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搜索

天涯社区

百度贴吧

搜狐社区

豆瓣网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看楼主> 天涯社区>娱乐八卦>[灰常点评]淫乱明朝的一朵奇葩,八一八金瓶梅(持续更新,小朋友就不要进来了)
 
 
 
[灰常点评]淫乱明朝的一朵奇葩,八一八金瓶梅(持续更新,小朋友就不要进来了)
阅读操作: 加入书架 | 打开书架
页面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鼠标双击滚屏 (1-10,1最慢,10最快)
发帖时间:2010-12-16 13:26:00

首先声明,喜欢俺帖子的亲人们,在原阵地看就可以了,不想重复浪费大家的时间。时间就是生命,谋财害命的人会被耶稣跨国通缉滴。

 题外话
  
  1961年12月20日毛泽东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和各大区第一书记会议上说:“你们看过《金瓶梅》没有?我推荐你们看一看,这本书写了明朝的真正的历史。”
  为了探索明朝的历史,我在父母和老师的白色恐怖下坚持阅读了四大奇书之一《金瓶梅》。
  (沉默一分钟)
    好吧,我承认我撒谎了。我是冲着西门庆大战潘金莲的经典名段去看的,不过看过之后没有那种“欲火焚身口干舌燥面红耳赤心潮澎湃心脏加速” 的感觉,我很失望,比起日本著名女演员的作品差远了。脑袋清醒后我才察觉确实是一部好书。
      《金瓶梅》产生于明王朝后期,其作者妙笔生花,从那个腐烂奢靡的时代萃取出最华美烂熟的果实。大家都以为世上只有一个西门庆,岂不知在腐败的朝代每个州县都有一个西门庆,所差的不过是没有他帅罢了。
      西门庆没有学历,没有专业技术能力,没有早起晚睡拼命工作但他在清河县顺风顺水,春风得意。这其中的奥秘《金瓶梅》讲的清清楚楚,这正是各王朝统治者所害怕的,也是它屡遭查禁的原因之一。
      中国人的人性在《金瓶梅》里头演绎得最透彻,因其作者对世界充满着绝望,文中的思想才会如此豁达放荡不羁,道出世界的真相。《红楼梦》的作者何尝不是。有人说《金瓶梅》是天下第一奇书,《红楼梦》算什么东西。本人认为两本书都很牛逼,描写层面不同而已,用不着非得把哪个打挫了,才显出另一个高来吧。
      关于《金瓶梅》的阅读年龄,本人觉得三十岁以后看比较适合,少年人压抑不住体内奔流的荷尔蒙,淫者见淫,容易擦枪走火。只有冷静的男人才能把《金瓶梅》看出《论语》的效果来。
      刚刚在看简洁本的《金瓶梅》,对面的美女同事问在看什么?
      笑嘻嘻答道:潘金莲历险记。
      有人说,中国男人挺能装逼的,睁开眼骂潘金莲,闭上眼想潘金莲。除去感情和思想,单纯从性上讲,哪国都一样。或许开放的法国人睁眼闭眼都会想潘金莲呢。
      
      看多了,写个喜剧版的《金瓶梅》,当然会尊重原著。有人说《金瓶梅》的作者是徐渭,我觉得有可能,那老爷子空前绝后的人物,心里很是敬重。
      声明:虽然本人脱离了高尚趣味,但是这篇文字绝对比天使的翅膀还纯洁(原文中的色情场面适度保留),我尽量做到适合幼儿园大班小朋友阅读。想通过本文缓解体内多余能量的朋友,建议你出门左拐找个夜市买上二斤日本肉搏片。有好片子记得通知我,本人电话常开,号码:110。
      闲话少说,第一章,哎小潘呢?-----金莲!上场!
    
     潘金莲卷
    
    第一个死的人叫潘裁,他是小潘的父亲。他早逝虽惨,却扔给潘家人一个更大的悲剧:挣钱的死了,花钱的都活着呢。
    潘家家底薄,一家七口很快到了饥饿的边缘,七双眼睛全是逮什么吃什么的目光。当生存都无法保障时,说什么道德廉耻都是扯淡,潘妈妈的目光盯着九岁的老六做出一个决定:把潘六(金莲排行老六)卖了。(原文:做娘的度日不过)
    买家王招宣是个伟大的收藏家,有人收藏古玩,有人收藏字画,招宣同志负责收藏美女。大概老王不喜欢二手货,所以他的收藏注意从娃娃抓起,看的出潘金莲是个美人胚子(还只是个胚子。原文:自幼生的有些姿色),王招宣收入囊中。
    倘若潘金莲长的跟非洲难民儿童似的,王招宣就得安排他倒夜壶了。谁叫她看着俊俏呢,小潘每天的工作就是学习弹唱,闲暇王招宣还会教她读书写字。这一切都是为了老王将来享乐做准备的。
    三年后老王发现自己的买卖做的很值,十二岁的潘金莲就表现出惊人的化妆天赋,描眉画眼,傅粉施朱,样样在行。有点姿色的女人一旦精通此道,想不漂亮都难。
     老王很欣慰,他在等那一天的到来。十六七岁的美貌少女含苞欲放,清纯可人,多么令人期待啊。大概王招宣的行为太招男人嫉妒了,潘金莲刚满十五岁,老王就被纯爷们阎王爷召唤走了。辛勤耕耘六年,庄稼没熟种地的死了。这是第二个。
    王家乱作一团,潘妈妈突然悔恨自己当年的决定,拼着老命把潘金莲要了回来。
    一家团聚了?开玩笑,接着卖。十五岁的潘金莲漂亮脸蛋不同往年,价钱自然高,潘妈妈赚了三十两银子(合人民币一万八千元左右)
    这回的买家张大户可不同寻常,万贯家财,光房屋就有一百间,去他家转一圈的时间基本等于逛天安门广场。但是这位“万恶的封建社会旧势力”一点也不幸福,他日复一日的忍受着老婆的压迫。张大户小时候也像多数男人一样,想着娶好多漂亮媳妇,想找哪个找哪个。以他的财力实现这个愿望太简单了。可自从第一个老婆嫁进门,张大户的火热的激情被浇上一盆冷水。这位老婆长得不咋地也就罢了,偏偏是个母老虎。你是个母老虎也就罢了,偏偏我还怕老婆。有多怕呢,《金瓶梅》上写张大户“软如鼻涕脓如酱”,想想都叫人胃部颤抖。
     老婆余氏过门没几天,就面临着已婚女人都担心的问题,老公有外遇怎么办?鉴于张大户那窝囊样,她决定强力镇压,想出门泡妞除非我死了。外边不可能,张大户将目光转向家里,每次新来一个使女,大户同志都投去色迷迷的目光。余氏果然会挑人,新来的使女虽然猛的一看有点丑,仔细一看还不如猛的一看。张大户很悲怆,家里这么多女人,个个都是猪八戒下凡,叫我如何不心碎。
     (原文:主家严厉,并无清秀使女)
     为了做一个有尊严的妻管严,张大户着手反击。找到了余氏的死穴:结婚几十年没有生育,这在宋朝可是大大的不是,“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攻击开始,张大户在余氏面前做痛苦状:“我这么大家业,连个儿女都没有,有什么用啊。”这话的另一层意思是你自己不下蛋,还不让我碰别的女人,我都断子绝孙了!余氏心里很内疚,她没想到这这是个开始。自此,张大户隔两天都会来上这么一句,捶胸顿足,表情抽搐,痛斥自己对不起列祖列宗。余氏濒于崩溃的边缘。
    “我给你买两个漂亮的女孩子,天天给你吹拉弹唱可以吗?”余氏开出条件。
    张大户立马笑逐颜开,“相当可以。”(大户听了大喜,谢了妈妈)此刻的张大户把祖宗撇到云彩外边去了。
    其实余氏的让步很小,我是让女孩子给你唱歌拉琴,不是陪你睡觉。但是余氏忽略一个问题,你把一块肉放到狼嘴边,他不吃那不傻了吗?斗争正式开始,一个严防死守的母夜叉,一个绿光四射的老豺狼。
    潘金莲就是在这种时候,和一个叫白玉莲的进了张大户家里。两个清纯的花骨朵进了张家,60多岁的张大户立刻焕发了青春,被封印了四十多年的下三滥思想喷涌而出,张大爷有钱有势就剩这点追求了。每天一大早,小老头就迫不及待起床,天是那么蓝,树是那么绿,我是这么的帅,金莲玉莲快给我拉个曲子。快乐的一天过去了,到了晚上,就像歌里唱的:夜深人静的时候是下手的时候。张大爷刚要上前动手,余氏那张有威慑力的脸出现了:天晚了,早点睡!张大户心道我他妈能睡的着吗?!
  
发帖时间:2010-12-16 13:42:03
  作者:人晴 回复日期:2010-12-16 13:36:46 
  
    在开心乐园追了很久,这边也支持个。
  
  ============== 你咋恁好呢,赶明我去千佛山给你祈福去,啦啦啦
发帖时间:2010-12-16 15:52:55
  ? 怎么通知我的帖子被隐藏了? 难道发重了的那个?
发帖时间:2010-12-16 18:26:58
  为了防范猥琐张,余氏安排金莲、玉莲住同一个房,金莲学琵琶,玉莲学古筝。过了几天,悲剧又发生了,玉莲死了。
    总有种金莲死神附体的感觉。
  张家人待金莲更好了,余氏没事就给她写首饰物件,把她当亲闺女看待。就这样三年过去了,潘金莲十八岁,她的美丽发生了质的飞跃:出落的脸衬桃花,眉弯新月。气质更是了不得:从头看到脚,风流往下跑;从脚看到头,风流往上流。张大爷的精神近于癫狂,三年了,难道上帝老天爷就不肯给我个下手的机会吗。
    机会来了。
    邻居家办宴席,张大户和余氏要去捧场。张大户蔫头耷脑:不行啊,我今天身体不舒服。余氏只好独自一个人去了,反正一顿饭的功夫。
    余氏一出家门,张大户的小宇宙就爆发了:金莲!金莲!快来一下。
    接下来的情节,有位立志翻写《金瓶梅》的朋友是这么描写的:在一个小屋里,张大户朝着小潘步步逼近,脸上带着老版电视剧常有的狞笑:嘿嘿嘿嘿,而且笑得那么从容不迫。小潘一脸惊恐,口中说着不要,不要---
    汗
    俩人朝夕相处三年了,还会有这种入室强奸式的情景啊。我发现很多写手对这种电视镜头烂熟于胸,绝不亚于小学课文锄禾日当午。再说了,时间紧迫,母夜叉随时杀回来,张大爷他得讲究效率,嘿嘿个鸟啊。
    真实的情况是这样的,(省略数十万字),结尾:那是爽心悦目的一天。
    自从张大爷和小潘有了这一顿饭的交情,两人的关系就无愧于奸夫淫妇四个字了。一顿饭之前,小潘是个懵懂的少女,之后她跟纯洁说拜拜了,此后的行事风格多有性决定大脑的倾向。
    张大爷以前是孤掌难鸣,现在有小潘的配合,行动方便多了,在任何一个没有余氏的地方,都能随时随地开展活动。照理说这种秘密关系可以保持几年不被发现。但是老张忘了一件事,他六十多了,他不想暴露,他的身体把秘密暴露了。
    余氏已经察觉,老公最近经常流泪流鼻涕,上个厕所就得半小时,听力也变差了,最重要的是张大户老说腰疼。腰疼!多年的经验,余氏一切都明白了。这两个混蛋,绿帽子戴到我头上了,老虎不发威当老娘是病猫啊。
    余氏和张大户大吵大闹了几天几夜,张大户吓的大气不敢喘。他只有忍,忍到老婆消气,孰料余氏闹完之后就对潘金莲下手了。
    女人一点报复起来,地狱都要抖三抖。余氏只要想起潘金莲就要将她痛打一顿,现在的潘金莲在她手上就是只蚂蚁,她要慢慢的将她折磨死。
    死只是时间问题,这就是婢女的命运。
    张大户爆发了,小潘我不要了,我要把她嫁出去!花钱买的,现在谁要我就给谁钱。
    这样的人家一时还难找,但是时间紧迫,完了小潘性命堪忧啊。这是张家的下人们集体提了个建议,说有个寄宿在张家的人,和潘金莲挺配,不如嫁个他吧。
    此人确实很配,他的名字叫武大郎。
    武大郎是阳谷县人,也不知女娲造人的时候用了什么劣质材料,大郎长的比较惊世骇俗:脑袋又窄又长,皮肤粗糙的跟老树皮似的,更悲哀的是他的身高。水浒传中记载武大郎不足五尺,宋朝的尺寸,一尺=31.68cm,算起来武大郎1.5米左右吧。综上所述一句话:长的很猥琐。
      其实上面的都算不得什么,自己活的快乐就行。关键是上天赋予武大郎一个最致命的缺点:懦弱。说的再明白点:没有男人味。武大的为人原则是我不欺负别人,但是别人要敢欺负我,哼哼 ,那就欺负吧!
       幸运的是武大郎有个好弟弟武松,此人何能威猛我就不介绍了,因此武大在阳谷县过的还算太平。直到有一天,一个小子胆肥辱骂武松,武松是多么善良的人,骂不还口,上去一拳干死了。自知惹得祸不小,武松三十六计走为上计过上了逃亡生涯。他这一走,哥哥武大的苦难生活就开始了。
    首先是阳谷县闹灾,饿死人跟死个蚂蚁似的。 武大只好带着老婆孩子去了富裕的县市,西门庆的故里清河县。
         清河县有个还算繁华的街市叫紫石街,这天街坊们发现新搬来一家房客。这家人有意思,男主人长相不用说,打招呼你不俯视他都不行。女主人更别提了,哎呀妈呀,晚上怎么睡呢,熄灯也不管用啊,这得啥手感, 唉哟,唉哟。
         两天后,有街坊在聊天,甲:哎,你看三寸丁谷树皮在街头转悠什么呢?
        乙:你说谁?
        甲:就武大郎啊,我新给他起的外号,跟他外形挺配吧。
        乙:小声点,让他听见。
        甲:听见又怎么样,看他那怂样,我儿子八岁都能撂他一跟头。
        武大郎确实听见了,他没心思生气,因为工作没着落,他什么也不会干。老婆和 女儿迎儿吃了在吃饭上能帮他大忙,其他的,唉!到了晚上武大做出一个伟大的决定:从事卖烧饼这个很有前途的职业。
         迎儿十二岁的时候,武大回家。迎儿跑上前:爹,你看我娘睡了一天了,怎么还不醒。武大郎急忙上去探了下老婆的鼻息,眼泪流了下来:孩啊,你娘这是不打算醒了。
      薄田丑妻家中宝, 大郎算是体会到了。老婆走了,顺便把他的好运气也带走了,半年之内武大郎一亏再亏,紫石街的房租付不起了。武大郎只好搬到差一点的地段,租了大街坊临街的一个房子。这房子的主人可真了不得,穿金戴银,人们都叫他张大户。
         张大户的仆人们都喜欢武大郎,时常照顾他买卖。有的仆人干脆跟张大户求情:您看武大郎怪不容易的,要不把他房租免了吧,咱买烧饼人家少收不少钱呢。张大户怎会在乎这点东西:嗯,免了!为什么武大郎会受这种优待。宋朝没有五讲四美学雷锋,世上也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和恨。原因是武大郎嘴甜,会拍马屁。每次都让那些仆人觉得自己跟大爷似的。(原文:闲时在铺中坐地,武大无不奉承。)有人会说怎么武大也这样,答案很简单,都他妈生活逼的,不然谁愿意站马屁股后边。
         马屁的再次发挥作用,这天张大户找到武大郎。
         张大户:大家都说你这人不错,我想把我的使女潘金莲嫁给你,你觉得委屈吗。
         武大郎:。。。。(激动,兴奋,心跳每秒三百八)
         张大户:说话呀
         武大郎:嗯!不委屈!
         武大郎做千年美梦也不会料到,张大户那风情万种,回头率百分之一百二的美女,嫁给他了。
         武大郎谨慎的问道:小人家里贫寒,您 ,您要多少嫁妆。
         张大户:谈什么嫁妆,咱们什么关系,不要嫁妆,我再陪送些首饰。
        好家伙,天上掉下个潘金莲!
      余氏对老公的做法相当满意,还有什么比一个女人嫁给武大郎更悲惨呢。每次想到潘金莲领着一个小黑煤球四处逛游,余氏就感到三万六千个毛孔没有一处不痛快。
      潘金莲的幸福就此,终结!
  
发帖时间:2010-12-16 18:28:44
  武大郎却已经幸福的飘得天上去了, 简单的结婚仪式后,大美人进了他的被窝。第二天一起床,武大郎满腔斗志,奋斗!赚钱!今天卖三十个烧饼,明天就卖三十一个!但是武大郎的家底已经空了,张大户迫于余氏的压力没敢给太多东西。唉,天生的穷命啊。
      武大郎低头思索出了家门,冷不丁一个人将他拽到角落里,定睛一看,张大户。
      “老爷您有什么吩咐”
      “嘘!小点声,这是十多两银子(更正:按现在的物价每两600元人民币),我看你买卖不怎么好,光在铺子里卖烧饼能赚多少钱,拿这钱多做点,出去卖。” (原文:若武大没本钱做炊饼,大户私与他银两。)
       武大郎泪流满面,好人啊!
      张大户面色惨然:金莲这孩子命苦,我一直把她当亲闺女看,这点钱也算我的心意,我盼着你们幸福。
      武大郎更感动了,Thank you very much之类的话说了一大筐,两人才依依不舍的分手。
      大郎回家后,一口气做了满满两筐烧饼,第二天伺候潘金莲吃了早饭,挑着胆子雄赳赳气昂昂赶赴大街之上。
      财运来了关上门都挡不住,武大郎当天炊饼卖了个精光,喜气洋洋往家赶。刚进家门传来一阵美妙的叫声,武大郎探头往里屋一看,张大户与小潘赤条条在做广播体操。大郎怒火中烧,抬起扁担悄悄出了家门。回头一想不对啊我这么走了怎么可以,又返回来悄悄帮那二位把门关上。
      老婆本来就是人家的,现在拿去用他敢说什么呢?关键是张大户一句话可以夺去他的一切:钱、房子、女人。武大郎已经到了再穷就只剩裤头的地步。
      到了街上,武大郎心中问候了张大户父母一百遍,“还把金莲当亲闺女看,他妈你家闺女这么养啊!王八蛋,贱人,混球,fuck you。。。。
    
    (原文:武大虽一时撞见,原是他的行货,不敢声言) 此时潘金莲也正对张大户破口大骂:“天下的男人都死绝了吗,让我嫁给这么一货?!一点上进心也没有,就会做烧饼。尤其是晚上,那地方跟图钉似的,半个时辰都不见他动一下。我哪辈子做了孽,碰这么一极品。(原话:着紧处却是锥钯也不动)”
       张大户累的瘫在床上呼呼冒汗,口中不时应着:嗯 嗯 嗯。潘金莲是他忍耐几年,千方百计弄到手的天鹅肉,怎么会让出去。给你找个帅哥远远的嫁出去,我回家面对那个母老虎?开玩笑!哥心中只有性没有爱。
       单从感情而言,骂张大户龌龊都侮辱了这个词。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武大郎家就像《格林童话》里写的那样,每天早上小矮人上工去了,小老头进去了。黄昏小老头出来了,小矮人回到家里。终于,小老头干不过小矮人,他病危了。(原文:忽一日大户得患阴寒病症)
       中国有句古话叫色是刮骨钢刀。在此跟各位说句实话,金瓶梅确是本劝人不要沉迷女色的书,水浒中的潘金莲只是婚外情出轨,金瓶梅中的潘金莲则有了性欲旺盛的缺点(或优点),其实现实中这种女性也不少,所谓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小潘只不过是十八岁就提前把潜能开发出来了。所以潘金莲遇到的好色男人多是精尽而亡的下场。
       人虽美,却是杀人的色。二八佳人体似酥,腰间仗剑斩莽夫。莽夫都斩杀了,又何况六十岁的小老头。
       看着受了四十多年欺负的老公闭上眼睛,余氏陡然感到世界如此孤独。大夫已经告诉余氏真相,积压一年的嫉妒、愤恨一拥而上:告诉武大郎,今天就给我全家滚蛋!(怒令家僮将金莲、武大即时赶出)
      
       紫石街上的街坊们发现武大郎一家人又杀回来了,大郎还是那个大郎,老婆却换了精华版,这简直就是仙女啊。男人们一看到小潘脸上立刻笑成了花,再一瞅她身边的武大郎,脸顿时黑了下来:你母亲的。
    
    武大郎摆脱了张大户的控制,心中倒也轻松。重新开始吧,明天又是新的一天。可是大郎发现这明天新的比较诡异,为什么家门口老有不明身份的男人经过?
       这一切的主谋正是他的老婆小潘,王招宣、张大户人虽老,但都是豪富。现在她潘金莲要钱没钱,要人没人,她要破罐子破摔了。下面请看紫石街一位街坊的艳遇
       街坊某甲日记:
       农历十月一日 晴
       我今年20多岁了,因要求太高至今未婚。在我万般苦恼之时,街上来了一个美女,身材仪表都是上等人家的气质,听说只有19岁。我激动了!令我不解的是她的老公居然是个又矮又丑的中年人,苍天啊,真是一朵鲜花插在。。我呸!不能侮辱牛粪。
       农历十月二日 晴
       我发现武大郎出门后,小美人在门口吃瓜子。我感到冥冥之中有一种力量在召唤我过去(好色就承认吧!),于是我突然想起我借了李大伯一两银子需要还,但是要去李大伯家就得经过小美人的家门。我一步一步从她面前走过,心跳的像揣了打鸡血的小兔子,突然小美人唱了一句“好好一块羊肉落到了狗嘴里”。(原文:叫唱:“一块好羊肉,如何落在狗嘴里?”)啊,原来她也对自己的处境不满!我机械的扭过头和她看了个对眼,瞬间我感到她是电,她是光,她是唯一的向往。。。
      
       农历十月三日 还是晴
       昨天太激动到了李大伯门口把还钱的事忘了,今天又去还,又是深情的一次回眸。路上我遇到了邻居张三李四,他们也说要去李大伯家,原来李大伯这么受欢迎啊。
      ----------------------------------------------------------------------
       就这样,每天武大郎一走,潘金莲就在门口噼里啪啦放电,整个紫石街弥漫着发电厂的气氛。有胆大的年轻人,晚上直接趴窗户吹口哨。(原文:那妇人每日打发武大出门,只在帘子下嗑瓜子儿,勾引浮浪子弟)
       为什么潘金莲做的如此过分?这是人的劣根性。《金瓶梅》中说的好,这世上的女人,如果长得有几分姿色,人又比较聪明,肯定想找个好男人。可是遇到武大郎这样的,就是对她有千般好,也难免会厌恶。(原文:若是武大这般,虽好杀也未免有几分憎嫌。)有的人特讲道理,说这潘金莲不守妇道,嫁鸡随鸡嘛。我只想跟这些人提一个问题,让您娶凤姐您愿意吗?您敢说我能经得起美女的勾引,与凤姐白头到老吗?
       武大郎的致命处就是他太懦弱,不够男人。矮脚虎王英也不高,不照样娶到扈三娘吗?武大郎与潘金莲就是一出猴骑骆驼的悲喜剧。
       气氛越来越令武大郎紧张,终于他爆发了!
       “金莲,我们搬家吧”
       “去哪?”
       “重新找个地租。”
       “租!租!租!整天寄人篱下受欺负。咱多花点钱买栋房子不行吗?!”(原文:你赁人家房住,浅房浅屋,可知有小人罗唣!)
       武大郎耷拉着脑袋:“我哪有钱啊!"
       潘金莲彻底火了:“你个蠢货!老爷们的事一件都办不了,害的老娘受气。把我的首饰卖了,先买房,将来有了钱再置办吧。”
       首饰是张大户送的,他总算做了件好事。
       潘金莲心高气盛的人,买房子也要最好的,县西街是阳谷县最繁华的地方,就是那了。武大郎买的楼房上下两层,一共四间。下边还有两个小院子,收拾的特别干净。更重要的是这栋房子靠着县衙,不久,衙门里就会来一位顶天立地的人物。
       多说一句,武大郎买房花了十数两银子,我们假设是二十两,每两银子合六百元人民币,也就是说武大郎这次买楼花了一万两千元。
      
       有了新房子,潘金莲不像以前那般胡闹了。这天武大郎对金莲说:明日有热闹看了。
       金莲问道:什么热闹?
       “有个汉子把景阳冈上的老虎打死了,明天县太爷要见他。”
       “一个人打死老虎?!”金莲心生向往,那得是什么样的男人啊。
  武松 老虎 女人
      东平一府两县都听说过景阳冈老虎的大名,大宋朝老虎多了去了,唯一在历史上留名的就是这只。
     让我们来探究下其中的原因,老虎本该在深山密林里,可是这位虎兄也不知道是迷路还是脑子进水,跑到了人类活动区:景阳冈。景阳冈是没人住,但是它是清河县通往外界(沧州)的必经要道,只要出门就得过冈。
     老虎到了景阳冈发现这个地天天有肉吃,而且美味可口,于是在冈上定居下来。这下老百姓的灾难来了,请看老虎做下的案子:
     《水浒传》:晚了出来伤人,坏了三二十条大汉性命。《金瓶梅》中这只老虎更威猛:只俺这清河县,这两日好不受这老虎的亏!往来的人也不知吃了多少。
     一时间民怨沸腾,老虎到处吃人,你清河县衙干什么吃的,清河县令找来当地最有名的猎户,“这只老虎你能除掉吗?”
     “我爷爷活着的时候就是打虎能手,我们家是世传!”
     “好,交给你了,除掉老虎重重有赏。”
     三天后,猎户让老虎除掉了。
     这哥们牛皮吹大了点:他爷爷经常打虎,但后来他和他爹都没见过老虎。
     清河县的路人死亡数量继续飙升,更让县令恼火的是老虎反围剿能力还挺强,光猎户就让它咬死了十几个。(原文:就是猎户,也害死了十来人。)
     如此下去,清河县令年终政绩考核要倒霉了,他一怒之下召集所有猎户:都听好了,三天之内抓不着老虎,各打二十大棒,第四天还抓不到,各打三十大棒,要是第五天再抓不到!哼哼!哎呀,我数学不好你们自己算去吧。。。
     上级压下级,我撤职之前先打死你们。
     猎户们一个个垂头丧气,还睡什么觉啊,赶紧抓老虎去吧,当天夜里,猎户们准备好弓箭毒药,上景阳冈设埋伏。
     此时,老虎又出动了,人在它眼里那就是美味烧烤。有全副武装的猎户要伤它,几下就被它咬死了。它不是普通的老虎,它是吊睛白额大虎,在老虎中算得上是老大。(眼睛上翘,额头上有白色花纹的老虎)
     人类软弱的让老虎心碎。
  攻击开始,当天夜里一个人正躺在青石上休息,老虎猛扑上去。刚要张开血盆大口,哎?人呢?
     在身后呢,屁股一掀,那人又一跳,没掀着。
     老虎恼了,再次猛扑,这回那人躲不过去了,正扑在肩膀上。老虎张嘴撕咬,那人顺势将老虎摁到地下,冲着脑袋一阵猛踹。
     老虎抬头吼叫:#¥%&*(我是老虎!)
     乒乓乒乓的踹老虎声
     老虎再次吼叫:¥%##&(我吃了你!)
     那人一只手按住老虎,提拳一顿猛揍。
     老虎最后一声呜咽:*7¥¥3$,forgive me (别打了,我服了)
     那人最后一击,嘭!破口大骂:*你妈的!不知道我是武松啊!
    武松命案在身,怎么敢出现在 东平府?让我们追溯武松一年来的在逃犯生活,尽多的了解武松,因为那段千年流传的青涩恋情就要到来了。
       一年前
       武松失手打死人后愣了五秒钟,随即以百米赛跑的速度离开了阳谷县。必须找地方藏起来!到处都是官面上的人,谁敢容留他这个杀人犯呢?武松又累又饿,到了走投无路的境地。这时他想起一个好朋友说过,有个地方兴许能够收容他这样的人。就像电视广告中的不治病人一样,武松抱着试一试的心情去了那个地方:沧州横海郡。
       到了横海郡柴家庄,武松求见沧州地面头号人物小旋风柴进。
       柴进问道:“你杀过人?”
       “嗯,不小心一拳打死了”
       “哎呀,英雄啊。”柴进欣喜过往。
       武松心道这他妈什么价值观。他乐得占这个便宜,接受了柴进杀鸡宰羊的款待,就此在庄里安身。
       柴进此人非同寻常,宋太祖赵匡胤“陈桥兵变”夺了柴家的江山,自觉对不起柴家人,特赐“誓书铁券”,相当于免罪金牌。但是赵家人担心柴家人重新夺权,于是彻底剥夺了他们的政治权力,防止他们东山再起。有钱没有政治权力,就面临着被新贵欺负的危险。到了柴进这一代,他不甘心任人宰割,靠着 “誓书铁券”的庇护,开始发展自己的政治势力。发展对象很单一,会打架就行,最好是打死人的那种。于是地皮流氓恶霸(水浒传中统称英雄好汉)纷纷投奔而来,武松就是在这个时候来到了不务正业俱乐部:柴家庄。
       (水浒传原文:专一招集天下往来的好汉,三五十个养在家中。常常嘱付我们酒店里∶“如有流配的犯人,可叫他投我庄上来,我自资助他。”)
       投奔的人多了,就会有滥竽充数的,有些半辈子没打过架的也来混饭。
       “我的拳棒在东京是数得着的。”
       “通过!”
       “我打架三四个不在话下!”
       “你被录取了。”
       就这样,大家互相吹捧,在柴进府混日子。碰上酒席宴更不得了了,那阵势,沧州有多少牛,他们就敢吹死多少。
       (水浒传原文:大官人只因好习枪棒,往往流配军人都来倚草附木,皆道∶“我是枪棒教头”)
       武松来了没两天,赶上庄客们一块喝酒。他本来离乡心里不痛快,喝了个酩酊大醉。只听一个人吹嘘道:
       “我靠,三十个人哪,都让我放倒了。还有一次我把阳谷县的一个矮胖子--”
       武松起身将那人拎出去,一顿乱踹。
 
Email我们 | 关于 | 留言
Copyright © 2010-2018 WWW.KanLouZ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黔ICP备15010001号-1
请记住我们的永久域名(看楼主的中文全拼):www.KanLouZhu.com
本站关键字: 看楼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