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搜索

天涯社区

百度贴吧

搜狐社区

豆瓣网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看楼主> 天涯社区>莲蓬鬼话>《狱警手记》———80后狱警的诡秘经历(已出版)
 
 
 
《狱警手记》———80后狱警的诡秘经历(已出版)
阅读操作: 加入书架 | 打开书架
页面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鼠标双击滚屏 (1-10,1最慢,10最快)
发帖时间:2012-04-01 23:48:31
  当当网购书网址点击


  卓越网购书网址点击


  京东网购书网址点击



  《狱警手记》图书封面:

  

相关推荐:


  很有画面感的文字,喜欢《狱警手记》。
  ——《铜雀台》导演 赵林山

  鲁奇,跨越沉重的石墙,从心灵最深处,探析人性的奥秘。
  ——国家一级作家、央视《百家讲坛》主讲人 梅毅

  层出不穷的诡异事件发生在监狱的大墙内外,鲁奇的《狱警手记》不但描画了一个离奇的悬疑世界,更勾勒出一类特殊人群的非凡生活。
  ——著名悬疑小说作家 鬼古女

  不可触摸的禁地,难以解释的诡事。铁窗电网,依旧挡不住罪恶张扬。该敬畏的,是鬼神,还是内心柔软的部分?《狱警手记》提醒你,不要人在高墙外,心在囹圄中。
  ——《心理罪》作者 雷米

  难得的四情之作,有情节、有情感、有情理、有情境。更为难得的是,这四情被作者用亲身的经验和睿智的文笔糅合打磨得无懈可击,只有用心才能体会是何等的润泽丰满
  ——《鲁班的诅咒》作者 圆太极

  《狱警手记》有着它独到的魅力。为了写好这本书,鲁奇奉献出四年的青春年华,气魄非凡。这是一本用青春谱写出的悬疑小说。没有理由不读它。
  ——《尸语者》作者 秦明

  鲁奇让恐怖不再晦暗压抑,他用作品传递正能量
  ——《南国都市报》

  《狱警手记》:轻恐怖+冷幽默,悬疑小说不再“板着脸”
  ——《辽沈晚报》

  《狱警手记》是作者在监狱“体验生活”4年的结晶,其过程简直就像一个励志故事。
  ——《重庆晨报》

  《狱警手记》写的是普通人并不熟悉的狱警生活。
  ——《竞报》

  分清了善恶,才能再次定向人生的坐标;坐标正确,人才会活得坦然和幸福。
  ——《生活报》

  注:各位网友,长篇悬疑小说《狱警手记》在网络连载后,五易其稿,与网文相比,改动很大。版面字数33万字,网上内容仅为五分之一。衷心感谢各位网友对《狱警手记》的关心关注。

  转发赠书等活动正在鲁奇新浪微博进行:@作家鲁奇http://weibo.com/luqigushi


  2008年,我考上公务员,成为一名狱警,上班第一天,就到监区值班。

  监狱坐落于荒郊野外,教导员带我从机关楼,走到监舍。

  天冷得出奇,他慢吞吞地走在我的前面,灰蒙蒙的监狱围墙离我越来越近。

  他低着头说,“你身体怎么样?”

  “身体,没什么问题。”我一愣。

  “以后,没事的时候,要注意锻炼身体,监区里关的都是传染病,肝炎,结核到处都是……” 他依然低着头。

  我的心猛地缩了一下,怎么会有传染病人?

  通过三道监门后,我进入监区,一栋栋满是铁窗的楼房像一个个睡着的人一样。

  他走在前面,突然,他回过头,对我说:“后楼冰箱里有个死人,晚上,你带犯人去看一看。”

  “啊?死人?”我说。

  “不是你自己去,我还会派人和你一起去的。只是看一下,冰箱里的电源是否通电。”他说完继续往前走。

  “嗯。”

  到监区的时候,一队队的犯人从背后跑了上来,一窝峰地冲进了监舍。

  值班民警把楼屋的监门锁上了。

  教导员走了。

  那个瘦瘦的值班民警立在监门口,背对着我说:“带手机了吗?”

  我说:“带了。”

  “给我吧。我给锁起来,万一让犯人偷去,你吃不了兜着走。”他接过我的手机,就锁进了抽屉里。

  我心里还在想着那个冰箱里的犯人。

  “什么时候去看那个冰箱?”我问他。

  他微微一笑,“天黑以后,到时我叫你。”


发帖时间:2012-04-02 00:09:00

  晚上七点,看守队开始点号,犯人在监门内的走廓里蹲成两排。

  瘦民警打开监门,我跟他走了进去。

  开始点号,犯人们喊着:“一、二、三、四……九十九”

  点号完毕,锁监门,之后,他开始写值班记录。

  晚上,七点,天黑透了。

  他从抽屉里拿出一个强力手电,然后对我说:“我们现在就去吧!”

  “去哪儿?”

  “看冰箱里那个人?”他穿上警取大衣,关上门,走了楼梯。

  我跟了上去,“他怎么会在冰箱里?”

  “他是跳楼自杀的!”他说。

  “什么时候的事?”

  “前天下午,他撞开生产车间的护栏,跳楼摔死的。他精神有点不正常。” 他说着,向我诡异地笑了笑:“是不是害怕了?这里经常闹鬼!”

  我不自然地摇了摇头。

  我们两个人在寒风中,走了五分钟,终于到了那栋放冰箱的大楼。

  大楼黑洞洞的,平时是犯人教室,晚上一个人都没有。

  他拿出钥匙,打了大门。

  他打开灯,大楼的走廓里很干净,也很暖和,有股热气扑面而来。

  冰箱就放在左手边的一个屋子里,准确的说应该是冰柜。

  他把小屋子的灯也打开了,然后,他走上前,打开冰箱的盖子。

  我站在他身后,我不敢看那个冰箱。

  这时,他突然拉住了我的胳膊,猛地往前一拉,恶狠狠地说:“来了就检查一下嘛!”

  我被他拉到了冰箱跟前,心突地跳到了嗓子眼。

  冰箱里空空如也。

  他坏笑了一下,“他不在这个冰柜里。”

  我转身一看,屋子里竟然还一个冰柜,那个冰柜更大。

  “他的脸摔得稀巴烂,你还是别看了。”说着,他又走向了那个冰柜。

  屋子里的空气好像凝固了。

  他打开冰柜的盖子,满脸肃穆,那个冰柜是通电的。

  发出嗡嗡的声音。

  他突然激动起来,双手胡乱的拍着冰柜,“谁把电源拔了?”

  “怎么可能?指示灯是亮的!”我说。

  “可是,冰柜怎么还会有水呢?”他把手伸了出来,我向后退了两步,他手里根本就不是水,而是血。

  我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那个冰柜到底装的是什么?

  我大着胆子,我说:“你手里是血!”

  “怎么可能,这明明是水啊!”他冷笑着,“不信,你来看啊!”

  我有点害怕,他目不转睛地盯着我。

  我想离开,他却一把抓住了我。

  “既然来了,既然当了警察,这个小事就怕成这个样子?胆小鬼”他厉声喝道。

  “谁害怕了!我才不怕。”我站定了。

  我走上前去,站到了那个冰柜前,低下头。

  他撒谎了。

  冰柜里根本就不是一具尸体,而是两具……






  “哦,明白。”

发帖时间:2012-04-02 00:31:00

  那两具尸体一老一少。年老的脸变形了,年轻的人上布满伤痕。

  “两个都是跳楼死的?”我不解。

  “年老的是跳舞死的,年轻的是打架死的,身上被刺了26刀,死得很惨。”他有点不好意思,“刚才吓到你了吧!”

  “没有,我只是紧张,有点不适应。”我说。

  “在监狱上班,随时会有死人,你要敢地面对。”他说完盖上了冰柜,这时,他的对讲机响了。“小刘听到讲回话。”

  原来,他姓刘。小刘回话:“收到,请讲。”

  “监区里有个犯人心脏病突出,赶快回来。”

  我和小刘小跑跑回监区,监区里犯人叫嚷着。

  大队长开始喊话,让他们都回自己的寝室,犯人们乖乖地回去了。

  一个30多岁的白脸犯人,抓着监门说,“他快不行了,快救救他。”

  “稍等,我们没有钥匙,要等看守队的人来了才行。”小刘说。

  这时,看守队的民警来了,打开监门,那个心脏病突发的犯人躺在床上,他没有胳膊,脸色惨白……

  120很快就到了,那个没有胳膊的犯人被抬走了。

  小刘要陪那个犯人去医院,值班室里只留了我一个人。

  我站在锁上监门外,望向里面,满脸木然。

  原来在走廓里的犯人,都回到了各自的寝室。

  一个满脸大胡子,高个子,十分健壮的家伙走到了监门口,他狡猾的望着我,说:“新来的?”

  我没有理他。

  “我有个秘密要告诉你,其实从楼上摔下去的家伙,是被人推下去的。”

  “被谁?”我真不敢相信,这话是我说出去的。

  “就是刚才抬出去的那个家伙!”他嘿嘿地笑一声。“不过,这件事,谁也不知道,我只告诉你了。如果你想今晚睡个安稳觉,就老老实实的。”

  说完,他悠然自得的走开了。

  我回到了值班室,锁好门,脱了衣服,上床睡觉。

  不知过了多久,我被一阵喊声从梦中惊醒,监门被人哗拉拉的撞得响个停。我从床上起来,“干什么?马上就来。”

  我打开门,一个满脸是血的青年男犯,大喊着“出事了!”





发帖时间:2014-07-21 13:35:00

  监狱医院的医生把青年男犯包扎后,我问他:“到底怎么回事?”

  “晚上,我去厕所时,刚一进去,就被人从后面踢了一脚,头撞到了墙上。”青年男犯竟然哭了。

  “你看清是谁了吗?”

  “没有,当时,我迷迷糊糊的。”男犯依然很忧伤。

  大队长看在眼里,他始终没有问他一句话。

  我很疑惑:“他受伤了!”

  “他经常受伤,你不要相信他说的话,他是个精神病!”大队长肯定地说。

  这时,我透过监门的铁拦杆,看到走廓尽头,一个脑袋伸了出来,向我微微一笑,然后就缩回了脑袋。

  小刘回来了,什么也没说,脱了衣服就睡觉。

  我一直疑惑,在看冰柜时,他的手上怎么会有血呢?

  我又仔细看了看他的手,他手上什么都没有。

  难道是他把手洗了,还是我看错了,根本就没有血?

  这时,小刘的裤子掉了下来,一个东西掉到了地上。

  我捡起来一看,那竟然是我的手机。

  监门又响起了哗拉拉的声音,我扭头一看,又是那个大胡子。

  “借我的机用用!”他脸色阴沉。

  我没理他。

  “我知道你的号码!如果你不信,过十分钟,就会有电话打给你,告诉你该睡觉了。”大胡子又是嘿嘿一笑。

  我再次上床,心里七上八下。

  这时,手机突然响了。

  我接了起来,电话另一头,好像是呼呼的风声。

  “喂,哪位?”

  那边许久没有动静,过了一会儿,电话里传出一个粗声粗气的男人声音,那声音很难听,很硬,很霸道。他说:“你该睡觉了!”

  我啪地嗯掉了电话,我听到监舍内传出一阵冷笑。

  我拿出拖把,打开门,使劲地敲打着铁拦杆,一个个犯人被惊醒,从各个寝室门探出了脑袋……

  我发现自己开始变得恶毒起来了,这是被你们逼的。

  在灯光下,我突然发现手里竟然是满是鲜血。







 
Email我们 | 关于 | 留言
Copyright © 2010-2018 WWW.KanLouZ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黔ICP备15010001号-1
请记住我们的永久域名(看楼主的中文全拼):www.KanLouZhu.com
本站关键字: 看楼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