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搜索

天涯社区

百度贴吧

搜狐社区

豆瓣网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看楼主> 天涯社区>莲蓬鬼话>惊悚灵异——《鬼壶》(青囊尸衣续集)
 
 
 
惊悚灵异——《鬼壶》(青囊尸衣续集)
阅读操作: 加入书架 | 打开书架
页面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鼠标双击滚屏 (1-10,1最慢,10最快)
发帖时间:2009-07-20 10:57:37
  《鬼壶》
  楔子
  冬夜,清冷的月光,无垠的原野上白雪皑皑,寒风入骨,山西河东黄河风陵渡。
  黄河,出龙门,为秦岭山脉所阻,于是掉头东流,这里相传是黄帝贤相风后发明指南针战败蚩尤的地方。风后殁后,葬于此,谓之风陵。旧址位于今镇东里许,其地称风陵堆,由此,渡口名风陵渡,古称风陵关。
  千百年来,风陵渡是为黄河西入秦晋的要津,金人赵子贞在《题风陵渡》中写道:“一水分南北,中原气自全。云山连晋壤,烟树入秦川。”
  月色凄迷,古老的渡口显得分外苍凉。
  镇东一株老槐树下,阴影里站立着一个人,头戴羊绒帽,身着羊皮大衣,胡须上沾满了白霜,贴胸抱着一个沉睡中的婴儿,默默地注视着不远处的一所古旧民宅。
  宅院高墙青砖布瓦,黑色的门廊,大门紧闭,四下里一片沉寂,人们早已经进入了梦乡。
  此人悄悄地走到民宅前,脱去羊皮大衣,将怀中的婴儿紧紧地包裹住,轻轻的撂在了门廊下。
  “汪汪……”此刻,门内传来了一阵急促的狗吠声,在寂静的夜空中回荡着。
  那人轻轻的退回到了老槐树的阴影里。
  不久,“咣当”一声,黑漆漆的大门打开了,里面冲出一只体型硕大的短毛黑狗,紧接着门后转出一个披着棉大氅的老头。
  “呜呜……”黑狗发现了地上的鼓囊的羊皮大衣,鸣叫着并用嘴巴用力拱着。
  婴儿的一只小手扒开了羊皮袄,自内探出小脑袋来,迷茫的左右张望着。
  “咦,怎么有一个小娃娃?”老头惊奇的抱起了羊皮衣裹着的婴儿,随即抬头朝四下里望去。
  小镇静悄悄的,周围不见人影。
  月光下,婴儿的皮肤细腻,双眸黑亮,约莫有一岁大小,老头伸手往内探了探,自言自语道:“还是个女娃娃。”
  那人依旧站立在古槐树下,默默地注视着这一切。
  “看来是有人不要这娃娃了,知道老郭头一个人过,就送来了。”老头嘴里叨咕着,转身入内。
  就在即将关上大门的时候,那女婴转过头来,目光瞥向了老槐树方向,“啐”出了一小口痰。
  黑色的大门关上了,夜空中飘下了雪花,不多时,四下里已是白茫茫的一片。
  老槐树下,那人点了点头,嘴里面喃喃说道:“蒙拉差翁.炳大师,我终于找到了河东郭氏的后人,完成了您的重托,请大师放心,一切痕迹都会抹去的。”说罢,他转身而去,来到了黄河边,踏着初封的冰面走到了河中央。
  月光下,此人盘腿席冰而坐,双手结印运起暹罗功。不多时,那人的头顶开始升腾起丝丝白雾,屁股下面的冰面也渐渐的融化了,最后,听得“噗通”一声,便沉入了冰窟窿之中,随着冰面下的黄河水流冲走了。
  北风呼啸,裹挟着雪花扫过冰面,天明时,一切痕迹都消失了。
  
  
  
  
  
  
发帖时间:2009-07-21 10:58:00
  第一章
  江南三月,细雨绵绵,赣北婺源乡野笼罩在一片茫茫的雾气之中。
  雾霭中的南山村,金黄色的油菜花,粉红色的桃花掩映着一爿古朴的徽派明清村舍,白墙黛瓦,小桥流水,老树古藤,静谧得像是一幅田园山水画。
  乡村小道上,驶来了一辆出租车,直接来到了一所高墙大宅前,雕梁画栋的门廊上挂着一块牌匾,上书“南山乡村医院”,笔法遒劲。
  车上跳下来两名穿西装的中年男子,其中高个子生就金发蓝眼凸鼻,是一名洋人,那个矮一些的皮肤发黑,是香港人。
  这两人正了正衣衫,然后径直的走上了台阶。
  “我们是美国平克顿私人侦探事务所香港办事处的职员,我叫方国平,这位是查理侦探。”那位香港人自我介绍说,口音蹩口。
  南山乡村医院是中国第一所私人医院,院长朱寒生医术精湛,声名远播,几年来免费治愈了数不清的疑难杂症,包括省城和京城里来的高官,所以地方政府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未加以取缔,否则早被关闭掉了。
  “我是朱寒生。”寒生请来人落座,亲手沏上茶水,一晃儿五六年的光景,他显得老成多了。
  “朱先生,六年前,我们接受了香港卢太官先生的委托,为您寻找失踪中国女童祖墨的下落,美国平克顿私人侦探事务所总部动员了全部的人力,历时六年,仍然还是没有找到。因此,很遗憾,我们只得结束调查了,”方国平耸了耸肩,将一份厚厚的卷宗递给寒生,并接着说道,“这是调查报告副本,正本已经交给了香港的委托人卢太官先生。”
  寒生默默地翻了翻中英文译本的调查报告,沉思了片刻,问道:“六年了,难道一点有价值的线索也没有么?”
  “我们在缅甸北部的曼德勒山区,找到了藏匿的泰国原大国师蒙拉差翁.坤巴,他是至今还活着的,最后见到女婴祖墨的人。”方国平解释说道。
  “嗯,我认得此人,他怎么说?”寒生点头道。
  “我们用尽各种方法威逼利诱,甚至敲断了他的两条腿,可仍是一无所获,有关的具体情况已经写入了报告。”方国平回答道。
  “祖墨究竟能在哪儿呢?”寒生怅然若失道。
  “朱先生,我们的调查报告得出的最后结论是,女婴祖墨早已不在人世了,六年前可能就已经死亡了。”方国平语气较为肯定。
  寒生沉思起来,墨墨的母亲老祖惨死在缅甸的热带雨林中,这个孩子是她唯一的心结,若是有个三长两短,自己于心难安。
  方国平见寒生沉默不语,于是开口说道:“朱先生,美国平克顿私人侦探事务所成立于1850年,是全球第一家民间侦探机构,至今已有100多年的历史,只要是平克顿接手调查的案件,基本上都能够水落石出,如果女婴祖墨仍然在世的话,我们不可能查不到的。”
  “那你们有确认祖墨已经死亡的证据么?”寒生问道。
  “还没有。”方国平略显尴尬,喝完了桌上的茶水,遂起身告辞。
  寒生目送两名侦探坐上出租车离去,转身朝南山脚下走去。
  青翠的毛竹林里雾气沼沼,乌鸦从窝里偷偷的探出头来,自从沈才华带回来那只蓝紫金刚大鹦鹉之后,它们再也不敢随意的呱噪了。
  灵古洞口侧边的一块岩石上,坐着一个七八岁,长着一脸雀斑的小男孩,身旁蹲着那只金刚大鹦鹉,他就是寒生的养子沈才华。
  “小才华……”寒生远远的招呼道。
  沈才华抬起眼睛,口中轻轻的说了声:“寒生爸爸。”
  自从六年前回到南山村定居以后,随着沈才华一天天的长大,孩子也逐渐变得沉默寡言起来,他时常一个人呆坐于灵古洞口,一味的沉思冥想着,至于在想些什么,谁也不知道。
  “刚才平克顿私人侦探事务所来了人,他们说墨墨可能是已经死了。”寒生拍了拍沈才华的肩膀,叹息着说道。
  “不,墨墨还活着。”沈才华抬起乌黑深邃的双眸望着寒生。
  
  (沈才华):

发帖时间:2009-07-22 09:21:00
  
  
  清风徐徐,竹叶飒飒,沈才华的眼眶里噙满了泪水。
  寒生望着小才华哀伤的神情,心中自是心疼不已,眼瞅着孩子整天里闷闷不乐,自己和兰儿也不是个滋味儿。女婴墨墨被降头师蒙拉差翁.炳自缅甸丛林中掳走以后,自己想尽了一切办法,却始终寻找不到孩子的下落。最后通过平克顿私人侦探事务所遍布全球庞大的网络来追踪调查,如今六年过去了,仍然没有结果。
  如果墨墨还活在世上,她又能在哪儿呢?
  晚饭时,寒生和妻子兰儿以及岳父吴楚山人默默的吃着,唯有沈才华没有动筷,眼睛望着碗里的鸭血汤发着呆。
  “才华,这可是你平日里最喜欢吃的鸭血汤啊。”兰儿惊奇的看着他说道。
  “墨墨可能真的没有死呢。”吴楚山人突然间说道。
  寒生闻言目光投向了岳父,兰儿也放下了碗筷。
  “平克顿私人侦探事务所遍及全球的网络是很大,可是有一个地方他们是绝对没有的,而且也不可能涉足。”吴楚山人言之凿凿的说道。
  “哪里嘛,爹爹。”兰儿催促道。
  “中国,只有中国,外国人是插不进来的,晚饭前我看了那份调查报告,果然,他们并没有派出侦探到中国来进行调查,而只是通过了驻中国领事馆的途径,咨询了公安民政等有关单位而已。”吴楚山人解释道。
  “您是说,蒙拉差翁.炳有可能千里迢迢的把墨墨藏匿在了中国?”寒生眨了眨眼睛,若有所思的说道。
  “‘大隐隐于市’,越是在眼皮底下,貌似危险的地方就反而越安全,越容易被我们所忽略,大家认为降头师可能会把孩子藏匿在东南亚的雨林中或是南洋的某个海岛上,其实那样做,是不可能不留下任何蛛丝马迹的,也是逃不过平克顿侦探们追踪的。如果是在中国,由于制度的不同,即使他们的本领再强,也还是一样寸步难行。”吴楚山人语气郑重的说道。
  “唉,可惜才华小时候的那种心灵感应,长大以后就没有了。”兰儿惋惜的说道。
  吴楚山人眉头蹙起,自言自语的说道:“祖墨是在缅甸北部山区掳走的,那里与云南瑞丽、腾冲以及西双版纳的一些傣族聚居地交界,而且两地之间的语言较为接近,俗话说‘学会傣族话,走遍东南亚’,我想,祖墨藏在那一带的可能性比较大。”
  “爹爹,那我们就赶紧去找啊。”兰儿兴奋地说道。
  寒生思忖道:“六年前,祖墨身上的皱皮已褪,并无其他明显特征,如今已长大了,小时候的事情肯定已经遗忘,对我们不会有丝毫的印象,小才华的心灵感应在几年前也消失了,所以,即使面对面,我们也很难认出她来。”
  “一点特征也没有么?”吴楚山人有些发愁了。
  “有。”沈才华突然开口说道。
  “什么特征?”众人急忙问道。
  “吐痰。”沈才华长着雀斑的脸上闪过了一丝狡黠的微笑。
  
  
  
发帖时间:2009-07-22 09:48:00
  作者:ratlovecat 回复日期:2009-7-22 9:34:00
  
    地板,顺便问一句,尺子大人看见日全食没?北京这边雾好大,真可惜。
  
  茶马古道上,山间雾气重重,看不见“天狗食日”的天象,很遗憾。
发帖时间:2009-07-23 10:57:00
  
  入夜,天空中淅淅沥沥的落下了雨滴,春雨潇潇,此时江南天气最是多变。
  厢房内,橘黄色的台灯光柔和的照在桌子上,沈才华蜷曲在椅子上,手里握着根铅笔发呆。
  “快,快写,你才识得几百个字,太,太少了。”嘟嘟站在桌子上,眼睛盯着沈才华严厉的催促道。
  嘟嘟是一只来自南美巴西原始森林里的雄性蓝紫金刚大鹦鹉,是世界上最大的鹦鹉,体长一米多,重达五斤,翼展近五英尺,生有纯蓝色的羽毛和铁弯钩一样的巨大鸟喙,寿命可达60年之久。紫蓝金刚鹦鹉的特性是聪明顽皮,擅长交际,尤其是对人类的语言词汇有着极高的模仿天赋。嘟嘟从小被带进了台北故宫博物院,专家们教授其二十余年,可谓知识渊博,唯有讲话时口吃,一直也改不掉。
  自从在台湾与沈才华邂逅以后,嘟嘟便形影不离的跟来了婺源,每天夜晚,牠都会私下里偷偷教沈才华认字和传授一些奇门知识,这事就连寒生他们也不知道。
  “我决定要去找墨墨。”沈才华刚毅的眼神望着嘟嘟说道。
  “她……她很漂亮,是么?”嘟嘟歪着脑袋瞅着才华说道。
  “我不知道。”沈才华双眸现出一丝迷离。
  “你到哪儿去……去找?”嘟嘟问。
  “山人爷爷说,墨墨可能躲在云南。”沈才华回答。
  “那很,很远呢,你有盘缠么?”嘟嘟问道。
  “什么盘缠?”沈才华疑惑的望着牠。
  “钱,钱,就是钱啦。”嘟嘟回答。
  “我有。”沈才华站起身子,从隔板架上取下来一只储蓄罐,摇了摇,里面哗啦啦的响。
  “咯咯……”嘟嘟笑的前仰后合,道,“那点,根,根本不够。”
  “不够,我也要去!”沈才华怒道。
  “咚咚。”有敲门声传来,紧接着门开了,寒生走了进来。
  “寒生爸爸。”沈才华轻声道。
  “才华,我和你山人爷爷商量好了,明天一早就动身前往云南,设法找到祖墨,你和兰儿妈妈呆在家里,要听话,知道么?”寒生轻轻的抚摸着孩子的头。
  “我也要去。”沈才华说道。
  “不行,这次前往滇缅边境一带,可能时间会很久,你今年就要念小学了,是不能够耽误的。”寒生摇头拒绝了。
  沈才华垂下眼皮,不再吭声了。
  寒生又安慰交代了几句,然后轻轻关门离开了。
  “你,你还要去么?”嘟嘟摇晃着脑袋,盯着沈才华说道。
  “当然,我们自己去找墨墨。”沈才华伸手熄掉了台灯,脱衣跳到了床上,钻进了被窝里。
  “那,那需要好……好的,计划一下了。”嘟嘟自言自语道。
  寒生与吴楚山人一清早便启程了,兰儿领着大黄狗笨笨和黑妹送他们出了村子。丈夫与爹爹远行,自己难免有些依依不舍,但一想到可能会将失踪多年的墨墨找回来,心中便又释然了,而且有些莫名的激动。
  结婚已六年,可是始终未能怀孕,莫非真的如当年冯生所说的,寒生指纹是四弓四正两反箕的47条染色体综合症,终生无法生育?唉,好在有沈才华在身边,若是墨墨再回来就更好了,那样小才华的性格就一定会乐观起来的。
  “我们回去吧。”兰儿招呼着笨笨与黑妹朝家中走去,一晃数年,忠实的大黄狗也已经老了,走起路来有些蹒跚跛行。
  
  (聪明博学的嘟嘟):
  

发帖时间:2009-07-24 10:57:00
  
  第二章
  厢房内,沈才华还没有起床,他光着身子躺在被窝里,与大鹦鹉嘟嘟说着悄悄话。
  “你,你知道湖……湖口灵哥么?”嘟嘟问他道。
  “什么灵哥?”沈才华摇摇头,表示没听说过。
  “嘟嘟在医院接……接待室,听到人们议论,在……在湖口县石钟山下,有,有一户人家,小孩子死,死了。”嘟嘟结结巴巴的说着。
  “那又怎样?”沈才华道。
  嘟嘟喘了口气,接着讲述:“家里人要埋的时候,他又……又突然讲话啦。”
  “那就是还没死。”沈才华解释说。
  “死啦。”嘟嘟纠正道。
  “死人不会讲话。”沈才华坚持自己的看法。
  “嘴不会讲……讲话,可,可是肚子里面会讲话……”嘟嘟红着脸说道。
  听了半天,沈才华才弄明白了,原来离这里百余里的湖口县,长江边上的石钟山下,有一户人家死了个小男孩,在入葬的时候,尸体的肚子里突然发出声音来,说自己是“灵哥”,可以替人预测未来,希望不要将其埋入土中。音质苍老深沉,绝不是自己孩子生前的声音,家里人惊愕万分,不知如何是好。此事不胫而走,最后连县政府都惊动了。当人们围着尸体问灵哥求证一些事情的时候,竟然回答得丝毫不差,连公安局都啧啧称奇。据说,公安局根据“灵哥”的解答,数起多年来悬而未决的命案竟然一朝侦破,现在,当地政府已经用冰棺将其保护了起来,全国各地的有关专家都已赶赴湖口县,进行科学研究,前几天,九江日报的头版也刊登了这件奇闻。
  “我们去找灵哥,问墨墨的下落。”沈才华听完思索道。
  “对,对啦,寒生爸爸、山人爷爷他们是大海捞……捞针,盲人摸……摸象,而我们是有……有的放矢,才,才能事半功倍……”嘟嘟得意的眨了眨眼睛说着。
  早饭后,沈才华回到自己的房间,开始偷偷的做准备,将储蓄罐里的零钱全部倒入了书包中,这还是兰儿妈妈为他上学准备的。
  “我们什么时候走?”沈才华心中已是十分的迫切。
  “今,今晚,熄灯以后,你要给兰儿妈妈留……留张纸条,等……等明天早上发现时,我们已经走……走远啦。”嘟嘟结结巴巴的回答道。
  中午过后,兰儿不经意间发现嘟嘟站在接待室的桌子上,仰着脸聚精会神的研究挂在墙上的江西省地图。
  是夜,月朗星繁,当兰儿房间的灯光熄灭了以后,沈才华和嘟嘟便开始行动了。
  厢房的后窗户外面是黝黑的灌木林,只要穿过了那片林子,就出了南山村。
  沈才华换上了崭新的蓝布褂子,足蹬一双黄色解放鞋,背着书包,轻轻的推开了后窗户,跳了出去。
  “跟,跟我来。”嘟嘟展翅飞到了半空里,引导着才华穿过了灌木林,最后来到通往南山镇的山间小路上。
  月色清凉,微风徐徐,草丛中虫鸣声不断。
  嘟嘟在夜空中自由的翱翔着,小才华兴奋莫名的走在山间小道上,所有的一切都令他感觉到自然与亲切。
  “前面就是南,南山镇啦,才华,你人……人小脚力不够,我,我们要搭车。”嘟嘟盘旋在头顶上喊道。
  南山镇,大多数民宅都已经熄灯,唯有街边的一两家小饭店还敞开着大门,里面的服务员正在清洁卫生,看情形也准备要打烊了。
  一辆解放牌卡车停靠在路边,上面载有十几头肥猪,看样子是在乡村收购后运往县城屠宰场去的,两名司机酒足饭饱的从饭店里出来,一面打着饱嗝。
  沈才华趁他们不留意之际,偷偷的爬上了车厢,躲到了肥猪们的中间,不多时,汽车启动了,一路朝着婺源县城方向驶去。
  嘟嘟则在夜空中紧紧的跟随着。
  
  
  
发帖时间:2009-07-25 10:40:00
  帖子被删.......这是为什么呢?
  
  只有删掉的重新贴上,让后来的童鞋便于连贯阅读..........
  
  第二章
  厢房内,沈才华还没有起床,他光着身子躺在被窝里,与大鹦鹉嘟嘟说着悄悄话。
  “你,你知道湖……湖口灵哥么?”嘟嘟问他道。
  “什么灵哥?”沈才华摇摇头,表示没听说过。
  “嘟嘟在医院接……接待室,听到人们议论,在……在湖口县石钟山下,有,有一户人家,小孩子死,死了。”嘟嘟结结巴巴的说着。
  “那又怎样?”沈才华道。
  嘟嘟喘了口气,接着讲述:“家里人要埋的时候,他又……又突然讲话啦。”
  “那就是还没死。”沈才华解释说。
  “死啦。”嘟嘟纠正道。
  “死人不会讲话。”沈才华坚持自己的看法。
  “嘴不会讲……讲话,可,可是肚子里面会讲话……”嘟嘟红着脸说道。
  听了半天,沈才华才弄明白了,原来离这里百余里的湖口县,长江边上的石钟山下,有一户人家死了个小男孩,在入葬的时候,尸体的肚子里突然发出声音来,说自己是“灵哥”,可以替人预测未来,希望不要将其埋入土中。音质苍老深沉,绝不是自己孩子生前的声音,家里人惊愕万分,不知如何是好。此事不胫而走,最后连县政府都惊动了。当人们围着尸体问灵哥求证一些事情的时候,竟然回答得丝毫不差,连公安局都啧啧称奇。据说,公安局根据“灵哥”的解答,数起多年来悬而未决的命案竟然一朝侦破,现在,当地政府已经用冰棺将其保护了起来,全国各地的有关专家都已赶赴湖口县,进行科学研究,前几天,九江日报的头版也刊登了这件奇闻。
  “我们去找灵哥,问墨墨的下落。”沈才华听完思索道。
  “对,对啦,寒生爸爸、山人爷爷他们是大海捞……捞针,盲人摸……摸象,而我们是有……有的放矢,才,才能事半功倍……”嘟嘟得意的眨了眨眼睛说着。
  早饭后,沈才华回到自己的房间,开始偷偷的做准备,将储蓄罐里的零钱全部倒入了书包中,这还是兰儿妈妈为他上学准备的。
  “我们什么时候走?”沈才华心中已是十分的迫切。
  “今,今晚,熄灯以后,你要给兰儿妈妈留……留张纸条,等……等明天早上发现时,我们已经走……走远啦。”嘟嘟结结巴巴的回答道。
  中午过后,兰儿不经意间发现嘟嘟站在接待室的桌子上,仰着脸聚精会神的研究挂在墙上的江西省地图。
  是夜,月朗星繁,当兰儿房间的灯光熄灭了以后,沈才华和嘟嘟便开始行动了。
  厢房的后窗户外面是黝黑的灌木林,只要穿过了那片林子,就出了南山村。
  沈才华换上了崭新的蓝布褂子,足蹬一双黄色解放鞋,背着书包,轻轻的推开了后窗户,跳了出去。
  “跟,跟我来。”嘟嘟展翅飞到了半空里,引导着才华穿过了灌木林,最后来到通往南山镇的山间小路上。
  月色清凉,微风徐徐,草丛中虫鸣声不断。
  嘟嘟在夜空中自由的翱翔着,小才华兴奋莫名的走在山间小道上,所有的一切都令他感觉到自然与亲切。
  “前面就是南,南山镇啦,才华,你人……人小脚力不够,我,我们要搭车。”嘟嘟盘旋在头顶上喊道。
  南山镇,大多数民宅都已经熄灯,唯有街边的一两家小饭店还敞开着大门,里面的服务员正在清洁卫生,看情形也准备要打烊了。
  一辆解放牌卡车停靠在路边,上面载有十几头肥猪,看样子是在乡村收购后运往县城屠宰场去的,两名司机酒足饭饱的从饭店里出来,一面打着饱嗝。
  沈才华趁他们不留意之际,偷偷的爬上了车厢,躲到了肥猪们的中间,不多时,汽车启动了,一路朝着婺源县城方向驶去。
  嘟嘟则在夜空中紧紧的跟随着。
  
  江西湖口始建于南唐,因地处鄱阳湖入长江口而得名,东临彭泽,南接鄱阳,西倚庐山,北濒长江,素有“江湖锁钥”之称。
  石钟山临江危崖陡削,山上林木葱郁、亭阁参差,宋元丰七年六月,苏轼来湖口探访石钟山作《石钟山记》,是为流传千古的名篇。
  日暮时分,长江边微波不兴,清风徐来,凉爽宜人。
  山脚下一户农舍门前,人流熙熙攘攘,络绎不绝。
  树下停着一辆挂有公安牌照的吉普车,车门上倚着两名警察,嘴里抽着烟,目光则不停地打量着过往之人。人们大都是前来看那个“灵哥”的,有询家人病况的,也有问个人前程的,还有为祈福消灾而来的。
  夕阳里,道路上风尘仆仆的走来一个小男孩,七八岁的样子,一脸的雀斑,背着书包,肩膀上蹲着一只蓝色羽毛的大鹦鹉,他就是沈才华,辗转了一个昼夜,总算来到了湖口石钟山下“灵哥”的家。
  人们的目光被那只奇特的大鸟吸引过去了,如此大个头的鹦鹉,他们还是头一回看见,遂议论纷纷。
  “瞧,那只鹦鹉真威风啊。”人群里有惊叹之声。
  “估计能卖个千儿八百的。”有人眼热道。
  那两名警察走上前来,打量着孩子说道:“喂,小孩儿,你这鹦鹉哪儿来的?怕是动物园的吧?”
  沈才华止住了脚步,抬头望着警察,没有吱声。
  “喂,问你话呢,怕是个哑巴吧?”那个年轻的警察皱着眉头说道。
  “你才是哑巴。”沈才华回应了一句。
  “说,你这只鹦鹉从哪儿弄来的?”警察以习惯性的语调盘问起来了。
  “是我自己养的。”沈才华答道。
  警察摇了摇头,似乎不相信,接着问道:“你家大人呢?”
  沈才华没有理睬,迈步继续前行,朝山脚下的那所民宅走去,路人纷纷给让开了路。
  警察挠了挠头皮,自己的任务毕竟是看护屋子内的冰棺,没必要跟一个小孩子过不去,于是又点起了一根香烟,倚着吉普车门喷云吐雾起来。
  这是一所老式的青砖民宅,堂屋墙壁上悬挂着一幅毛主席画像,屋子中央摆放着一具冰棺,隔着玻璃罩,可以清楚的瞧见里面仰卧着个穿一身新衣服的小男孩,面目栩栩如生,像是睡着了一般。
  屋子里站立和坐着几位从京城里赶来的专家,正在相互议论着各自的看法,而所有前来瞻仰的老百姓,则被统统的挡在了大门外面。
  “荒唐,十分的荒唐与荒谬,我们都是马克思主义唯物论者,在全国人民同心协力搞四化的时候,竟然相信这种违背自然规律、唯心的东西,简直是共产党人的耻辱。”一位穿中山装的老者操着口京腔,老气横秋的说着。
  “不,我不同意于老的看法。事实上,目前的医学对于人体本身的奥秘所知甚少,气功、中医理论和人体特异功能蕴育着人体科学最根本的道理,它不是神秘的,而是同现代科学技术最前沿的发展密切相关的。大家知道,近年来各地发现的小孩子耳朵辨字、鼻子嗅字、眼睛透视诊病和小搬运等等特异功能层出不穷,科学是发展的,认识是不断完善的……”一位西装革履的中年学者反驳道。
  “哈哈……倘若人的眼睛真的能透视物体的话,那么世界上的赌场岂不都要关门了?若是人可以穿墙而过,蒲松龄《聊斋志异》里面的‘崂山道士’岂不成了神仙?荒谬啊荒谬。”于老打断了中年学者的话,嘲讽的说道。
  “他就是‘灵哥’么?”此刻,门口传来了稚嫩的问话声。
  
  
发帖时间:2009-07-26 10:58:00
  
  
  屋内众人的目光投向了门口,人们并未对这个满脸雀斑的小男孩过多留意,而是惊诧孩子肩上的那只绿毛大鹦鹉。
  “蓝紫金刚大鹦鹉!”有专家认出来这是产自南美的珍贵濒危鸟类,“世界野外生存的数量绝对不超过3000只。”那人啧啧说道。
  “出去,哪儿来的野小子,没看见专家们正在忙着么?”当地政府的一名工作人员挥手想将沈才华赶出去。
  “慢,”中年学者转过脸对着沈才华一笑,说道,“你也知道‘灵哥’?”
  沈才华望着此人,警惕的点了点头,然后小心翼翼的说道:“我想问灵哥一件事情。”
  “你们瞧瞧,封建迷信的流毒有多严重,连小孩子都相信了,此事宣扬开来,将会对少年儿童的心理健康造成什么样的影响?”于老脸色发红,不无责备的说道。
  “灵哥就在那个男孩儿的肚子里,不过,自我们来到此地,它就一直没有说过话,小朋友,你想问什么事儿?”中年学者和蔼的问沈才华道。
  “我要问灵哥,墨墨在什么地方?”沈才华感到此人面善,于是说道。
  “墨墨?那是人名么?”中年学者问道。
  “是我的朋友。”沈才华回答道。
  “我们再试一次,也许小孩子与‘灵哥’沟通起来会容易些。”中年学者对众人说道,同时招呼沈才华来到冰棺前。
  冰棺的有机玻璃盖子推开了,里面散发着白色的霜气。
  沈才华探头瞅了瞅躺在里面的小男孩,开口招呼道:“灵哥,灵哥……”
  众人屏住了呼吸,紧张的盯住了冰棺内,但是灵哥并没有丝毫的反应。
  “无稽之谈,无稽之谈。”于老摇着头,不屑一顾。
  “灵哥,灵哥,你听见了么?”沈才华继续呼唤着。
  “唉,好冷啊……”一个苍老的声音自冰棺内幽幽响起,令人毛骨悚然。
  那声音有着浓郁的赣北地方口音,深沉之极,带有沧桑感。
  屋内的专家们顿时鸦雀无声,全神贯注的倾听着。
  听到了灵哥的回答,沈才华乐了,忙说:“灵哥,我想问你,你知道墨墨在哪儿么?”
  有几位专家已经将脑袋探进了冰棺,想辨别出那声音究竟发自哪里。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那苍老的声音不满的说道。
  
  
  
发帖时间:2009-07-27 10:57:00
  
  
  屋子里发出了一阵唏嘘之声,令人紧张刺激。
  “不可能,谁在搞鬼?”于老涨红了脸,拨开众人,脑袋伸进冰棺,将耳朵贴在了尸体的肚子上。
  “躲开,老东西。”灵哥愠怒道。
  于老闻言一愣,慢慢的将脑袋缩回来,面色苍白,脸上满是迷惑不解。
  中年学者长舒了一口气。
  一位童颜鹤发,身着黑衣的瘦老头嘿嘿笑了起来,他是中国社会科学院的研究员费子云,人称费道长,同时也是山西介休大罗宫的住持,学问很深。
  “目前,我国对人体特异功能的研究才刚刚开始,许多科学无法解释的人类潜能正在逐步的被发掘出来,这是一种极具前途的生产力,也可以说是人类历史上的一次自身革命。现阶段归纳出来的人体特异功能类别,大致可分为五类,即开天目、意念控制生物、空中移物、快速修复和遥感功能,依贫道看来,这次的‘灵哥’现象,应该就是属于遥感功能的范畴。”费子云对大家讲解道。
  “费道长,您能说得详细点么?”中年学者目光在众人身上扫过,微笑着提议道。
  费道长会意的咳嗽了一声,然后便侃侃而谈起来:“大家知道,人眼中看到的可见光,在自然界电磁波中是很短的一段,波长在0.4~0.76微米之间,光谱的两端还有无线电波、红外线、紫外线、X线、γ射线和宇宙射线等。天目俗称‘第三只眼’,位于两眉之间,它能接收到10纳米~10皮米之间的电磁波,也就是X光,穿透介质,看清人的五腑六臓。开天目的人,根据人体血脉的流动和内臓的颜色,便可准确的找出病灶之所在,若再能熟练的运用中国古代阴阳平衡和五行相生相克理论,便足可成为一代神医。意念控制生物、快速修复以及空中移物,俗称‘小搬运’,这都是以刻苦修炼人体潜能而得来的,非一朝一夕之功,有些神通广大的魔术师便是练到了一定的火候。遥感功能乃是其中最神秘的一种,能够探知到过去和未来的一些事情,探测时间的久远和范围的大小与其功力深浅成正比,目前也正是贫道所研究的重要课题之一。”
  众人怀着敬佩的目光恭听着,毕竟大多数人天生对神秘未知的事物充满着好奇心。
  “这老家伙真的是啰嗦!”冰棺内,灵哥忿忿不平的嚷了起来。
  “真的是从肚子里面发出声音来的!”有位专家听得真切,激动地叫道。
  中年学者望着于老的窘态微笑不语。
  “我仍然坚持我的观点,确信唯物主义的科学信仰,针对‘灵哥’这一怪诞的现象,我建议对孩子的尸体进行解剖,看看他肚子里面究竟是什么东西在作怪。”于老铁青着脸,严肃的说道。
  人们听说可以通过解剖取出“灵哥”,亲眼得见它的庐山真面目,都感到了极度的兴奋与刺激,纷纷的叫起好来,就连费子云道长也捻着胡须微笑默许。
  湖口县政府的工作人员立刻叫男孩儿的父母进来,对他们明言,家属们起初不愿意,但后来被晓以国家大义和允诺给予一定的经济补偿后,方才不吭气了。
  “嘿嘿,你们这样做是会后悔的!”小男孩的肚子里发出桀桀的冷笑,令人不寒而栗。
  
  
  
发帖时间:2009-07-28 10:57:00
  (竟然忘记分章节了,昨日更新的那一段已经是第三章了,特此告知(*^__^*) )
  
  门外的乡亲们听闻这些外地的专家们要剖开男孩的肚子,抓走灵哥,顿时群情激愤的鼓噪了起来。
  “灵哥是我们这儿的吉神,它能护佑村民平安,你们不能抓走灵哥!”乡亲们七嘴八舌的纷纷抗议道。
  “你们看看,解放这么多年了,封建迷信思想在普通群众身上还表现的如此明显,我们共产党人切不可助长这种歪风邪气啊。”于老语重心长的说道。
  县政府负责接待的秘书悄声对于老说道:“现在解剖恐怕不太方便,还是等到下半夜再动手,那时老百姓也都睡了,县公安局再多些增派警力,何况取走‘灵哥’后,我们可以再把小孩的肚子缝好,神不知鬼不觉,即使以后风声泄露出去,生米早已成熟饭,放心吧,老百姓就是一盘散沙,没人愿意与政府为难充当出头鸟的。”
  “也好,这样稳妥些,现在反正也到晚饭的时间了,就请县里同志就地安排一下,本地有什么就吃什么,不必过于客气。”于老彬彬有礼的说道。
  “我们就在这户人家里吃饭,县长特意叫人捕来了鄱阳湖百多斤重的野生大胖头鱼,请你们吃赣北特产‘剁椒雄鱼头’,县长一会儿就到。”那政府秘书恭敬地说道。
  政府工作人员和警察开始驱散百姓:“灵哥的事情明日报请省里批示,估计要两三天才有回复,大家都回去吃饭,散了,散了。”
  暮色降临,人们渐渐的散去了,唯有不远处的老樟树树下坐着一个瞎眼睛的算命老先生,干瘦无肉的脸上架着一副石头镜(墨镜),一袭黑褂,手里握着一根竹杖,挎一小草蓝子,背倚着树干在打盹儿。
  沈才华也被赶出来了,“灵哥还没回答我墨墨在哪儿呢。”他委屈的对嘟嘟说道。
  “别,别急,我们夜里再去。”嘟嘟安慰着才华。
  “我饿了。”沈才华揉着小肚子说道,由于是偷偷溜出来的,没法带干粮。
  “你,你等在这里,嘟嘟去找……找吃的来。”嘟嘟让沈才华等在路边,自己则振翅飞上了夜空,在月光下朝着湖口县城而去。
  沈才华背着书包,先去树林中撒了泡尿,然后随意的四处溜达着,来到了老樟树下。
  “小孩子,这么晚了,怎么还不回家?”树底下的那个瞎眼算命先生突然开口说道。
  沈才华警惕的与他保持着距离,然后小心翼翼的反问道:“老爷爷,你是谁?”
  “我是个穷算命的。”老头回答,口音绵软,不是本地人。
  沈才华想起来山人爷爷也会卜卦,知道的事情非常多,这个瞎眼老爷爷既然会算命,也许晓得“灵哥”的情况,自己何不问问他呢。
  “老爷爷,你知道‘灵哥’么?”沈才华试探着问道。
  “嗯。”老头哼了一声。
  “它能找到丢失了的小孩子么?”沈才华接着又问。
  “能。”老头依旧是哼着。
  “奇怪,灵哥怎么会躲在那男孩的肚子里说话呢?看来它的个子长的一定很小。”沈才华自言自语道。
  “两寸长。”老头回答。
  “灵哥么?”沈才华一愣,遂道。
  “它是个枫子鬼。”老头冷冷一笑道。
  
  
发帖时间:2009-07-28 13:17:00
  
  
  “枫子鬼?那是什么?”沈才华有些紧张。
  “贫道为什么要告诉你?”算命老头不满意的说道。
  沈才华一愣,这老爷爷说话的腔调怎么同灵哥一个样?
  “才华,我,我回来啦。”夜空里传来了嘟嘟的呼唤声。
  “我在这里呢。”沈才华扯起嗓门回应着。
  嘟嘟自空中滑翔而下,两只强有力的爪子分别抓着两只油光光的熏兔。
  “什么味道?好香啊……”瞎眼算命老头鼻子翕动着,猛吸了几口空气,啧啧道。
  沈才华手中接下一只熏兔,走到瞎眼老头跟前,在他的鼻子前面晃了几下,竟引得老头口涎直流。
  “老爷爷,你告诉我枫子鬼的事,我就给你一只熏兔,干不干?”沈才华后退两步,将手中的熏兔藏到身后说道。
  “这……”老头吞咽了口唾沫,踌躇了片刻,最后咬咬牙,说道,“好吧,贫道告诉你,你把兔子给贫道先咬上一口。”
  “不行,老爷爷,你要先说。”沈才华不同意。
  “人小鬼大,好吧,”瞎眼老头摇了摇脑袋,说道,“旬伯子《临川记》云:抚州麻姑山,庐岳彭蠡,有枫树,树老多有瘿瘤,及数千年者如老者人形,眼鼻口全而无臂脚。入山往往见之,或斫之者,皆出血,俗名枫子鬼。越巫云,腹鬼谈休咎,移致灵验。”
  瞎眼算命老头说到这里蓦地打住,伸出手来示意。
  沈才华撕下一条熏兔腿,递到老头的手中,老人家早已等不及了,张嘴就是一口,撕咬下一大块肉来,在嘴里咀嚼了几下便用力咽下去了,紧接着,听得“咔嚓咔嚓”乱响,一条兔腿便吃的光光,甚至连骨头都嚼碎吞落腹中。
  沈才华惊讶的看着瞎眼老头的吃相,又撕下了一条兔腿,摇晃着说道:“该你讲了。”
  “枫子鬼又称‘肚仙’,实乃鬼入人腹是也。《仙术秘库》有云:仙有五等,曰天仙、神仙、地仙、人仙、鬼仙。这枫子鬼乃枫树之千年瘿瘤,明清时期,乡间称之为‘灵哥’,而柳树的千年瘿瘤,则名为‘灵姐’,功力仲伯之间,二者皆为鬼仙,喜欢寄生在人的肚子里,高兴时,有问必答。”老头继续说着。
  “那它们说的事情准确么?”沈才华问道。
  老头又摆了摆手,沈才华无奈只得将手里的兔腿递了过去。
  “甚为灵验,当然还要看它们的功力深浅了。”瞎眼老头回答道。
  “哦,是这样……”沈才华若有所思,遂警惕的问道,“老爷爷,这么晚了,你一个人守在这里,也是来找灵哥问话的吗?”
  “嘿嘿,贫道是来捉枫子鬼的。”瞎眼老头阴森森的笑了。
  

发帖时间:2009-07-29 10:59:00
  
  第四章
  堂屋的一侧,简陋的八仙桌上摆着个青花大瓷盆,里面红绿相间的汤汁中浮着一只硕大的鱼头,香辣之气弥漫着整间屋子,甚至飘散到了门外的夜空里。
  “真香啊,我还从来未见过如此之大的鱼头呢。”于老望着盆内的巨无霸“剁椒雄鱼头”啧啧称赞道。
  湖口县的县长得意的介绍了起来:“鄱阳湖是中国最大的淡水湖,此鳙鱼头近三十余斤重,肉味极为鲜美,是我们彭蠡一带的第一美食。建国后,毛泽东等老一辈的领导人,每次途径鄱阳湖畔的九江上庐山避暑时,必尝此鱼头。”
  “那这整条鱼有多重啊?”席间有人惊奇的问道。
  “一百多斤吧,俗话说,‘食肉不如食鱼,食鱼贵食鱼头’,本地人都知道,鄱阳湖的野生雄鱼头,鱼唇肥嫩,鱼脑爽滑,鱼皮粘香,鱼肉细腻,品味甘甜,回味无穷,妙不可言,而且毫无腥臊之气,常吃聪明机智,像你们做学问的,以此醒脑最佳。”县长说完伸筷插入鱼嘴,拗下一爿鱼唇,恭敬的放在了于老的碗中。
  于老微笑着夹起塞入口中,蓦地两眼放光,随即双目朦胧,面现陶醉之感,“太,太好吃啦……”他语无伦次的说道。
  众人欣然命筷,纷纷夹起白嫩如果冻般的雄鱼脑来,汤汁四溅,随即赞叹声不绝于耳。
  县长先敬了一轮酒,然后不紧不慢的继续说道:“品尝野生的雄鱼头要分成四口来啖,如此便会感受到自然界浓厚的鱼水之情。”
  “鱼水情?”众人不解。
  “第一口,先用筷子夹起鱼头的一小块肉,直接放入口中细细品味,清香甘甜,滑嫩爽口。第二口,夹一块鱼肉放入汤碗中,将锅里的高汤倒入少许,然后同时入嘴,你会充分的体会到鱼与水之间那淡如水的高雅情趣。野生鳙鱼在鄱阳湖中生长了十余年以上,与湖水多年的感情交流,自然会产生出一种水乳交融的亲情,如同人民子弟兵与老百姓之间的那中鱼水情。这第三口鱼和汤汁中加入适量的野生辣椒同食,一股火辣辣的情感立即就会在你的体内冉冉升起。第四口,此刻你已经全身发热,食欲大开,请将鱼头下面的莲藕夹起一块放入嘴里,它会带给你一阵清爽,将你的所有情感溶入在了一起,仿佛又重新回归到了大自然之中。”
  在座的专家们纷纷鼓起掌来,有人感叹不已道:“县长讲的实在是太好啦,江南到底是人文底蕴深厚,连吃鱼都这么有讲究。”
  酒过三巡,客人们谈话的内容逐渐的转移到了“灵哥”的身上。
  “县长,听闻这‘灵哥’曾经帮助公安机关连破数起陈年旧案,有这种事情么?”有位专家醉眼朦胧的问道。
  “当然,那还有假?而且都是数年前的恶性凶杀案件呢。”县长脸色微醺,啧啧称奇道。
  费道长手捻着胡须,微笑着问道:“那数起案件的发生地和凶手隐匿的地域范围有多大?”
  “嗯,”县长想了想,回答道,“案件都是发生在本地,至于凶手么,湖口境内和景德镇以及九江都有。”
  “如此说来,这个‘灵哥’的遥感功力还是蛮强的,确有研究之必要啊。”费道长思忖道。
  “费道长,你说的遥感我却不敢苟同,”于老放下酒杯,环视一周,然后说道,“众所周知,遥感这是20世纪60年代兴起的一种高空探测技术,是根据电磁波的理论,应用飞机和人造卫星上的各种传感仪器,对远距离目标所辐射和反射的电磁波信息,进行收集、处理和成像识别的一种综合性技术。而所谓的‘灵哥’,躲在一个小男孩的肚子里,就能够进行遥感探测?就能够指挥警方捉拿多年前犯案并远在数百公里外的凶手?荒谬,作为一个老布尔什维克,我旗帜鲜明的表示反对。”
  “傍晚的时候,那个带鹦鹉的小男孩与‘灵哥’之间的对话,大家也都听见了,请问于老,这又做何解释呢?”费道长仍旧是面带微笑的说道。
  “这里面一定有猫腻。”于老涨红着脸回答道。
  
  
  
 
Email我们 | 关于 | 留言
Copyright © 2010-2018 WWW.KanLouZ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黔ICP备15010001号-1
请记住我们的永久域名(看楼主的中文全拼):www.KanLouZhu.com
本站关键字: 看楼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