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搜索

天涯社区

百度贴吧

搜狐社区

豆瓣网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看楼主> 天涯社区>莲蓬鬼话>密道追踪(簋心风水陵里的阴兵虎符——宜昌之外鬼事)
 
 
 
密道追踪(簋心风水陵里的阴兵虎符——宜昌之外鬼事)
阅读操作: 加入书架 | 打开书架
页面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鼠标双击滚屏 (1-10,1最慢,10最快)
发帖时间:2013-12-14 13:53:24
《密道追踪》将于12月5日全国公映,敬请期待!

  老沙

  这个事情其实我去年就写了,或者理解为想好了构思。
  这个故事跟保安有点关系。
  把这个故事说出来之前,我想表达一个意思,这个世界上有特殊能力的人,从绝对数字上看,有很多。但是放在几十亿人口的基数来看,比例又很小,小到完全无法相互遇见的可能。
  不过实际上事情却正好相反,具备特殊能力的人,又常常会碰到一起。也许就是因为特殊能力的都会同时关注世界上各种各样的特殊事件,所以通过这种诡异的时间,把他们都拢到一起了吧。比如振哥故事里的几个人物,就是被一个簋心风水陵密道里面的虎符给联系起来。其中重要的人物叫老沙,而老沙却又是和我在三峡的时候,因为阴差阳错的原因遇到。

  大家都知道我曾经做过保安,在三峡的一个商场里做了三年,大部分时间就是给那个尚未修建完成的大厦守夜。当时我从学校毕业,一个化工专业的学生,进入社会后发现,因为社会环境的巨大变革,我根本找不到能够容纳我的工作单位。
  在家里无所事事了一年之后,家里人给我了两个工作选择:第一个是到三峡去,在一家商场做保安;
  第二个选择是做修车的学徒。
  我选择了第一个。原因很简单,做保安一个月有四百块的工资,但是修车做学徒,只管饭。还有一个原因是我自己是学工科的,我不希望一个车主问我是什么学历,然后我尴尬的告诉他,我是学工科的大学生,现在捣鼓汽车零件,这会让我的自尊心受到伤害。。。。。。。做保安和自己的专业较远,所以相对觉得心安理得一些。
  事实证明我的目光短浅,当时另外一个比我小的技校生,顶替了我学徒的位置,两年前,我听说他一月修车的收入有七千块钱。

  我做了保安之后,每天穿着类似于警服的蓝色保安服,挎着警棍,还有手铐——真的是手铐,那时候保安行业还没有规范。

  保安是一个非常无聊的工作,当我们在上晚班的时候,基本就在值班室里两个同事聊天,聊两个小时了,就在整栋大楼里去巡逻一趟。每个人负责一半的区域,在黑暗中,用手电查看。保安大部分时间生活在黑暗中,面对很多常人忽略甚至根本意识不到的环境。有很多很多常人眼中的隐私和秘密,都会出在保安的眼中。
  知道为什么刑事犯罪中保安作案的比例越来越多吗,就是这个原因,因为保安,看到的是你们根本就无法想象的另外一个世界。而且保安会更多的了解业主的很多隐私和秘密,而且很多保安都身怀一些常人不掌握的绝技。一旦保安的道德观受到冲击,就会铤而走险,做出一些不计后果的事情,因为实在是太有条件了。
  比如当时一个叫陈力的同事,才十九岁,他说他是体校毕业,专攻柔道,曾经获得过全省运动会的银牌。但是我看着陈力娘娘腔的模样,怎么都不能相信,这个人四年后,会入室强奸一个高中的女孩,然后逃之夭夭,到现在都杳无音讯。

  比如的队长姓周,他是当兵专业后在一家工厂做保卫干事,后来因为看不惯厂长的儿子欺负人,把厂长的儿子揍了一顿,结果他下岗了,生活所迫,只好做保安生活。他说他当兵是做的特种伞兵,曾经空降到某个周边国家执行过任务。他没说过把那个人打得怎么样了,从来不提。

  比如一个和我同姓的保安,他最大的乐趣,就是爬到我们商场大厦的平台上,拿着一个高倍望远镜,查看着四周的每个窗口,时间久了,他甚至能说清楚每个窗口后面的家庭是什么状态。他最开始是偷窥那些隐秘的夫妻房事,后来就迷上了了解每个家庭里的人物关系和纠纷。我现在能理解他的心态了,在他彻夜不眠的观察中,他得到了巨大的虚荣,那种无所不知的满足感。

  还有一个同事姓马,他不止一次把放在保安值班室里的财物保险柜打开,因为每次出纳在开保险柜的时候,他都会在一旁冷眼相看,其实暗中把出纳的动作都给记下来。而且他非常喜欢琢磨锁具和密码。我都不知道他从哪里弄到钥匙的模板,然后配了钥匙。他在我和他值班的时候,把保险柜打开,看到里的大笔现金,拿在手上给我炫耀。最后又把保险柜给阖上,不露痕迹。很搞笑的是,不仅是他,还是我,从来没有有过把这些公款掠为己有的念头。

  不过这些人都不能和老沙相比,因为我亲眼看到过老沙能贴在墙上,跟一个壁虎一样在墙壁上移动。

  老沙的年纪大我很多,那时候老沙已经三十二岁了,这是他应聘的时候的资料,是否真实,还不能确定。老沙平时在工作上也比较照顾我,在值夜班的时候,他都会让我多休息一会,把我的工作给分担过去。
  老沙跟我聊天,他说以前是做买卖的,做点生意挣了钱,就当保安,做保安舒坦,没有什么压力。等把挣来钱的用完了,就再去做生意,生意挣到钱,就再做保安,周而复始。
  我当时就想,这人到底是喜欢做小生意呢,还喜欢做保安。
发帖时间:2013-12-14 15:00:00
  在一个晚上,我和老沙同时值班的,我出去巡逻,走在乌黑的大楼一侧,心里惴惴不安,总觉得某个地方会有恐怖的事情等着我。我本能的四处张望,终于看到头顶的墙上,距离七八米处,有一团黑影,乍看起来,是个人的样子。
  我当时就吓得浑身一震,说服自己是看花眼了。我仔细看了很久。估计那个黑影在墙壁上慢慢移动,如同一个壁虎一样,除了没有尾巴。我对着黑影高喊:“你是什么?”然后把电棍扬起,电棍前方的部位蓝色的电弧闪出,噼里啪啦的响。这样会让我心里有一点勇气去面对这个诡异的人影。
  结果老沙的声音从上面传下来,“是我,你别喊了。”随即老沙手脚并用,飞快的从墙壁上溜下。
  回到值班室之后,老沙首先开口,嘱咐我不要把我看到的事情跟任何人说起,我心里当然有数,这种本事什么人会有,当然是某种人吃饭的“手艺”,可是我们共事这么久了,也没听说过商场里有什么贵重物品被盗。我心里就不怎么忌惮,于是把老沙的手掌看了一遍又一遍,除了手掌和手指上有些茧,看不出来有什么异样。
  老沙当时没有对我说任何他相关的事情。接下来的时间我也缄口不谈。两个月后,老沙就离开了,他没有辞职,没有跟任何人打招呼,突然的就没了踪迹。最后一个月的工资,还有他几千块的押金都没索要。他也没有和任何人有龃龉, 就无理由的走了。
  当时姓周的队长还紧张了一阵子,以为他在商场大厦里偷了贵重物品后潜逃。但是物业盘查很久,都没有什么损失。老沙就这样无端的在每个人的眼里消失。队长在他的个人资料上去找过他的家,但是也没有什么结果,最后也不了了之。
  十年过去,我以为我忘记了老沙这个人。

  去年我一个哥们要结婚,我陪着他去看房子,到了一个楼盘,然后在附近找了一个地下停车场,我和我哥们看了房之后,开车离开的时候,给停车场的保安停车费,我当时看了看保安,结果就乐了,走哪里都能碰到熟人,然后我下车,让朋友先离开,走到保安跟前,拍了拍他的肩膀,“老沙。”

  老沙在瞬间也认出了我,“小徐。”
  两个人就坐在他的收费亭里,开始聊天。我慢慢的又聊起了他的那件事情,然后看见他脖子上有一道鲜明的伤疤,这道伤疤从脖子下方一直延伸到他的下巴。这个伤疤在十年前是没有的。
  我现在相信,老沙绝对是个有故事的人,一个非同一般。
  我聊了聊我不做保安之后的事情,说自己现在靠写字生活。
  可是老沙没有说起他的经历,沉默了很久才说:“既然你在写东西了,看能不能把我的经历写一下。”
  我就觉得奇怪,这种要求我见得很多,承蒙很多网友看得起我,多次要把经历告诉我,看能不能写成故事。我当时就委婉的表达,不是每个人自己认为的经历,能够写成小说的。
  老沙又想了一会,对我说:“小徐,你知道吗,我离死不远了。”
  我觉得用这种不介意的语气谈论生死,很难理解。当然表示不屑。
  在我还在思考老沙到底想说什么的时候,老沙掀开他的上衣,把他的背部给我看了看,我看到他满是纹身的后背左边的位置,有一个黑色的疮疤,不大,也就是比跟手指头差不多的一个点,结了一层厚厚的硬痂,然后他又转过身,看到他前胸上也是一样的伤口。
  “你得了什么病啊?“我好奇的问。
  “这个不是病,”老沙说,“这是我身上的伤。”
发帖时间:2013-12-14 15:22:00
  自从我从事写作之后,就遇到过很多诡异经历的人,这应该是因为和我发文的类型有关系,如果我是写主流文学的写手,那些人就不会对我有这么多表达的诉求了。例如我写的那个科幻小说,就是“马甲的马甲”找到我,给了我一个难以想象的故事。现在我有个预感,老沙要说的事情,肯定会让我感兴趣。

  老沙就慢慢的告诉我,他这辈子到底是干什么的。其实老沙的年龄没有造假,他的确是六十年代中后期生人,但是生下来后父母双亡,怎么长大的他就没有细说了。他只是说在他十几岁的时候,在街上流浪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师父。那个师父交了他一点手艺,老沙——当时是小沙,就靠着这个手艺能够自己生存下来了。
  可是不久后,那个师父因为八三年严打,被抓了进去,然后就没有下落。老沙很可惜,那个师傅有很多本事,但是因为时间有限,只传授了他很少的一点手艺,之所以收留他,就是觉得老沙在他的眼中是个可以传授的少年。可惜了,那个师父还没来得及把手艺全部相授,就被捕。

  即便如此,老沙这辈子不愁生活,而且会比一般人要过的滋润。是的,那个师父就是个独脚大盗。在短短的几个月里,老沙学会了偷盗和防身的本领。
  老沙从那个师父那里学到的是慢活。

  我第一次听到偷盗还分快慢的说法。不免把好奇的神色表现在脸上。
  老沙大致把他说知道的说了一下,大意是干他们这一行的,做事分快慢两种 。干快活的,就是稳准狠,得手之后,立即把赃物转手,然后消失,针对的目标通常不会很大,用高效率快速挣钱。就算是出了事,也不会有太严重的后果。基本上从事这一行的,干快活的比较多。就是通常说的盗贼。当然干快活的人也是有高手的,活干好了,到了高手的境界,手艺跟快慢没有太大的联系。
  老沙学到的就是慢活,可能做一单生意,需要几个月,甚至一两年来准备。把自己的身份和背景都安排好了,慢慢接近目标,最后出手。不言而喻,这种目标收到的利益,远远大于普通的盗窃。可以让他无忧无虑生活很长时间。
  老沙在九十年代初,经过磨练后,终于成了一个在业内比较有名声的人,在此之前,他也有过失手,但是没有被抓住。然后有人听闻他的名声,主动找上门来,让他去做事情。他在那两年干了两单生意,拿到的钱就已经让他能够舒坦的生活下半辈子。
  老沙的习惯就是利用保安的身份,接近目标。
  当我到这句话的时候,我不仅好奇,当年我们在三峡,他是做保安的,难道当年我们商场有什么东西很值得他惦记吗?
  老沙笑着否认了,他说他当时就是觉得想休息,而且他喜欢做保安。这也是他对身份的一种常规掩饰。
  如果他说的是真的,那么这个解释,我是肯定不会相信。当年我们刚去三峡的时候,报纸不止一次报道过在大坝的基础中堡岛上挖掘出了文物古迹。这种事情,最遭贼惦记。但是老沙看样子是不会说他在三峡的事情,我也没有多问。
  “但是你当时为什么不辞而别,”我问老沙,“这不是和你的目的违背?”
  “当时我接了一单生意,”老沙说,“我实在是没有时间来处理我离开。”

  从老沙的语气来分析,我觉得他身上受的伤,估计是所说的着急的那单生意造成的。

  大家就不要追问,为什么我知道了这么一个罪犯身份的人,为什么不去报警,维护正义和法律。我在这里只能说,我说的都是故事,就算是老沙给我说的,也只能当做是个故事。他身上的伤,也不能有什么说服力,很可能是老沙受了什么意外伤,故弄虚玄说的而已。
  我不太喜欢纠结与这种若有若无的真实性,我把故事说出来就足够了。


  老沙在当年不辞而别,就是接到了一笔大单。而且在这笔生意里,他遇到了一个人,他说他混迹了一辈子,终于遇见了一个身份非常的人。那个人也是一个保安,在做保安之前,部队当兵的时候,得过全军区的格斗冠军。

  老沙终于说漏嘴,“我觉得这个人,跟你写的小说里的人一样,本事很奇怪。”
  “我那都是瞎编的!”我连忙向老沙辩解。
  “那你当我也是瞎编的好了。”老沙心平气和的说。
  “你知道我今天会陪着我朋友到这里来?”我不仅开始揣测老沙的意图了。
  “世界上很多事情都是会相互联系的,”老沙说,“人也一样,这样不算什么巧合吧。”
  老沙没有解释,而是继续说下去。
发帖时间:2013-12-14 15:24:00

  老沙接到了那笔生意,于是立即奔赴北方一个偏僻的小镇。由于时间很紧迫,他来不及在三峡的商场解决自己身份善后的事情,立即就赶到了那边。

  这个小镇老沙没有说地名,只是说那是工业化比较严重的地方,不过以前是个古镇,历史悠久,存在了至少千年以上,人杰地灵,风光秀丽,在地理位置上很重要,自古就是兵家必争之地。打了很多仗,不知道死过多少人,附近农民,经常就挖掘出古代士兵的残缺骨骸出来。
  由于那几年全国的工业环境都不太好,小镇上的工业逐渐搬离,只留下了一个苟延残喘的钢厂,同时古镇文化得到重视,逐步的成为了一个以观光旅游为主的休闲景区。打着古代战场的旗号,附近还有几个古老的烽火台遗迹,还有几个莫名其妙的建筑,当然风光壮美也是一个卖点。

  约他过去做买卖的人和他一样,是个专门做慢活的。
  这个人名字不详,就连老沙也只知道他有个绰号叫神偷。一般来说,绰号都是同圈子里的人叫的,能被同圈子的人叫成神偷,至于神偷到底是他真的有这个水平,还是只是一个恭维的诨号,老沙也没说清楚。那个神偷至少是有点能耐把,比一般的蟊贼肯定是强多了,不然老沙不会跟着他做事。
  虽然不知道对方的真实名字,但不影响两人成为合作伙伴,做这种事情的对对方的背景知道的越少越好,在一起保持联系,有活的时候就聚在一起,事成之后,各不相干,一旦有了线索,就进行下一次合作。其实,做见不得光生意的人,特别是这种慢活的人,往往最需要这样的关系,不然势单力薄,很难做成事情。而且这类人,一旦认定了,就会为了合作的生意风里来雨里去,刀山火海,绝不说二话。而且尽量不去追问对方的身世和来历。
  这就是道上常说的职业道德。
  这也是老沙多年来为人处事的一个最基本原则。
  神偷在古镇做活的时候,遇到了点麻烦,立即想到了老沙,而且非常急迫,十万火急。老沙什么都没问,第一时间就到了古镇。
  抵达古城之前,老沙做了点准备,把自己装扮成了一个时髦洋气的观光客。他的长相十分普通,知道怎么做才不会引起人注意,就好象在沙堆里丢尽一粒沙,经过多年的学习,早已不是难事。
  就算不知道神偷要他去做什么,第一要务自保,时刻都不能忘记。
  其实说白了,就一个关键词“安全至上”,生意没成功可以做下一单,可命没了,那就一切都没了。
  做慢活的人,最是耐得住性子,不着急毛躁,还没开始进,就想好了怎么退。
  因为,从接到神偷的电话开始,这个单就已经开始了。
  至于两个人是怎么成为了朋友,虽然我很感兴趣,但是老沙没讲,我就不问,合适的时候,他会告诉我的。
  老沙来到古镇,按照神偷约定的地点,在一个靠街边的宾馆见到了神偷。
  大家以为当盗贼是件挺神秘的事情,而有着神偷的名号的人,更是应该拽到不行,要么,就应该是电影常见的那类,贼头鼠脑,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其实,第一眼看到神偷的人,都不会把他跟盗贼联系起来。就即便是他亲口跟人说他是个小偷,别人也不一定会相信。
  他温文儒雅,像是个受过高等教育,甚至是精英教育的学者,十指相当修长,典型的钢琴家的手。
  老沙还是知道他一点事情的,就是他为了得到某个富豪家里的一件家传宝物,曾假扮家庭老师,为富豪的女儿授课,硬是帮助她在两个月的时间里成绩翻了个翻,让她考入了名牌大学,当然,除了得到丰厚的教学费外,那件宝物他并没有忘记带走。直到富豪发现宝物不见报警,也从来没把他列入嫌疑人的名单里。
  这件事为行业小辈们奉为经典,纷纷恶补知识,以期能掩人耳目,明偷明拿。
  事实上,他们忽略了一件事,神偷之名,哪里那么容易得到的,神偷利用家庭老师的身份去偷东西,暗地里得做很多的功课,不只是把高中课本钻研清楚那么简单。
  而是靠着强大的地下信息网,和强大的嗅觉,找到目标。然后长时间准备,探查目标的环境和背景,然后根据这些,制定最简单、最直接也最有效的方案,获得目标物。
  看似简单,但这种辛苦其实是不足为外人道。
  老沙自认为是做不到,因此对神偷也是佩服有加。
  不过,老沙能做到的事情,神偷不一定能做到。毕竟没有谁是全知全能的,这时候,朋友的价值就体现出来了,通过互不协助,明确分工,大家共同完成一件事。
  在宾馆里,老沙不单见到了神偷,还见到了神偷的另一个帮手,神偷的女朋友,一个叫嫣儿的女孩。老沙知道这个名字百分之百的假名,随随便便就弄了一个非常普通的名字出来,目的也就是掩饰自己的身份。无论男女都是这样。
  做这行的人,但凡有点人性,要么是和家里亲戚朋友断了联系,要么就闭紧口风,不跟家人提及任何一点这方面的事情,以免让家人担心,或者翻了船累及家人。
  能和神偷走得这么近,这女孩肯定是有能力的。
  他们两人合作顺利,几乎不用外人插手,就能做成不少事情。他们分工极其明确,一个负责在外巡视环境,寻找切入口,一个则在家利用电脑进行幕后辅助。
  没错,这个叫嫣儿的小姑娘,是个电脑高手,一本薄薄的笔记本电脑里,藏着无数的信息,以及十分有效的软件处理工具。
  这两个人,利用的是高科技作案。
  “吃这碗饭不容易,不与时俱进,那迟早被时代淘汰。”这是神偷挂在嘴边的一句话。
  一开始,老沙对嫣儿是信不过的,与其说信不过嫣儿,不如说是信不过高科技,老沙是个非常注重传统手艺的人,总是不信任先进的东西。觉得神偷这是国外电影看多了,又被嫣儿美貌的外表迷惑,误入歧途,走上了华而不实的路子,浪费了神偷以前过硬的专业能力。但别人怎么做,他没权干涉,也就只闷在心里没跟神偷说。

  后来,三个人在九十年代后期合作了一次,在这次合作中,老沙算是真正见识到了嫣儿的实力,慢慢的也就接受了她,以及他们所使用的那些看都看不懂的高科技设备。
  见这么有能力的嫣儿还在神偷身边,而神偷却又叫上他来,老沙心里大致明白,神偷遇到的麻烦,的确是有些棘手了。

  “跟我说说。”老沙一进门,没有多寒暄,拿杯子倒了杯白开水,就问开了。
  神偷是个爽快人,接下来,就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个清楚。
发帖时间:2013-12-14 15:25:00
  神偷和嫣儿这一次是看中了古城镇废钢厂地基下埋的青花瓷器。
  根据神偷的判断,这次的清华瓷器年代古远,价值昂贵,根据掘坑旁边的土质和杂物分析,下面极有可能是个古墓。要是能进入古墓里,说不定能收获的就不只是青花瓷器那么简单了。随便捞出个一两件值钱的东西,用到下辈子都不愁。可是当他们两人潜入到小镇后,发现这里的东西,不仅仅是青花瓷器那么简单。

  原来,这个钢厂也已经停工多年,工人们早就被遣散,只剩下几个保安留守,守着厂内一些破旧设备,和废铜烂铁。钢厂早已资不抵债,还不上贷款,银行把抵押的土地收回,然后转卖给了一个房地产公司。房地产公司打算在钢厂的原址上开发一个风景度假区。已经在外围备工作,没想到动工没有多久。挖掘机就挖出了一些青花瓷器。
  现在,废弃钢厂已经被重重关卡围了起来,正在等有关部门派出专家组前来勘探。现在政府部门还没有意识到这批青花古瓷的价值,但是一旦考古学的专家一旦介入,政府就会加强对钢厂的监管。时间紧迫,所剩无几。
  神偷的打算是先弄清楚古墓的情况,再找个法子把古墓里的东西神不知鬼不觉的弄走。首先要做的,就是定位好钢厂的位置,巧妙避开镇派出所安排在这里的一队巡逻人员。
  现在他们要用他们的方式去查探个究竟。
  谁知,就在这个过程中,神偷意外的发现了很多他们没有预料到的东西,觉得这单生意,可能远远不止青花瓷器那么简单,买卖的层次升级了,神偷觉得只有嫣儿帮忙,这生意拿不下来,于是他立即联系上了老沙。

  神偷向老沙摊开一张古城镇的地图,因为拆迁频繁,这张地图跟实际情况有些出入,神偷利用红色笔,在上面重新做了很多标记,其中四个点,则用黑色笔画上了圆圈。
  “如果我没猜错,已经有同行先行一步了。”神偷说。
  “有多少人?”老沙总算明白了神偷叫他来的原因。
  如果做事过程中遇到瞄准了同一目标的同行,事情就会变得复杂起来。这个也证实了神偷的猜想,这个地方具备如此大的吸引力,招惹来至少两路人马。而且可能会更多,闹出这么大的动静,青花瓷的价值再高,也不符合做这行买卖的常理。

  “现在还不能确定对方是什么来路。”神偷无奈的笑道,“也不知道对方有几路人。”
  “这青花瓷器露了相,市里电视台、报纸都有记者来采访过,镇上领导为了促进旅游收入,打响古城镇的名气,胡乱吹嘘一气,信口开河,大肆渲染,现在啊,方圆几百里地捞偏门的都闻到了肉味,肯定要来分一杯羹,跟这类没技术含量的人过招,真是有损我们形象。”嫣儿轻哼道。
  “麻烦挺大。”老沙明白其中利害,漫不经心的对嫣儿说,“不要低估任何人,失手的原因永远只有一个,就是瞧不起对手。”
  “不论麻烦怎样,这一仗是必须要赢,有我们三人联手,要是还没办法得手,以后我们也不用混了。”神偷排了拍老沙肩膀,“希望他们都是下三路的角色。”
  “看看再说。”老沙皱着眉头,他感觉神偷这一次跟以前不一样了,但具体是哪里不对,他又说不上来。
  这时候,老沙其实还没料到,神偷和他的麻烦还远远不止于此。因为他们最后要找的东西,比青花瓷贵重多了,其实这点,三个人已经预感到。


  老沙跟我说道这里的时候,故作神秘的说:“小徐,你写过关于鬼神的小说,你自己到底信还是不信。”
  “这事看怎么理解了。”我对老沙说,“要说不信吧,其实还真有很多事情说不明白。”
  “你信不信,这个世界上,有种东西,真的能把死人召唤出来打仗?”老沙突然问我一个不着边际的事情。
  “这种东西。。。。。。”我犹豫一会,“听说是有的,比如我就认为有些道士可以御鬼,做一些超自然的事情。”
  “你没听明白吗?”老沙纠正我,“不是道士做法事御鬼,而是可以死去的鬼魂集结成军队的东西,那东西,是一个虎符。”

  “这是哪跟哪啊,我可从来没听说过有虎符是青花瓷器做的。”我听老沙越扯越远了,不免有点走神。老沙见我心不在焉,于是就不再提起什么鬼神的东西,而是继续讲他的生意。
发帖时间:2013-12-15 18:31:00
  盗窃这种事,说得好听点,叫捞偏门,难听点,就叫非法掠夺。既然是非法,做这行的人,就都是见不得光的。长期在阴暗世界里谋食,人性大多扭曲。
  在如今的世道,因为偷盗不成改成明抢的大有人在,逼到绝路,狗急跳墙害人性命的也不是没有。
  尽管老沙是跟了师父,走的是比较道义的传统路线,进师门第一句话就是只谋财不害命,但因为富贵险中求,为了生存,手上有过人命。所以,在他看来,其他的同行,自然都不会是好说话的角色,要真正遇到那些半偷半抢的悍匪,真刀真枪的干上,那也是大有可能。
  打心里,老沙不希望遇到那种穷凶极恶,没有原则的人,也不想冒险,不过碍于神偷的情面,答应了帮这个忙,而神偷又没说要退出,那就必须得帮到底。
  但老沙觉得需要小心些,跟神偷说好,先看看情况,一边摸清楚古墓的情况,一边也要弄清楚这伙同行是什么来路,已经进展到了什么程度,知己知彼之后,才能避免发生事故,就算正面撞上也有周旋的余地。
  同时,也要更加注意隐蔽,以免发生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事情。
  经过分工,神偷继续负责调查古墓情况,老沙则负责摸清这伙同行的来历。如果后面的行动遇到什么变故,就见机行事。



  老沙和神偷嫣儿的分工完毕。在神偷的提议下,神偷和嫣儿两人,继续布置针对地下古墓的探测,而老沙就需要一个身份,潜藏在古镇里。

  老沙把自己掩饰成一个外来的游客,在小镇上慢慢行走。看着小镇的环境。小镇从前是有几个工厂的,但是都是钢厂的配套产业,都是一些电镀、制管、型材焊接。。。。。。的小型工程,污染大,能耗高,所以首先关停的就是这些厂子。现在那些附属的小厂的原址都已经荒凉,只剩下一些破旧的厂房和大片长满杂草的空地,围墙都成了残垣断壁,勉强能从废弃的厂门上辨认以前是做什么的工厂。
  小镇的工业崩溃,取而代之在振兴旅游业,但是这里的旅游业还没有完全发展起来,小镇的街道上的游人寥寥,建筑设施也没有完善。小镇的居民,当初一定是受了政府的号召,纷纷在小镇临街开了不少餐馆和纪念品门面,大部分也是惨淡经营,只有十几家还在勉强维持,看样子距离关门大吉也不太远了。
  这就是为什么一旦挖掘机在工厂外围发现了青花古瓷之后,当地政府大肆宣扬的原因吧,他们急需要一个噱头,把风景区的名声打出去。
  老沙想到这里,不仅心中感叹,他们那里知道从地底下的东西,价值远远超出他们的想象。考古专家组一时半会来不了,这种事情在中国多了去了,他们也需要甄别事情的真实性,和挖出的文物是否具备价值。时间还够,不用太着急。
发帖时间:2013-12-15 18:32:00
  老沙在小镇上转悠了两天,坐着跟当地的老人闲聊几次,就把小镇的大致环境和情况弄明白了。
  这里本身叫虎符村,名字听起来非常气派,但是一直都是隐藏在山沟里的小村落,从来就没有什么大名气,这里山高石多,土地相对平原贫瘠,所以虎符村一直就住着几百人,稀稀落落的分散在各个山沟里。
  到了六十年代,虎符村突然来了机会,一个来自于省里的地址勘测队,在虎符村的地界上转悠了两年,突然宣布,在这里发现了一个中型的铁矿。这下虎符村一下子就热闹起来。
  国家立即在虎符村开了一个钢厂,然后来了大批工人,根据政策,在当地招工,把当地的农民着手进来当工人。在那个年代,当工人是无上的荣耀,端着国家的铁饭碗,是所有农民的梦想。为了能进入钢厂当工人,很多当地人都动用关系,挤破了脑袋想进来。
  然后就是虎符村最辉煌的日子,由于钢厂的重要,虎符村的建制也提升为虎符镇。所有的建筑都围绕着这个钢厂,到了八十年代,钢厂非常红火,于是配套产业的工厂也纷纷修建起来,虎符镇的人口达到了几千人。但是其中大部分是这些工厂的工人。工人多了,做买卖的人也随着多了起来。到了八十年代中后期,虎符镇非常的热闹,比附近的几个镇子要繁华的多。

  不过到了九十年中期,首先是国家产业调整,国家对国有企业的扶持力度消减,这时候,矿务局也放出消息,虎符镇的铁矿的资源也渐渐枯竭。当初的勘测结果有误,实际上矿藏里面百分之七十的铁矿石根本达不到提炼的要求。现在能够开采的百分之三十,已经开采殆尽。接下来,经济大环境越来越不好,虎符镇钢厂,就成为了政府消减工业负担的首要目标。
  先是附属产业的工厂一个个倒闭,钢厂勉强维持几年,到了去年,最后一个炼钢炉也终于熄火。
  工人们下岗后,老家在别处的就回家了。当地的工人就只能回去种田。虎符镇就这样渐渐的萧条下来,不复以往的喧闹。
发帖时间:2013-12-15 20:44:00
  老沙当即把自己光鲜的游客衣服给换了,换成了一件普通的夹克。然后回到钢厂,找到保卫科的办公室。站在办公室门口,犹犹豫豫的敲了几下门。
  门开了,一个年轻人站在老沙的面前。
  “请问。。。。。。”老沙用东北话说,“这里是不是招聘保安?”
  年轻人看了老沙几眼,“身体健康吗?”
  “没出过毛病。”
  “多大年龄?”
  “三十四岁。”
  “身高?”
  “一米八二。”
  “行,”年轻人爽快的说,“现在就可以上班。诶诶,你叫什么?”
  “沙建生。”老沙故作迟疑的说,“我得先回家收拾一些东西吧。”
  “不用了,”年轻人回答,“现在缺人缺的厉害,你哪人?”
  “我是沙湾镇的人,听说这里招人做保安。”
  “沙湾镇啊,”年轻人高兴的说,“我老舅家呢,还真不近,来去三小时。你认识我老舅吗,别人都叫他金大磕巴。他就住在沙湾镇菜市场的顶头,姓金。菜市场卖猪肉的。”
  “我一直在沈阳做事,”老沙说,“很少回家,你舅舅我不认识啊。”
  “沙湾姓沙的人不少,”大拿说,“我老舅也不见得认识你,先别说这些了,过几天不忙了,我放你回去休假,你去把换洗衣服给拿过来。”

  老沙走进办公室,大拿从储藏柜拿出一件保安服,递给老沙,“我大名叫李元,他们都叫我大拿,我是保安的队长。”
  老沙把衣服给拿在手上,但是一时不肯换上。
  “差点忘了,”大拿说,“把你身份证给我登记一下。”
  “这年头,又不出院门,谁把身份证给带在身上,”老沙解释说,“等你放我休假的时候,我回去拿给你看吧。”
  “也行,”大拿亲热的说,“你和我老舅是一个镇上的,我会关照你的。好好干,这几天忒忙活。”

  “什么事情,这么忙活啊?”老沙试探大拿的口风,“听说这里挖出了宝贝?”
  “不就是一些瓶瓶罐罐的瓷器碎片吗?”大拿不介意的回答,“他们都当个宝似的,我在这里上班两年,见得多了去了。。。。。。。你怎么还不换衣服?”

  “我这人脸皮薄,”老沙讪笑着说,“有别人在,我不敢换衣服。”
  “矫情。”大拿把走出办公室,把门给带上。

  老沙飞快的把自己的衣服给脱下来,衬衣之外的部分露出了纹身的痕迹,然后飞快的把保安服给穿上。换好没多久,大拿带着两个小伙子来了,对着老沙说:“这大哥是我们的新同事,姓沙,你们就叫他老沙行了,他比我们年纪都大。”
  老沙向两个年轻人点头。
  “这是黑小,这是二子。”大拿向老沙介绍。都很普通的北方小名,老沙一看这两人都是毛头小子,也没有问他们的大名。

  黑小对大拿说:“我说大拿。。。。。。”
  “叫我李队。”大拿提醒。
  “靠,你才当队长几天啊,就摆起谱来了。”二子在一旁插嘴,“当官了就不认人了是不是,什么你对,你错的。”
  大拿没有办法,只好笑笑,看来这两人是他哥们,平时就这么斗嘴习惯了的。

  “我说大拿,不,李队,”黑小对大拿说,“这个井水的事情到底这么解决啊,我们都一个星期没水洗澡了。”

  “妈的,井水的几十年都好好的,现在突然干了,”大拿说,“真他妈的邪乎,我正在跟上头联系,看能不能在把井水挖深一点。”

  “那可得快点,”二子说,“我身上都臭了。”
  “打井不要钱啊?”大拿说,“几千块,谁出这钱,钢厂的领导自己都穷的没饭吃了,天天给我打马虎眼。”

  老沙听到这里,心里打了一个咯噔,井水突然干了,证明肯定有事情发生。指不定就是倒斗的人已经开始动手,但是水平不高,把地下水的断层给打穿,地下透水,很可能那几个冒失的贼已经淹死在下面。
  老沙又问大拿:“工厂里明明有一个很大的蓄水池,为什么不用那里的水?”
  “那些水当年是用来训混冷却塔的,”大拿说,“积在哪里一两年了,脏的要死。”
  “可是我明明看见很清澈啊。”老沙说,“洗个澡什么的应该没问题吧。”
  “说不能用,就是不能用,”大拿不耐烦的对老沙说,“领导就是这么说的,我们也不知道为什么。”
  “不对,”老沙狐疑的问,“是不是有人用过这个水,出过问题。”
  大拿不说话了,黑小和二子也相互看了看,老沙明白,自己猜中了,可是他们都很忌讳说这个。
发帖时间:2013-12-15 20:46:00
  @蜡笔小新打水怪 158楼 2013-12-15 20:40:00
  老蛇,我又出现了,真是不打不相识,我又来骚扰你了,请问你总写这样鬼气森森的意淫的鬼怪恐怖故事,半夜敢走在无人的小路吗?凌晨有人喊你的名字你敢回应吗?你被窝里有个冰冷的女人的尸体你有什么反应?哈哈。
  -----------------------------
  看来你还是对我没有调查清楚啊。
  我写灵异,写恐怖,我也科幻,我也写传奇,我还写青春励志。
发帖时间:2013-12-15 20:48:00
  “带我去看看井,”老沙心里有数,对着大拿说,“我干过工程,懂一点这个。”
  大拿看了看老沙,“你能弄出井水?”
  “我先去看看,”老沙说,“万一有办法呢。”
  “好吧,你跟我们去看看。”

  黑子和二小马上就带着大拿和老沙去厂子里的泵机房走去,大拿和黑子二小走在前面,嘀嘀咕咕的说话,老沙紧紧跟在后面。隐隐约约的听大拿说:“这人三十几了,都没个工作,看样子挺可怜的,这年龄,不是走投无路,谁来做保安,你们可别欺负他。。。。。。”


  老沙跟着大拿等三人,到了泵机房。这个泵机房就是一个巨大的水井,当年钢厂红火的时候,需要一些降低工作车间空气温度的冷却水循环,这种冷却水不直接进行炼钢的工业流程,所以对水质的要求并不高,于是就打了一个深井,利用井水就足够了。泵机房有两组大型的机泵,还有一台操控台,几根巨大的钢管管道从机泵的上方牵引出去,架在空中,伸向炼钢的车间。
  现在钢厂早已停产,泵机房早就没人用了,里面的机器布满了灰尘,就是一个摆设。看来是大拿他们请人在机泵的地面上凿开一个坑洞,把地面下的井壁用乙炔割开一个口子,然后放了一个潜水泵下去,每天泵水上来作为生活用水。
  大拿开启潜水泵,听见潜水泵空转的声音,很明显,井下面没有水了。老沙也主动请缨,爬到坑洞下,耳朵贴着钢质井壁外侧,用手轻轻的敲击井壁的钢外壳,判断下面的还有没有井水。
  但是老沙听到的声音,让他十分的震惊。根据井壁发出的沉闷回响,井下面应该是还有水的,而且水不少,从潜水泵的声音上分析,潜水泵也没有损坏,只是为什么潜水泵抽不上来,还真是一件奇怪的事情。
  老沙心里犯怵,但是也没把这事告诉大拿。
  大拿问老沙:“什么情况?”
  老沙回到地面上,摇头说:“我也不清楚,可能是管子被堵住了吧。”

  第一天上班,就这么过去了,大拿带着老沙在厂子里转悠一遍,告诉他巡逻的路线,要注意某些地方需要留意。
  “厂子里没钱了,很多保卫设施都是形同虚设,”大拿临下班的时候说,“所以我们要提高警惕一点,现在青花瓷的事情又闹的厉害,晚上指不定有小偷就进来了。”
  老沙点头,准备下班。
  “你不换衣服了吗?”大拿提醒老沙。
  老沙把自己的衣服拿在手上,“不换了,就这身挺好。”
发帖时间:2013-12-15 20:55:00
  @蜡笔小新打水怪 158楼 2013-12-15 20:40:00
  老蛇,我又出现了,真是不打不相识,我又来骚扰你了,请问你总写这样鬼气森森的意淫的鬼怪恐怖故事,半夜敢走在无人的小路吗?凌晨有人喊你的名字你敢回应吗?你被窝里有个冰冷的女人的尸体你有什么反应?哈哈。
  -----------------------------
  @蛇从革 160楼 2013-12-15 20:46:00
  看来你还是对我没有调查清楚啊。
  我写灵异,写恐怖,我也科幻,我也写传奇,我还写青春励志。
  -----------------------------
  @蜡笔小新打水怪 166楼 2013-12-15 20:49:00
  没吓唬住你,哈哈。
  -----------------------------
  至于说半夜敢不敢走无人的山路,你可以看看我写的一个中篇《但行夜路必见鬼》,就知道了。
发帖时间:2013-12-16 22:32:00
  我听到老沙说到这里,忍不住笑,然后对老沙说:“你跟我说的什么青花古瓷,是在钢厂地下的一个墓穴有关吧?”
  “是的。”老沙回答我。
  “你这个故事编的不好,”我笑着说,“有漏洞。”
  老沙愣了愣,然后问我,“那你倒是说说看,有什么漏洞。”
  “刚才说,看到泵机房的输水管管道架设出来,构成了一个卐字型。”我微笑着说,“你应该知道卐字型是什么涵义吧。”
  “是啊,我就是看到了这个卐字型,才猛然发现有问题的。”老沙说,“这个卐字的形状,是佛教的一个符号,如果在庙里就无所谓了,如果在民间,那是和尚做了法事后,用来镇邪的,钢厂的地下有很邪性的东西!”
  “你说古墓里有很邪性的东西,”我点着头说,“可是你知道吗,但凡中国跟墓葬有关的文化,都和佛教没有太大的联系的。”
  “这话你怎么讲?”老沙有点蒙,“我读书不多,还不是很明白。”
  “中国的传统宗教是道教,所以风水啊堪舆啊,墓葬文化都是跟道教有关,”我顿了顿,继续说,“可是佛教没这么些讲究,佛教讲究四大皆空,和尚死了都是火葬的,最多死后刨出几颗烧不化的胆结石,说是舍利子,然后放到舍利塔里供奉起来,算是比较讲究了。”
  “我明白了,”老沙说,“你的意思是这种大型的古墓,如果有问题的话,也是中国人道教方面的做法,和佛教无关,所以地面上的泵机房伸出四个钢管,构成一个卐字型,只是个偶然。”
  “对,”我说,“这个根本就是两种不同路的东西。”
  “你错了,小徐。”老沙对我说,“你犯了一个错误。”
  我摊摊手,做出一个不解的姿势。
  “古墓是金元时期的古墓,”老沙说,“可是钢厂是六十年代建设的。”
  我一听,马上就明白了老沙的意思,我把思路给整理一下,对老沙说:“是不是这样,勘测队发现虎符镇附近有铁矿,然后开始建厂,当建厂的时候,这个古墓就已经有人知道了,但是出于某种原因,这个古墓的消息,并没有对外放出风声。不过有领导知道这件事情,而且很迷信这个,或者在修建钢厂的时候发生了一些意外事件,又无法解释,所以他们请来了一个和尚身份的人,用某种特殊的布局,镇住地下的东西。。。。。。”
  老沙偏着脑袋,向我微微点头。我知道我猜对了。
  想明白这点,我忍不住好笑,六十年代,正是文化大革命的时候,那时候三线企业如火如荼,我很难想象,坚持无产阶级革命的那些坚定的建设者,怎么会认同一个和尚来钢厂做法事,而且是镇住地下的某种邪性的东西。
  这个实在是太矛盾。但我也不能去辨伪老沙说的话了。这个世界并不是非黑即白,很多相互悖论的事情也是会同时存在的,我已经屡见不鲜。于是我只让老沙继续说下去。
发帖时间:2013-12-16 22:48:00
  回复第189楼, @zlyli
  “卐”字型
  究竟是纳粹还是佛教标志啊
  --------------------------
  @回眸一笑白闻声 219楼 2013-12-16 22:43:00
  纳粹和佛教是反方向的
  -----------------------------
  佛教里的万,两个方向都可以。
  纳粹的标志是两个S的形状。
发帖时间:2013-12-17 11:13:00
  @毒蛇Viper毒蛇 235楼 2013-12-17 10:46:00
  为毛不跟我合影
  -----------------------------
  茄子
发帖时间:2013-12-17 11:37:00
  @凡目 232楼 2013-12-17 09:15:00
  @蛇从革 :楼主高才,本土豪赏1000金聊表敬意,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助楼主再造高楼神话。【 我也要打赏 】
  -----------------------------
  谢谢木木。
发帖时间:2013-12-17 15:46:00
  @天边的四叶草 266楼 2013-12-17 15:42:00
  老蛇又开始了,启动追文模式!求抱抱求茄子.......... @蛇从革
  -----------------------------
  茄子
发帖时间:2013-12-17 18:10:00
  @本大爷才是帝王 278楼 2013-12-17 17:56:00
  大爷的。以为封号禁言就能阻止我顶贴的脚步了吗!!!
  -----------------------------
  和大爷茄子一个。
 
Email我们 | 关于 | 留言
Copyright © 2010-2018 WWW.KanLouZ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黔ICP备15010001号-1
请记住我们的永久域名(看楼主的中文全拼):www.KanLouZhu.com
本站关键字: 看楼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