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搜索

天涯社区

百度贴吧

搜狐社区

豆瓣网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看楼主> 天涯社区>莲蓬鬼话>个人耳闻,可信度很高的鬼故事
 
 
 
个人耳闻,可信度很高的鬼故事
阅读操作: 加入书架 | 打开书架
页面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鼠标双击滚屏 (1-10,1最慢,10最快)
发帖时间:2015-01-17 22:03:54
  阎王叫你三更死,谁敢留人到五更
  赣西,地处丘陵,没有什么大山,但地势纵横。在很长的时间里,处于比较封闭的状态,因而很多故事,很少受到外部的影响。从真实的角度来说,剔除了外地传说或故事融于本地文化的因素,因而个人觉得真是度要大一点。
  我所讲的一些故事,基本上是听来的,那些没有具体当事人或者没有证人的故事,我是不会写上来。第一次发帖,先啰嗦几句,权当作为引子了。
  在我们那,有这么一个说法:凡是上吊而死的人,是不能投胎转世的,鬼魂会一直在人间游荡,唆使另外一个人上吊后,作为替身,才能投胎。非常恐怖的是,它只会在亲戚、朋友、熟人之间下手。因此,经常有这样的例子,某人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之下,忽然间就选择了上吊。乡下人口本来就不密集,加上上吊而死的人,表情总是很狰狞恐怖的。每发生一起,总让人心惊胆战。
  这个故事发生在我隔壁村,现在还有很多见证人。
  大概是在70年代,那时交通还不发达,要到县城,必须步行,大概有六十里路吧。一天要来回,必须起很早赶路。有个人要去县城办事,为省钱,他老婆半夜就起来做好了饭,他有说有笑地吃完就出门了。因为夏天,有雾。加上乡下人本来就少,还要走山路。一向胆大的他还是有点怕,因此走得很快。忽然,看到前面有个模糊的人影。乡下人同村一般都很熟悉,这个身影走路的样子他非常熟悉,但是就是想不起名字。于是小跑地追上去,可不管怎么追,总是有一段距离,大声招呼,那人也不回头,追了几里路,前面的身影忽然间不见了。这时,他猛然间才想到,刚才那身影就是几年前吊死的某某!他一下子瘫在路上,过了很久,才哆哆嗦嗦爬了起来,然后拼命往回跑。实在跑不动了,站着喘气,一抬头,发现某某就笑眯眯站在面前,手里拿着一根棕绳,居然开口说话:“老庚(我那对熟人的称呼),今天你要走了!”然后又不见了。说来也怪,他听完后反而不怕了,没事一般慢慢走回家。并且把这事和他老婆说了。然后叫他老婆做饭,他老婆说你才吃完出门怎么又要吃,他说饿了。吃完又洗了个澡,一切正常,可没过多久,精神一下子错乱了,不停摔东西,然后找绳子去上吊。他老婆拉都拉不住,连忙找来邻居和他的兄弟帮忙,四五个男人才把他按住在凳子上。一下子整组的人(生产队)都过来了。到了下午,他神情似乎又清醒了,能和大家聊天。他老婆就去做饭招待大家。然后,他说有点累,就进房间睡觉了。有个年纪大的,留了个心眼,等他进门后就把门锁了。一群人就在房前抽烟商量怎么办。等到吃晚饭时,大家把房门打开一看——他用自己的裤带在竹椅上吊死了。没有人能相信,一个人怎么能在不到身高三分之一的竹椅上吊死(产竹子的地方的人应该知道竹椅是什么样的),并且死得这样悄无声息。
发帖时间:2015-01-17 23:27:00
  第一次发帖,是不是在这接下去写就成为连载?
发帖时间:2015-01-18 00:54:00
  一种很神秘的动物
  麂子,恐怕在很多地方都有,但在我们那,却是一种很神秘,甚至说是很灵异的一种动物。
  一般来讲,它是非常机警的,即便用猎枪,也是很难猎捕到的。但非常奇怪,有时候,它会变得很迟钝,甚至有人在野外徒手抓过。更有甚者,它会神不知鬼不觉的跑到人家家中。当然,这就是它灵异的地方。绝对不是编故事,徒手抓过或用木棍打死过麂子的人,基本上都要倒大霉,而我就见过其中的几个。如果家中跑进来麂子,基本上是要死人的。
  在我七八岁的时候,有一次,一只麂子居然白天跑到村中的稻田里,然后一大群狗疯狂追逐,非常奇怪,这只麂子居然往我们生产队跑,并且一下就跑进了一户人家的客厅中——那么多条狗在追着咬,却没有一条撵上它。最后被打死了。非常恐怖的是,第二年夏天,这家的男主人就被一个雷电劈死了。从此让我对这种动物产生了无比的恐惧。还有一家更惨。这是我们村上了年纪的人都知道的。有一天,这家人围坐在桌子上吃饭,吃着吃着,发现桌子底下有一只纯白的动物,开始以为是一只猫,男主人用脚踢了一脚想赶走它,它却仍旧蜷缩在桌底不动。等吃完饭一看,不禁大吃一惊,居然是一只麂子!要知道,这户人家住在村中央,周围紧挨着很多户人家,当时几乎家家养狗,这只麂子是怎么跑到家里去的,而且像猫一样温顺,又浑身纯白?这家人最后把它送走了,但仍没有逃脱厄运,短短几年,家中人几乎死光。麂子进门,几乎是下死亡判决书。
  不过,如果你是用火铳在山中猎杀的,那又绝对没有问题。它的肉质非常鲜美。按我们那的说法,野味中“獐麂鹿兔”,它的肉排名第二。以前野生动物多,像野猪野鸡之类的,根本排不上号的。
  在我们家那,还有一种捕麂子的方法,那就是下套。这个就更神秘了,神秘到颠覆我的世界观了——本人也算受过四年高等教育,学过《马克思哲学》的。下套的原理基本一样。野生动物都非常警觉,一般都会选择走熟路去觅食之类的,要是没有人类的话,这的确是很好的一个方法,极大地降低了风险。而我们人类抓住这一点,找到动物下山的主路线,再根据脚印,确定它的步幅,然后在它必定下脚的地方设套(当然,概率肯定不是百分之百,能不能设准还有运气成分)。我对下套还是有一定的了解!这种方法,在我们家那,套兔子、野猪、还有一些翻译不成普通话名字的动物用这种方法没有问题,唯独套不到麂子。我们这有人会设麂套,方法和我前面讲的一样,不过,下完套后,会在嘴里念一套咒语(或者是祷告吧)。也许有人会说这只是故弄玄虚而已,可是我们身边有很多这样的例子,师傅没“祷告”(一种师徒传承的仪式),下套套不住,一“祷告”,就能套住麂子了。
  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下套的地方一般离住的地方很远。我们一般下套,总是每天要去查看是不是套住猎物了。可学会套麂子的人,他们不用。因为他们的套如果套中麂子的话,会在晚上做梦梦见,第二天去收就可以了。我有一个邻居会这手艺,有一次缠着他去套。第二天一早,我就拉他去看有没有套中,他笑笑说没有,我不信,一去,果然没有,第三天,他又说没有,确实又没有,——那时我还小,对这极其有兴趣极大,邻居又经不住我缠。我的热情渐渐消散了,就再也不去看了。第六天,他却一大早把我从床上拉起来,说肯定套住了,一到山上,果然套中了,还活蹦乱跳的,应该刚套中不久。如果说这件事读者还觉得有疑点,那就是我那邻居每天天没亮就先到山上看一遍,然后在一个孩子面前表现一番——至少在我的观念中,好像还没有这么无聊的人吧!

发帖时间:2015-01-18 01:51:00
  但学会这种手艺的人,必须恪守“营口不营生”的法则,也就是一年只能套几只饱饱口福,绝对不能拿去卖,甚至吃也不能经常吃。否则,轻的自己折寿,重的断子绝孙。
  在我们隔壁村,有一个人会这手艺,年轻时他很谨慎,每年也就套那么几只。后来年纪老了,儿孙满堂又都不在身边,人生寂寞。禁不起周围的人对他的吹捧——他经常把麂子肉分给村里人,因而很多人说他怎么怎么厉害。年纪大的人就这样,因而,他就经常设套打发时日。有一天,他设完套回家,正睡得迷迷糊糊。窗户忽然“砰”的一声打开了,他一下子就惊醒了,推开门,发现外面一点风都没有,这时,他有点怕了,关上窗躺在床上一直睡不着,快鸡叫的时候,模模糊糊看到一个白须老人站在床边,也不说话,就是板着脸瞪着他。他确定自己没有睡着,最后这个白须老人在它肚子上轻轻摸了一下就不见了,他后来不知道怎么就睡着了,等醒来,忽然就病得很重,床都起不来了。他的邻居急忙把他在城里的几个儿子通知回家,儿子们自然想赶快送父亲去城里的医院,他却坚决不同意,一定要等到我前面说到的那个会下套的邻居去他家,他们是关系很好的朋友,他才肯去医院。我那邻居风急火燎赶到他家时,他老泪纵横说:“老庚,我去了就没的回来了,病是没的治了!我这是去治命啊!不去,我这几个儿子会丢脸,人家会说爹病了都不送去治,活活病死了!”我那邻居说:“而今医学发达,治得好!”他摇了摇头,把事情和我邻居讲了一遍,我邻居也就不说话了。他临走时交代我邻居:“你去帮我收一下某某地方的麂套,要是麂子还是活的,你帮我放生。要是死了,你到我家拿我穿的两件衣服包了,挖个坑埋了。”我邻居到山上,找到那个套索,顿时吓得脸都白了——索套上的麂子有三只脚被套住,索套的锁口只比鸡蛋大一点,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同时套住三只脚的,哪怕是一只死麂子在那,有人想恶作剧,锁口也是塞不进去三只脚的。不久后那个人就死在了医院里面。而我的邻居,自从那次被吓着以后,再也没有套过麂子。
发帖时间:2015-01-18 23:11:00
  五矮子神
  在我们家乡,有一种被称之为“五矮子”的神仙(个人觉得叫精灵更贴切)。因为他们总是五个一群,个子不高,大概五六十厘米吧,头上有一个高高的帽子,一到晚上,能发出类似火光的亮光,但是光很柔和。很多科普作品上说野外的火光是磷发出的。我是不信的,如果说是磷产生的,那怎么解释他们会不停移动,而且移动距离还非常远,并且会伴随尖叫声、笑声、说话声?我们那很多人见过五矮子,而且他们似乎并不避讳人类看到他们活动。
  五矮子亦正亦邪,大部分时候,即便是表现“邪”的时候,可能更多也是在逗人类玩。我们村里有一颗大板栗树,那里曾经居住过五矮子,要是天气很晚,独自一个人从那树下经过,他们就会不断往你身上扔沙子。但绝对不会太过分,所以,人虽然会感到害怕,但过后不会像遇到其它灵异事件那样会倒霉生病之类的。
  五矮子神每个“人”都有一张弓,如果贸然闯入它们的禁地或者说冒犯了它们。它们会毫不留情射你,而且他们的箭有很多种类——鸡鸭骨头、羽毛、竹枝,他们应该是神箭手,可能随手拿起东西就能射。被射中了就比较严重的,因为这些东西会深入肉里,起初症状和生一般脓包差不多,然后越肿越大。一般的医生给你治疗,只会让你的症状缓解,但不会痊愈,甚至一拖几年。严重的还会造成残疾。我们家那有专门治被他们箭射中的人。如果你亲眼看过治这种伤的过程,一定会觉得:怎么可能?我对此略有了解,稍微讲一下他的神奇之处吧。首先,治病的人会事先祷告,然后会叫伤者自己去拿面粉和成团,加入一点门脚的很细很细的灰尘,还有(略去若干字,方法在我们那必须拜师学艺才能学到的,保密!),治病人会让伤者拿面团在伤口(脓包)上慢慢地滚来滚去。最后,仔细把面团分开,五矮子神的箭就包在面团中。我见过最大“箭”是一支三厘米左右牙签粗细的竹枝。我爸见过最大的是一段三厘米左右的鸡脚骨。只要把箭吸出来了,就可以自然而愈。
  五矮子神可能很喜欢吃鱼,而且捕鱼的方式和人类有相似之处——喜欢在河里放毒然后去捡。我们那有个人,一天走夜路,突然发现河里的鱼到处乱窜,然后就一动不动,他连忙脱了鞋跳下去捡,鱼非常多,而且很大。他越捡越纳闷,这条河怎么会有这么多鱼?这时,上游传出很大的笑声,他循声看去,只看见五个火光在河边走来走去,他顿时明白了。不过他胆子很大,背了鱼就往回跑,等到家一看,才发现自己背的全是石头。这样的故事很多,而且当事人平时都是很诚实的人,我有理由相信他们。
  五矮子神有时候会在人家家中生活。但他们有这么一个脾气。如果这个家庭兴欣向荣,日子过得红火。他们就会锦上添花,偷偷的把别人家的东西搬到你家——包括钱财。但要是你家开始颓败,他们就会转向,把你家的东西搬走,让你体会“屋漏偏逢连夜雨”的感受。所以,我们那人一般对他们敬而远之,如果到家里来了,一般都会恭敬地请他们挪地方,到别的地方去。
  关于他们的故事还很多,个人觉得他们是最接近人的仙族,有时间再讲几个了!



发帖时间:2015-01-19 10:34:00
  能推测出死期的棺材匠
  棺材匠,顾名思义,就是造棺材的人。可能很多人一听到这职业,心里总有一种阴森森的感觉。其实在我们那,棺材匠还是很受人尊敬的。因为他们的技艺比一般的木匠要高得多。但凡棺材匠,都是很好的木匠,但绝大部分木匠是没有本事造棺材的。
  顺便说一下,现在绝大部分地方都实行火葬,可能很多人觉得这是一个很遥远的职业,但在我们那,因为地处山区,土葬还是占主流。
  在农村,年纪大了的人,一生最后的心愿莫过于造一副好的棺材了。而这一般都是由儿子去实现。按我们那风俗,造棺材的木料是不能去买,必须由儿子去偷,而且一定要夜深人静的时候。当然也不不能算真偷。因为去之前,一般会先到山上去看好哪一棵树(一般是杉树)适合,然后再估一下价。砍完树,就会把红包放在树兜上。
  准备好木材,一般会事先和棺材匠打招呼,然后他会挑一个日子拿了工具到家里来。上门后也不会和人打招呼。拿了斧头就开始“出料”(纯手工把原木裁成长方体的木料),裁完第一根后,把斧头往长凳上用力一砍。这才和屋主打招呼喝茶。
  据说,棺材匠一进门动第一斧头,就大概能判断出睡这棺材的人还能活多久——看相、算命的人在断人寿命时,总是语焉不详,而且大多不准。但棺材匠话一出,基本八九不离十的。
  农村有很多事情,看似毫无道理,但事实又让人不得不信。所以就连孔子也说:子不语怪力乱神。不说,并不代表没有。
  我们村有个人,从山上摔了下来受了重伤。送到市里面最大的医院时,已经只有出气了。医生很明确表示,已经没有救了,趁还有一口气,赶快接回家,好死在家里。
  因为那时那人很年轻,大概四十岁。肯定没有准备好棺材。所以家里人一遍张罗去接病人,一边叫棺材匠火速造好棺材——我们那一般停尸两天。然后漆匠也叫好了,一造好马上涂点颜色(暗黑)。
  棺材匠进门出好第一块料以后,把斧头一扔,说要先回家干个某事。这边监工造棺材的人急得不得了。再加上要死的是他兄弟,一看到棺材匠居然跑回去了。火一下子上来了,跑到棺材匠家一通大骂。棺材匠一边听,一边做他的事,头也不抬。漆匠出来打圆场说:“老大,你不快搞出来,我上漆就来不及了!”棺材匠这才停了手说:“这材造了也没用!着什么急呢!”这个要死的人的兄弟也是一个火爆脾气,说:“你是个神仙啊!”棺材匠不紧不慢说:“神仙不是,这样,要是你兄弟没用上这寿材,你买几瓶酒请我和老九(漆匠)吃饭,要是我耽误了你的事,工钱不收!”要死的人兄弟说:“除非是有鬼,别说几瓶,十瓶都没问题!”
  那个要死的人接回家,亲戚朋友都来了。毕竟还这么年轻,儿女又都还小,实在令人伤感,女人们一时间哭成一团。棺材匠一边不紧不慢做手上的活,一边笑着对漆匠说:“把你这些漆倒到粪窖里去,搞的这里邋遢死了!”
  等到了下午,家里人主事的人把后事安排得差不多了,那要死的人忽然能动一下了,到了傍晚,居然能微微开口,叫他老婆熬点米汤给他喝,还说要浓点。
  一个月不到,那个医院说“已经不行了”的人,就已经能下田干活,和平常无异。
  棺材匠一下子名气暴涨,那个监工的兄弟,从此以后,再也不直呼棺材的名字,而是以“某师傅”(对有本事的人的尊称)相称。
  这位棺材匠还有一件比较有名的事。有个老头,六十上下,精神非常好,真的是声若铜钟,号称从出生没吃过药。棺材匠在他家造完老头的寿材,吃完饭,对他儿子说:“这寿材,只要干半个月就可以开始上漆。”他儿子也没在意,理解为棺材要等十五天才会风干。
  哪知老头不到一个月就死了,棺材都来不及漆。他儿子有点生气,背后常对人说:“都说某师傅有本事,我看都是蒙的!”
  有一天,棺材匠和漆匠都在村桥头聊天,那老头的儿子也在。棺材匠对他说:“我跟你说过你爸的寿材半个月就可以上漆呢?”“确实说过!”老头儿子说。“那你问一下老九,漆好要多久?”漆匠说要漆好要七八上十天(上漆中间要风干),“你再算一下你爸走得时间,看我是不是蒙对了呢?”棺材匠淡淡地说。老头儿子仔细一回味,这才信服。
  这位神奇的棺材匠断命事迹还很多,都是准到让我这个同村人都觉得是有人在编故事。就不多讲了。
发帖时间:2015-01-19 14:29:00
  @乾坤八卦震 24楼 2015-01-19 11:00
  好贴,继续更啊
  ------------------------------
  谢谢支持!
发帖时间:2015-01-19 22:07:00
  神秘的“下部鲁班”
  在我们那,有一种人是谁都不敢得罪的,那就是会“下部鲁班”的人。
  “下部鲁班”是非常奇怪的一个流派,从名字来看,大概是以鲁班为鼻祖的——这个没法考证,因为真正了解这种法术的人非常非常少。
  这种法术很奇怪,既不要修炼,也不要设坛做法。听说只要正式拜师,念念口诀就行。但是要学这种法术,有一个要求,就是“绝后”。如果没结婚的人去学,注定一辈子无儿无女;要是有儿有女的人去学,儿女也会夭折死光——试问谁愿意去学呢?不过,如果你学会,就几乎无所不能了——类似于西方电影里的先知了。

发帖时间:2015-01-19 22:33:00
  “下部鲁班”太过神秘,我只能讲几个小的故事,从侧面反映它的神通。
  我外公的兄弟,就会这种法术。据说,学过这种法术的人,一生都不能穿新衣服——即便是新衣服,也要剪几个洞。所以看起来很邋遢的样子。有一天晚上,我外公和他的兄弟坐在一起聊天,聊着聊着就饿了。我外公随口说了句:“要是有一碗腊肉(熏肉)就好!”我外公的兄弟很自然的说:“这个简单,等一下就有。”过了两分钟,我外公的兄弟对我外公说:“快去灶台上把腊肉端过来吃!”我外公到厨房一看,灶台上果真放了满满一碗腊肉,并且还冒着热气。奇怪的是当时他们聊天一动也没动,而且整个屋里只有他们两个人,而离这座房子最近的人家,即便用百米冲刺的水平跑,最少要五六分钟才能到这。外公的兄弟淡淡地说:“吃,能吃多少就吃多少(上世纪五十年代,一般只有过年过节才有肉吃的,肉是很珍贵的)”两人吃饱,还剩大半碗,外公的兄弟,起身就把剩下的肉倒到粪坑里去了。
发帖时间:2015-01-20 14:17:00
  接着讲讲我外公兄弟的故事,为了方便,就直接以外公称呼了。
  大概是在八十年代,那个时候经济逐步发展起来了。很多外地老板在我们那建厂。有个老板,在我外公家附近建了一座砖厂。大家都知道,砖厂污染是很大的,而且烧砖产生的烟雾,对周围的树林影响是很大的。我外公家那本来就有烧砖的传统,当地百姓知道选择居民区附近烧砖,大家日子肯定不好过,但农村人一怕权,二怕有钱人,当地干部拍了板,大家就敢怒不敢言了。
  在砖厂选址的时候,我外公就去看了。看完以后,就对那老板说:“老板,你在这烧砖,我家的松树怎么办?”那老板一看我外公穿得破破烂烂,衣服又邋里邋遢,也没当回事,就非常傲慢地说:“你的松山在哪?”我外公指了指他的松林,那老板一看,以为是我们当地人想借机敲诈他的钱,就粗声粗气地说:“隔了这么远,影响个屌啊!”我外公也没生气,就说了句:“好,你要在这烧就在这烧吧!”
  等砖厂建成,一共有三个砖炉,每个砖炉一次大概可以烧10万块砖。开工,点火一切正常,但到了出炉的时候,工人一打开炉,一下子吓呆了,整座炉的砖全部没烧熟,和放进去差不多(顺便说一下,以前烧砖,都是先用黄泥制胎),也就是三炉砖烧下来全是泥胚。这些核心工人都是老板从外地带过来的,都是经验很丰富的老工人了,这种情况,别说经历过,就是听都没听过。老板一下子慌了神,连忙找村干部。村干部问老板有没有得罪什么人,老板回忆说就是有个住砖厂旁边的老头来找过他。村干部一听就知道坏事了,买了好烟好酒到我外公家说:“老杨,人(老板)是我找过来的,看在我的面子上,无论如何,放他一马!你那树的事,我一句话。”我外公淡淡地说:“不晓得你什么意思,我又没捆着他的手不让他烧,他在那烧就是了!”村干部马上陪笑脸说:“而今三窑砖没一块烧熟了,除了杨师傅你,谁有这本事!”“乱说,每窑还是有一块熟的!”我外公很自信地说。不管村干部怎么求,我外公就是不松口。那老板也不服输,要工人把砖搬下来准备重新加煤再烧,搬到最后,果真发现每炉正中间的一块是烧熟的。这一下不服软不行,买了烟酒亲自上门赔罪:“杨老,你别看别人喊我老板,这些砖烧不好,真的过年都没法过!求你抬一下手!”我外公就说:“这不是烧砖的地方啊!”那老板一听,马上拍了胸脯说:“杨老,我日子也难过啊,你让我烧完今年,明年我自己带人拆窑!”我外公点了点头,老板回去,烧砖就正常了。第二年,拆了窑灰溜溜走了。
发帖时间:2015-01-21 21:48:00
  锯匠的故事
  锯匠现在很多人都不了解,因为这确实是一个已经消失了职业。
  和木匠不同,锯匠工作一般都是在大山之中,专门砍伐大树,然后由人运回家中供木匠使用,当然也做一些比较精细的工作,比如以前农村建房的屋椽,都是由锯匠在山中锯好。
  因为常年要生活在野外,特别是在深山之中。里面有很多奇人。今天故事的主角,和我家有点渊源,所以,他的事迹,我可以很肯定的说,绝对真实。
  这个人姓唐,高高瘦瘦,虽然常年在山中生活,但一点都不像农村人,看起来很优雅,甚至有点风度。人很豪爽,喜欢喝酒交朋友。唯一不足的地方就是比较洒脱,干活累了,把斧头锯子一扔,谁都叫不动。别人劝他,在外这么辛苦,怎么不抓紧多赚几块钱,他总是说:“人生在世,就那么几十年,该你有的,躺在床上也有人给你送来。命里没有的,累到死也是一场空。”
  他的本事,没有人知道渊源。但好像是个全才,看相、算命非常准,准到什么程度呢,我们那有个人,生了一个儿子,一家人很高兴,他却叹了口气对旁边的人说:“怎么这个时候生,这孩子,不要饭就是要短命啊!”——当时我爸在场。后来,这人确实是在二十多岁就死了。有时没事,很喜欢对没结婚的女子说:“某某,你会有几个子女,儿子在前,女儿在后。”没有一个不准的——当然,这都是后面见证的。
  而且会武功,农村挑谷子的扁担,随便在身上抽,扁担断了,人一点事没有,当时很多人试过。
  最让人钦佩的是,他的一些神秘本事,我不知道属于哪个派别,反正我们那人都说他会“邪教”,邪到什么程度呢?我爸亲眼见证过很多,我就讲几件吧。
  驱蚊,大家都知道,夏天山上蚊子特别多。老唐进山前,会在山脚停一会,然后念一段咒语,念完咒语,就会对大家说:“嗯,可以上山,日头在某棵树上前,不会有蚊虫!”说来大家可能不信,我爸跟他进过山,真的一天都没有一只蚊子。但太阳落在某树下后,下山收工的时候,蚊子就非常非常多,用手一抓,就能抓一把。
  定蛇,春夏季节,山上的蛇特别多,尤其是有水的地方。农村人这个季节一般都不敢进深山。而老唐他们从来不怕,穿了双解放鞋随便在山上穿行,从来没有人被蛇咬过。老唐说这叫“定蛇”,他们一进山,整座山的蛇都被定住了。具体怎么做到的,没有人知道。只是有一次,他在我爸面前露了一手。那天晚上我爸和老唐去一个朋友家吃饭(以前农村晚饭真的很晚),在一条小路上,看见一条手臂粗的蛇一半在路中间,一半在草丛中(头在路上)。老唐笑笑对我爸说:“看我给你耍个把戏!”然后念了一句咒语,那蛇瞬间一动也不动了。老唐又得意地说:“这不算本事,等一下我们回来的时候,蛇头会在草里,身子在路上。”当时我爸也就二十左右,很是好奇,饭都没吃好,就等着回家。老唐却和那家人喝得和高兴,回家时已经是三个多钟头后了。等走到那个地方,蛇果真还在,并且真的调了个向,身子在路上,蛇头在草丛中。老唐又念了句咒语,说了句:“可以走了!”那条蛇倏地就消失在草丛中了。整个过程,老唐没有动过这条蛇。
发帖时间:2015-01-21 23:13:00
  锯匠的故事(续)
  老唐在我们那最出名的一件事,是几乎我们整个村的人都见证了的(当然是我们上辈了)。
  我们那有户人家,住在半山腰,前面我讲过,我们那处于丘陵地区,住半山腰非常正常。有一年夏天,连下了几天大雨。那户人家后面的山滑坡了,而且滑得很大。把山上一棵两个男人才抱得住樟树滑了下来,正好盖住那户人家的房子,树和房子的夹角不会超过三十度。
  那时人穷,建房子是非常困难的事,树不砍掉,房子终究会被压碎。可整村都没有一个人有办法,因为只要树一锯,必定压在房子上。要是用绳索套住树往山上拉,坡这么陡,树又这么粗,就是整村人来拉,也肯定拉不住。再说,也没有这么粗的绳子啊。
  那户人家姓周,男主人平时很喜欢开玩笑,是一个很有趣的人,和老唐很说得来。那几天也愁得唉声叹气,老唐见到他,就笑着说:“老周啊,你叹什么气,你有福气啊!这树再滑下一点,你一家命都没有了!”老周苦笑了下,说:“而今有屋住不得,命也只剩半条了啊!”老唐拍了拍老周的肩膀说:“老兄,你要是能让我吃肉一次吃个饱,我帮你把树搬掉!”老周知道老唐有本事,但也不可能有这么大能力,以为是老唐开玩笑,心情不好的人,脾气总有点不好,就发了火:“你吃得了几斤肉?我家还有头猪,我去杀了,你吃得完?”说完就生着闷气走了。傍晚,老唐带了两个锯匠,拿了斧头锯子,走到老周寄居的地方,进门就大声说:“老周,猪杀了没有?”老周一看这架势,是真要帮他挪树了,但仍半信半疑。老唐没等他回话,就对老周老婆说,你去买点香烛草纸来,莫告诉别人做什么用啊。然后又对老周说:“杀猪舍的吧?”,老周忙说:“这有什么舍不得,就你们三个人,怕不够吧?我再去喊几个人!”老唐说:“我夜里来就是怕人多啊!”,老周老婆去买香烛草纸时,忍不住告诉了她的一个姐姐,这下可好,还没等老唐布置好法坛,村里的人涌来了一大半,都想来看看居然有这种事。老周狠狠地骂了他老婆一顿。老唐说:“没事!你只要他们站在某个地方,莫进来碍事就可以!”
  设完法坛,老唐三跪九叩,又念了一通咒语,然后对老周说:“把案板摆好,把猪揪出来,头朝某个方位!”老周叫了几个青年,把猪揪了出来按住,老唐拿出斧头往猪头上一斩,猪头一下子掉了下来。围观的人看得目瞪口呆,杀猪见得多,但用斧子能一斧头斩下猪头,真是奇闻。老唐把猪头提在手中,仔细看了一通,然后往空中一抛,等猪头掉地,大叫一声:“从某某方位请锯!”和老唐一起来的锯匠,拿了锯子,就从那个方位开始锯,但锯得很慢,老唐跪一下,他们就锯几锯。就这样来来回回一个多钟头,也没锯开多少。老唐叫老周撤了坛,然后叫两个同伴收了锯,自己拿了斧头到树下,然后叫老周和他的同伴去把围观的人赶到某个方位,距树比较远了。然后就一个人在那用斧头砍,围观的人只听见老唐一斧头下去,整棵树就很厉害地晃一下,又一斧头,树又晃一下。大家顿时大气都不敢出—— 一斧头能让这么粗的树晃得这么厉害,怎么不叫人心惊胆战?老唐砍了一阵,忽然打了个呼哨:“呜——呼——”这个“呼”拉得特别长,然后把斧头往空中一抛(夏天晴天有月亮的晚上光线一般很好)这是,他的俩个同伴突然在后面放了两个爆竹,围观的人一惊,都回头看发生了什么事。正好,前面又“呀——轰”的一声,这棵要两个男人才抱得住的大樟树,硬生生的往山后倒下去了。在场那么多人,没有一个人不惊骇。如果我能画个示意图图,大家可能更理解我的惊叹了——后来老周家在别的地方建了房子,但老唐砍的那棵树的树兜还在。
  更奇怪的是,大树倒下那一刹,大家都回头去看老唐的两个同伴去了,没有人见证那么粗的一棵树,是如何向高处倒下——当时树和房子形成的夹角不会超过三十度的!
  据说有个人当时没回头,他看到从天而降两只有水桶那么粗的手,抓住树顶,直接往后拉的。但这个人向来神智不大清醒,也不能作证。
发帖时间:2015-01-22 23:09:00
  锯匠的故事(三)
  接着讲老唐的故事吧。因为他人豪爽,而且很多本事大家都亲眼所见,所以有很多年轻人想拜他为师,他也乐意教。但是,他有个习惯,就是不会认徒弟,只要你诚心想学,都会教一点,不会多教。用他的话来说,学得再多也没什么用,而且他的很多本事,用多了,反而对自己有害。
  但是,自古好汉阵上亡。他在我们那失了一次手,然后就消失了。
  在我们村附近,有一棵大松树,有多粗呢?大家可能看过老式的八仙桌吧,那棵树中间部分横截面能做两张八仙桌。更为奇怪的是,这么老的松树,树皮却油光发亮,旁枝很少,直插云霄,远看像一张巨伞。当年大兴水库,我们家在淹没范围之内,再加上当时搬迁,重新建房需要大量木材,所以就请老唐他们来锯倒做房椽。
  老唐这次却显得有点犹豫,当时我爸正跟着他学点东西,所以知道。他在树周围转了很多次,然后对我爸说:“某某,这棵树是镇你们这风水的,你信不信,树上有穿山甲一只,棋盘蛇(五步蛇)一条。”我爸虽然相信老唐的本事,但也将信将疑,蛇虽然会上树,但不可能会上到这么高得树上去吧,树上又没有鸟窝之类的,穿山甲更不可能爬这么高吧。然后老唐又找到当时的队长说:“某某啊,你们要是不缺木料,这棵树就让它烂在水下算了!”队长是党员,上过战场,对此不屑一顾,坚决要锯。
  锯树前那天晚上,老唐显得很焦躁,不停交代他的同伴:“某某,你站某个方位,某某,你站那个方位,斧头千万莫松手,某某,你拿墨斗站在某某方位,要凶神恶煞的。这次真的不是耍的!”
  因为锯这么大的树,大家都觉得挺稀奇,当时娱乐少,再加上中国人喜欢看热闹的习性,所以围观的人自然不少。老唐不停交代大家,树会倒在某个方位,千万别往那边走。
  开始锯树后,一切都很正常。这么大的树,从一边开始锯肯定不行,因为锯子没有这么长,所以必须从四个方向锯,前面三个方向很顺利,一下子就都锯到位了。等到锯第四面时,怪事出现了,锯刚下去不深,就拉不动了。老唐一看,什么话也没说,只是招呼同伴抽烟,等了很久,再去拉锯,又感觉一点阻力都没有,一用力锯子就能进去很深。但令人惊骇的事发生了,明明已经锯到头了,也就是松树已经完全锯断了,但就是不倒,当天风还不小,树再风中摇晃不停,但是摇来摇去,就是倒不下来。老唐顿时显得很惊慌,脸色全变,不停围着这棵树念念有词。这时,他的一个同伴忽然间倒在地上,口吐白沫。老唐大喝一声,操起一把斧头,往树顶方向用力一甩,当斧头到达最高点时,树“轰”的一声,呼啸着倒了下来。当时在场的人看得真真切切,树倒地那一瞬,一只穿山甲和一条一米来长的五步蛇从树中弹了出来,然后重重地摔在地上。奇怪的是,那蛇好像没有受伤,不停地吐着信子,发出嘶嘶的响声,盘在穿山甲旁边,就是不走。老唐和同伴架起那位倒地的同伴,斧头锯子这些工具都没收,就神色匆匆跌跌撞撞往回跑,围观的人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也跟着跑了起来,顿时乱作一团。
  在路上碰到了队长,老唐脸色惨白,哆哆嗦嗦地说:“没封住,料(木材)可以去锯,但千万别叫出人的名字,我们要请辞了(请辞在我们那的意思是事情办不了,表示抱歉的意思),裁料时(把树截成一段一段)千万千万莫叫人名!”然后什么都没拿(锯匠常年在外,炊具被服都带得很齐全的!)就狼狈的走了。
  老唐那位倒地的同伴,在回家的半路上就死了。
  有人后来见过老唐一面,人很萎靡,一点都没有以前的风采。据说,老唐对付居住在大树上的仙灵的方法,非常霸道。一般人,都是先请仙灵挪地方,然后砍树。而老唐,是先把八面的门封住(大概是八个方位),把仙灵逼住,然后作法将其打散。手段非常狠毒。锯我们村那棵大树,有一道门没封住,仙灵逃出来后,索了老唐同伴的命。
  老唐家离我们那不是特别远,但在通讯手段不发达的年代,只要不来往,就很容易中断联系。但到现在,谈到某某人有什么样的本事,很多都是师从老唐的。
  顺便说一下,大概四五年后,那年水库枯水,当年砍树的地方露了出来,因为那时大家只把树的主干运走,那些粗树枝还在,有个人就在那劈柴。正好一个放牛的从远处看到他,就直呼那人姓名,那人应了一声。然后回家就发了精神病,嘴里总是念念有词,后来一直没好。
发帖时间:2015-01-23 15:29:00
  九龙水的故事
  在蓬莱看了不少故事,有一部分是讲自己得到了一本书,然后怎么怎么样。我个人是不大相信的。至少在我们那,所有的法术(暂且这样称呼吧),要学的内容一般都比较简单,最重要的是教你的人对你的认可——我觉得这是一种神秘力量的传承。
  举个很简单的例子,就比如说小孩受到惊吓,那些诸如“我家有个夜哭郎”的口诀,识字不识字的人都能掌握,可是不是背下来就有用呢?答案肯定是否定的。
  我外婆的故事就很能证明我的“神秘力量传承”观点。
  她有一项技能,那就是会九龙水,所谓九龙水,就是人被鱼骨头卡住后,喝一口或几口开水,鱼刺马上消失。在农村呆过的人大都有这样传奇的经历吧——当然,很多科学解释说这是安慰剂作用。但是,我们假设一下,一个不懂事的孩子,你骗他说你会这法术,他喝一口水能把鱼刺吞下去?
  九龙水似乎有很多派别,有在水前祷告的,有用手在水前写字的。但说到神奇,是我外婆的方法。只要你能听到她的声音,即便没看到她人,比如你在厨房,而我外婆在房间,你被鱼刺卡住了,只要叫一声,她吩咐:“喝口水就好了!”只要一口,不管大口还是小口,立刻见效。这个我不止一次试过,百分之一百有效。
  据我外婆讲,她的这项法术,没有任何口诀,只要在脑海中想想当年那师傅教她的情景就好。但是,她的这项法术不能传徒弟,所以,自从她去世了,就永远的消失了。为什么不能传徒弟,这里又有一个故事。
  那是解放战争时期,有一个国民党逃兵,躲在我外婆家附近的山上,白天不敢下山,怕被再抓去。只有傍晚才敢下来找点吃的。我外婆和另外一个女孩子(当时都没出嫁),看他可怜,就每天都留一点饭给他吃,那时的人就是淳朴啊。那人在山上待了十几天,大概估计他所在的部队开拔了,就打算逃回家。临走之时,为了表示感谢,就把他的本事和两个女孩子一一说了,让她们各自选学一样。我外婆家靠近河边,经常吃鱼,就选了九龙水。另外一个女孩子,选了治蛇咬伤。那个逃兵对我外婆她们说:“以后你想一下我现在的样子就可以了。我报恩,只报你们一代,你们的子孙,那就报不了了!”
  我外婆她们两个,在当地一下子都小有名气。特别是那个选治蛇咬伤的女孩子,后来还靠这赚了一些钱。奇怪的是,她治蛇咬,用的是草药,她死后,他儿子继承了蛇药,但是没有任何效果。
发帖时间:2015-01-23 22:21:00
  一个奇怪的看相人
  这个人是我的同乡,姓高,是我邻居的外甥。今年大概五十来岁吧。
  他这人长得比较丑,是那种丑到见过一次基本不会忘记的类型。高高瘦瘦,脑袋小而尖;眼窝深陷,眼睛却极小;鼻梁很高,却明显现出几道波浪般起伏;脖子很长,但总是好像伸不直。走路的时候,总是低着头,并有节奏地晃动,好像在地上找什么东西似的。总之,在他身上,一切都好像极不协调,所以至今单身。
  在讲他看相之前,先讲点他的轶事。
  绝对不是不敬,他这人谁看了都会觉得他智商肯定不高,并且似乎确实是这样的——你和他聊天,总是他在喋喋不休,你根本没什么机会说。而且做事干活,动作极慢,要是跟他一起干农活,我们那人都宁可他在旁边坐着,因为他也干不了多少,反而碍手碍脚。这样的人,放在农村,基本就是一个废物。
  但是令人不可思议的是,他对音乐却非常精通,二胡、笛子、鼓、锣等等都有很高的水平,其实他也没有多少机会接触这些东西,练就更少了。我们那人去世了,要请道士超度。道士念经,需要几种乐器配合(鼓、锣、笛子、二胡等),他十几岁的时候,就能直接和道士配合,丝毫不差——而他和道士根本不认识,更不懂念经。
  最让人不解的是,他非常会下象棋,在我们那几个镇,是很有名的。而他出名那次,和《棋王》里的情节极其相似。虽然我也担心有读者认为我是凑字数,但我还是要讲一讲。
  他读书成绩是非常差的,以前读书,要是成绩不合格,就不能往上升,只能留级。他差到什么程度呢?用他老师的话来说,就是胡须读白了还会呆在一年级——他最高学历也就是小学一年级,字也认不了几个。
  乡下会下棋的人也少,何况,谁会和这样一个人切磋呢!
  但他却干了一件让认识他的人震撼的大事。
  有一年,我们市里举行了一次象棋大赛,在市礼堂决赛。正好那天他进城去了。他这人喜欢凑热闹,又没钱,就专往人多的地方钻。那时候比赛也没现在这么多规矩,他就进去看(应该是混进去的),顺便啰嗦两句,我们市以前是地级市,管辖范围比省会还大(意在说明比赛规格)。
  他在里面,这桌看看,冒出一句:“怎么能走这呢?”那桌看看:“这棋下屎(坏)了!”最后走到当时最有水平的一桌,人家红方已经下了子,他一下子把棋拿了起来,愤愤的说:“这步都看不到?你先将(省略若干字),然后演练了一下他的下法,两个棋手和旁观的人都被眼前这个看起来很傻的后生镇住了。当时的组织者也有眼光,破例让他进入决赛。当时规则很简单,就是车轮战。没想到,他居然下到了最后。要是没有亲眼所见他的奖品——现在只剩下用漆写了字的搪瓷杯(有名字的)。最后,他得了亚军。下完后,赛事的组织者问他:“你这后生什么名字?哪个乡的?”他随口口报了一下,扭头就跑回家了。
  十几天后,市里面居然派人把奖品送到他所在的乡里,然后问乡里干部:“你们乡里有没有这个人?”也正巧,有个干部和他是同村,一听这事,连说:“你们肯定搞错了,他还下象棋,象棋子他都认不清!”市里来的人没办法,只能叫乡干部把他叫到乡里,一见到他,送奖品的人连说:“就是他,就是他!看一眼就记得”然后拉着他的手,说:“恭喜,恭喜,你得了二等奖。”他半天冒出一句:“下棋还有奖啊!怎么是二等奖?那个老贼(我们那对年纪大的人的谑称)根本将不死我,要和棋的,他在那磨来磨去,等得我屌痛,送给他赢的!”
  和他下棋,恐怕很多人心里都有揍他的冲动,他好像不懂什么叫尊重人,等你摆好,他就不声不响的把自己那边去掉两炮一车,也不征求你的意见。不过,这样下,至今还没有人赢过他。另外,他下棋很怪,棋一摆好,浑身肌肉就都好像在抖,烟叼在上嘴唇上,然后不停发出嘶嘶的声音,好像鬼上身了一般。
 
Email我们 | 关于 | 留言
Copyright © 2010-2017 WWW.KanLouZ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黔ICP备15010001号-1
请记住我们的永久域名(看楼主的中文全拼):www.KanLouZhu.com
本站关键字: 看楼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