面上勾结官府包揽词讼,欺诈良民等等,不过,这都是台面上的事。





  这些人,暗中贩卖鸦片烟土、逼良为娼、挖坟盗墓、设宝局子赌场坑害世家子弟、贩卖有姿色的寡妇、少女,偷人家孩子卖,还有的竟然跟洋人们关系很好,把壮丁卖给洋人做奴隶,运到东南亚和非洲干活,这一去,您就别想回来喽。





  四霸天每人都是罪行累累,十恶不赦,头顶长角、脚底流脓的第一等流氓无赖。





  更加奇怪的是,无论是大清国负责京城治安的九门提督步军统领衙门,还是民国初年的京师警察总署和宪兵司令部,没人问也没人敢管,任由这几位欺男霸女,每年作恶的进项,所及巨万。





  没啥原因,就是四霸天根子硬呗!!









  那位爷问了————怎么只有东西南北四霸天,还有红中呢!!

  我呸!!您这是打麻将入迷了。





  且不说,退位的小皇上宣统万岁爷还在紫禁城里住着,就是皇城里面,民国中央各大衙门,也是威严赫赫。轮不到四个地痞流氓进来胡闹。





  所以说——这就是当年混江湖的规矩,人再坏,人家有底线。









  且说这位东霸天黑四爷,外号黑大蛤蟆,在四霸天中,最是心狠手辣好勇斗狠,出了名的不要命。少年时在沧州拜名师学艺10年,炼成一身十三太保横练的硬功,身上嘎达肉(肌肉)一块块好似铜浇铁铸,身材不满五尺,臂力惊人,尤其一套罗汉拳,打起来那叫一个眼花缭乱虎虎生风。老师喜爱他实诚,教了他一手铁砂掌,又叫单张开碑手,2尺厚的石碑,抬手就碎,又学了金甲刀法。





  这身功夫,三五十个人,绝近不了他身。





  可惜,黑大蛤蟆的老师看走了眼,教的武德被他抛在一边,26岁从送水夫开始,在众人里喝酒打架无恶不作,三年间,不仅收服了400多大小混混儿,还在光绪末年比武中,单掌劈死了原来的东霸天白老爷子,成了新一任的东城霸主。





  为啥别人叫他黑大蛤蟆??

  说来奇怪,他是白洋淀人,幼年时水下功夫就很好,而且,此人长得矮壮敦实,扫帚眉毛肉包子眼、黄灿灿的络腮胡子、蒜头鼻子大盆嘴,鼻孔外翻,往那一站,活脱脱一个成了精的大蛤蟆。





  连京城小孩子晚上哭闹,老家儿吓唬孩子都说——别哭了,再不睡,让黑大蛤蟆把你吃了!





  您别说,这么一来,这位黑四爷的威名更加远扬,他本人也毫不在意,认为自己是蛤蟆精转世,跟张之洞张中堂是猴子精转世、曾文正公是黑蛇转世一样,有天命在身,于是乎,在他40大寿之际,他授意徒子徒孙们,用纯金打了一只重达20斤的金蛤蟆作为寿礼,摆在客厅正堂上,接受大家的叩拜。





  民国政局混乱,黑四爷很有头脑,不仅拜了京师治安首脑的海大将军为干爷爷,还拜了京师警察总监尔大人,为干爹。

  每年三节两寿,金银财宝不必说,两位干爷爷、干爹,也很照顾这位孙子、儿子,连其他三霸天,也得让黑四爷几分。





  然而,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这不,到了1921年春天,黑四爷家里,出事喽。



发帖时间:2016-02-16 12:26:00

  三 1921年,张大帅跟吴大帅在山海关一带打得热火朝天,而京师重地,还在继续着风花雪月纸醉金迷。


  那么,东霸天黑四爷家为啥闹鬼了呢??


  事情还得交代两句。


  原来,这年,正是黑大蛤蟆他干爷爷,京师治安首脑海大人的65大寿,正经不大不小的一个生日,京城里这些鱼鳖虾蟹牛鬼蛇神们,都开始闹着给海大人庆寿。


  庆寿有庆寿的规矩,四霸天多方派人打听、四处踅摸着各种消息,准备寿礼。
  而黑四爷却毫不着急,继续每天泡澡、搓背、听戏、数钱的幸福生活。


  要说四霸天当了各自领地的霸王,基本过起了悠然闲适的小日子,跟满清遗老遗少和南方官僚新贵们,学起了——新生活品味。


  各人有各人的爱好,此时功成名就都开始折腾喽。


  北霸天韩大爷,喜爱养花鸟鱼虫,便花了大价钱,把从前在清宫南花园伺候老佛爷御前供奉鲜花、蟋蟀、金鱼的几位老太监聘了回家,整天鼓捣这些。
  西霸天刘二奶奶,是个小脚老太太,最爱珠宝首饰,家里专门养着从上海、扬州、广州找来的金银工匠,大把银子变成了无数珠光宝气,刘二奶奶一只手戴10个大戒指,满头珠翠宝石,比当年老佛爷还威风。
  南霸天于三叔,就喜欢喝酒打牌,一副象牙镶金的麻将牌被他玩的滴溜溜炉火纯青,自己还开了30多家赌局,传说他能三天三夜不睡觉,牌局打得跟军阀混战有一比。


  而我们这位黑四爷,最大的爱好,就是去清华池泡澡、强买强卖的玩假古董!



  洗澡??不就是泡澡堂子嘛?!


  这您就外行了,洗澡跟洗澡不一样,清华池在老年间的北京洗浴行业中,那是——蝎子拉屎独一份儿!绝对五星级标准。一般二般人,您可进不去。
  光这名字,就取自唐代皇室的专用皇室洗浴宫殿——华清宫。里面无论换衣服还是池子,都是个个单间、见天儿换水。更加高级的单人池子,那是用京西房山出产的汉白玉石砌筑的,在整个室内布置里,华丽富贵,老板可没少花心思。


  而泡完澡后,一壶正品雨前、明前或是碧螺春热气腾腾端上来,外加京城稻香村的大小八件点心、水晶虾酥再给你端上来。
  按摩、修脚、剃头、拔罐各种师傅随意您叫,一趟下来,保管您舒坦透了。因为这,黑四爷无冬历夏天天泡在澡堂子了。


  而强买强卖假古董,是黑大蛤蟆黑四爷的另一强项,那位问了,他怎么不买卖真品??
  您别忘了,这位爷是练武的出身,从小到大认识的字,加上脚后跟儿的,不到一箩筐,没师傅也没学过,更没学问,他怎么买卖真的?
  然而,他的钱来的太容易,自己又想要学习遗老遗少和洋人们的气质,咋办?就开始巧取豪夺大肆收买古物。
  假比说——他听说或者徒弟们搜集到消息,说谁家有好玩意好古董,他必然使出了坏水儿,把人家的东西搞到手,打闷棍套白狼那种小把戏他不稀用,办法多得是。
  古董搞到家,他可不知道到底哪里好,值钱不值钱,就找来琉璃厂的行家们给他鉴定,但东城一带的富户都知道他这种霸王脾气,所以,有些人就买通了琉璃厂的掌柜的,买来假货蒙他,亲自送上门,省的这种大流氓去家里淘坏。
  十来年间,黑四爷在京城古玩界,也就出了名————行里人,都暗地叫他黑大棒槌!


  不过呢,坏人有坏德性,外面都知道他弄来的古董鱼龙混杂,假的比真的多,其实呢,黑四爷那是行走江湖多少年的大拿,暗地里对这些人的鬼把戏早就门清儿,不过碍于自己“功成名就”,在京城也是有一号的人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


  您要想真骗他??姥姥!!不打你个半身不遂都对不起您老家儿!


  干爷爷要过生日,前些日子,黑四爷早就亲自去海大人府上拜访过了,知道这位海大人64岁那年,新娶了第9房姨太太,名叫赛昭君的一个名满京城的窑姐儿。
  因而趴在地下跟这位干九奶奶叩头时,乐的白胡子一颤一颤的海大人那得意忘形和才17岁妖冶妩媚的赛昭君高兴的花枝招展的样子,让黑四爷心里有了送礼的目标。


  老夫少妻和和美美嘛!!虽然海大人比赛昭君才大47岁!!




  说干就干,没了干爷爷怎么在京城混哦。黑四爷回家后,立即叫来几个得力的大徒弟,吩咐了——凑份子!送这么大礼,当然不能花自己的钱不是?!


  整整凑了2000两赤金,黑四爷又亲自请富源金店的师傅,打造了九柄黄灿灿金闪闪的赤金如意!!每柄如意九条飞龙,龙嘴里还镶嵌了一颗莲子大的南珠!!


  这份礼物可够分量,那当儿,30两银子,才兑换1两黄金,就说那光润真圆的南珠,是从南海深处捞出来的,虽说比不上前清那时的东珠,一颗也得值400多两银子。


  黑四爷知道,这份礼送上去,干爷爷海大人得高兴的翻了天。


  然而,转过天来,他又发起了愁,金如意贵重则是贵重,寿酒、寿面、寿帐所谓的那些表礼更好准备,不过,最近,他听海大人的管家,也是他竭力拉拢的把兄弟海三儿说,海大人信了佛教,整天鼓捣参禅打坐念经拜佛。


  这如意送上去,海大人也就是乐呵乐呵,送给几个姨太太玩,怎么像个法子,弄个珍贵的拜佛的法器,让海大人天天念佛时,能见着,见着物件,不就能想起自己这个干孙子了吗??!!


  黄金好弄,可这拜佛的法器上哪儿淘换去呢??听说宫里倒是有不少雍正爷、乾隆爷那时的法器宝贝,找个太监也能买来几件,不过,小皇帝毕竟还在紫禁城里住着,民国政府对其礼敬有加,再说皇城在中间,不能破了江湖规矩。


  别的地方嘛。。。。。。。


  练武人火爆脾气,黑四爷正胡思乱想,门帘一挑,大太太王氏,进来了。


  那位问了————这位四爷还有正经夫人??


  瞧您说的,人家黑四爷坏则坏,虽说成名后,也娶了4个小妾,但糟糠之妻不下堂嘛。


  这位王夫人,正经是黑四爷他妈,在他15岁就给他定了亲的,虽说长得有点五大三粗,还是大脚,不过在黑四爷学武练功的那10来年,都是王夫人在家侍候公婆,操持家务,后来黑四爷在京城闯出天下,也是王夫人把两位老人伺候到百年,快到中年,才来到京城。


  跟黑四爷不一样,王夫人从小就心地善良、惜老怜贫,在老家白洋淀蜗居那么多年,再穷再苦,这位妇人也从不跟黑四爷说啥。
  那时节,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个扁担挑着走,妇女最重要的德性,在王夫人身上体现无疑。
  就算进了京,王夫人对丈夫干的坏事多少也知道一些,也经常跟黑四爷念叨着人要多做好事、多积阴德。
  这位更是大字不识一个的妇人,不仅在年节偷着布施给京城寺庙些钱粮,也偷着救济一些穷苦人,在家里,更是跟那些姨太太不争宠,整天吃斋念佛,祈祷佛祖保佑丈夫平平安安。




  可惜俩人都奔50的人了,也不知道为啥,膝下没有一男半女,连带着4个姨太太,也没有生过孩子,因为这,黑四爷心里有时候想起来也一肚子火,虽说花了大把银子找了各种中医、西医,京城里送子娘娘也拜了多年,可就是不见效果。


  王夫人知道丈夫的心病,还不断劝丈夫再娶几个小老婆。


发帖时间:2016-02-16 12:27:00

  这样一来,虽说两人早已恩爱不存,没了床笫之欢,可黑四爷对这位正牌的大太太,更是尊敬有加了。家里内宅的大事小情,都是王夫人做主。




  王夫人听丈夫说了烦恼,拨弄了几下手里的玛瑙念珠,寻思了半天,给丈夫指了一条路子————我也不太懂这些个,听说街面儿上不是有些打小鼓的嘛,他们跑的地方多,前年我从那里就买了一个檀香木的木鱼,才花了4毛钱,不行找找他们吧??




  哎呀!我怎么把这茬给忘了!!多谢太太指点!!——————黑四爷撇着大嘴乐呵呵给王夫人抱抱拳头,行了个江湖礼节,一阵风似得出门去了。




  要说王夫人这条路子,指的当然不错!!那些打小鼓的最能钻山打洞东奔西走,手里的货杂了去了。黑四爷在自己的盘子地面和南城杂吧地撒下了消息。
  好家伙!一听黑四爷有差事,下头这些虾兵蟹将还不跑断了腿,不几天,一堆堆物件就悄悄运进了黑四爷的家。


  不看不知道,一看堆积如小山似得物件,黑四爷也傻了,咋办??自己没学问,赶紧请人吧!!


  四
  那么,请来的这位高人是谁呢??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誉满京城,与末代状元公一起青年便登了科,做了20多年翰林公的前清翰林院学士、家学渊源、学富五车的郑学士。


  那位问了————一个流氓头子怎么跟翰林学士认识??


  这里,不能不说我们黑大蛤蟆黑四爷手眼通天、神通广大了。
  他是钱多人壮不怕事,想学遗老新贵的文化派头,然而,他这种人,在文化人,尤其是京城众多遗老们看来,简直就是土流氓无赖,


  毓德清华的文化世家当然看不上了。
  起初黑四爷想花钱拜几个有学问、有名气的名士老师,也附庸风雅一番,毕竟大清玩完了,不少前清的读书人、翰林名士也得吃饭嘛。
  可这帮子人,在黑四爷眼里,那叫一个——骄傲不逊,给脸不要脸!!
  跟茅坑里的石头一样,又臭又硬!!




  名气越大,傲气也就越大,一听他黑四的名字,把送上门的拜帖和银子往外扔,一点面子不给,想使坏弄强,可这些人跟官面上的新贵大官僚们,关系千丝万缕。
  而且,黑四爷小时候,他妈就掰着手指头教训过他————读书人都是天上的星宿下凡,那些翰林公们,都是天星下降,谁要是不尊敬,死了也得下地狱受罪!


  这种自童年便开始的文化启蒙教育,把文化人跟神佛放在一起敬仰,那时候很正常,谁让白洋淀在大清国200多年,才出了几个翰林公呢?


  普通穷苦人眼中,读书名士们,简直跟神仙差不多!


  因此,在黑四爷内心最深处,多少有些怵惕这些文化人,说不上是母亲当时的教训潜移默化,还是对逝去母亲的一种特别怀念。


  从直观上来说,他也敬畏————那是从银子和能力上。


  假比(北京土话,假如)说,他也经常去逛公园和寺庙,看那些大屁股女人和小妞,然而,听说各个古建筑里那些天书一样看不懂的碑文,都是文化人一气呵成的,他简直不能不敬畏起来!


  奶奶舅子的!!这些人得念了多少书?!比老子学艺十年下得功夫不差多少!


发帖时间:2016-02-16 12:28:00

  而琉璃厂也是他常去的地方——那些大买卖铺户的字号,都是前朝名士学者的大手笔,宝华斋三个大字,光绪那位老师大笔一挥,就收了1000两银子的润笔!


  在黑四爷看来,这位老师简直就跟大盗一样啊!!自己一条街的盘子,一年保护费才收1200多两。这些老头子的大手笔,着实让他着迷。


  在这种五迷三道复杂的心理环境中,黑四爷倒是从来不在东城惹那些遗老名士,可人家也不理他。


  后来,经过干爷爷海大人介绍,他又搭了不少人情交往,才跟几个三流的文人搭上边儿。这些人见钱眼开,也没啥名气,黑四爷却看不上。


  后来偶然一次去琉璃厂寻摸古董,让他认识了郑学士。


  那天跟往常一样,黑四爷穿了一身骚包的绛红色江南纺绸牡丹纹大褂、外罩金绿川缎马褂,一双英国进口的黄色皮鞋,还扎着西裤的裤脚,这就是老年间流行的中西合璧的行头。


  黑四爷马褂内里一个小口袋,装了一只硕大的亨得利金表,金链子有两指粗,恨不能重半斤!
  左手大拇指上,戴着一枚羊脂玉雕花的白玉扳指,右手夹着德国产半尺长的象牙镶金烟嘴,口袋里还装着一枚碧绿的玻璃翠鼻烟壶,
  时不常闻闻鼻烟、再抽两口原装哈德门。


  左右手无名指上,两个白金镶火油钻的男式大戒指,晃得人脑仁疼。


  爷就是有钱!!


  左右四个彪形大汉,都是天桥外摔跤厂里的高手,也是他的小徒弟。


  在文宝斋,他看上一个10来个字的青铜三足鼎,挺好看,他老人家买东西,就是两个标准——好看或不好看。


  掌柜的吓得满脸草绿,仿佛迎接天神一样小心翼翼伺候着黑四爷,但是说到价格嘛,就不那么恭敬而来。


  ”您眼高!!不瞒您老人家,这是传世的玩意,商代的。您要看上了,我吐血送您了,拿家玩去!!“


  拿回家玩去?——这是老年间古玩铺子里,掌柜的跟熟客常说的面上话,你要是听不懂真不给钱就拿走,人家当场骂你棒槌,给你急眼。


发帖时间:2016-02-16 12:30:00

  黑四爷知道这里面的弯弯绕,拉了脸——姥姥!好像老子真的是强盗!说多少钱!爷不差!


  “不卖年代、不卖工艺.、这次就卖这几个字,小的跟四爷拉拉手??“
  掌柜的低着头哈着腰,一甩袖子。


  古玩行跟珠宝行买卖东西,因为价格数量大,有时候俩人就得在袖子里交易,外行看不懂,有个名词,叫袖里乾坤,说的就是这。


  甭跟我玩那个,你就直说吧。黑四爷大喇喇端着茶。


  掌柜的颤颤巍巍伸出1个指头。


  ”1百大洋??我买了!!给钱,走人??”黑四满不在乎的扔出一张1 百的银票。


  ”啊??!!四爷,不是这个价,不是这个价!“快吓哭的掌柜的没接钱。


  到底是多少啊??1千?!————黑四扫帚眉毛一挑,就要发火。


  ”您老人家圣明,是一个字1百大洋,您凑个整儿,给1千块,小的就烧高香了!“


  ”滚他妈蛋!!“暴怒的黑四爷忘了学习名士气质,一撤大褂子就要动手打人。


  眼看不可开交处,门口站着一位说话了。




  这位50多岁年纪,身材瘦长、一身竹色大褂,圆口布鞋,留着三绺长须,戴着圆片眼镜,袖口翻着,亮出雪白的里子,往那一站,立刻给人如沐春风中带着不亢不卑的气度。


  ”哎吆歪我的郑爷!!哪阵风采把您老人家吹来了??!赶紧请进来!“


  把那只鼎拿来我看看————姓郑的这位冲黑四爷微笑着点点头,一撩大褂,又大方又风度。


  翻来覆去,这位郑爷还真拿自己不当外人,一边指点一边冲黑四爷讲解,从夏商的金文到秦小篆,青铜礼器的标准、制造工艺和鉴别方式,把个黑四爷唬得一愣一愣,大嘴岔子直流口水。


  这是哪位尊驾啊!!看来真有两下子!


  黑四爷害怕文化人,尤其是大文化人,整整2个小时,他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小学生一样瞪着大眼听着郑爷的讲解,看郑爷也抽烟,没带火,赶紧从口袋里取出那支干爷爷海大人送他的,来自日本的镀金打火机。


  吓得周围四个保镖也是一愣————哪见过四爷给别人点火?!这不见了鬼了?!


  最后,郑爷气度端正的说——东西是老的,不到商,是宋朝后仿的,掌柜的,这个物件,六七百大洋贵了点,有看上的,500块卖给人家,跟人家说清楚,老物件都有传承,其中的文化和历史,也值这个价。这位老兄,这个价是现在的实价,宋代到现在,也800多年,不亏的。


  掌柜的心服口服的鸡啄米似得点头称是不已,嘴咧得跟喇叭花一般,还伺候着茶水点心,好容易来了救星,把刚才黑四那档子事给挡过去了。


  许久,黑四爷借着胆子问”敢问尊驾贵姓,在哪里高就??“


  郑爷微微笑着——不才郑仁,老兄的贵姓台甫是??


  啥叫台甫??黑四没听懂,看看保镖们,他们更是不懂。掌柜的一个劲儿使眼色,黑四爷也没看明白。


  只好学着斯文人,拱拱手——我叫黑四,外号台甫叫黑大蛤蟆,就是东城。。。。。


  话音未落,郑爷眉头一皱,放下茶杯点点头,嘴里说着:告辞了。这就飘然而去。


发帖时间:2016-02-16 12:30:00

  黑四被闹了个糊涂,经过古玩铺掌柜的介绍,才知道,这位就是遗老中赫赫有名的郑学士郑老爷!正经八百的翰林院学士、当过直隶提学使,跟原来的袁大总统,那是好友!


  乖乖!!原来是这位爷!心里乐开了花的黑四扔下一张600大洋的银票,就让老板费心介绍认识,哪想到掌柜的头摇得跟拨浪鼓似得。


  话没明说,意思很清楚————你一个大流氓算那根葱?!人家一个翰林公会认你当朋友??
  当学生也行啊!他们不是流行拜师嘛?!黑四爷一脸兴奋。


  掌柜的憋着笑没敢说话。




  后来还是黑四爷亲自托了人,写了大红的门生帖子要拜师,还封了3000块大洋的贽敬,意料之中,被郑学士扔出来了。


  换了别人,早就恼了,可黑四爷办事跟练功一样,锲而不舍啊。知道郑学士爱古董古籍,家里经济一般,于是就投其所好,钻山打洞从各处搜罗宝贝,给人家送去。


  郑学士还是不要。不过一来二去,有些郑学士看上的珍版古籍东西,人家照价给钱,算是买下来了,自此之后,黑四爷仿佛变成了给郑学士府上打小鼓送东西的了,但是,郑学士有自己的原则——1 不收徒弟,2 不白要东西 ,3年节生日互不往来。4 绝不见黑四。
  这种不尴不尬的关系,外人看起来很过分,而对于黑四爷,他自己觉得,真是烧了高香!!给老妈牌位上香时还祈祷————儿子不仅有钱有势啦,还结交了翰林公喽!!




  这回,黑四请郑学士,人家自然是不出面,而派了自己的管家,在京城古玩行也算有名号的郑五哥出面,来到黑四爷家。


  这下子黑四爷自己就觉得轰动了,布置人大扫庭院,准备茶果。


  郑五哥来了,很平和的指指点点,最后,在一大堆破烂刘丢的杂货堆里,检出一只黑乎乎最不起眼的半尺长的木盒子,打开之后,里面也是一个油乎乎黑黪黪的物件。


  黑四爷一手端茶,一手敬烟,看着郑五哥沉思良久,摸来摸去,还用白纺绸的手帕擦了擦。不明所以。


  ”先生,就是它了,年头不是特别老,东西不错,如果自己供奉,不用打理,如果送人。。。。这东西,最好别送人,能有它,算是本家儿的福气。“


  黑四爷敬烟敬茶,人家都不接着,大眼瞪小眼的看着这个烂木头盒子里的黑乎乎玩意儿,满是狐疑”五哥,这玩意儿。。。。有没有啥说法??“


发帖时间:2016-02-16 12:31:00

  ”这是上次您送去那两匣宋版书的价钱,大洋八十元整,我们老爷让我一起给您送来。麻烦您给写个收条"
  ”那怎么能够!那两匣破书不是我的,他们打小鼓的才花了几毛钱,我给看见了,几块钱买来的,送给郑老爷的,哪里值这么多?“
  推来推去,黑四爷不得不收了钱——他知道,郑学士的脾气,跟他的学问一样满拧!不收钱,下次连门都让你进去。


  写了收条,郑五哥才说“这东西叫法螺,是供奉在佛前的法器之一, 如果我没看错,这东西,来历不小。恕我才疏学浅。先生还是自己留着。年代嘛,大约在乾隆嘉庆时候的。不是中原的样式,是喇嘛教的。”


  说完话,郑五哥飘然而去,黑四爷咬咬牙,看着手里烂木盒子,连声叫人叫车,去保文斋古玩铺子,修饰法螺。


  五
  老年间,很多古玩铺子,还兼做其他业务,当然也是跟古玩有关系的。


  假比说,清末年间,有些官僚大臣们用的朝珠旧了、花翎掉毛了、翎管歪了,家里的瓷器、玉器,不小心裂了,金银器旧了,书画古籍破损了,珠宝首饰污了。
  那没关系,您只要跟珠市口、琉璃厂和大栅栏的哪家铺子熟悉,拿了东西去,人家肯定会帮您打理的干干净净、修补的如新的一般体面光鲜。
  大栅栏的珠宝行,也做这个,最专业的就是珠宝首饰,别的不做。
  因为,古玩跟修补做旧自古以来,就是一个妈生的俩孩子,虽说一个是台面上的,一个是比较隐秘的,这种千丝万缕的关系,很难让俩兄弟分家单过哈哈。


  各行各业都有一些绝活儿,古玩行算是最多的了。因为上千年的历史传统、文化积淀和工艺巧做传承下来,每个分类里,修补做旧的独门绝技那是海了去了。
  只有您想不到的,没有师傅们做不到的。


  琉璃厂西街里头,专门分布着一些破旧的小房子,别看房子小,里面就是专业做旧修补师傅的作坊,有些大铺子,前店后坊样式,跟木器行和点心铺差不多,后院里,都有几位高手匠人师傅,专业分工很细致,就算您家的宋版书坏了,破了,少了页,只要您提出来,师傅们都能用高超的手艺为你做出来。


  玉器行、大栅栏的珠宝店也一样。


  且说咱们的黑四爷,总算找了保文斋,说明来意。可是人家掌柜的一看,瞎子读书——两眼黑!!


  人家打理不了!!


  主要是那当儿,一般店铺根本不会买卖什么法器,也不知道怎么弄。


  气呼呼的黑四爷又跑了几家,还是没人接,最终,四爷去了大栅栏的珠宝店,人家说,没见过,不敢打理。
  还是专门做宝石生意的牛街清真朋友有办法,专门请了自己的清真师傅,看了,花了半个月的时间去污打理。


发帖时间:2016-02-16 12:32:00

  最终,这件法螺被打理出来了。


  放在手里,黑四爷简直就像刚从梦里醒来的样子————外面的盒子自然不能要了,据行家说,盒子是用金丝楠木镂雕的十八罗汉和飞龙在天!虽说破旧,但王夫人听说是装法器的物件,就要回来自己放在佛像前面供奉。


  黑四爷专门买了一个紫檀雕花的乾隆年间方盒,里面衬了大红色锦缎。


  再看那件法器,是一件一尺长、硕大洁白如玉的海螺!!边口上镶嵌着紫金镶口,镶口背上,满天星一样嵌着排列整齐的数十颗红、蓝、绿色宝石和珊瑚珠子,边框上还刻字一行小字,据观察,盒子上也刻了字,但谁也看不懂。


  也就算了。


  黑四爷细细把玩了很久,乐的鼻子泡都吹出来了。这件宝物虽说不知道来历,可这下子肯定对了干爷爷海大人的脾气!!以后自己火红的日子,还得上层楼!!


  想起来,他比听了梅老板三天大戏还美。




  日月如梭,海大人的生日过得热热闹闹,大肆收礼,黑四爷这两份寿礼,果然获得了满堂彩!!
  海大人颤着花白的胡子摇晃着脑袋说:还是小四疼我!!看看这如意做的,比我当年孝敬老佛爷70万寿进贡的那九柄如意,还漂亮!!
  这不是假话,谁都知道,海大人早年落魄,跟着直隶提督刘铭传刘大人去台湾效力,不料犯了军法,正当被杀头,朝廷因为台湾建省,看重刘将军,特意赐了一个太子少保的衔,刘铭传又被尊称为刘宫保,大喜之余,饶了下属。


  自此,海大人从淮军入行,后来投奔了袁宫保袁大人,鞍前马后数十年,颇懂吹拍之术,在慈禧70万寿那年,亲自花了1000两黄金,打造了9柄如意进上,连老佛爷都夸他有孝心!


  民国政局混乱,人家海大人发挥自己的强项,广结善缘,哪一路大帅进京,都得拜他这位土地爷,京城的治安军队,也一直掌握在这位上将军手里。


  因而,他对于往事,还是颇为自得。


  正当寿宴闹得鼓乐欢腾,可是乐极生悲,前线传来战报,张大帅的奉军被吴大帅打败,一败涂地丢盔弃甲,跑回东北老家去了。
  而在前线司令部,吴大帅的副官,发现京城有人给张大帅通报军情,这人,就是一向善于观望风色、首鼠两端的海大人。


  这下,海大人完喽,不仅遣散了奴仆,大箱小盒得把金银细软装车连夜运出北京,自己也带着9个夫人孩子们,坐了火车直奔天津租界而去。


  反正洋人的地盘谁也管不着。


  寿辰自然是树倒猢狲散,散的没人了。


  黑四爷这份寿礼,在他看来,额白白搭了近10万两银子!!


  姥姥!!气的他在家里直骂了三天,杂碎了不少假古董瓷器。。


  街面上的人都知道,别看海大人手里有两个师的军队,可都是老弱病残的治安军队,吓唬吓唬老百姓还行,面对气势凶狠的吴大帅,给他三个胆子他也不敢刺毛啊。


  就这么着,吴大帅回京,跟曹大总统汇报了,下令抄了海大人的家,还要通缉海大人,后来还是曹大总统慈悲,又顾念着都是原先袁大总统的属下弟兄,通缉令就没发出去。


  有人问,您说了这么久,怎么还不到闹鬼呢??


发帖时间:2016-02-16 12:33:00

  好茶饭得一口口吃,才能慢慢品味不是??




  这天,黑四爷正在大街上查他的盘子——就是店铺。突然,从斜过儿窜过来一人,撞了他一下。
  黑四爷那是练家子,左手一个探爪,就抓了那人,仔细一看,脸熟。


  那小子看见黑四爷,仿佛老鼠见了猫,赶紧跪下请求饶命。


  “你小子不是海大人家的门房嘛?!!怎么成这样了?“黑四爷撇撇嘴满脸不屑。


  |”您老不知道,我们老爷在天津住下了,这不,家里也让吴大帅抄了,没饭辙了,请四爷赏饭吃!“
  ”你??你会干嘛,四爷赏的饭,怕你吃不了!呵呵呵,家是哪里的?看在咱们多年的认识的份儿上,赏你几块钱,回老家种地吧。“


  黑四爷还算仗义,摸出几块大洋正要扔给他,一眼看见门房小子怀里鼓鼓囊囊的,就大喝一声:好小子!敢偷东西!怀里带的什么?!!


  门房爬起来就想跑,没等起身,早让四爷身边的保镖们几拳打懵了,搜索一番呈递给黑四爷。


  一个蓝花包袱,四爷打开一瞧——真他妈无巧不成书!!原来,正是自己送给海大人这个老棒子法螺!
  ”你小子,活该挨揍,又胆小又不老实,滚!!“扔下几块大洋,黑四爷扬长而去。




  回了家,黑四爷想到太太整天吃斋念佛的,这东西正好,借花献佛送给了王夫人,王夫人见了,直念佛不已,赶紧回佛堂诵经去了。
  黑四爷看了太太虔诚的样子,不禁大笑着摇头,叫了一桌酒菜,自斟自饮,琢磨着最近要跟吴大帅拉拉关系,找谁能说上话。
  可惜了那2000两金子,不然吴大帅早胜利几天,这金子就不花在海大人身上了,不过听说吴大帅是个儒将,不喜欢金银财宝,那得在”文化“上下下功夫。


  那当儿,北京天黑的早,夜色降临,正当红木大条案上的雕花自鸣钟当当当当的打了8下,黑四爷叫来3姨太来唱小曲的时候。


  “啊!!!!!!!!“一声凄厉而恐怖的叫声,传遍了黑四爷这座三进大院子,带着漫天夜色里不知名的诡异,久久不能平息。。。。。。。。。


发帖时间:2016-02-17 10:32:00

  六

  且说黑四爷正听着小曲喝着小酒,悠然自乐,忽然,一生凄厉而恐怖的叫喊声唬的他手中酒杯啪啦声掉在硬木桌上,摔了个粉粉碎!!


  “来人!!去看看怎么回事?!!”说着,黑四爷顺手拿起桌边4尺多长的银箍手杖,撇了小妾就冲出了屋门。


  好家伙,这声喊叫,把整个黑四爷这座三进三出的大院子全惊醒了,仆人们手执棍棒刀剑跟随黑四爷就往后院奔,丫鬟老婆子们都吓得瑟瑟发抖,挤在一起不敢出声。


  四爷心中恼火,自己白花了2000两黄金不说,刚消停点,自己这座宅子自从建成,那是近20年从来没人敢在这里闹事,太岁头上动土,姥姥!!长了几个脑袋!!


  叫喊声是后院王夫人的正房西梢间的小佛堂传出来的。


  北京的老宅子,是数百年万变不离其宗的四合院,大四合院套小四合院,大宅门后院都有个小花园。
  前客厅、后正房,都是三明两暗的五间房子,就连宫廷王府也不外乎如此。


  后院正房门口,有俩小丫头瘫在地下,口吐白沫花容变色。黑四爷一看,里屋亮着忽明忽暗的电灯和五彩玻璃灯,心中也是纳闷,眼珠一转吩咐道——管家,到我书房抽斗里,把那支干爹尔大人送我的勃朗宁撸子拿来!!


  管家一溜烟跑了,黑四爷吩咐众多家丁,把正房团团围住,燃起来灯笼火把,亮如白昼。


  他倒是不怕什么人来行刺,行走江湖这么多年,年轻时他也干过蹿房越脊杀人越货的活儿,在外头打打杀杀惯了,他就怕有人来个灯下黑!!想到这儿,多年豪横的黑四爷激灵灵打了个冷战,手举着手杖,右手一按绷簧,唰的变戏法儿一样,从手杖里抽出一把亮闪闪雪愣愣的宝剑!


  这就是老年间,练家子和大户人家主人常用的手杖剑,外表手杖斯斯文文,内里却是用上好的钢口打造的宝剑。


  枪拿来了,四爷右手执剑,左手端着手枪,一点头,管家掀开门帘字,四爷就进来了。


  正房里还是静悄悄的,一股浓重的檀香味道弥漫四周。


  正屋没人,"夫人??夫人!!!??”四爷往西梢间的佛堂闪目观瞧,


  “夫人!!!你。。。。“ 再看平时吃斋念佛的王夫人,面目狰狞、口鼻歪斜、肤如淡金,早已气息全无的倒在蒲团上昏死过去!


  而佛堂里,静谧依然,只有供奉的那尊阿弥陀佛和两边的胁持菩萨,金身散发着淡淡的荧光,桌上摆着五彩瓷的五供和木鱼、净瓶、香茶供果是崭新的,只有今天自己带回家的白法螺,在紫檀盒子里,闪烁着诡异的光。


  那白,惨的跟人骨一样。




  四爷招呼人进屋,亲自扶起王夫人,再看王夫人,气息微微,就剩下进气,快没了出气,而管家带人仔细看了屋子里面,一切如常。。。


  四个姨太太装乔作势拿捏着就要开哭,姐姐长姐姐短跟唱喜歌儿一样。
  “都他们闭嘴!!滚出去!!管家,赶紧去请大夫!!”又气又怒的黑四眉毛高挑,心理却很明白,这肯定是出事了。


  叫过来管家,去厨房、茶房仔细查了查,有没有下毒一事,又让人用银筷子试了试王夫人吃的晚餐剩饭。


  啥事也没有,奇怪。


  看看四位陪着小心退出去的姨太太,他知道,自己在家里,绝没人敢谋害王夫人,而最近其他三个霸天,也没听说要对付自己,而官面上,更不可能用这种手段对付自己。
  就算要谋害,也得谋害自己,吓唬一个女人有啥用?!!


  思索许久,看着床上的王夫人,更是虚弱,全身都抽搐起来,嘴里不停喃喃道——别过来,鬼!!啊!


  四爷有些心疼。


  毕竟块40年夫妻嘛。“把那两个小丫头灌点姜汤,不行就喷凉水!带到书房见我!找3个老成的丫头,2个老妈子,在这间屋里值夜!剩下的人,散了吧。“


  管家一叠声出去吩咐。


  ”慢着!告诉下人们,嘴都给老子闭上!谁要是敢出去胡吣,我揭了他的皮!!别怪我黑四手黑!“


  黑四阴惨惨的一张大脸,下人们知道,这次四爷真的怒了。。。。。。。。











  老话说,人的嘴,大河水。天下哪有不透风的墙??不到三天,京城里赫赫威名的东霸天黑四爷家闹鬼的事儿,还是像旋风一般,伴着春天的风沙尘土吹遍了四九城。


  那时候没有电视手机,识字的人又很少,京城的老少爷们儿大妈嫂子们,最喜欢的就是从大街小巷传来的那些道听途说的故事把戏。


  这么一传十十传百,简直比黑四爷当年在西山比武,一掌劈死前任东霸天白大爷还家喻户晓。路人都纷纷传言————这是黑四爷坏事干多了,糟了天谴报应!!




  传来传去就传到黑四爷耳朵里,他想发怒,可不知道找谁发,接连半个月,西南北三霸天都亲自带着重礼登门拜访,问候王夫人起居,客气的简直不像话,刘二奶奶还送了抹着眼泪,从那张老脸上抹掉了半斤护肤官粉,送了一匣子珠玉首饰。
  从他们形形色色半真半假的神色里,黑四爷真的看不出啥,都在京城混着,而江湖礼数是最不能缺少的,即使这些人心怀叵测,肚子里长牙,不过,大面儿上一点没错。


  而京城警察总署、宪兵司令部和大大小小跟他联络不少的衙门,更是派人大包小包的来送礼,送的是礼,看的是人情————太太死了万人哭,老爷死了没人抬嘛!!


  黑四爷住的东城炒面胡同,一天到晚车水马龙人影憧憧,好似厂甸大庙会一样热闹非常,洋车、汽车、马车、自行车、驴车一直排出胡同口2里地远。


  无数的人怀着各种各样的心思,各种各样的笑或者哭,川流不息的进进出出。


  不知道真相的老百姓,简直就认为王夫人死了,可都嚷嚷着——人家大门上没挂丧事牌子,也吊纸钱,您们着什么急?!!


  黑四爷看着一窝蜂忙乱的家里,还得硬撑着应酬这些苍蝇似得人,是啊,跟当年撂街当混混不一样喽,自己也是在四九城有名有号的人物,可不能差了礼数儿,让人背后嚼舌头。。
  还有,不能让那些一直想对自己下手的人,看自己笑话!
  爷得挺直了!


  而王夫人,依旧昏迷不醒。


  黑四爷不怕花钱,让人请来了中医西医巫医,像京城鼎鼎大名的四大名医、给老佛爷和光绪爷看过病的御医、德国、日本、法兰西、美国的洋大夫、出马跳大神的巫婆子、神汉和巫师,形形色色赶集一样从各处请来,来了就看,看完都摇头。医生们不行,那些巫婆神汉们,在四爷宅子里,搭起了法台,各种民间巫术一起上阵,喷火、符水、诵经、念咒,一座好好的大宅门,让这些人搞得乌烟瘴气神鬼四出,比天坛耍把戏的还闹腾。




  即使这些四面八方的大仙儿们足足折腾了半个月,几乎把整个东城的牛鬼蛇神都请来治病。


  王夫人还是不见好转,只能用同仁堂的续命汤吊命。


  那位问了,不是有俩丫头吗?她们在现场应该知道点原因!


  黑四爷早就拳头加巴掌加皮鞭子教训过她俩了。


  情况问出一点点儿——————


  那天晚上,刚起灯,也就是7点多钟,王夫人吃完晚饭,溜了一会弯儿,就去小佛堂念经了,俩丫头在门口帘子外面伺候。


  到了快8点钟,不知道哪里来了一阵忽悠悠的阴风,吹得人寒毛乍起,屋里的灯也闪烁不明,正当俩人有些害怕,要进屋问询,就听屋里”啊!。。。。。“的一声冲破浓重夜色,随之响起一片:吱吱咭粒粒粒粒又像耗子撕咬棺材板子的声音。


  俩人吓得抱头鼠窜,还没迈开步,门帘呼呼呼被风吹开了————猛然间,借着月色,一个惨白兮兮的苗条身影就那么一蹦一跳的飘了出来!!!


  飘出来。。。。。飘出来。。。。。。。
  俩人没看清咋回事,两眼一翻,吓昏过去。。。。








  黑四爷起初听了,以为俩人在编故事,明摆着,佛堂里这么多佛像,都是请雍和宫或大觉寺的大和尚开了光的,哪个妖魔敢在佛前放肆?!


  再者说,王夫人平时惜老怜贫救济穷人,他多少知道,反正自己有钱,花多少他不在乎,自己臭名远扬,可王夫人没干过啥坏事啊?!


  百思不得其解的黑四爷为了制止谣言,把两个丫头关进后院柴房,不准出门。
  而此后,那位飘乎乎的白影仿佛跟黑四爷叫上了劲儿,天天出现在四爷家的茶房、厨房、客厅、卧室。。。


发帖时间:2016-02-17 10:34:00

  支持的人挺多,很欣慰。祖辈的故事,给大伙娓娓道来,希望大伙欢喜!
  尽量一天两更,毕竟每天也挺忙。上午一更是会长期持续的。
  谢谢大伙的支持了先!

 
Email我们 | 关于 | 留言
Copyright © 2010-2017 WWW.KanLouZ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黔ICP备15010001号-1
请记住我们的永久域名(看楼主的中文全拼):www.KanLouZhu.com
本站关键字: 看楼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