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搜索

天涯社区

百度贴吧

搜狐社区

豆瓣网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看楼主> 天涯社区>情感天地>[情感文学]嫂子,抱紧我
 
 
 
[情感文学]嫂子,抱紧我
阅读操作: 加入书架 | 打开书架
页面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鼠标双击滚屏 (1-10,1最慢,10最快)
发帖时间:2009-03-17 09:36:05
  好多年不写文字了.我就是比较懒.前天,我一天抽了3包中南海,很想把自己的这些事写出来.我知道哥你可能会看到,但我还是想说出来.我不知道会发展到什么程度.坚持吧^^^^^很无奈
发帖时间:2009-03-17 09:51:33
  2
   我拿着这把已经很旧的吉他,很随意地拨弄了几根弦,清脆的乐声终于打破这死一般的沉寂。窗外的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居然此时也有一丝凉风从窗子里吹进来。心情开朗了许多。我突然特别想唱一首歌:
  你知道吗
  爱你并不容易
  还需要更多勇气
  是天意吗
  好多话说不出去
  就是怕你负担不起
  你相信吗
  这一生遇见你
  是上辈子我欠你的
  是天意吗
  让我爱上你
  才又让你离我而去
  也许轮回里早已注定
  今生就该我还给你
  一颗心在风雨里飘来飘去
  都是为你
  一路上有你
  苦一点也愿意
  就算是为了分离与我相遇
  一路上有你
  痛一点也愿意
  就算这辈子注定要和你分离
   张学友的这首《一路上有你》是我大一时最喜欢的一首歌。那时,我在文艺部做小干事,嫂子是部长。我们一起在部里干活的时候,我经常唱。嫂子说我这首歌把张学友的灵魂和气质都唱出来了,最像张学友。其实,我心里知道,我是唱给她听的,饱蘸着感情当然不一样……
  “叔叔,你也不要我和妈妈了吗?”不知道什么时候小侄子进来了。
  我抱起小家伙,亲了亲他的小脸蛋。我不知道说什么。
  “叔叔,你别走!你别走——”小家伙哭了,哭得稀里哗啦的。我的心很疼。
  “妈妈呢小宝?”
  “妈妈说累了,让叔叔带我去吃肯德基。”小家伙抽泣着说。
  “好,叔叔带小宝去吃肯老头喽。”我在孩子面前一定要开心。孩子是最无辜的,我不会让小家伙的心灵受到伤害。
  “叔叔,屋子里都是烟味。”小家伙抽了抽鼻子。我不好意思的用鼻子顶了顶他的鼻子。
  “叔叔以后不要抽烟了,老师说大人抽烟不是好习惯,还会让人变坏。”小家伙稚声稚气却一本正经地说。他不知道吸烟有害健康怎么表达,居然说成吸烟会把人变坏,真是可爱极了。
  “叔叔答应小宝,以后不抽了。”
  “那我们拉钩。”小家伙一脸的正义呢。
  有多少的不愉快,都被孩子纯净天真的心灵驱赶得一干二净。
  
  领略风靡全球的扑克游戏:德克萨斯扑克,已有10万网友加入>>>
发帖时间:2009-03-17 10:09:51
  很多东西都要变换掉,不希望对号入坐......:)
发帖时间:2009-03-17 10:49:53
  靠!刚才差点被上司看到.上天涯怎么象做贼似的^
发帖时间:2009-03-17 11:09:30
  我把饭菜带上楼,轻轻敲敲卧室的房门。
   没有声音。我又用力敲敲,还是没有声音。我再推门,门锁着。我突然有一种不祥的感觉。我使劲地敲门,大声地叫嫂子,没人回答。我飞快下楼,在客厅电视柜的抽屉里拿出卧室的钥匙,飞身上楼。
   打开房门,开灯。嫂子在床上躺着。我紧张得走过去,心里扑腾扑腾地跳得厉害,我的呼吸都快停止了。
   嫂子穿着她最喜欢的那件耦合色的连衣裙,静静地躺着。我看到她勃颈下雪白的肌肤,还有,还有那若隐若现的乳沟……
  
发帖时间:2009-03-17 13:12:55
  我从来没有这样仔细地看过她的身体,从来没有。我身体居然有些发抖……再看到脸,苍白苍白的,带着泪痕……她手里还攥着一张纸。
   我猛然发现不对劲,扑过去把那张纸拿来看。
  “夏宇,我走了。小宝你要好好的替嫂子带大,难为你了。——娅淑”
   这时,我才发现地上有一个棕色的药瓶,屋里有一股浓浓的药味。
   “嫂子,嫂子”我疯狂地叫着,我歇斯底里地哭喊着。可她醒不来。
   她体温仿佛正逐渐变凉,我感觉天塌地陷一般,整个蒙掉了。我突然想到,赶快打120。
   “娅淑,娅淑,你给我坚持住!一定给我坚持住!”我背着嫂子,一边吼着她的名字一边哭。我没等120到,背着她踉踉跄跄地往楼下跑,一直进了电梯。
   到楼下大厅的时候,120车也到了。医生和护士把嫂子抬上救护车。我一个劲地哭着求他们一定要救活我嫂子。
   在朝阳医院的抢救室外,我即将虚脱。我坐在地上,背靠着墙,仿佛刚从战场上下来一样,连呼吸的力气都没有了。但抢救室内的她,不知道能不能打胜这一仗。我不敢想象那个可怕的结局。我一直在祈祷,上天一定要让她活下来。我突然想到我哥,我的牙齿咬得咯吱咯吱直响,要是他在我面前,我肯定劈了他个狗东西!
   我突然又想到小宝,他还在家,出来的时候门可能都没带上。我又是一种高度紧张。都晚上11点多了,他醒来……我不敢想象。我拿起手机赶快给高菲菲打电话。
  “你出差回来了吧?”
  “9点就到家了。你怎么才想起给我打电话?!”
  “你别罗嗦了!出大事了。我嫂子自杀了,正在医院抢求!你赶快去我哥家看看我侄子……”
  “啊?!什么?天啊……”
  “天什么啊!你快去啊!我都急死了!”
  “你哥家具体住哪?我不知道啊!你快……”
   我把哥家的小区、楼号、房间号一股脑告诉高菲菲。20多分钟后,高菲菲打手机给我,说她到时小宝正在客厅里哭呢,一听小家伙平安我就松了一口气。小宝吵着找妈妈,找叔叔,没办法高菲菲把他带到了医院。
  小宝见到我时,扑到我怀里,嚎啕大哭。
  “叔叔,你们都不要小宝了吗?”小家伙哭得极度伤心,我的心都被哭碎了,眼泪噼里啪啦地往下掉。我看到高菲菲也流泪了。
  
发帖时间:2009-03-17 13:21:10
  我知道我也色情,是男人就这样.但有些东西只能心里想,生活很实际.我是一个很传统的男人,尽管长了一个不传统的外貌.所以,大家不要把我的生活想得很色情.也许有,但那也是浪漫的^
发帖时间:2009-03-17 15:32:56
  凌晨一点的时候,医生出来告诉我,嫂子的命保住了,已经醒过来了,但至少得住一个星期的院。听到这个消息我长长出了一口气。小宝在我怀里又睡着了,高菲菲替我办的住院手续。我让高菲菲先回家,她答应了,并说天亮后给公司请假,然后来替我。我没说什么,因为我一个人的精力也的确有限。
   嫂子住进的是VIP病房。里面有两张床,一张小宝可以睡觉。
  嫂子躺在床上闭着眼,我看到两行热泪默默地往外流。我不能再流泪,这个气氛已经够悲惨的了!我有很多话想说,但现在这个时刻什么也不能说。我知道她很累很累,她需要休息。
  “嫂子,你喝点水吧。”我终于轻声打破了沉默。
  她稍微摇了下头,我也没再说什么。
  “小宝呢?”嫂子突然问,声音很小很小。
  “这不在这边睡觉嘛。”
   我看到嫂子用牙齿使劲得咬了咬下嘴唇,眼泪流得更欢了。我转过身去,用手使劲地揉着眼睛,努力不让泪掉下来。
  “夏宇,你答应我件事!”嫂子仿佛使用全身的力气对我说。
  “你所吧。”
  “今天的事你别告诉你哥!你要当我,当我还是你师姐,你就当这件事没发生过。夏丰——,这个人已经和我没有瓜葛了……”
   这句话听得我心里极度难受,特别是听到“师姐”这个称呼时,我禁不住打了个冷战。
  “我不说,不跟他说!你好好养病,什么也别想。”
   她把头向墙那边扭了一点,好像不想看到我。也许看到我,会想起我哥。我知道她怎么可能忘得了他,她的心承受着巨大的痛苦,那苦我能想象的到。
  
发帖时间:2009-03-17 18:39:00
  怎么发不出去了呢?!!!!急人!!
  
  
发帖时间:2009-03-17 23:03:16
  老大,为什么发不上去啊.是不是有限制啊?郁闷
发帖时间:2009-03-18 00:12:37
  但我无法想象的是,病床上躺着的就是大学里那个做事风风火火、人见人爱的美女师姐。我还记得第一次见到师姐的时候,是在迎新的联欢晚会上。我作为新生在台下面饶有兴趣的看节目,其实是在跟着师哥师姐们起哄,广院的哄台是有传统的,我第一次经历感觉很刺激。师姐是压轴的,当晚她唱的是粱静如的《勇气》。她刚唱第一句,下边就开了锅,口哨声不绝于耳,“陈娅淑我爱你,陈娅淑我爱你”的声音差不多能穿透广院小礼堂传到国贸大厦。我身边的师哥告诉我,这小妞是“小白杨之春”校园歌手大赛的冠军。当时,师姐如天仙一般的身姿,天籁般的歌声,一下子就把我弄迷糊了。处男之心有了一种强烈的冲动。
  
发帖时间:2009-03-18 00:14:10
  后来,我就报了师姐挂帅的文艺部,屁颠屁颠的给她做了一名助手。我很喜欢同学们给我叫“部长助理”,倒不是因为这个称呼听上去官大,而是这样叫让我感觉和师姐特亲近。师姐很照顾我这个师弟,很多事儿都教我,特别是教我怎么去拉活动赞助,让我收获很多。就这样我渐渐喜欢上师姐,但我不敢对她说,因为她身边的追求者甚众,她都不吊一眼,而且关于她的绯闻满天飞,我自叹没有本事。自从我们熟悉了之后,只比我大两岁的她就称呼我“小崽”,没有一点浓情蜜意的味道,让我极度不爽。这个称呼还是她和我哥结婚后,我改叫嫂子,她才不叫了。
  
发帖时间:2009-03-18 00:21:47
  我哥认识她当然是因为我。大一暑假,我们四个死党计划着去坝上草原玩,哥听说有美女去,就自告奋勇向公司请了几天假,开车送我们。其实,我知道他肚子里念的什么歪经,临行前我特意警告他不许对我的两个女同学(当然包括师姐)想入非非。
  
发帖时间:2009-03-18 00:35:22
  为什么写的东西发不出去呢?!!有时候发一小段还可以.怎么回事?哪位高人解答一下.这可我第一在天涯上写东西.以前只看,从没写过.这次把经历的东西认真整理一下,和兄弟们分享.这个问题谁给我解决了,我请喝酒,茅台^^^^^
发帖时间:2009-03-18 00:37:48
  我可是都发了好几个小时了.就是发不上去!兄弟们,这可不怪我啊!
发帖时间:2009-03-18 00:48:09
  我就是在电脑上编辑好,粘贴到发言框.但就是发不上来.现在这些话却能发.真是奇怪了!没想到发帖子这么费劲费时呢!现在对很多天涯上坚持发东西的人,深感敬佩!兄弟们,我 还得加油啊!生活中,在天涯上,都要加油
发帖时间:2009-03-18 07:39:53
  三
  我从来没有这样仔细地看过她的身体,从来没有。我身体居然有些发抖……再看到脸,苍白苍白的,带着泪痕……她手里还攥着一张纸。
  我猛然发现不对劲,扑过去把那张纸拿来看。
  “夏宇,我走了。小宝你要好好的替嫂子带大,难为你了。——娅淑”
  这时,我才发现地上有一个棕色的药瓶,屋里有一股浓浓的药味。
  “嫂子,嫂子”我疯狂地叫着,我歇斯底里地哭喊着。可她醒不来。
  她体温仿佛正逐渐变凉,我感觉天塌地陷一般,整个蒙掉了。我突然想到,赶快打120。
   “娅淑,娅淑,你给我坚持住!一定给我坚持住!”我背着嫂子,一边吼着她的名字一边哭。我没等120到,背着她踉踉跄跄地往楼下跑,一直进了电梯。
  到楼下大厅的时候,120车也到了。医生和护士把嫂子抬上救护车。我一个劲地哭着求他们一定要救活我嫂子。
  在朝阳医院的抢救室外,我即将虚脱。我坐在地上,背靠着墙,仿佛刚从战场上下来一样,连呼吸的力气都没有了。但抢救室内的她,不知道能不能打胜这一仗。我不敢想象那个可怕的结局。我一直在祈祷,上天一定要让她活下来。我突然想到我哥,我的牙齿咬得咯吱咯吱直响,要是他在我面前,我肯定劈了他个狗东西!
  我突然又想到小宝,他还在家,出来的时候门可能都没带上。我又是一种高度紧张。都晚上11点多了,他醒来……我不敢想象。我拿起手机赶快给高菲菲打电话。
  “你出差回来了吧?”
  “9点就到家了。你怎么才想起给我打电话?!”
  “你别罗嗦了!出大事了。我嫂子自杀了,正在医院抢求!你赶快去我哥家看看我侄子……”
  “啊?!什么?天啊……”
  “天什么啊!你快去啊!我都急死了!”
  “你哥家具体住哪?我不知道啊!你快……”
  我把哥家的小区、楼号、房间号一股脑告诉高菲菲。20多分钟后,高菲菲打手机给我,说她到时小宝正在客厅里哭呢,一听小家伙平安我就松了一口气。小宝吵着找妈妈,找叔叔,没办法高菲菲把他带到了医院。
  小宝见到我时,扑到我怀里,嚎啕大哭。
  “叔叔,你们都不要小宝了吗?”小家伙哭得极度伤心,我的心都被哭碎了,眼泪噼里啪啦地往下掉。我看到高菲菲也流泪了。
  
  凌晨一点的时候,医生出来告诉我,嫂子的命保住了,已经醒过来了,但至少得住一个星期的院。听到这个消息我长长出了一口气。小宝在我怀里又睡着了,高菲菲替我办的住院手续。我让高菲菲先回家,她答应了,并说天亮后给公司请假,然后来替我。我没说什么,因为我一个人的精力也的确有限。
  嫂子住进的是VIP病房。里面有两张床,一张小宝可以睡觉。
  嫂子躺在床上闭着眼,我看到两行热泪默默地往外流。我不能再流泪,这个气氛已经够悲惨的了!我有很多话想说,但现在这个时刻什么也不能说。我知道她很累很累,她需要休息。
  “嫂子,你喝点水吧。”我终于轻声打破了沉默。
  她稍微摇了下头,我也没再说什么。
  “小宝呢?”嫂子突然问,声音很小很小。
  “这不在这边睡觉嘛。”
  我看到嫂子用牙齿使劲得咬了咬下嘴唇,眼泪流得更欢了。我转过身去,用手使劲地揉着眼睛,努力不让泪掉下来。
  “夏宇,你答应我件事!”嫂子仿佛使用全身的力气对我说。
  “你说吧。”
  “今天的事你别告诉你哥!你要当我,当我还是你师姐,你就当这件事没发生过。夏丰——,这个人已经和我没有瓜葛了……”
  这句话听得我心里极度难受,特别是听到“师姐”这个称呼时,我禁不住打了个冷战。
  “我不说,不跟他说!你好好养病,什么也别想。”
  她把头向墙那边扭了一点,好像不想看到我。也许看到我,会想起我哥。我知道她怎么可能忘得了他,她的心承受着巨大的痛苦,那苦我能想象的到。
  但我无法想象的是,病床上躺着的就是大学里那个做事风风火火、人见人爱的美女师姐。我还记得第一次见到师姐的时候,是在迎新的联欢晚会上。我作为新生在台下面饶有兴趣的看节目,其实是在跟着师哥师姐们起哄,广院的哄台是有传统的,我第一次经历感觉很刺激。师姐是压轴的,当晚她唱的是粱静如的《勇气》。她刚唱第一句,下边就开了锅,口哨声不绝于耳,“陈娅淑我爱你,陈娅淑我爱你”的声音差不多能穿透广院小礼堂传到国贸大厦。我身边的师哥告诉我,这小妞是“小白杨之春”校园歌手大赛的冠军。当时,师姐如天仙一般的身姿,天籁般的歌声,一下子就把我弄迷糊了。处男之心有了一种强烈的冲动。
  后来,我就报了师姐挂帅的文艺部,屁颠屁颠的给她做了一名助手。我很喜欢同学们给我叫“部长助理”,倒不是因为这个称呼听上去官大,而是这样叫让我感觉和师姐特亲近。师姐很照顾我这个师弟,很多事儿都教我,特别是教我怎么去拉活动赞助,让我收获很多。就这样我渐渐喜欢上师姐,但我不敢对她说,因为她身边的追求者甚众,她都不吊一眼,而且关于她的绯闻满天飞,我自叹没有本事。自从我们熟悉了之后,只比我大两岁的她就称呼我“小崽”,没有一点浓情蜜意的味道,让我极度不爽。这个称呼还是她和我哥结婚后,我改叫嫂子,她才不叫了。
  我哥认识她当然是因为我。大一暑假,我们四个死党计划着去坝上草原玩,哥听说有美女去,就自告奋勇向公司请了几天假,开车送我们。其实,我知道他肚子里念的什么歪经,临行前我特意警告他不许对我的两个女同学(当然包括师姐)想入非非。
  我跟我哥是一个爹娘生没错,但性格差别怎么就那么大呢。除了长得都玉树临风外,行动做派没有一点像的地方。他性格外向,嘴皮子特利索,特别是在女孩面前特会来事,三下五除二就能把女孩哄晕。而我就不行,见了我喜欢的女孩我会紧张,想好的话也说不出口。特别是上大学那会儿尤其如此。所以我哥老说我没出息,在广院这个美人窝里都不能钓一个美女,实在是做男人的失败。他还用了一个特恶心得比喻,说就像**插进**里硬不了,那还做什么男人!为此,我很不服气,周密策划了这次出行,想好了一系列讨好师姐、表达心声的招数,自我感觉非常满意。但我万万没想到,笨手笨脚的我什么都没弄好,到是我哥手到擒来,随便弄个什么小花招、说句什么话就讨得师姐极为开心,而且有时候两个美女都被他感动得不行。我当时直恨我爹妈,怎么就不把这本事生来给我点。
  从那次出游开始,哥就喜欢上了师姐,我能感觉他是真心的,师姐居然破天荒地接受了一个男人的爱情,让她身后那一车皮帅哥郁闷的不行。我也经常忍受别人的指指点点,“他就是陈娅淑男朋友的弟弟!”“陈娅淑的男朋友就是他哥哥”,诸如此类的话让我非常无语。
  哥和师姐谈恋爱那岂能是一个“浪漫”所能形容的了的!他经常弄出一些鬼点子,把师姐感动的稀里哗啦。比如说,师姐深更半夜睡不着觉,想吃糖炒栗子,哥会开车冒雨转半个北京城去买。到学校没法叫阿姨开宿舍门,他就爬窗户前的槐树,把栗子送到二楼的师姐手里。当然,能征服师姐芳心的,不仅仅是哥的这些雕虫小技和那张帅得一塌糊涂的脸,重要的还是哥的人品和能力。那时他在那家著名外企已经做到部门经理的位置。尽管哥和师姐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多,甚至有时候到学校根本就不叫我了,尽管我先喜欢的师姐,哥无意中先下手把她夺走,但我并不怪哥,因为我坚信师姐跟他肯定会幸福!最疼我的大哥和我喜欢的师姐能结合,我不也很幸福吗?我会经常这么安慰自己。
  可现在,看着病床上刚从鬼门关回来的师姐,面容惨白,嘴唇还是酱紫色的,我就觉得以前那些美好的日子就像梦一样。那是真的吗?我哥真的喜欢过她吗?猛然间,我觉得爱情真他妈恐怖。
  一晚上我没睡,坐在床上总在胡思乱想。
  “叔叔,我们这是在哪里啊?” 天快亮的时候,小宝醒了。
  “嘘——”我用手做了一个不要说话的动作,因为我发现嫂子刚刚睡着。
   我赶紧抱起他来到走廊里。
  “小宝,妈妈病了,住院了。你是男子汉,一定要乖。我们要让妈妈休息好。明白吗小宝?”我蹲下身子,望着小家伙的眼睛认真地说。
  “嗯!叔叔,我知道!我们两个男人要保护妈妈,对吗?”小家伙的话让我心里暖暖的。
  “对!我们拉钩!一起努力让妈妈尽快好起来!”这次是我的提议。小家伙伸出手指,用力的勾了勾我的手指,突然感觉自己有一种责任。
  
  早晨8点,高菲菲拎着一堆吃的来到医院,而且还亲手熬了银耳粥用保温瓶带来。
  其实,我和高菲菲确定恋爱关系也不过一个月的时间。她是我好友周嵩的高中同学,北外毕业,也在一家外企工作。我们是在周嵩的婚礼上认识的,后来周嵩从中撮合我们就走到了一起。高菲菲是一个很热情、做事很泼辣的女孩,有点象大学时期的嫂子,可能这一点吸引了我。她说我吸引她的是我的“美色”,她自诩是一个“色胆包天”的女孩。她喜欢开玩笑,比较幽默,这点我也喜欢。说实话,我不喜欢小家碧玉型的。这点倒和我哥的口味一样。但喜欢的理由却不同,我哥喜欢的是那种野劲,然后通过自己的努力把她驯服,他就特有男人的成就感。而我感觉自己不是一个太上进的人,做事比较拖沓,和这样的女孩子在一起从某种程度上能改变我这个缺点。
  本来,我哥和嫂子不离婚,我也准备自己租房了,因为毕竟有了女朋友,再住哥家也不方便。上周,我在哥家的小区,找了一个单身公寓,50平米,月租4000块。贵是贵了点,但我还是租下了,因为这里离我上班的地点很近,或许我根本就不想离开这个小区。
  我看着嫂子吃了点粥,然后送小宝去幼儿园,让高菲菲留下来照看嫂子。
  小宝进了幼儿园大门,突然又跑回来。
  “叔叔,你不要搬走!你不要搬走!你和我一起照顾妈妈,好不好?”他抱着我的腿大哭着说。
  “嗯!叔叔不走,叔叔陪小宝!小宝在幼儿园要听老师话!下午,叔叔来接你一起回家。”
  小家伙又伸出手指。我用力拉拉他的手。
  看着小宝进幼儿园的背影,我心里有一种难以名状的味道。
  回医院的路上,我顺便到公司向经理请了7天假。
  但我真得决定继续留在哥家吗?不,应该说嫂子家。我心里没底,我不知道继续留下来会发生什么。
  
  
发帖时间:2009-03-18 07:42:56
  楼上的bobxiao 你太牛了!!的确有敏感字眼!!哈哈^^^^^^我把敏感字眼用**代替了,就发上来了!!非常感谢.请你喝酒_____可怜我昨天弄了得5个小时,就是发不上来.原来我反了天涯的规~~~~汗~~~~
发帖时间:2009-03-18 07:46:02
  为了支持我的兄弟们,我完整的把这段再发一下.回贴的人好少啊^^^^^^^^^^没大家的支持,我写不下去,可能我的感情也坚持不下去^^^^^
发帖时间:2009-03-18 12:07:25
  楼上的,我当然要上班的,要不吃什么啊!今天起个早,就是因为昨天发了一晚上没发出去,我一直惦记着呢.
   大家对帖子的关注,就是我前进的勇气,.....HOHO
  无以报答各位,继续发文~~~~~~
发帖时间:2009-03-18 12:09:31
  四
  这一周的每一天,都像过一个世纪,漫长得让人发疯。嫂子在医院里,几乎没有说几句话。
  嫂子瘦了,脸色一直很苍白,仿佛一下子老了好几岁。我总想主动和她说话,但总是还没开口就紧张,唯恐说错了什么,更影响她的情绪。有几次,我也发现,嫂子欲言又止,也不知道她到底想说什么。
  这一周,我的心很疼,思维极度混乱。很难受的时候,我就跑下去抽烟。但我必须时刻保持自己很镇定,很稳重,因为我是一个男人,现在必须支撑他们走下去。
  倒是高菲菲让我很感动,每天下班都会先过来看看,有两天还是她去接小宝下幼儿园。这个小女子不光做事干练,心地也这么善良,我对她的好感倍增。
  出院这天,我开嫂子的车和小宝一起把她接回家。
  “妈妈,爸爸为什么不回来看你啊?”在车上小宝突然问。
  嫂子眼睛默然盯着前方,仿佛根本就没听见。我知道她听得很清楚,小宝的话无非是在她伤口上撒盐。
  “不是有叔叔在吗?”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顿时感觉脸上发烧。我可能只是想把小宝的话题岔开。
  “那叔叔,你别离开我和妈妈好吗?爸爸不要我们了……”
  “你给我闭嘴!别胡说八道!”嫂子突然冲着小宝吼。
  我一下子都被吓住了,方向盘差点都没扶稳。
  小宝从来没被妈妈这么吼过,也吓傻了,抿着红红的嘴唇,泪水在眼眶里打转,一脸茫然、无辜、委屈的样子。
  “嫂子,你干嘛啊!他还是个孩子,他知道什么啊!”我终于按耐不住自己。
  嫂子不说话,眼睛直直看着前方,泪水开始流下来。
  小宝也突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我仰起头,使劲地眨眨眼睛,不让泪流出。
  操!天居然又他妈开始下雨!才6月份,哪来这么多雨!
  前面又堵车了。我掏出一支烟,叼到嘴里。
  “叔叔,你答应过不抽烟了。”小宝还带着哭腔。
  我忘了一个星期前,在我卧室答应过这家伙不再抽烟了。原来,小孩子什么事都这么认真。
  “好,不抽!”我把烟塞进烟盒里。
  回到家。嫂子一个人上楼,小宝也不敢跟上去。
  “小宝,叔叔教你玩电子游戏吧。”
  “嗯”听小家伙的口气显然没什么心情。
  我和小宝有一搭没一搭地在我的电脑上玩着一个最初级的小游戏,小家伙没心情,我也没兴趣。不过,他很懂事,知道大人们很烦,他变得很乖。
  
  我突然想到,应该给高菲菲打个电话。
  “在家吗?”我感觉自己的话很傻。
  “没有。好不容易有个周末,我怎么能在家里浪费了呢。我跟一个好友逛燕莎呢。你们已经回到家了?”电话那头,这丫头说话噼里啪啦的一个干脆。
  “对。回来了。这些天,谢谢你了。”
  “你怎么还说谢啊!听着真别扭。”高菲菲有点不高兴。
  “这些天,你也挺累的……”她那么一说,我也有点尴尬。
  “那你还不犒劳犒劳我。”
  “唔——”这丫头一句话把我弄得语塞。
  “中午你请我吃饭吧。一会,我朋友有事就走了……”
  “谁有事啊?!你这个见色忘友的家伙!”“委屈你大小姐了。别闹,他要听见了……”我听到电话那头隐隐约约的嬉闹。
  “行,我请你。大概12点我到燕莎,行吗?”
  “好的。对了,那你嫂子……”这丫头还想得挺周到。
  “一会我倒楼下给她买点饭。”
  
  放下电话,我本来想到楼下湘菜馆去给嫂子买吃的,但刚出电梯,我就想到现在她似乎不应该吃辣的。于是,我决定自己给她熬点八宝粥,再煮两个鸡蛋。我觉得这个主意很不错。
  嫂子喜欢吃八宝粥,她经常做,所以原料厨房里一应俱全。问题是,我不知道放多少水放多少米。
  因为我从来没有下过厨房的经历!我感觉男人下厨房是很恐怖的事,而且超级讨厌刷碗洗菜盘之类的。我记得读研究生时,泡方便面的饭盒我就扔了5、6个。经常是吃完后不刷,一个月后里面都长了黑毛。(糗事啊!别笑我~)本来是为了买袋装面省钱,结果适得其反。我这随我爸,我爸也是让我妈惯的。我妈说男人下厨房是干不了大事的。但我哥例外,他从小就喜欢自己鼓捣吃的,经常自豪地向我们宣布又发明一道珍品菜肴。可他事业现在不做得挺好的。怎么又想起他,现在想起他就来气!
  这个八宝粥折腾的我不轻,放了好几次水,否则就成八宝米饭了。不知道高菲菲的厨艺怎么样。做饭肯定是不能指望我了,我要找个会做美味佳肴的老婆。我嘴馋也是出名的,不吃的东西太多。唯独喜欢吃湘菜,这点和嫂子一样。
  八宝粥和煮鸡蛋做好后,我来到楼上。我想敲门,但又犹豫。心情变得很复杂,完全没了做饭时的开心。
  最终还是敲了。嫂子让我进去。
  卧室的窗帘拉着,亮着灯。嫂子坐在梳妆台前,看着镜子中的自己。
  “我煮了一点八宝粥,还有鸡蛋……”
  “哦——”
  “中午,我出去又点事,所以……”
  “你去吧,我没事的。这些天我也想好了,不会再犯傻。真的。”
  “我相信你,你会想开的!你不是一个人,还有小宝,还有……一会你吃点东西。那,我出去了。”
  “夏雨!”我刚转身,嫂子突然叫我。
  我一下子愣住了。
  “你说师姐是不是已经很老了?”她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很黯然地说。
  “没,没老。你只比我大两岁!你跟在学校时一样,还那么……”我的心跳居然又加速了。
  “办你的事去吧。”师姐苦笑了一下,然后说。
  “我带着小宝去,你别管他了。”
  “你开车去吧。”我答应了。
  
发帖时间:2009-03-18 16:02:08
  “叔叔,咱们去哪啊?”小宝坐在副驾驶位子上问我。
  “去和一个阿姨吃午饭。”
  “是你的女朋友吗?”天,这小家伙居然还记着我有女朋友这事。
  “对。”
  “那什么时候,我请闻婧吃饭啊?”他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啊!
  “哪天我陪你一起请她。”我乐得不行。
  “不过,她家的电话我总记不住。”他还一脸的认真。
  你个小东西啊,真像你爸。可你长大后千万别学他!
  
  到燕莎后,刚好12点钟,还好没有迟到。高菲菲说自己看上了一件衣服,一定要我去看看。
  其实,我很不喜欢进商场,不知道为什么我受不了里面的光线。我进商场买东西,是直奔目的地,卖完马上走人。这次不行,这些天为我嫂子的事没少折腾高菲菲,我得高兴着去。
  高菲菲看上的是一件很可爱的小上衣,这丫头眼光不错,至少“审美情趣”和我差不多。
  她说什么什么牌子的,我也不懂。因为我买衣服,自己感觉穿着好就买,从来不看牌子,不问贵贱,只要我还能买得起。在广院读书的时候,经常在中蓝公寓门口、西街买20块钱的体恤呢,穿着也很帅,我班一美女总在她男朋友面前夸我穿着有品位,弄得他男朋友特恨我。一次喝酒,他差点把我灌死!整个一个公报私仇。但我也会买奢侈服装,去年咬着牙在新光天地买了一件5000块的牛仔裤,穿了一个星期就感觉不好看,给了我一个同学。
  好像女人特讲究牌子。我比较烦这个。上次,听我同事说,她一个同学用半年的工资买了一个货真价实的Lv包,以满足自己在亲朋好友面前的虚荣,但没想到所有人都问她,这A货做得挺真的,你在哪家小店买的。郁闷得小丫头一个月睡不好觉。整个一个花钱买罪受!
  “夏宇,好看不?”高菲菲穿着那件上衣,在镜子面前一边照一边得意地问我。
  “很漂亮!”我知道她等着我夸呢。
  “怎么漂亮了?”
  “其实吧,说实话这件衣服也就那样,一般。但穿在你身上,就不一样了。有个词叫化腐朽为神奇,就是这么来的。”我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灵感,说完这句话后,感觉对自己特满意。
  “哈哈——”高菲菲笑得前仰后翻。
   “你笑什么啊?” 我一脸诧异,不知所措。
  “没有!没有!第一次听你夸我,有点受宠若惊!失态,失态!”这丫头也真够可以的,商场这么多人,也不注意点举止。
  付款时,我要掏钱。高菲菲也没怎么和我挣,她说,要享受一下恋爱的味道。
  高菲菲要给我买衣服,我不喜欢燕莎的衣服,不是价格的问题,是太正了,我喜欢时尚休闲的。我西装有两套,有时上班、或正式场合穿。其实,我很讨厌穿西装,因为我是一个很随便的人,穿着西装很拘谨,不舒服。
  “你穿西装是最帅了,特别是欧版的,有点收腰的那种。上次你穿着那个阿玛尼的去我公司门口,我两个朋友以为是香港哪个大明星呢。”这丫头也很会垮人呢,不过这个比喻太也土了点。
  “帅哥穿什么也是帅,底子在那摆着呢。谢霆锋披上破麻包片,那是一个风流倜傥的侠客……”我今天好像说话特有感觉。
  “你比谢霆锋帅!”这丫头也够雷人。
  “对了,你不喜欢穿西装,还买阿玛尼?虚荣吧,还不承认。”
  “也不是虚荣。我大四时在电视台打工,经常见些有鼻子有脸的人,所以我也得弄得人摸狗样的啊。不过——那件衣服可不贵,是我花700在福隆寺小店买的。”
  高菲菲听完狂晕。
  之后,我们去附近一家西餐厅吃饭。
  
  “阿姨,你好漂亮。”小家伙吃着饭,看着高菲菲突然冒出这么一句甜言蜜语。
  “噢哟,你这小不点可招人喜欢死了,真会说话。来,阿姨亲一个。”高菲菲乐得嘴都开了花。
  “阿姨,我可以喜欢你吗?”小家伙继续雷人。
  “啊——夏宇,你听到了吧!可又多一个帅哥追我!你得抓点劲!”高菲菲是满脸的自豪!
  不过,高菲菲的确有人在追。像她这样的美女,走在CBD回头率肯定也是百分之九十九,那百分之一不是盲人就是男同性恋。作为男人,找这样的美女做女朋友,不自豪是假的。
  吃晚饭走出餐厅,我一手领着小宝,高菲菲一手跨着我胳膊。那种感觉我也很幸福啊。
  
  
  
发帖时间:2009-03-18 16:05:45
  兄弟姐妹们,我是边写边往天涯发的!不是事先写好的.所以显得有点慢.我得工作啊,工作间隙才能写点.写东西很累人的,才发现.
  我比较追求完美.文字\标点都经过推敲.因为爱情本身就精致的.没办法~~~~~
发帖时间:2009-03-18 21:06:56
  五
  总的来看,嫂子恢复的还是不错。回家第二天就去上班了。吃完晚饭,她会继续写稿子。只不过,她的确说话比以前少多了。我明白,她表面上恢复了平静,但内心还一样忍受着苦痛的煎熬。
  我也准备要搬出去了,老住在这儿也不是回事。我租的单身公寓就在这座楼的对面,离着也不过100米。高菲菲尽管不说什么,但我也知道,我老住这儿人家心里肯定也有想法。
  我把搬走的事告诉了嫂子。第二天一大早,小宝没起床之前,我就把东西都搬到租的公寓里了。
  小宝起床,看到我走了,大哭大闹。后来,我又跑过去哄他。
  “叔叔是坏蛋!叔叔和爸爸都是坏蛋!拉过勾也不算数!你们都不要我和妈妈了!”小家伙见了我很愤怒,一边哭一边骂。
  我是百口莫辩,叔叔的苦你小家伙怎么会明白!
  后来,他知道我还在这个小区住,才平静下来。
  嫂子对我的搬出,显得极为冷淡。到是我,心里乱乱的。
  
  这些日子,我和高菲菲发展得很迅速,对这丫头我越来越有感觉。人漂亮,性格好,最重要的是心好,而且没有一些女人的矫情。尽管有时候的确有点粘人,但她把握分寸,恰到好处,弄得我也挺迷糊的。
  她在昆泰中心上班,和国贸只有一路之隔,午饭经常到一起吃了。有时,她在家里做韩国菜带给我,比如说紫菜包饭什么的,我很喜欢吃。我也送过她一个毛绒玩具,她也喜欢得不得了。
  我和高菲菲居然成一道风景,羡煞了两座大厦里的单身男女。
  “你知道吗?我现在早晨根本就用不着闹钟了。”高菲菲说。
  “是吗?你不一直都挺赖床的吗?现在能起早了?”我有点怀疑。
  “因为上班能见到你,现在做梦都想上班,所以就醒得早了。”
  “切!这话从女的嘴里说出来,听着怎么这么别扭呢。好像应该男的说给女的吧。”
  “对啊!那你怎么就不对我说些甜言蜜语呢。”
  “那多小儿科啊。”
  “这你就不懂了。多大的女人也喜欢男人用好话哄着。”
  “我是少说话,做实事的人。”我狡辩。
  “那也没看到你有什么具体行动啊。”高菲菲继续将我的军。
  “当然有了!”
  “我怎么没见着呢?”
  “就在眼前,。你看那边——”我神秘兮兮的说。
  “什么?”
  当高菲菲转头的时候,我猛得把她楼进怀里,接着把她的头揽过来,把自己的嘴唇深深压在高菲菲的嘴唇上。
  此场景就发生在银泰写字楼的大厅里,时间是中午,来往的人最多。
  高菲菲这次绝对晕了!但我又能感到她晕得很陶醉。
  
  某天快下班的时候,嫂子给我打电话,让我去幼儿园接小宝,说自己加班可能要回去晚点。
  我接了小宝,在新光天地吃完饭,小宝吵着要我给他买图画书。没办法,我又带他去王府井书店,买了七八本书。
  “干嘛想起买书了?”回来的路上我问小家伙。
  “今天,小飞给闻婧讲了一个很好玩的故事,就是书里的。叔叔你也回家给我讲吧,明天我讲给闻婧听。”
  听完他的话,我是狂晕!这小子比他叔叔能耐!但你追美女也别折腾你老叔啊!我可是累了一天!
  回到我家,小家伙就累了。我一个故事没讲完就睡着了。
  我看看表,都快10点了,嫂子还有回来。
  为了不吵醒小宝,我跑厕所给高菲菲打了一个电话。
  电话打完都快11点了,嫂子居然还没回来。
  我站在窗前,望着窗外一片浩渺的璀璨霓虹,又乱七八糟的想了一堆。
  
  快12点的时候,我终于忍不住了。嫂子加班这么晚也早该打个电话回来了,不会又出什么事了吧?
  我打她手机,就是没人接!我心里七上八下起来。
  在我焦急不安的时候,我看到楼下嫂子的车开进来。我终于松了一口气。
  但先从车里下来的是一个男的,然后这人跑到副驾驶位那边打开车门,把嫂子扶出来。
  看到这场景,我脑袋嗡了一下。
  眼看着那男人搀扶着嫂子进了楼。突然,我想到了一些不堪入目的画面!
  我还等什么!转身就往外跑。好在嫂子家的钥匙我还没还。
  来不及等电梯,8层楼一口气就跑下来,一直跑到对面的楼,进了电梯。
  我蹑手蹑脚地打开嫂子家的门。客厅的灯亮着,楼上的灯也亮着。
  我小心翼翼地走上楼梯,来到嫂子的卧室门前,门虚掩着。
  我不顾一切,刚想开门,门突然开了。
  “啊——”那个男人大叫一声。
  “你谁啊?!”这男人看来被我的突然出现吓坏了。
  “你谁呀!”我不屑中带着愤怒。
  “我是陈娅淑的同事。她喝醉了,我送她回来。你是?”
  “我是他弟弟!”我很坚定的说。好像这么说也没错,要说是她小叔子感觉太莫名其妙了。看来紧急时刻,我脑袋转得还是很快的。
  “哦,她弟弟啊。这样的,今天晚上我和另外一个女同事陪你姐喝酒,她喝多了,开不了车,所以我开车送她回来。她好像已经睡着了。”
  这时,我才仔细看了看面前这个男人。大概30来岁的样子,带着一个黑框眼镜,很书生气的一个小白脸。看着不像是坏人。
  “那你可以走了。”我很冷的说。
  那男人显然有点尴尬,冲我礼貌地点了一下头,就出去了。
  
  “夏丰,夏丰,……”嫂子在床上囫囵吞枣地喊起我哥的名字。
  我来到床前,却不知所措。她已烂醉如泥。
  “老公,我渴——”
  我赶紧倒来一杯温水,抱起嫂子的腰,让她坐在床上,把水往嫂子嘴里送。
  嫂子的身体一直在挣扎,也许酒精让她太难受了。
  她突然搂住我脖子,趴到我肩上。我整个身体哆嗦了一下,呼吸变得紧促。
  她的脸还是那么美,在酒精的刺激下嫩白中透着红晕,特别是那双美丽的眼睛半睁半闭,迷离中流露着丝丝感伤……
  “老公,老公,你不要走了吧……”嫂子搂着我的肩,胳膊柔软的像阳春的柳枝。她的胸紧紧贴着我的胸,轻轻地蠕动,酥麻的感觉像电流一样冲击我全身。我能感觉到我的下体在迅速膨胀!
  我坚持不住了!我也是个男人!而且倒在我怀里的是我一直魂牵梦绕的暗恋情人。我不要做君子,我就坐小人,就要趁人之危!什么他妈的伦理道德,见鬼去吧!
  
发帖时间:2009-03-18 21:15:59
  求求兄弟们,别逼我太紧啊....我要一边工作,一边忙里偷闲整理心情,写些东西^^^^不可能向其他人那样一发一大堆^^^^^^理解一下,谢谢了.
  再有, 有朋友说这是乱伦.我想不是,嫂子和哥离婚了,而且我先喜欢的嫂子,这还叫乱伦么^^^^^^^^^^
发帖时间:2009-03-19 01:10:52
  刚忙完^请大家相信我,我会努力把心情呈现给你们的~~~我真得体会到____做男累,做好男人更累,做具有中国特色的好男人更更累__________咋办???????
 
Email我们 | 关于 | 留言
Copyright © 2010-2018 WWW.KanLouZ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黔ICP备15010001号-1
请记住我们的永久域名(看楼主的中文全拼):www.KanLouZhu.com
本站关键字: 看楼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