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搜索

天涯社区

百度贴吧

搜狐社区

豆瓣网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看楼主> 搜狐社区>情感杂谈>[原创]出轨了,我该怎么办?
 
 
 
[原创]出轨了,我该怎么办?
阅读操作: 加入书架 | 打开书架
页面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鼠标双击滚屏 (1-10,1最慢,10最快)
发帖时间:2011-08-25 15:24:00


读>>






序 言



 



我本来是不准备写下去的。可是我突然有觉得我的情感经历,可以让很多人引以为鉴。所以,我决定写下去。倘若这能算小说,那么我就给它取个题目,叫《情感那边是海》,因为,我切身地感到,情感的另一面,与海一样,是未知,是莫测。



 



 







 



我该怎么办?



 



双休,每天早晨,夫妻照例都要缠绵一番。今早例外,宝宝要返幼儿园有活动,妻早早起床,把孩子弄醒,为宝宝准备早餐,穿好衣服之后,送孩子参加联欢。



我在家,打印一些资料,完事后准备给鱼缸换水,班上来电话,是XX部的柳,她说去办公室取东西。说她自己办公室的钥匙不见了,突然想起是昨晚临下班时,尽顾着和我聊天,把钥匙落在我的办公室沙发上。她问我:你能不能来班上一趟?我要进办公室要取东西,明天准备和朋友出去玩。



20分钟我赶到了。和她玩笑:你不是向来称自己的记性好么?怎么也丢三落四呀?



她笑:完全是例外。



进了办公室,钥匙果然在我的沙发上。柳说:你这家伙,双休下班怎么忘了关空调啦?平时还尽要别人节能呢?



我说,你怕着凉,就关了吧。



柳平常穿工作服,漂亮不显,可今天换上了低胸紧身上衣,蓝色薄短群,乳沟半露,直直的披肩发一丝不乱,显得特别的妩媚。我玩笑赞美:今天这是怎么啦?焕然一新,判若两人,是男人看着都想亲亲的。



柳给了我一个十分妩媚的眼神,嗔道:你敢嘛?



昨日周末,下班前我就把窗帘拉的严严实实,我打量着柳,我是怎么啦?一时冲动?我把门碰上,捧起她的脸,就吻起了他的额头,进而是脸,进而是唇,进而是胸。



柳脸微红,用手撑开我,我以为她是拒绝,想不到柳深情地看着我,轻声说:胆子果真这么大啊?说着,她仅仅楼我的腰,把头埋在我的胸口上。



我把她整个抱起来,掀开薄薄的上衣,吸吮,当我放下她的时候,他殷勤地帮我解开腰带,把玩着东东。



我轻声说:我矛盾极了。她问:怎么啦?怕你LP?我默然无语。



从内心说,我想起我LP,LP对我太好了,我们有过很多约定,我对她有过很多信誓旦旦的诺言。



柳笑:这事还回家向你LP汇报啊?



我真的无法控制自己了,把她抱进里间的值班床上。



她是那样的白皙,那样的性感,皮肤是那样的柔软。



我从上到下地亲吻,说,这水水怎么都出来啦?柳捶我,说:你讨厌。快点儿,求你了,行吗?



从上午8点多到下午3点,三起三落,柳女人味十足,昏迷和清醒中都说过不少感激我的话。她还说:早就想和你有像今天这样,你一直是我崇拜的偶像。



我说:我一直矛盾,所以一直约束自己循规蹈矩。



我问:你老公对你好么?



她:平时还行,脾气太差劲儿,爱说大话。出差去了。



我问:今天是你有意安排的吗?



她:不是、不是。我没想到是今天,我想你有一天会这样的,只要你先提出来,我会答应你的。原来想有一天有约定,我们一起去外面玩几天,没想到你敢在班上...



她翻身伏在我的身上,把樱桃塞进我的嘴里,笑:平时不是吹嘘你威武嘛,还来呀?并调皮地轻拍下面东东,说:怎么休眠啦?她抿嘴笑。这时,突然响起敲门声,是调度室的老周,老周一面敲门,一面嘟囔:上午看到小柳来啦,怎么回去啦?



柳示意我不要出声,她赶紧为我找衣裳,然后赶紧自己穿衣裳,然后把床单团起来塞进床下。



其实,周敲几下就走了,柳伸着舌头:做贼心虚。



她对着镜子弄这自己的头发。然后又转身来搂我,问:好吗?还心疼地问:累吧?



柳说:我怎么感到比新婚还幸福。我真想整天这样,和你像一个人一样。



我坐在沙发上,仰着头,把眼闭上。柳骑在我的腿上,问:是不是后悔啦?



你呢?我以问代答。柳说:敢作敢当,又能怎么啦?



我帮她捋了捋头发,说,都三点了,还没吃饭呢,先回去吧。她说:其实我平时就想来你办公室待着,就是怕人闲话。她又说:以后你想,告诉我,由我来安排,我爸有一套房子在开发区,原来是准备给我妹妹的,我妹妹出国了,开车40分钟就到,咱两可以去那儿。



我吻吻她的额头,拍拍她的脸,说:先回去吧?下次两人一直到死。你不怕你老公打断腿?她笑了,说,他现在在三亚呢,还不知道干什么呢。谁为谁守节啊?



 



回到家,麻烦来了。



问LP:孩子呢?



LP微笑,答:送姥姥家了。



她问:中午在哪儿吃饭啦?我说,外面。老婆双手勒住我的脖子:LG---,有了宝宝,咱两偷偷摸摸像地下工作者了。说着,就为我脱衣裳。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



LP大惊失色:哎--?今早内裤是我给你穿的,现在怎么穿反啦?这是怎么回事啊?



我一时反应不过来,不知怎样编词欺骗老婆,无语回答。而且,我也不能像往常那样,在她做预备动作时就能习惯性地雄起。



LP兴致全无,她靠在床头,半天无语。好久,她以抑制性的冷静口气问我:H,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这几天,我家一直没能消停,LP总是流泪。



除了“对不起”三个字,我还能说什么呢?



覆水难收。我像个等待LP判决的犯人,说:我错了,你怎样惩罚我都接受。事情已经发生,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了?我对她说,你提出怎样的要求,我都答应,我错了。



她除了流泪,什么也不说。也不像别的女人,一定要问出那个人是谁?



 



怎么办?我不知道。我真的舍不得LP,孩子。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对我来说,对待这件事,比造出宇宙飞船还难。



 



周日下午柳又来短信:等你。



 




 





这一周,我家发生了大地震



 



周一,柳问我:你这家伙,昨天给你发短信为什么不回应?



我说:我的LP知道了。



她问:怎么回事?你真的回去“汇报”了?



我答:你把我的内裤穿反了。



柳说:你不会编个理由?比如游泳、洗澡了。



我一时编不出来。没有演技。



柳半晌无语。许久,她说:对不起。



我说:是我自己做的,不怨你。



“她哭闹没有?”



“没有。默默流泪,带孩子回娘家了。”



“怎么办?”



“我不知道。”



很久,我问,要是你的LG和我一样,你怎么办?



她说:其实我早就知道他是怎么回事,为了孩子,我两都没有选择分手。我想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



我让柳先回办公室。



临走,柳说,我也不知道怎样才能帮你。真的对不起。



 



 



我像一个等待宣判的犯人。



 



我真的感到对不起妻子,我妻特好。我也特喜欢自己的宝宝。孩子的姥姥老爷也对我特好,我无法面对他们一家。



又是周末,我打电话给妻,说想去看看孩子。妻沉思片刻,说,你别来了,我把孩子带回去。她知道,我们双方都无法向老人们解释。



我知道妻这阵子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



 



孩子见到我,特别的快乐,抱起他,他小手楼主我的脖子久久不放。



饭后,孩子睡了。我对妻说,事情已经发生了,我知道一切都是我的错。以后再也不可能发生类似的事情。我不想分手,我好想你能给我一个机会,你看怎么办?我听你的。



 



妻说:要是我和你一样,你怎么办?



我无语。



 



周一早晨,妻很平静地给了我答案:分手吧,财物你看着办,我不计较,孩子给我,行么?



 



“不能给我一个忏悔的机会?”



 



她说:你知道,我无法面对。



 



最不愿发生的事发生了。



我难受极了,说,我会为我的错后悔一辈子的。新房子给你,所有的积蓄归你。



她的泪大颗大颗地掉。



怎么对爸妈说?许久,她问。



就说我去外地搞项目了,以后再和他们直说吧。



 



我能常看看孩子吗?



还是过一段时间吧,那样孩子更是分不开的。她说。



 



什么时候办手续?她问?



听你的。我答。



 



我心乱如麻。



 







一次错误,就会导致一个幸福的家庭破裂;一纸协议,妻子就会成为前妻。我的心情糟糕极了:对LP有说不尽的歉疚,对儿子有说不出的思念。三天后,我给前妻发了个短信:我好想儿子。唯盼你早日走出阴影,开始新的情感生活。



短信的电波在空中蒸发,杳无音信。而柳,始终关注我,中午,她有来询问我最新状况。我说:“离了。”



柳像一个做了错事的孩子,她说:“F哥,真的对不起,要不,我找她?承认是我,就说是我勾引了你,任她打任她罚,我要告诉她,你真的是爱她的,只是一时冲动.....”



我说:“柳,我的心情很复杂,你别添乱了,你和她见面,只能更加伤害她。”我对柳说,对不起,这几天我很乱,你让我静静,暂时就别到我办公室来吧。我怎么能怪你呢。我的心里本来就很矛盾,我确实也真的很喜欢你的。



柳嘱咐我别喝酒,需要聊聊就给她打电话。我点头。



 



我相信柳是个好女子。她平时也并不轻佻。连玩笑也并不轻易主动接近男人,因为漂亮,有的男人和她开带荤的玩笑,她的口头禅就是“太过分了吧?”然后就转移话题。她平时给人的印象是庄重的,文静的,但有时有点儿暗暗的调皮。我相信那天我和她的事纯属偶然,是因为我的大胆才导致了一切的发生。这个城市,夏天女士们穿低胸衫比比皆是,有的女士还穿露脐装,短裤很低很低也见怪不怪。柳那天的装束,我曾在酒店就曾偶遇过,那天她和几个姐妹们在一起喝酒,后来还与我们几人并桌,和其他几位女士比较,她是庄重的。如果说柳和我有什么特别关系,就是我一直对她有好感,也知道她一直对我也有好感。平时,她和她本部的男士们也很少主动来往的。主动到我办公室坐坐聊天是例外,但也确不频繁。



记得我和柳最为亲近的一次是一个周六相约在一起修改一个文稿,她主持一个联欢晚会,让我给主持词加一些煽情的话。那天她很腼腆,称呼我老师。文稿修改完毕,我给了她一两句赞美,他照例笑:“H老师,太过分了吧”,然后就转移了话题。直到后来她发现全楼道的人都称呼我“H哥”,她才改口称呼我H哥。



在我向柳打招呼之后,柳再也没有来过我的办公室,但她给我发了个短信:不是你LP太绝情,而是伤害她太深。我知道你LP很爱你,你应当找她最好朋友,了解你LP的内心,兴许有重归于好的可能。



我发短信回谢之后,真的按柳的意思办了。结果,出乎意外。



 







 



妻虽然内向,但处事一向果断,也许是职业习惯吧。她作出分手的决定之后,要我第二天就随她去办手续,她表情复杂地说,让你成为自由人吧。



除了书和原来的一套旧福利房,我什么也没要。她说新房本是你的,归你吧。



我摇了摇头。



我去X市进了一套设备,两周后归来后,我趁前妻上班,找民工把几个柜子的书搬走,把钥匙放在桌子上,压了一张纸条,上面写了三个字:对不起。



在X市,除了日常事务,我主要在网上和几个同学聊天,喝酒。



我一共过了五年多有“家”的生活,又回到了那座一直没有卖掉的老房子。我搬来两箱方便面,打发临时变化的日子。



我想,宝宝会不会想我呢?他的妈妈又在干什么呢?宝宝自从出生,好像与我前生有缘。他刚刚满周会呀呀学语,就会背26个字母。学会说话,他很奇怪地能记住好多叔叔阿姨的电话号码。上幼儿园,老师说,他所认识的汉字已经超过二年级学生,回到家我们爷儿两斗地主,我不仅发现他记忆好,而且出牌很有心计。他有时问一些刁钻的问题,比如当我向着她妈说话时,他就问:爸爸,你到底是爱儿子多一点点呢还是爱你LP多一点点呢?晚上睡觉,我问他,宝宝,你怎么翻身打滚睡不着啊?他说:爸爸,你和妈妈向我靠拢点儿,我摸着你们两才能睡着。要不然我只能够着你们其中一人,所以翻身打滚。从出生到4岁,很少听到他的哭声。只要我在家,宝宝几乎和我形影不离。



我不得不打开一瓶酒,多喝些,这样就可以什么也不想了。



我并不埋怨我的前妻,因为当初我们有约定,谁一旦背叛了谁,就和和气气分手。没想到一语成谶。



那天柳为我出了主意之后,我有些心不甘,我找到了前妻的好友颖,我直说我们已经分手了。颖大吃一惊,你们这是怎么啦?过家家呀?也太突然了吧?颖说:前天我还在生态园看到她大陈一起领着你那个小宝贝玩呀。她和我什么也没有说呀?你们分手啦?多前的事呀?



大陈和颖都是我前妻的同事。我前妻的相貌还是娇好的,她曾和我说过,做姑娘时,有不少的追逐者,大陈是其中一个,而且是比较坚韧的一个,我知道大陈都30的人了,一直也没有结婚。我和妻子分手还不到一个月,难道大陈知道了我们的一切?不知怎的,我心里有一种怪怪的感觉。



 



反过来一想,我们手续都办了,我有错在先,关我什么事呢?但我不知是出于什么心理,我对颖说:“颖,你是我们的好朋友,我不求她的原谅,但我现在特想孩子,也对她很歉疚,你帮我和她交流沟通一下,不要说是我托你找她的。你是知道的,我想知道她的内心。我多想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啊。”



然而,颖没给我带来什么好消息。颖说,这些天她发现大陈总泡在她的办公室里,颖只有一次和她单独谈过一会儿,颖说,她只流泪,她说她无法接受那样的事实。颖说,她不但没说你什么坏话,还说你本来是一个很好的人。颖说,只要当大陈面,你LP就是一副若无其事的表情。



 



我断定大陈已经知道了我们离婚的事。我想,大陈和我的前妻真的有发展,那也是我自己把自己的妻子弄丢了。


 

















  女人社区热点推荐
美容护肤 | 魅力彩妆 | 减肥沙龙 | 品牌服饰 | 围城故事














 










搜狐女人社区







淑女气质 雨中漫步时尚大片









搜狐女人社区







时尚大衣汇 女人出街必备














非诚勿扰:我的左手旁是你的右手








美容护肤| 晒晒我那些用不完的赠品大军们



魅力彩妆| 无暇face!黑眼圈斑点统统遮掉



减肥沙龙| 挥手再见 四十斤肥肉渐行渐远



精品折扣| 十字绣龙年好礼套件买一送一



巧手坊| 豆芽的故事——饮料瓶发绿豆芽



鞋和包包| 网络红人鸢尾金子败物贴之美鞋篇



玫瑰战争|大我10岁的三儿竟然如何彪悍



围城故事| 有钱闲的出轨男闺蜜,快来救我!



情感杂谈| 你家庭不幸 凭什么来勾引我老公



逛街购物| 皮衣控最爱减龄 20余款皮衣秀











 



 














发帖时间:2011-08-25 15:32:00

男女能做到守身如玉么?我已经不能了
发帖时间:2011-08-28 12:16:00

醉卧花丛
发帖时间:2011-08-28 21:39:00

【在(一柳如梦)的大作中提到:】

>是不是还有继续啊 [引用图片] mz
发帖时间:2011-08-28 22:57:00

这一周,我家发生了大地震

周一,柳问我:你这家伙,昨天给你发短信为什么不回应?

我说:我的LP知道了。

她问:怎么回事?你真的回去“汇报”了?

我答:你把我的内裤穿反了。

柳说:你不会编个理由?比如游泳、洗澡了。

我一时编不出来。没有演技。

柳半晌无语。许久,她说:对不起。

我说:是我自己做的,不怨你。

“她哭闹没有?”

“没有。默默流泪,带孩子回娘家了。”

“怎么办?”

“我不知道。”

很久,我问,要是你的LG和我一样,你怎么办?

她说:其实我早就知道他是怎么回事,为了孩子,我两都没有选择分手。我想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

我让柳先回办公室。

临走,柳说,我也不知道怎样才能帮你。真的对不起。

我像一个等待宣判的犯人。

我真的感到对不起妻子,我妻特好。我也特喜欢自己的宝宝。孩子的姥姥老爷也对我特好,我无法面对他们一家。

又是周末,我打电话给妻,说想去看看孩子。妻沉思片刻,说,你别来了,我把孩子带回去。她知道,我们双方都无法向老人们解释。

我知道妻这阵子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

孩子见到我,特别的快乐,抱起他,他小手楼主我的脖子久久不放。

饭后,孩子睡了。我对妻说,事情已经发生了,我知道一切都是我的错。以后再也不可能发生类似的事情。我不想分手,我好想你能给我一个机会,你看怎么办?我听你的。

妻说:要是我和你一样,你怎么办?

我无语。

周一早晨,妻很平静地给了我答案:分手吧,财物你看着办,我不计较,孩子给我,行么?

“不能给我一个忏悔的机会?”

她说:你知道,我无法面对。

最不愿发生的事发生了。

我难受极了,说,我会为我的错后悔一辈子的。新房子给你,所有的积蓄归你。

她的泪大颗大颗地掉。

怎么对爸妈说?许久,她问。

就说我去外地搞项目了,以后再和他们直说吧。

我能常看看孩子吗?

还是过一段时间吧,那样孩子更是分不开的。她说。

什么时候办手续?她问?

听你的。我答。

我心乱如麻。

【在(迷失之米)的大作中提到:】

>没【在(一柳如梦)的大作中提到:】>是不是还有继续啊 [引用图片] mz...
发帖时间:2011-08-29 09:19:00

迷途难返
发帖时间:2011-08-29 11:14:00


发帖时间:2011-08-29 13:57:00

嗯,有见解
发帖时间:2011-08-29 17:09:00

今天添加了
发帖时间:2011-08-29 23:21:00

添加中
发帖时间:2011-08-30 01:26:00

方便面晚餐差不多持续一个月了,颖电话约我单独谈谈。我想颖也许能给我带来什么新消息吧。颖在海鲜城定了个单间,我去了。

颖问我:H ,你能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吗?我这些天琢磨,一定是你长期冷落了人家,不把人家放在眼里,严重伤了她的自尊;要么就是你有外道,让他发现了。那天我问你LP,她只和我说了一句“不能接受什么事实”,你能告诉我到底是什么事实吗?

我知道我的事不能和颖说,这样会牵连很多人,伤害很多人的自尊,比如我的前妻自尊会受到伤害,传到我们单位,我自己,柳,都很可能会有很多传闻。

颖没有给我带来太多的信息,她只是说,这阵子大陈很殷勤。颖问我:你们的事是不是和大陈有关?是不是你发现什么,猜忌你LP了?

我和妻子生活了差不多5年了,我是了解她的,我判断,她已经把离婚的事告诉大陈了,女性有时候在心理极不舒服的情况下,是很容易向最接近自己的男性倾诉的。

颖说,在我之前,大陈曾经追过我的妻子,那时因为你的地位和大陈不对等,你丈人又是我们本单位领导,加上你妻子不开口,所以大陈不得不放弃。

其实颖说的这些,我都知道,我前妻也曾经和我说过。

我说:“颖,这事你是帮不了我的忙的,谢谢你。一切结束了就结束吧”。

颖知道我不想说太具体的事。

说实在的,无论大陈是在我们离婚前或离婚后和大陈好起来,这倒会让我的歉疚少一些。我说,颖,我的事就到此为止吧,谢谢你了。

颖说,我只想到两点,一是你LP自尊心可能太强了,委屈了肯定不能接受。她平时看起来文静,内骨子很钢。还有就是孩子。孩子对你两来说,恐怕都是最放不下的事。

我拿起酒给自己续上,我说,不说了不说了,颖,你也破例陪我喝点儿酒吧,给你也倒点儿,剩下是我自己的。颖伸过酒杯,笑:行,反正你现在是自由人,没人吃我的醋了。她说,给我多一点儿吧,你一个人也别喝太多了。

我笑:被你LG发现了引起麻烦可别赖我哈。

颖很有成竹地说:他敢。颖说,喝吧,等会儿我让我LG开车来送你回去。

有的事,放下是多么难?总以为是情意绵绵,总以为婚姻是牢不可破,然而崩溃只是顷刻间。

皓月当空,微风阵阵。出了酒店的门,颖要给LG打电话,我忙拦,说,别别别,我打车,捎上你。颖说,那我的车怎么办?她说,那你打车吧,我等他。

回到家,我双手抱头躺在床上想,我是偶然冲动、一时糊涂吗?倘若不是老周敲门弄得做贼心虚匆匆忙忙,倘若不是穿反了裤衩,倘若我的LP没有发现,那么第二天晚上柳邀我,我会不会去呢?想着想着,和衣睡着了。

【在(迷失之米)的大作中提到:】

>添加中...
发帖时间:2011-08-31 01:56:00

多谢
发帖时间:2011-08-31 09:21:00

再向关注的网友致谢
发帖时间:2011-08-31 11:40:00

等等哈,全告诉你
发帖时间:2011-08-31 11:50:00

我的酒量是可以的,但是从来不酗酒。结婚后,晚上一般不喝酒的,因为觉得酒后与妻交欢,是不尊重对方的。有了孩子,要和妻子照顾宝宝,晚上也是不喝酒的。若有应酬,那也带上妻子孩子,遇妻子鼓励,才偶尔尽兴的。自从妻子儿子离开之后,我才真正发现酒具有催眠的神奇,在我情绪乱糟糟时,微醉后可以酣然大睡。

以往,由于多年的习惯,我的生物钟比钟表还准,6点总能准时醒来,今早醒来一看,已经7点多了。我的堂侄在苏州打工,发短信要我给他邮点儿钱,洗漱之后,我找到附近的一个ATM,给他转去5000元,然后匆匆赶到班上,计划把手中的TRT网络审完之后,就回老家去看望爷爷奶奶。帮老人整理整理房间。然后修一次长假,在村后的竹林旁盖一座小别墅,让老人们安度晚年。

这是我和前妻的共同心愿。

隔辈亲。我小时候爷爷奶奶特别的疼我。我曾给我的前妻讲过许多我童年和少年的故事,每次和妻子一起回老家,我的妻子总是帮着老人整理房间,翻箱倒柜为老人清洗整理衣物,打扫房间,整理床铺,奶奶总是慈祥地看着她夸奖,这姑娘,哪像城里富贵人家的孩子,一点儿也没有官架子。每每如此,妻子总是和我微笑和我对视,表现出一种心满意足的感觉。奶奶住的平房有些潮湿,又一次,妻说:“奶奶,我们在城里有房子,和我们一起到城里住吧?”奶奶说,丫头,奶奶就是命苦,前年和你们一起住了不到半年,奶奶整天觉着就像坐牢,别说邻居街坊,就是你和你爸妈说话,奶奶也听不懂。多住一天也觉着不安稳。

我的老家在一个小山村,那儿虽然祖祖辈辈贫穷,但是满目葱茏,绿树成荫,还有小溪流水潺潺。这些年,有的在城里打工的后生,积攒了一些钱,有的已经在山下盖起了两三层小楼,由于就近取材,石料和木料成本很低,一座小楼十几万就能盖成。我们那山上的石头,紫红色,不仅结实,而且带平面,砌墙钩上缝,早晨和傍晚在霞光的照映下,很是漂亮。记得一次,妻子给奶奶收拾房间,见地面潮湿,妻笑说:我们也在竹林旁盖一栋小别墅吧,先让爷爷奶奶住,等我们老了,就到这里来隐居。栽一些好树,等我们老了就是参天大树了。后有竹林,前有大树,阳光散射,还有小桥流水,再繁华的地儿咱也不去。

我笑说,把那个小山洞再开大一些,夏天享受自然阴凉,还能在里面做爱。妻羞,嗔笑:没人跟你玩闹,我说的是真的。

那次妻子羞笑是有原因的。结婚那年,我们来老家看望爷爷奶奶,也是夏天。我带妻钻竹林,然后就钻进竹林旁那个小山洞。那洞比一间房子稍小一些,也不知怎么形成的。小时候我和小伙伴常常在里面避雨。妻进去的第一感觉就是觉得里面好凉快。她打量四周,说,这里安上门,住人都行。我不由分说,扒她的裙子,她抗拒,捶我,说,你疯啦!

我安慰她:壮年都打工去了,孩子上学了,只剩下老人,不会钻进洞的。

不管她怎么挣扎,我还是剥净了她,她握着下面,怨:地下都是石碴,怎么行啊?我把她抱起,坐在一处石阶上,让她坐在腿上,说,大姐,帮帮忙吧,该怎么做你懂的。

她小心翼翼对上,然后上下弹动身体,我手把她臀部助力。然而晃着晃着,她突然停下来,说:不行,不行…..

原来,她的膝盖抵在岩壁的石头上,随着速度幅度加大加快,磨红了。她看看自己的膝部,说,都快破了。

我心疼地抚摸红处,不敢再动作了。她用乳房抚我的脸,喘着气伏在我的耳上说:这叫“爱伤了”。

她调皮地从我腿上爬下来,然后把双手拄在石街上,崛起臀部,调皮地唤:大哥,帮帮吧,该怎么做你懂的……

她呻吟着,地在摇,山在晃,她的一对乳房悠悠前后弹晃着……

地湿,有碴。完事后,我抱起她。她的头放在我的肩上,喃喃地说:“这是最快活的永远的记忆”。

妻把这次称作“野合”,放下她后,我们笑着对视,她说,好像回到原始,我们两像不像猿?我说,不,像两条快活的鱼。她复抱这我说:大笨蛋,山上有鱼么?

一切都成为过去。快活的记忆仿佛就在眼前,又仿佛一下子被我推到很远。

神情的纷乱一天又过去了。我在纷乱中对TRT第一部分做了两处修改,晚上怎么过呢?喝酒,还是回到方便面堆旁?

下班时间到了,楼道已有人走动。我打开网络,随意翻看一篇TRT并网方面的论文,一个叫“深海之涌”的网友Q我,向我约稿,我无意中看到了“云泪即雨”也挂Q在线,我Q她:“晚上8点霸道海鲜见见?”云泪即雨回:8点我有空。今天怎么了?你在XX路大润发南门接我?

我拨通了订餐电话,5分钟后通知她:“不开车,喝酒。海鲜203,不见不散。”

云泪即雨给了个微笑,答:“OK”。

【在(迷失之米)的大作中提到:】

>等等哈,全告诉你...
发帖时间:2011-08-31 14:35:00

今天添加
发帖时间:2011-08-31 15:14:00

【在(迷失之米)的大作中提到:】

>今天添加...
发帖时间:2011-08-31 16:38:00

云泪即雨是一位网友,是为数不多的女性好友之一。下班后我驾车直奔高速,在国贸桥下停车坐地铁赶往那座酒楼,和云泪即雨聊到快11点才离开酒店,两人溜马路直到午夜。第二天下午四点往回赶,在城里堵了有将近3个小时,赶回来已经9点多了。

不到10点,还有很多人蹓弯纳凉,途径我岳父岳母那栋楼我不由自主地停下车。11层的那道窗口灯还亮着,我想老人们还没有休息吧,宝宝和前妻可能也在吧。我在一个排档的空隙里泊下车。

二位老人待我胜过亲生父母,我想上去看看,倘若孩子和她妈妈都在,我见见就走。倘若就两老人在家,我和他们说说话再走。我和妻子分手的事二老还不明就里,这是二老女儿的主意。我猜想我的前妻不让二老知道我们的事,很可能是担心二老动摇她的决心。她是个孝女。

可是我坐在车上犹豫了。我为什么要违背前妻的意愿而见老人们呢?我要做什么呢?如果我想求助于二老改变局面,为什么不在离婚前这样做呢?反过来说,老人们即便能够动摇他女儿的决定,有怎能保证我的前妻从内心里改变对我的态度么?

我在度量着该不该在适当的时候把我犯错的真实情节告诉二老,猜想着二老一旦知道我的行为不端,对我会是怎样的态度。我发誓无论老人待我怎样,此生我会一如既往地像以前一样善待给了我很多很多的二位老人,况且,他们还是最疼爱我儿子的外婆外公。

就在我思绪纷纷之际,一两黑色的帕萨特在对面浓密的法梧树下停下了,车上走下来的是大陈,他绕过车头之际我的前妻和宝宝从车的那一面走出来了。大陈弯腰给我儿子大概是玩具或是酒店赠品之类的东西,并哄弄他片刻,然后大陈与我前妻不知说什么,站的很近,大概是安慰吧。之后,大陈又捧我前妻双颊在她的额头或刘海处轻吻她,她没有迎合,但似乎也没有拒绝,只是很快她弯腰似乎是教我的儿子与大陈再见。我的儿子的声音我听到了:“叔叔--,拜拜---”,大陈很慈祥很愉快地回应:“宝宝再见”

我怎么心里感到怪怪的呢?

都10点了,这三个人是晚餐归来,还是约会而归呢?我想应当不是约会,要不就不会带孩子的。也许,是领我们宝宝去“夜世界”了,那里是我们宝宝最喜爱的去处。大陈和我的前妻到了今天这样的地步,是起源于我们离婚前而延续到今天,还是离婚后迅速进展呢?我甚至自我安慰般地判断:我的前妻不认真对待大陈的轻吻,说明有两种可能,一是在她家的楼下,怕被别人看见闲话;二是她还没有决意走向大陈。

颖说,大陈与我的前妻走得很近,看来并不是空穴来风,今晚我算是亲眼求证了。

我好像最在乎的是大陈对我前妻那种并不太认真轻吻的。可是她并不鲜明拒绝,说明她已经从心理上给了大陈“近距”的一些暗示。大陈敢于轻吻她,说明他对成功的可能性已经作出了大致准确的判断,他起码断定她不会让他尴尬。呵呵,我突然发现我吃醋了。于是我又马上警醒自己:H,这与你有关系,你和马路对面那个女士已经毫无关系了,她做什么怎么做是她的自由,与你又有什么关系呢?现在你凭什么吃醋呢?

估计他们母子已经上楼了,我打开马达,一溜烟地赶回旧楼,泡面泡面,喝酒喝酒喝酒喝酒喝酒,我需要忘却,我需要大睡。

【在(迷失之米)的大作中提到:】

> [引用图片] 【在(迷失之米)...
发帖时间:2011-08-31 16:42:00

愿天下男人:倘若你要爱自己的妻子孩子,就不要把自己的妻子弄丢了
发帖时间:2011-08-31 18:40:00

继续的
发帖时间:2011-08-31 21:12:00

心似汹涌波浪翻
发帖时间:2011-09-01 00:36:00

立秋了,天该凉了。可我的情绪发生了一次大爆发。

整个综合办公楼一层,是我们部和人力资源部各占半厢,楼的尽头是洗手间。平时不管哪个部哪个科,我和大家几乎是很少交往的。一方面单位提倡办公时间不串岗、不聊天,另一方面,长期以来我是喜欢安静的,平时上班除了吃饭解手,我总是插着门,不管领导还是下属,有事先电话联系。时间长了,大家也习惯了我,整个办公楼也没人说我个异。当然,在一层楼办公,不免天天见面,平时我见到大家微笑点点头,算是招呼,极少寒暄聊天。当然节假日公休义务值班,有时也在一起坐坐,说说笑笑,

那天我叫板的对象是人力部的傅部长。人力部领导很搞笑的,正部长姓傅,副部长姓郑,因此,不知内情的人总容易把部长搞混。下午我小解路过调配室,发现里面闹哄哄的,听见有人说掐人中,有人说找急救车,我感到可能是出事了,伸头看看,原来是管统计的“五档”被抬在桌子上直挺挺躺着。

我们单位是不允许进私家车的,所有的人员私车必须放在单位大院外的品字形三大车库里,从大院门到办公楼大概要走一里多路,除了公用车,别的车辆一律不许进入大院,有警员把手,不许靠近办公楼。所以公用车辆管理、使用都很严格。

我发现“五档”脸色苍白,嘴唇青紫,问周边的人为什么不叫车?回答是,车房就剩一辆车了,部长不敢调,队长不让用,说是留给“一把”随时调用的。我强行调用,而傅部长坚决阻拦,公然和我叫板。依我的脾气,我当时恨不得迎面给他一顿老拳,但考虑自己的身份,我冷笑:“今天这车我用定了,撸了职我认,挨批我去!”我强令司机把车开来,把人抬进车,直奔医院。

调配室有六女三男,集体办公。“五档”和柳坐对面桌。“五档”平时戴着眼镜,以前我一直叫她眼镜,后来调配室的女士们不知为什么起哄叫她“五档”,我也跟着叫,每当我一叫,那些女士们就吃吃笑,起哄,“五档”就脸红、尴尬。

“五档”是个老实憨厚的女子,长得虽然不算漂亮,但你说不出她哪儿难看,她皮肤白皙,不胖不瘦,带着一副深度眼镜。可能因为视力的关系,她平时看人看物,习惯性抬头,所以也必然挺起丰满的胸部,这样反而增加了她的性感。她的父母都是本市理工大学的教授,所以平时“五档”显得很有修养,但她很少言语,也很少做什么有创意的的事,遇事从不多言多语,显得温厚、诚实,所以同事们对他都比较信任、喜欢。记得有一个双休单位组织歌咏比赛,大家提前聚集在调配室也没什么事,我问两位男士,眼镜为什么叫“五档”啊?两位男士直摇头笑,只知道他们互相喊绰号,但并不知道什么来历。“五档”自己也红着脸指大家,说,H哥,她们都有雅号,“五档”指大个子杨子:她是一档;指胖胖小高:她是倒档;指对桌的柳,她是四档。柳红着脸骂:找死啊,太过分了吧,我怎么招你啦?

我一直以为“五档”是一个速度概念。

其实女性在一起开玩笑,有时比男人尺度还要大的,说荤段子有时比男性还黄。那天和柳做爱,柳把玩着我的东东,突然吃吃笑,这样我才从她的口中知道“五档”绰号的秘密。原来,有一天她们姐儿几个在一起逗乐玩笑,议论那事,故意说得很露骨,刺激刚刚参加工作未婚的同事小谢,眼镜一直当听众,不语,大家说着说着,眼镜突然发问:“哎~~,你们LG那东东长得正不正啊?我LG那东东怎么一直歪着?像汽车五档。”

大家被“五档”逗得差点儿笑岔了气,五档反而认真地说,我说的是真的,是不是男人都是“五档”啊?小高说:你仔细看看毛片不就知道啦?“五档”说:毛片看了很多,就是没有静态镜头,怎么也看不清啊。

大家越想越好笑,杨子就说。我LG也歪,不过向右,我看像一档。大家又大乐。小高笑:我LG和你同一个方向,不过是倒档,我才不让他挂五档呢,出去不放心。柳说,那天我也觉着好笑,接了话茬,说,真的没准,我老公也没病没啥的,总四档呆着,我就怀疑他不学好。

告诉我“五档”秘密的那天,柳是很顽皮的,她悄声说,H哥,三档了,前进,她坐在上面狂颠,后来趴下睡着了,遇老周敲门,吓得怯然慌乱。后来也就导致发生了一切。

“五档”温厚,但并不缺机智,要是男人,他就属于大智若愚的那一种了。

五档被送进医院,被诊断为中暑。那天调配室空调坏了,可天特热,秋老虎,她中午回家给孩子弄饭,把钥匙反锁在屋里,急急忙忙坐公交车,公交车站离厂区较远,进大院进办公楼又要走很远的路,紧跑慢赶往厂里赶,进办公室不久就昏迷了。

本来傅部长是可以要车的,但车队长说,只剩下一个车,留着领导用,于是傅部长就象征性地表示关怀,让她休息休息。

我觉得有些危险。就强令调车,傅部长反过来攻击我。傅部长的马屁意识是极强的,一连质问我:领导有事用车,耽误了谁负责?我的部属有事,要你操哪家子心?我怒了,斥:你不仅是马屁精,还是个无人性的东西,领导什么事比人的生命还大?“五档”是我一个单位的同事,是我的朋友,我看他脸色苍白,嘴唇发紫,我就是要管,又怎么啦?滚蛋!靠边!后来我自己也后悔不该当着他下属的面那样斥他。

当时傅部长没办法我,对自己部属发威:你们今天谁敢跟着去,按离岗处理!我毫不犹豫地说:你们谁愿意去就去,我将用我的全部能量保证你们没事。当时车队长看从来没有发过怒的我真的急了,为难地说,那就去吧,先送人,回来领导追究,让H部长说去。

杨子、柳,还有一位男士,不理傅部长,跟着我往车上抬人,近车前,傅部长站在楼道喊,阻止他们去医院,但他们都装着没听见。

这件事第二天可能是车队长向一把汇报了,一把招呼我和傅部长去他的办公室。我把事情向“一把”简述了一遍。“一把”对我笑:救人还是第一位的。不过傅部长维护制度严肃性也没有错。你说呢?

傅部长见厂长并没有追究我,眉开眼笑:其实我和H之间并没有什么,我当时就是想到万一领导有事给耽误了,这个责任谁也负不了。

一把笑着看我:是啊,万一有什么事比眼镜中暑的事更大,你小子就要倒霉了。

一把要傅部长先去忙,留下我谈别的事。他问:TRT怎么样了?下周一定要审完哦,你审了我就不看了。代我做事,出问题我可不客气哦。他转而又笑:你小子我一直以为是老好好,关键时刻也能较劲哈,还挺仗义的。那小眼镜怎么样了?明天有空,叫上傅部长,我和你们一起看看去,那孩子挺不错的。

一把又笑:你小子这样做,等于是陷傅部长于不义,你看吧,傅部长完了后还要眼镜解释一番的。等眼镜好了,你得和眼镜谈谈,要她对傅部长好一些,她肯定听你的。这样他们之间关系才能融洽一些。眼镜毕竟在他的属下工作嘛。

我点头,认为领导讲的在理。

傅部长说要按离岗处理那几个人,我想我不用向领导汇报了,我相信傅部长也不会的。

那天“五档”家属去了医院,我们就从医院回来了,路上司机说,H部长,你这人心眼儿不错。柳接话:“H哥怜香惜玉。”柳瞟了我一眼,我知道他话中有话。杨子说:“H哥,眼镜一直把你当作崇拜偶像,你知道吗?”我答:“真的嘛?我是个不入世的人,有人会崇拜我吗?你呢?你崇拜吗?”

杨子说:岂止我,还大有人在呢,恨不得以身相许,是谁?我不告诉你。柳接:H哥,不会吧?太过分了吧?男人绯闻多了也是个危险。

我笑,但不再说话了,也不再看柳。再说下去,会暴露我和柳之间的暧昧的。

【在(迷失之米)的大作中提到:】

>心似汹涌波浪翻...
发帖时间:2011-09-01 00:42:00

你说的好

【在(舞の秋风)的大作中提到:】

>我来接受主人公的忏悔之意!《情感那边是海》,那欲望那边是什么?个人感觉对于主人公来说,欲望第一,情感次之...
发帖时间:2011-09-01 08:47:00

已经写到八了
发帖时间:2011-09-01 15:34:00

呵呵,全记录
 
Email我们 | 关于 | 留言
Copyright © 2010-2018 WWW.KanLouZ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黔ICP备15010001号-1
请记住我们的永久域名(看楼主的中文全拼):www.KanLouZhu.com
本站关键字: 看楼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