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搜索

天涯社区

百度贴吧

搜狐社区

豆瓣网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看楼主> 天涯社区>情感天地>医生哥哥帮妹妹检查身体
 
 
 
医生哥哥帮妹妹检查身体
阅读操作: 加入书架 | 打开书架
页面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鼠标双击滚屏 (1-10,1最慢,10最快)
发帖时间:2010-06-11 17:30:00
“哥……”
“啥事儿?”
“我……”
“你怎么了?”
  “我……”
  “糖糖,你到底是怎么回事?有话就说嘛!没看我正在盘帐?”唐寂很有些纳闷地从电脑边抬起头看着他妹妹唐糖。
  “我……我……我……我的橡皮不见了。”唐糖小脸通红。
  “橡皮不见了再去买一块,就这件小事儿,还值得过来找我?”唐寂白了唐糖一眼,并随手在药店的收银台上拍了几张零钱给她。
  “不是啊……”唐糖把零钱又推回给了唐寂,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儿:“那块橡皮,卡在我身体里……拿不出来了。”
  “卡在你身体里?你把它吃进肚子里去了?”唐寂瞪大了眼睛。
  “不是啦!”唐糖红着脸:“是……是卡在那里面了。”
  “哪里面?”唐寂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那里面。”唐糖指了指自己小腹下面。
  “到底哪里面?”
  “肚子下面啊!哥你真是笨死了!”
  唐寂琢磨了半天,肚子下面?唐糖到底把她的橡皮弄哪儿去了?难不成,塞进她的……
  “你好好的干嘛把橡皮塞到那里面去!?”唐寂明白之后顿时脸色大变,很生气地训斥着唐糖。
  自从五年前父母遭遇意外双双过世之后,唐寂便缀学回家,经营着唐家的小药店,靠着些微薄收入,勉强供养着唐糖的学业。
  这五年的时间,唐寂从一个十六岁少年,长成了一个二十一岁的青年,过早承担起家庭的重任,让他显得比同龄人要成熟了很多。
  唐寂的妹妹唐糖,也从五年前九岁的小丫头片子,长成了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
  唐寂对唐糖,那可是又当爹又当妈,这一两年来,唐糖进入了青春期,麻烦事儿明显比前几年多了,偏偏唐糖又生得十分美丽可爱,周围的一些不良少年也纷纷开始打她的主意。
  唐寂对此很是头疼和担心,但以他哥哥的身份,却是一点办法也没有,他只能尽力保护唐糖不被那些不良少年侵害骚扰,却无法阻止唐糖自己内心的变化。
  要知道现在九零后的女孩儿,脑+残行为层出不穷,只有你想不到,没有她们做不到。
  终于,最让唐寂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唐糖居然把橡皮塞进肚子里面去了!真不知道她从哪里学来的这种脑+残行为!
  


更多精彩好贴阅读:
看到了妻子不愿让我看到的东西,我该怎么办
实录:我被女星“潜规则”
新女友床品很不好,分手还是调教?
发帖时间:2010-06-11 17:33:09
  “听同学说了之后,感觉好奇嘛,所以试了一下……”唐糖见唐寂发这么大的火,连忙低下头表示认罪,然后胆颤心惊地偷瞟着唐寂。
  见唐糖这副可怜的小模样儿,唐寂心里软了下来,事情已经发生了,把她臭骂一顿又如何?
  而且唐寂自己十三、四岁的时候,也跟着学校的男生一起偷偷在网吧里包夜看过小电影,一个人的时候,也没少研究过他自己的身体变化,现在却大声责骂唐糖,不是显得太虚伪了吗?
  把她骂狠了,以后她有什么事,不和哥哥说了,唐寂肯定会更加担心。
发帖时间:2010-06-11 17:35:12
  想了一会儿之后,唐寂的脸色缓和了下来。
  “走,我们去医院。”唐寂关上电脑,从收银台边站起身来。
  “去医院干嘛?”唐糖一听说要去医院,不由得有些慌了,小脸蛋儿也更红了。
  “把橡皮取出来啊!”
  “不去。”唐糖使劲摇了摇头。
  “不去?那就让它一直留在里面吧,等过几天发了炎,你肚子烂穿了可就好玩儿了。”唐寂只好恐吓了一下唐糖。
  “去医院被人知道要丑死了!”唐糖使劲摇着头,一副打死也不肯去医院的模样儿。
  “知道丑,干嘛把橡皮往那里面塞?”唐寂没好气地回了唐糖一句。
  “知道你就会骂我!以后这种事情再不告诉你了!”唐糖跺了跺脚,也有些不高兴起来。
  “你……”唐寂只好努力让自己平静了下来:“糖糖,我没有骂你,但是现在事情既然发生了,我们不去医院还能怎么办?”
  “你帮我取出来啊!”唐糖倒象是早就想好了一样。
  
发帖时间:2010-06-11 17:36:42
  “我……我又不是医生,怎么帮你取?”唐寂被唐糖的话说得有些怔住了。
  “上次我被鱼刺卡了喉咙,不就是你帮我取出来的吗?鱼刺那么小,你都能取出来,橡皮比鱼刺要大多了,肯定更好取。”
  “喉咙和那地方是一样的吗?”唐寂有些无语了。
  “应该是……差不多的吧?喉咙好象还深一些……”唐糖一脸期待地看着唐寂。
  
发帖时间:2010-06-11 17:39:36
  “还是去医院吧。”唐寂不想和唐糖说太多了,而且这事儿也不好细说。
  让他动手帮着取橡皮,借助一些工具,应该也能取出来,关键是地方不合适啊!唐寂没办法下手。
  “不去!”
  唐糖把小脑袋摇得象拨浪鼓一样。
  唐糖坚决不去医院,唐寂也拿她没辙,只好闷着脸站在那里,等她自己改变主意。
  “哥你帮我取出来不行吗?这么小件事情,干嘛非要我去医院啊?我很讨厌去医院……”唐寂不吱声,唐糖在一旁耍起赖来。
  
发帖时间:2010-06-11 17:42:08
  “我是你哥,不是你姐,我是男的,你是女的……糖糖你已经不是小孩子,是个大姑娘了,有些事哥哥要避嫌,明白不?”唐寂不得不把话说直接了一些。
  “那算了,你就是不想管我了!不管我拉倒,就让它留在那里吧,最好把我肚子烂穿!嗯,然后我也死翘翘!”唐糖噘起了嘴,一脸不高兴地跑回了楼上。
  本来就是一件很没面子的事情,唐糖自己折腾了半天搞不定,鼓足了勇气下来求唐寂帮忙,没想到被他拒绝了,这下更没面子了。
  唐寂很郁闷地在收银台前坐了下来,这件事儿还真是难办,唐糖如果坚持不肯去医院,万一她那里真的发炎,把肚子烂穿了怎么办?
  即使肚子没烂穿,那地方弄坏了,影响到她以后的结婚生育,那可是一辈子的事啊!
  可怜的糖糖,九岁就没有了爸爸妈妈,如果妈妈还在,肯定会提前给她进行一些那方面的教育,就不至于出这样的事了。
  唐寂心烦意乱地坐在电脑前发了一会儿呆,想了半天都没有想到别的解决办法,最后他咬了咬牙,起身走过去关上了药店的玻璃门,拿起他的医疗工具包向楼梯走了过去。
  
发帖时间:2010-06-11 17:56:08
  “糖糖,你把橡皮弄进去的时候,疼不疼?流血了没有?”唐寂动手之前,很严肃地问了唐糖几个问题。
  她要是这样就把她自己给弄坏了,那才真是冤枉,要知道现在有很多男人,还是很在意‘处’和‘非处’的,这关系到糖糖的终生幸福。
  唐糖摇了摇头,有些怯怯地看着唐寂。
  “你弄进去的是一块什么样的橡皮?”唐寂接着问了一句。
  唐糖把桌子上一根细长的橡皮递到了唐寂面前,唐寂仔细观察了一下,这橡皮很细,比普通的圆珠笔还要细,真不知道是哪个混蛋厂家生产出来的,这不明摆着坑害中学小女生吗?
  从形状看,橡皮的前端显然断了一截,不用说了,断掉的那一截,肯定还留在唐糖的体内。
  
发帖时间:2010-06-11 18:04:05
  “断掉的一截有多长?”唐寂接着问了唐糖一句。
  唐糖比划了一下她的半截食指,唐寂根据她的比划粗略估摸了一下,断在唐糖体内的橡皮,大概有两厘米长。
  “你试着在地上蹦几蹦,说不定它自己就掉出来了。”唐寂在动手之前,决定还是先用别的办法试着帮唐糖解决一下再说。
  “下去找你之前,我已经蹦了半个多小时了!”唐糖哭丧着脸,一副欲哭无泪的表情。
  唐寂这才回忆了起来,他刚才坐在下面的时候,确实听到楼上的唐糖不停地蹦跳着,持续了大半个小时,唐寂还一直以为她在跳绳健身呢,原来是这个。
  “你蹦的时候,要把两条腿张开了蹦,夹着腿蹦可不管用。”唐寂想了想,又向唐糖建议了一下。
  按照常识,一根管子里面卡了块东西,只有把管口朝下,使劲在地上磕才能磕出来。
  
发帖时间:2010-06-11 19:41:23
  “我有那么傻吗?夹着能蹦出来吗?我当然是张着腿蹦的!”听到唐寂的话,唐糖很有些不高兴。
  “好吧好吧,我帮你取出来好了。”唐寂摆了摆手,一边说一边戴上了口罩和头灯,并从工具箱中取出了一把镊子。
  “哥你这样子挺吓人的,就象要给我做手术一样。”唐糖有些怕怕地瞪着唐寂。
  “知道害怕,以后就别再做这么无聊的事了。”唐寂白了唐糖一眼。
  唐糖撇了撇嘴,在她的小床边坐了下来,并把手放到了腰间准备脱裤裤,看了唐寂一眼之后,她又有些犹豫了。
  “哥,不脱裤子行不?”唐糖红着脸,好象是害羞了。
  “你当我是超人,可以隔空取物啊?”唐寂没好气地瞪了唐糖一眼。
  “嘿嘿。”唐糖笑了两声,想了想之后,她又向唐寂交待了一下:“哥,你别把我弄疼了,我很怕疼的。”
  “我知道。”唐寂点了点头,心里暗骂起来,你个死丫头把东西往里面塞的时候就不疼?这时候知道疼了!
  “那我脱裤子啦……”
  “嗯。”
  
发帖时间:2010-06-11 20:57:29
  虽然上次唐寂很成功地把唐糖喉咙里卡的鱼刺给取了出来,但是这一次,能不能把唐糖体内的橡皮给取出来,他却是一点儿把握也没有。
  唐寂并不是一名真正的医生,因为父母死得太早,他高中都没读成,就不得不放弃了读医科大学的理想,缀学在家守药店,以供养唐糖并保证她的学业。
  唐寂现在只能在守小药店的时候,抽出一些闲暇时间,仔细研读唐家祖传下来的几十本厚厚的《唐门医经》。
  唐家祖传的医经,和正统的中医以及西医都不太一样,唐寂的父亲唐轩一直认为《唐门医经》应该可以算作博大精深《中医学》的一个偏支……
  但是六年前,因为连续几起医疗事故,唐家在N市世代行医的诊所被查封,唐寂的父亲唐轩甚至因此被取消了行医资格。
  《唐门医经》也被中华医学会认为是封建迷信的妖术邪说,而不被他们承认和收录。
  没有去正规医学院学过医科专业的唐寂,一直严格遵守父亲唐轩生前的遗训,在没有彻底弄清楚《唐门医经》存在问题的情况下,只研究《唐门医经》,但是绝不用《唐门医经》行医,以免惹祸上身。
  唐寂先前帮唐糖取鱼刺,并不需要太大的技巧,但是帮唐糖取橡皮这种技术活儿,他心里就有些没底了。
  坐在床边的唐糖已经把身上的牛仔裤给脱了下来,露出了她淡粉色的秋裤。
  
发帖时间:2010-06-11 21:27:59
  正当唐糖准备把秋裤也脱下去的时候,唐寂的手机响了。
  唐寂做了个手势让唐糖安静,然后接听了手机。
  “喂,唐寂,我方奎啊,最近出了些事,我要去外地弄几笔钱还债,那些讨债公司的人天天到我家里去砸门,我老婆吓死,没地方躲,我去外地带着她也不太方便,你帮帮忙,暂时把她安排在你店里吧,躲一下那些人,回头等我忙完了再去你那儿接她。”
  “在我店里帮忙?老方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这店里根本不需要人手。”唐寂不得不提醒了方奎一声。
  方奎以前是唐寂的邻居,小时候一起踢球的好哥们儿,方家和唐家是世交,方奎高中毕业以后,就和社会上的人一起做生意去了,不是什么正道生意,而是四处倒卖假烟假酒,唐寂甚至怀疑这小子连贩毒的事情都做过,反正他只要能赚钱就不顾一切。
  这两年方奎很赚了些钱,有房有车有女人,但是很不幸,半月前他被人举报了,被捉了进去,一听说他被捉,他那些生意上的伙伴就纷纷上门向他老婆讨债,讨不到就开始进行人身威胁。
  “不需要开工钱,她在你店里帮忙,你管吃管住就行,主要是为了避避风头,我知道你楼上还有间空房,好兄弟,拜托拜托!哥现在实在是没办法了,等一忙完我就会去你那儿把她接走的!”
  “好吧好吧。”唐寂很无奈地答应了下来:“老方,你那烟酒的事儿现在怎么样了?”
  “到处打点了!他+妈+的!不就是钱吗?我已经被放出来了,这世上还真没有钱摆不平的事情,那帮吃官饭的鸟人,简直太黑了!老子前几年赚的点钱全捐给这帮孙子了!现在把房子车子卖了还欠下一屁股债!”
  “老方啊,以后你还是做些正道生意吧,违法的事情干不得,迟早会被抓的。”唐寂劝了方奎一句。
  “屁!做正道生意?象你那样守着个小药店?一辈子也别指望发达起来,好了好了,不和你多说了,我大概凌晨三、四点钟的时候送我老婆到你那儿去,咱哥俩不见外,以后,她就是你亲妹子了。”
  
  
发帖时间:2010-06-12 11:02:55
  “靠!我一个妹妹已经够烦的了,还要再认一个?你想整死我啊?”唐寂说完,马上意识到了什么……
  他连忙向床边坐着的唐糖看了过去,唐糖听到这话之后果然神情有些不对了,唐寂立刻住了口。
  “哈哈,糖糖挺好的啊,又漂亮又可爱,你烦什么啊,我还一直想要这么个妹妹呢!好了,挂了,回头我们再聊。”方奎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哥,原来你一直觉得我很烦啊……”坐在床边的唐糖,有些伤心地看着唐寂。
  “不是,唐糖你别想多了……”
  “我还是不要上学了,出去找份事做,免得被你嫌。”唐糖噘起了嘴,眼睛里已经开始有些湿湿的了。
  “糖糖,那只是哥和老方说着玩的,你别这么小心眼儿,象你这么又漂亮又可爱又听话的妹妹谁不喜欢啊?我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会烦你?”唐寂连忙走过去,象哄小孩子一样哄着唐糖。
  “真的?”唐糖一直都很好哄,两句好话一说就转了弯。
  “当然是真的,哥不疼你疼谁啊?”
  “你不烦我?”唐糖的一对大眼睛滴溜溜地转着。
  “不烦,一点儿都不烦。”
  “那你保证这辈子都不烦我,永远都不会丢下我不管我。”唐糖立刻开始得寸进尺。
  “我是你哥,当然永远都不会丢下你不管。”唐寂只好保证了一下,他记忆里好象已不止一次给唐糖这种保证了。
  父母双亡以后,唐糖就特没安全感,很担心唐寂哪一天也死了或者不管她了,让她饿死街头。
  唐寂知道唐糖胆小,依赖感很强,所以一直很小心翼翼地呵护着她,尽量不让她受到任何委屈。
  “橡皮的事,你不会再骂我了吧?”唐糖接着向唐寂提了出来。
  “不会了,不过以后别再做这种傻事了,你这个年龄,应该把注意力集中在学业上……”唐寂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对唐糖进行青春期教育,只能随便说她几句。
  “我知道,以后不会了。”唐糖边说边开始脱身上那条淡粉色的秋裤。
  唐寂把眼睛看向了一边,这场面让他很有些尴尬,不过他知道,更尴尬的事情还在后面。
  唐糖脱了秋裤以后,心里开始‘砰砰’乱跳起来,她偷偷瞅了一眼唐寂,实在没勇气把身上的卡通小裤裤也当着唐寂的面脱掉。
  就在两人都有些尴尬的时候,唐寂的手机再次响了起来,唐糖连忙拉过床上的薄被盖在了身上。
  “寂寂啊,我是小姨,这个礼拜天你和糖糖在家吗?小玟要去找糖糖玩,我也想顺便过去看看你。”
  “小姨啊……小姨好,嗯……我和糖糖说一声,让她礼拜天不要出门……”唐寂每次听到小姨电话里喊他‘寂寂’,心里就直发毛。
  小玟是唐寂的表妹,姓黄,正在读大学,她很喜欢唐糖,也非常的粘唐寂,她就读的大学距离唐寂的小药店不是很远,小药店生意不好的时候,唐寂偶尔会关上店门骑单车到小玟学校里和她班上的男生们一起踢球。
  坐在床边的唐糖听到是小姨的电话,连忙冲唐寂叫嚷了起来,并向他伸出了手,唐寂和小姨又说了几句之后,把手机递给了唐糖。
  唐糖和小姨腻歪了好一会儿,才挂断手机,把它还给了唐寂。
  “玟姐说给我买了礼物呢!”唐糖脸上现出兴奋的神情。
  “小姨家又不宽裕,你也不是小孩子了,别老缠着玟姐要东西。”唐寂习惯性地教育了唐糖几句。
  “知道啦!”唐糖嘴巴噘了起来。
  看着唐糖的表情,唐寂心里又忍不住难受起来,说她干嘛呢?糖糖已经够懂事的了,药店生意不好,勉强够兄妹的生活和唐糖的学费,每年除她生日之外,唐寂几乎没给她买过东西。
  爱美是女孩子的天性,可唐糖一共也没有几套衣服,每次她在商店里看到好看的衣服,总是会流连忘返,但唐寂提出给她买,她却很懂事地使劲摇头说不喜欢。
  读《唐门医经》的时候,唐寂心里都忍不住在想,如果能象父亲唐轩那样,开家诊所挣钱就好了,那样兄妹二人就不会过得象现在这么清苦。
  越是读那些《唐门医经》,唐寂就越是痴迷,这么神奇的医学,为什么会被斥为歪门邪术呢?
  熟读《唐门医经》之后,唐寂现在每见到一个人,都会情不自禁地按照《唐门医经》上的描述,仔仔细细地观察那人的面相、身体形态、甚至走路姿势等等。
  《唐门医经》的神奇之处,就在于仅仅通过人的一些表相,就可以准确判断出人体内出了什么毛病,然后再给出唐家独特的一些治疗方式。
  这五年来,每一个进药店买药的顾客,都成了唐寂试验《唐门医经》的样本,当然只是秘密进行的,到了最近的这半年,几乎每个进入药店的顾客,唐寂只要看他几眼,就能判断出他可能生了什么病,会在药店里买什么药。
  事实证明,他的判断准确率几乎达到了百分之八十以上。
  还差的那百分之二十,是需要病人脱下衣服,对身体做进一步观察才能补全的,唐寂没有行医资格,自然也没有机会对那余下的百分之二十进行尝试,不过他心里想要用《唐门医经》行医的念头,却是越来越强烈了。
  父亲临死前说的话,言犹在耳,唐寂到现在为止,仍然没有研究出《唐门医经》的问题所在,所以行医的事情,还只能处于梦想阶段。
  “好了,该帮你把橡皮取出来了,现在才九点钟,我还要下去守店,说不定会有人这时候过来买药呢。”唐寂不得不催了唐糖一声。
  “嗯。”唐糖点了点头,把身上的薄被掀开了。
  唐寂看了唐糖一眼,马上就把眼睛移开了,唐糖确实已经是个大姑娘了……
  “我坐在床边呢,还是躺在床上?”唐糖问了唐寂一句。
  “躺着吧。”
  “嗯。”
  唐糖应了一声,在床上躺了下来,想脱掉小裤裤,却脸红得始终下不了手。
  “不用全脱了,你把那里的那块布扒开就行了。”唐寂想了想,找了个让唐糖不那么尴尬的方法出来。
  “哦。”唐糖应了一声,把手向小腹下面伸了过去。
  唐寂在床边蹲下身子,打开了头灯,准备要动手帮唐糖取橡皮了。
  见唐寂走了过来,蹲在自己面前,唐糖心跳得很厉害,手也开始有些发抖,不过她最终还是鼓足了勇气,伸手把那块可爱的卡通布向旁边扒了过去。
  
 
Email我们 | 关于 | 留言
Copyright © 2010-2018 WWW.KanLouZ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黔ICP备15010001号-1
请记住我们的永久域名(看楼主的中文全拼):www.KanLouZhu.com
本站关键字: 看楼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