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搜索

天涯社区

百度贴吧

搜狐社区

豆瓣网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看楼主> 天涯社区>莲蓬鬼话>我在泰国开淘宝店卖小鬼的那几年
 
 
 
我在泰国开淘宝店卖小鬼的那几年
阅读操作: 加入书架 | 打开书架
页面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鼠标双击滚屏 (1-10,1最慢,10最快)
发帖时间:2014-08-18 21:19:43
  鬼这东西,很多人信,也有很多人不信,在去泰国之前我是压根就不信这个,但一个远房表哥的长途电话改变了我的命运。我不但信了鬼,而且还卖鬼,有人可能会说你在吹牛吧,撞了鬼躲还来不及,你还敢卖?
  没错,我不但敢鬼,而且还在淘宝开了店,总共干了有三年吧,交易量说实话并不高,平均俩月才能开一张。但这并不是经营不善,而是我卖的商品太特殊,不是你付了钱就能买到手的,要看人,看机遇,看时间,还得看我手上有没有货,也就是鬼了。
  估计可能有人会问我的店名,别问,因为我关店洗手已经快八年了。因为工作忙,可能不会每天更新,各位也不要私信问这问那,我不提供任何咨询。
  这些年我结了婚,孩子也五岁了。有时候想起开鬼店的那几年,心里头还有点儿怪怪的,因为遇到的怪事太多。说实话,钱是赚了不少,但也得罪了很多人,甚至鬼,好在我收手早,不然现在大家可能看不到这个贴子了。
  在泰国,养小鬼、古曼童、下降头这类事非常普遍,淘宝上相关的店也有很多,我并不是独一份,但那些店主是否也和我一样,碰到过这么多离奇诡异的事件,那就不知道了。
  前几天楼下新开了一家卖泰国佛牌的小店,店主跟我吹嘘他精于此道,我很担心,这种人不但坑自己而且还会坑别人,所以才有了发这个贴子的念头。大家也不要好奇心太重,鬼这东西别随便买,不然后悔。

  
新浪微博:http://weibo.com/5262410967
11-11 11:11
微信公众号:guidianzhutianqi(鬼店主田七的全拼)
也可扫下图的二维码添加。每日发送与泰国有关的一切知识,并与读者互动。


           
发帖时间:2014-08-19 00:11:00
  有几个朋友发私信问我还卖不卖这类东西,其实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要不是7年多前我就洗手不干,可能现在都没命了,大家不要再问这个问题,谢谢
  
发帖时间:2014-08-19 09:25:00
  看着这两瓶颜色黄金的虎骨酒,表哥有说不出的高兴:“弟弟,我在泰国这几年得了类风湿,虎骨酒最好了,可不能浪费。海关那帮家伙,罚没的东西一是拍卖,二是私分,千万别便宜了他们。”
  表哥这工厂里有二十多人,中国人不到七个,都是南方的,没有东北人。表哥对我很好,可能是太长时间没看到老乡了吧。报销了路费后先带我旅游,曼谷,清迈,芭堤雅,趁着表嫂不在场,我有生以来头一次看到了劲爆的男女真人秀,那时的心情简直无法形容。
  表哥的生意非常赚钱,他的独楼里全是最新的家电,用的手机也永远是最新款,记得那时我用的手机是诺基亚3310,而表哥用的是摩托罗拉的V3。可不知道为什么,四十多岁的表哥没有孩子,我也没细问。有一次表哥去银矿办事,我在家里找什么东西忘了,东找西找都没有,来到顶楼看到有个房门关着,这十几天我从没在意过这个房间,估计是放杂物的,就随手拉开,看到里面的东西,我愣住了。
发帖时间:2014-08-19 12:55:00
  我原以为这是个房间,其实却只是个比大衣柜还小的空间,里面有个木制的龛架,分为几层,最中央的一层有个银制的小龛,最多也就是一本书那么高,正面是个透明玻璃罩,里面有个涂着金粉的东西,形状有点像人形,但又太小,以一种怪异的姿势半蹲半跪在里面。
  银龛周围堆了很多食品和玩具,有香蕉,养乐多酸奶,水果,还有成包的泰国虾条、芒果干和一些饼干等物。我不知道这是什么,但能猜出肯定是供奉的什么,于是就关上门退出房间,继续找东西。
  看到那个东西之后,我才回想起这些天表哥经常把一些零食送上楼去,要是和我出去旅游的时候,也会每天打电话给表嫂让她别忘了送吃的玩的。开始我还以为三楼有什么宠物,可再聪明的宠物也不可能会玩塑料水枪吧?但碍于不太熟,也不好发问,现在我才明白,这些东西是供奉给那个东西的。我以前在同学家看过供佛的地方,吃的有,但头一次听说给佛供玩具的。
  晚上表哥回来了,看样子收获不少,带着我和表嫂去本地西城一家海鲜酒楼吃饭。他多喝了几杯,这半个多月来算是喝的最多一次了,我酒量一般,不过好在他不拼洒,只是自己一杯一杯地灌,表嫂也不劝阻。
  他边喝边哭又边笑,我借此机会问他:“哥,你们咋没要孩子?”
发帖时间:2014-08-19 16:36:00
  表哥喝在兴头上,听了我的话,嘿嘿笑着对表嫂说了句,看来是把我的问题翻译给她了。表嫂的脸顿时沉下来,我马上闭嘴不再问。可是表哥却拍拍我肩膀,硬着舌头说:“你哥有孩子啊,现在都快三岁了。”
  我很奇怪,还要问什么,却被表嫂打断。她讲的是泰语,我听不懂,但猜也能猜出大概就是“不许再说”之类的话。可表哥已经被酒精麻醉,不以为然的推开她,对我说:“弟弟,哥有个儿子,就住在家里的楼上。我儿子可好了,又听话又懂事,而且还能保佑我财源广进。可惜啊……就是你嫂子没法再生,不然我们老吴家这香火就——”
  他的话又被表嫂给打断,她拉起表哥就往包走,还带着歉意地对我说了几句话,我明白她的意思,只得跟着表嫂一块儿结账叫出租车回家。
  晚上用表哥的电脑上网,和一个同学聊QQ谈起这个事,这家伙最大的兴趣爱好就是研究神神鬼鬼这类东西,听了我的描述,他立刻说我表哥供的并不是普通的东西,而是“金童”,是用夭折或未出生的婴儿制成的供奉物,但要由法力高强的法师或僧人作法开光之后才有效果。我听了吓得够呛,心想东南亚人就喜欢玩这类东西,把中国人都给带坏了。
  同学让我拍照用QQ传给他欣赏一下,我气得骂他:“你他妈的不知道我用的是诺基亚3310啊,这手机有拍照功能吗?”但同学不甘心,让我想办法拍张图片留着,我先答应下来,但没打算照办,万一被表哥表嫂发现就不好了。
  当晚睡觉,半夜迷迷糊糊的时候听到三楼似乎有什么动静,我爬起来开门,听得更清楚了,从楼梯传来一阵阵的哭泣声,像男又像女。我吓了一跳,心里在犹豫:上去看看?
发帖时间:2014-08-19 22:11:00
  本不想这么好奇,但楼上的哭声更加清晰起来,是表哥的声音。我担心表哥大醉后会出什么事,于是悄悄上楼去查看。
  三楼没开灯,只有晃动的烛光,我在拐角处偷眼看,只见表哥夫妻俩跪在白天我发现的供奉小银龛的门前,边哭边低声说着什么。我仔细地去听,隐约能听到表哥说的是什么“你的命怎么这么可怜”“我的亲儿子”“赚这么多钱有什么用”之类的话。我越听越糊涂,估计表哥可能是酒后心情差,联想到自己没有后代,家业没人继承的意思吧。
  第二天,表哥陪表嫂去美容院做头发,让我到处逛逛,只要别走丢了就行。罗勇市和泰国别的地方一样,到处都是寺院和佛塔,很多西装革履的上班族都会对着路边的几尊我连名字都叫不出的佛像参拜。
  逛了几条街,我觉得实在没意思,就回家去了。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全是泰语节目,虽然楼顶安了卫星接收器,但也只有中央电视台的几个频道和香港凤凰台。我觉得很无聊,忽然想起同学和我说的话,趁表哥不在,我找到他那部130万像素的数码相机,鬼使神差地悄悄出屋上楼去看。
  那个银龛周围供奉的东西没什么变化,但多了两套漂亮的儿童衣服,另外还有一把漂亮的带鞘小刀。拍了几张照片,我以为那把小刀也是玩具,拔出来一看竟是钢的。我用手指肚轻轻刮着刀刃,心想小孩玩这个东西是不是有点儿早?
  这时从走廊窗外传来摩托车引擎声,表哥回来了,我连忙把刀收回鞘,慌乱中把指肚划了个小口,我顾不上这么多,连忙下楼去假装看电视。
发帖时间:2014-08-20 08:46:00
  刚起床,回答大家一些问题。一是有关上图片的,关于小鬼和古曼、宾灵、崇迪之类的图,在我洗手关店时就把所有图片全都删掉,因为出了一件事,原因以后会慢慢说。楼主人在北京,只留了一些和表哥嫂的合影,还是用135胶卷相机拍的,以后回老家的时候,可能会把合影翻拍传上去。二是表哥给嫂子打电话送吃的这个问题,已经解释过两次了,在此统一解释一次,以后不再回答这个问题。

  我在泰国半个月,表哥教了十来个最基本的泰语单词,当时是出于纯好奇学的,比如吃饭,睡觉,你好,我是XXX之类的。表哥在电话里提到了吃的,我就问是不是表嫂已经做了好饭在等我们,他说是给楼上送吃的。我就没再问,以为楼上有宠物,但又在银龛中看到塑料水枪,有疑惑但没再问。

  另外,有朋友总是发一些说我自己顶自己的回复,而时间都是在楼主首次发贴的8月18日21时19分43秒,很奇怪,我算就自己顶自己也不会在第一楼没完没了地顶吧?请大家看清楚些,是不是系统显示的问题。

  楼主有工作,只能抽老板不在的时候打些内容,讲讲经历,要是有人觉得是在编故事,那请随意,看不看是你的自由。本贴旨在劝大家要是没有百分百的了解和把握就别碰这类东西,楼主有很多当年开店时的案例和大家分享,各类的都有,而不是讲故事娱乐你,千万别领会错了意,谢谢大家
发帖时间:2014-08-20 10:15:00
  表哥两人上来,拎了不少海鲜和新鲜水果,表嫂穿的紧身牛仔裤,屁股又圆又翘,胸也大,长长的黑发烫成细波浪,看起来十分性感。我心想这个表嫂实际最多不超过35岁,但外表最多30岁,表哥都快50的人了,能娶到这么年轻漂亮的泰国女人也不错。
  表嫂先拿了一些东西送上三楼去,我也见怪不怪了。在和表哥聊天中我得知,他打算用大部分资金在本地开一家水果加工基地,罗勇的工厂特别多,最多的是汽车厂,还有橡胶、水果厂等,泰国水果很著名,罗勇的水果更是品质一流,表哥已经和国内几家沿海贸易公司联系好,包下货机每隔三天空运泰国新鲜水果到中国,准备大干一场。
  正说着,突然从外面厂房传来杂乱的吵闹声,表哥连忙出去看,我也跟了过去,到车间一看,很多人围在专门给银器括形的液压床周围乱成一团。我和表哥挤进去,吓得我差点吐了,一个工人不知怎么的,上身趴在加工床上,脑袋被液压机死死压在冲床上,都扁了,红的白的一大堆到处流。
  表嫂闻声也赶来,一看就尖叫起来,吓得脸煞白。表哥手忙脚乱地打电话,让人把那人扶起来准备扶进汽车,但一看还是算了,脑袋已经被压烂了。过了十多分钟警察来了,皱着眉开始拍照和清场,表哥也被带去警局问话。
发帖时间:2014-08-20 14:20:00
  工厂暂时停业,所有工人都被警察查了一遍,我也不例外,护照签证身份证仔细检查,警察的表情让我很不爽,好像我是个躲在黑工厂里的偷渡者似的。表哥帮我办的旅游签证,有30天期限,查完后终于自由了,在警察局门口和工厂里的一个中国工人聊天,他告诉我警察主要查工人们都有没有办理人身保险。
  我问他:“你们应该都有保险的吧?”
  工人回答:“上个月我们的保险到期,这个月的还没有办下来,正巧现在出事了,还不知道怎么处理呢。”
  我一惊,怎么会这么巧?这时那工人指着远处说:“他的家人都来了,你看。”
  远处有十几个人都坐着摩托车驶来,是那名遇难工人的家属,下车后直奔警局,看表情一个个气势汹汹。果然,在警局里这通闹,这些家属差点把我表哥给吃了,好在几个关系不错的工人和警察在劝架。
  死者家属看来也知道死者正巧没有保险,开始大吵大闹,漫天要价,警察局估计也知道我表哥有钱,于是借题发挥,要指控我表哥非法雇佣。这件事持续了近一个礼拜,最后表嫂的老爹托关系,表哥又花了不少钱息事宁人,才算了结。
发帖时间:2014-08-20 16:46:00
  我放轻脚步把耳朵贴在房门上,隐约听到表哥说:“乖儿子,你怎么搞的,是不是爸爸做错了什么事?”
  并没有人回答,但表哥顿了一会儿又说:“我什么时候喂你喝过生血?爸爸没这么糊涂的呀!”
  又顿了一会儿,表哥说:“好儿子,你肯定是误会爸爸了,明天爸爸去曼谷给你买进口玩具——”突然表哥的话停了,从屋里传出断断续续、痛苦的呻吟挣扎声。我连忙去推门,可门竟是反锁的。我大喊表哥的名字,表哥无法应答,我不敢再犹豫,连续几脚去踹,终于把木门踢开,我的脚踝也扭了。
  屋里没开灯,但能看到表哥躺在床上,双手徒劳地摸着自己的脖子,显然很痛苦。我连忙上去想扯开他的手,但他紧紧地捏着自己,怎么也拉不开。我急得大叫:“表哥,怎么回事啊?”
  表哥痛苦地看着我,光张嘴说不出话,忽然表哥的身体迅速上升,竟然贴着墙悬空。我吓坏了,后退几步呆呆看着,手脚都像灌了铅似的。身在半空的表哥勉强伸出一只手指向墙角,我回过神来,跑到墙角的柜子,拉开几个抽屉手忙脚乱地找,几本书,一些泰铢现金,一块手表和一把水果刀,没发现什么特殊的东西。
  我问:“用什么东西啊?”
  表哥说不出话,我拿出钱,表哥勉强摇着头,我再拿出手表,表哥眼珠子都快出来了,我又拿出小刀,表哥用力点头。我忽然想起昨天在银龛那里的小刀来,不知道有什么关联,但也没时间想,就拿着刀跳上床,朝表哥面前的空气里乱挥,什么效果也没有。
  表哥渐渐说不出话,双手也松开了,我急得要死,忽然心念一动,咬着牙用刀把手指割破,把流出的血滴朝表哥扬过去。
发帖时间:2014-08-20 19:51:00
  说来也怪,扬出的血滴并没有溅在墙上,而是好像碰到了什么物体,表哥的身体重重摔在床上。我连忙打开灯,一切安静下来,就想什么也没发生过。我不懂怎么急救,只好帮表哥捶胸口,几下之后他渐渐缓过来了,咳嗽一大阵子,喝半杯水之后,总算是没事了。
  我和表哥坐在床边,我紧张地说:“哥,是闹鬼吗?要不要报警?”
  他摇了摇头,边喝水边说:“弟弟,没必要,那不是鬼,是我儿子。”
  我知道他把那个供奉的东西称做儿子,就说:“鬼就是鬼,当宠物养也是鬼啊,我看咱还是报警吧,要不就把那个东西扔掉!”
  表哥说:“那真是我儿子,是我和你嫂子的孩子……”
  我傻了眼。
  表哥这才开始给我讲这件事的来历。原来他供奉的那个小东西是个婴儿的干尸,而这婴儿不是别人,正是我表嫂怀的孩子。
  表哥和表嫂结婚两年,一直没孩子,到了第三年表嫂终于怀孕了,可四个半月的时候医院检查说胎儿有点问题,但也可以生下来,也许问题不大。表哥怕孩子生下来不健康,就力劝老婆打掉了。医院的大夫和表哥是好朋友,说可以考虑把胎儿送到寺庙里去制成小鬼来养,能招财进宝,尤其是没经过产道的胎儿灵力更大。表哥不知道怎么想的,就把胎儿托一个精于此道的中国人送到曼谷东南一个小寺庙去,制成小鬼供奉在家里。
发帖时间:2014-08-20 20:08:00
  表哥摇着头说:“你表嫂怕疼,所以当初非要做剖腹引产,其实完全可以自然引产的。就这样,我把小鬼从寺庙请进来放在家里,开始供奉。那个中国介绍人告诉我很多注意事项和禁忌,比如要每天给小鬼送好吃的和玩具,还有儿童衣物,主要是多给甜食,因为小孩都爱吃甜的和喝甜水,自从开始养小鬼之后,我的银矿生意出奇地好,一年比一年批的货多,钱也越来越多,可是不知弄的,你表嫂从那后的两年多内又怀了三次孕,而每次都是在四个半月左右的时候死胎。”
  我从没听过这种事,吐了吐舌头,问:“是不是那个小鬼嫉妒心强,不希望你们再有孩子而失宠?”
  表哥点了点头:“也许是吧,第三次流产的时候我们才意识到这个问题,那时候想过要把小鬼给送走,可寺庙不收,说自己的胎儿制成的小鬼不要。后来我把小鬼驱车送到清迈的寺庙里,可半个月后居然在书房的书柜里发现了它!”
  我惊道:“怎么,送都送不走了?”
  表哥说:“没办法,就只好一直把它养下去,有时我们想抱养一个孩子,但又怕他遭到小鬼的报复,就没敢。我想着某一天回中国去定居,它总不能跟着我出国吧?”
  我想了想,又问:“你刚才是在……在和它说话吗?”
  “是的,它晚上的时候有时会在房间里找我聊天,我必须陪它聊,不然它会不高兴,轻则让东西损坏,重则让我们生病。其实它还算好养活的,只是有几条禁忌,不能喂活食,尤其是生血。刚才它说我前几天喂过它生血,怪不得这几天这么倒霉,可我什么时候喂它生血了?没有的事啊!”表哥说。
  我心里一惊,才知道这事的祸头原来是我。
发帖时间:2014-08-20 21:13:00
  表哥站起来,倒了杯红酒,颓废地坐在椅子里。我实在不想再瞒下去,就说:“哥,其实……那天你带嫂子去烫发的时候,我偷偷去看过那个小鬼,玩刀的时候刚好你回来,我不小心用刀把手指割破了……”
  表哥表情很惊讶,瞪着我看了半天,我以为他会揍我,但表哥渐渐平静下来,苦笑着摇头。我很内疚:“哥,这事就没办法弥补吗?”
  表哥叹气道:“算了,你也不是故意的,这都是天意啊!”
  看着表哥花白的头发,和痛苦的神情,我心里说不出的难受。
  几天后,表哥和表嫂去罗勇民政局办了离婚后续,表哥无法容忍自己的老婆和别的男人好,那怕只有几天。
  我的签证也快到期了,表哥买了机票,和我一块回到沈阳,就住在我家里。我带他去拜访大舅和三舅,两人对表哥的到访很意外,但毕竟是亲外甥,也不好说什么。
  一天晚上,我和几个朋友吃饭,其中有两个女士是一位朋友在驾校学车的同学,都是做生意的。聊天中大家无意中提到泰国佛牌,还有古曼童和养小鬼的话题来。那位朋友问我:“你不是刚从泰国表哥家回来吗?怎么样,那东西到底灵不灵?”
  “当然灵,我表哥家里就有个小鬼,可灵了,自从有了它,表哥的银矿生意一顺百顺,特别赚钱。”我故意压低了声音回答,会显得更神秘。
  大家都来了精神,尤其是那两个女士的其中一位,更是特意把座位换到我身边,问东问西打听个没完。她问:“那我也想去泰国请个古曼童回来,这两年生意特别不好,想转转运。”
  我说:“没那么容易。那些游客在泰国买到的古曼童和小鬼很多都是假的,根本没开过光,也没效果。”
  “那去寺庙请不就行了吗?”有人问。
发帖时间:2014-08-20 23:15:00
  很多人催更,还说发的慢,朋友们,你们应该明白,写的再快也没有看的快,而且楼主有工作,今天已经更了好几次,都影响到工作了。各位留情
发帖时间:2014-08-21 08:53:00
  刚起床,看到很多热心人回复,很开心。有一个朋友说这是旧贴,几年前就有,还说百度能就看到,我笑死,无语了。
  楼主新开了微博,大家都去粉俺吧,有什么新动态可以互相交流:http://weibo.com/u/5262410967,@鬼店主
发帖时间:2014-08-21 09:13:00
  我笑着说:“要是人人都能去,泰国的寺庙早就被挤塌了。得看你是不是有缘人,最好得有门路,比如认识某个寺庙的住持。”
  那女士问:“那你表哥认识吗?”
  我说:“当然认识,他人脉广着呢,认识一个专门联系这种活的人,就连泰国著名歌星Jack和Jill的古曼童都有他帮着弄来的。”
  那女士急切地问:“你能帮我牵牵线吗?我可是诚心的啊。”
  我随口说:“行,回去我问问表哥。”
  那女士姓陈,高兴地和我互相交换了手机号,让我随时联系她,还特意告诉我几点打电话都行,她离婚了,是单身独居,不怕有男人误会。
  回家后,我就把这事丢到脑后勺去了,表哥在我家住了十几天,就要回去继续弄那个水果加工厂的生意,还想让我帮他的忙,毕竟亲戚比外人可靠。我和妈商量了一下,觉得我还年轻,有机会去国外多见见世面也是好的,就答应了。
  临近出发的前两天,那个陈姐打电话给我,问我古曼童的事有结果没。我这才把她想起来,就想推辞,没想到陈姐直接开价:“老弟,你要是嫌钱少我可以给你加点儿,我打听过了,这边本地的店卖几百块,泰国开过光的要三五千,但不知道是真是假,也不敢买。咱们都是朋友,我相信你,要是真能在那边帮我弄个真的来,我给你报销机票和辛苦费,一万块钱,怎么样?”
  一万块?我真动心了。
发帖时间:2014-08-21 09:15:00
  刚看到有人说我是骗粉的,好笑。要是用这种写文的方式骗粉,那不得累死,还不如花一两百块刷几万粉丝更容易。粉俺是自愿的,没人勉强
发帖时间:2014-08-21 10:36:00
  2004年我还在沈阳最大的手机市场卖手机,月薪800块钱,我记得很清楚。一万块是什么概念?整整一年的工资还拐弯。去泰国的机票又不是我出钱,到了那边打听一下真正的古曼童什么价钱,要是划算的话,这事我看干得过。
  陈姐在电话里对我说:“老弟,我想让生意变好点儿,以前每年都能赚上百万,这两年也不咋了,每年最多也就是进个三五十万,太差了。听说古曼童都得起个名字,我这个就想叫大宝,你开光的时候可千万别忘了。钱我可以先付,反正你和赵哥是好朋友,我也不怕你骗我。”
  我给她留了银行卡号,再要来她的QQ,挂断电话后心里直打鼓,因为我对古曼童这类东西一窍不通,哪知道还得给它们起名字?第二天上午收到陈姐发来的短信,说一万块已经汇到,我去ATM一查,果然,卡里多了一万块。
  看着卡里这一万块钱,我激动得想哭,不怕别人笑话,活了27年,头一次赚这么多钱。同时也感到压力很大,要是这事办不成,那可就竹篮打水一场空了,看来必须成功,不能失败。
  表哥替我办的工作签证下来了,为期一年,到期了再续办,最少可以办到两年的。回到罗勇市,因为没有了表嫂老爹的能源局后台,表哥就停了银器厂,开始跑水果加工厂的事。有一天表哥是被朋友的车送回来的,原来是走在路上被摩托车撞到,好在没骨折,但也折腾了够呛。
  我想起了那个小鬼,就对表哥说:“咱还是想办法把那个小鬼送出去吧,它已经发火了,以后恐怕永远都不会顺利。”
发帖时间:2014-08-21 14:41:00
  表哥摇摇头:“原寺庙不肯收,别的寺庙就算能收,儿子自己也会再跑回来。已经试过几次了,不管用的。”
  我想尽快解决此事,毕竟是因我引起的,就问他:“那个专门联系这种活的中国朋友电话多少,我想问问他。”表哥心烦,只好把号码给了我让我自己去打,提他的名字就行。又给了我几万块泰铢,特别叮嘱说那人精明狡猾,眼里只认钱。
  有利益就有动力,任何行业都有掮客。这天是阴天,和这个名叫方刚的人在曼谷碰面之后,我才知道在泰国像他这种专门联系古曼童小鬼的人还不在少数,其中不乏中国人。方刚中等个头,很瘦,穿一件花格衬衫,全是坑的刀条脸晒得很黑,戴着变色墨镜,长得特别像香港那个专门演黑社会的明星何家驹。他脖子上挂着一根坠着三块佛牌的粗金链子,手上戴着劳力士绿水鬼,看来收入很不错。
  我问:“方先生,我表哥吴秉财家里的那个小鬼,是您帮着给联系寺庙制作的吧?现在表哥要把它送回去,我想去那寺庙问问方法。”
  方刚抽着雪茄烟,操着浓重的广东口音笑着说:“田先生,您是第一次来东南亚吧?看来你还是外行。请神容易送神难,这话你应该听过。吴先生去年就托我办过这件事,阿赞都说过了,自家胎制成的不能送,我也有没办法。”
  我说:“您帮着想想主意吧,说实话,我在中国的一个朋友还要让我带个古曼童给她,钱都付了,到时候可能还得麻烦您呢。”
  方刚眼睛里闪过一丝光芒,看来确实只对钱这个字感兴趣,说:“有点麻烦,请佛和送佛都要费功夫,我现在很忙,好多大人物等着我给他们找呢,抽不出时间啊。”
  我知道这家伙是在要钱,但又不知道给多少合适,万一给多了岂不亏了,于是掏出两张1000泰铢的纸币放在桌上。方刚噗了一声:“田先生,这是给乞丐的零花钱?”
发帖时间:2014-08-21 17:31:00
  我假装为难:“我身上就这么点钱。”
  方刚:“吴先生那么有钱,不会让您这么寒酸吧?当初他请那个小鬼还花了二十万呢。”
  二十万泰铢?我心想表哥真敢花钱,于是说:“他最近在曼谷忙着谈事,顾不上我,您就先拿着吧,等事成了再补上。”
  方刚摇摇头:“太少了,最少十张,我就带你去一趟,否则就算了。”他站起身就要走,我只好再掏出几张1000面值的泰铢,凑了一万块给他,这可就是两千多人民币,把我给心疼的。
  他把钱收起来,拍拍衣服:“好吧,就带你去见见阿赞,你自己和他谈,成与不成我就不管了。”
  方刚开着一辆八成新的丰田皮卡,我很奇怪,这家伙应该没少赚钱,怎么开这么旧的车?其实在泰国的街道上很少有豪华车,除了我在曼谷机场出来的时候看到几辆奔驰宝马奥迪,其他城市就更少了。基本都是日系的丰田日产,欧洲车几乎没有,可能泰国人对汽车不太热衷吧,他们更喜欢摩托车。
  方刚这家伙很会察言观色,似乎看出了我的疑惑,笑着说:“日本车省油,好修,皮卡后面能装货,要是有人请大型佛像也能拉。”
  因为我对泰国风俗、古曼童和小鬼一类的知识完全不懂,只好在车上用和他闲聊来尽可能多套出一些东西来,但还不想让他知道我是菜鸟。交谈中得知,方刚是广东惠州人,在泰国已经呆了十几年,什么都干过,甚至贩毒,但后来觉得风险大,就入了帮人请佛这一行。这行业风险低多了,钱来的也容易,很多亚洲人深信这个,有些富翁明星家里都有几十上百甚至上千的古曼童,市场很大。
发帖时间:2014-08-21 19:56:00
  天越来越阴,可就是不下雨,车里闷热闷热的。车前挡风玻璃上挂着好几串奇形怪状的东西,有一串很像星月菩提,可下面坠着的却是蜘蛛金牌;一串银链子带个盘成蚊香状的干尸牌,还有一个更怪的,是个装有不明黄色液体的小瓶,里面半泡着一对抱着的裸体男女,男的胯下有一根红色的粗大物体,比人物的大腿还粗,从女人腰间穿过。
  我很想了解这些东西是干什么的,但又怕在方刚面前露了底,于是自己拿起来仔细看。方刚却说了:“想知道这都是什么吗?你可以问我,一个问题100块。”
  看到他不像是在开玩笑,倒把我气乐了,心想他还真是明码实价。我数了三张100元的泰铢,说:“付钱可以,但你不能骗我,否则以后我再也不会介绍业务给你。”
  方刚笑了,单手松开方向盘从我手里把钱拿过来,揣进衬衫胸前的口袋:“我方刚在这行里混了七八年,是出名的认钱不认人,让想我骗你,我还嫌浪费时间呢!”
  这话我相信,不怕赚你的钱,就怕惦记你的钱。方刚吸了一大口雪茄,说:“那个蜘蛛配尼泊尔星月,能招夜间八方财;第二个是印度海蛇,加持过九头蛇王咒,能保护平安;第三个是燕通,能让我变成性超人!”
  我无语,看来他是在用佛牌给自己进行全方位保护,安全赚钱之余泡女人,简直是无敌了。这时我觉得手指有些痒,便挠了几下,不挠不要紧,这一挠忽然觉得痒得不行,低头一看,发现我的右手大拇指肿得又黑又亮。
  方刚也看到了,问:“你被毒蛇咬过吗?”
  我只好说实话,把前几天的事件经过说了一下,方刚神情紧张起来,瞪着我,好像在看一只大熊猫似的疑惑。我说:“是不是我招惹了什么?”
  方刚半天没说话,后来开口说:“从阿赞那里出来后,你自己叫辆出租车回罗勇吧,我不想载你回去。”
发帖时间:2014-08-21 20:56:00
  @mrleonard 你替我的解释都是我想说的,只是提问题的人太多,我没精力一一回答,在这里谢谢你了。写东西不可能把这些细节啰里啰嗦的都写清楚,所以很多人都有质疑,其实很简单,很多问题都是能自己想出答案的,只看你是否一心想钻牛角尖。
发帖时间:2014-08-21 21:52:00
  楼主正在睡前的最后一次辛勤敲字中,请大家稍等
发帖时间:2014-08-21 22:36:00
  “怎么,怕费油啊?”我很奇怪。
  方刚说:“不怕费油,但是我害怕倒霉啊。”
  我不再多问,看来表哥的“儿子”小鬼已经准备和我杠上了,我心跳得厉害,暗想表哥啊表哥,你说你闲着没事在银龛上放什么小刀呢?
  朝曼谷的东南方向开,每隔几条街就能看到一座寺庙,大多小巧玲珑,精巧漂亮,颜色特别鲜艳,就像昨天新修好似的。虽然没统计过,但我敢肯定泰国的寺庙比公共厕所多。
  一个小时左右到了Ban Bueng,比罗勇还小的一个市镇,路边都是一排排的六七层楼,又像工厂又像学校,看上去半新不旧的。天阴得像黑锅底,汽车停在一栋灰白色用铁栅栏围着的七层楼前,我跟着方刚下了车,他边走边打手机,不到两分钟,一个穿白色半袖T恤的矮个男人从楼里出来,打开铁栅栏门,互相行了合十礼,再让我们进去。
  楼里很昏暗,灯没有一个是亮着的,不知道是不是为了省电。那矮个男人带着我们俩东拐西拐,来到一个房间里。这里供了好多佛像和佛牌,大大小小足有几百个,一个法师模样的中年男子盘腿坐在地上,上身半披着土黄色的僧袍,光脚穿着人字草拖,胸前和手臂全是看不懂的纹身图案。
  矮个男人对方刚和法师分别说了几句话就走了,方刚朝法师双手合十行了个鞠躬礼,我也跟着照做。方刚和法师边对话边指着我,又特意指了指我那肿黑的拇指。法师叽里呱啦讲着泰语,站起来走到我面前,抓起我右手仔细看了看,又对我说了一些话。
  “阿赞说,那个小鬼的阴气已经从伤口中进到了你的身体里,因为你用生血破坏了它和你表哥之间的契约关系。”方刚翻译道。
  我连忙问:“那会有什么不好的后果?”
  方刚给翻译过去,法师回答后他再翻译回来:“你会越来越倒霉,直到死去,除非让那个小鬼重新投胎,要么被别人请去,变成他的小鬼。”
发帖时间:2014-08-22 09:31:00
  听了他的话,我忽然有了个念头,陈姐不是在让我物色金童或者小鬼吗?要不把表哥的儿子转给她……但这个想法立刻又被我打消,表哥这个小鬼的厉害我可领教过,还是别转给熟人了。于是我说:“那就让小鬼转世投胎吧,得怎么做啊?”
  方刚翻译道:“很简单,小鬼的主人一死,小鬼就可以投胎。”
  什么,那岂不是要表哥去死才行?我连连摆手,法师似乎不想再理我,站起来就要往外走,我大着胆子上去拦他,焦急中用汉语一个劲地求助。法师目光如炬地瞪着我,吓得我闭上嘴。方刚说:“都说了没用,是你偏偏要来,走吧,再不走天就黑了。”
  妈的,被这个家伙拿走一万块,却什么事都没解决,无奈的我刚要转身,法师又对方刚说了几句话,再指着我肿胀的手指。方刚说:“快谢谢阿赞,他说看在你表哥当初给了大红包的份上,可以先帮你治治伤。”
  我很高兴,连连合十鞠躬,方刚示意我跟着阿赞走,我们一前两后出来又拐了几拐,竟出了楼来到后院,这才发现这座楼中央有个空地,空地上居然修着一座寺庙,大概只有不到二十米见方,从楼的正面完全看不到。
  进了寺庙内部,有个小屋,地中央生着一大堆火,有一股说不出的怪味。一个穿黑衣袍的人坐火堆后面,不知道与旁边的另一个人说着什么,屋角堆着十几个用麻袋包裹着的东西。阿赞和我们走进来,示意让我坐下,又对屋里的几个人说了几句,有人从屋角抱起一个麻袋包裹打开,竟是个死婴。
  那黑袍人从旁边拿过一张用细钢丝编成的网,有人将死婴放进网里,再用棍子穿上,开始架在火堆上烤,阿赞则拿着一个钢盆在下面接。我感到一阵阵恶心,胃里开始翻腾,连忙把头转过去,但烤死婴发出的吱吱声和那股这辈子也忘不掉的焦臭味,让我仍然止不住想要呕吐。
发帖时间:2014-08-22 12:12:00
  坚持了两三分钟,空气中开始弥漫着烤肉的味道,再混上尸臭味,我再也忍不住了,胃里的东西已经冲到脖子,连忙爬起来要往门外冲,被方刚一把按住。他脸上带着微笑,似乎已经习惯了这种场合和味道,完全没反应,我闭上眼睛大口喘气,尽量不让自己去想那死婴的事,就当烤的是羊腿。
  这时有人走过来拉住我的右手,阿赞拿着那个小钢盆走到我面前,将里面刚接的尸油倒在我的大拇指上。热油烫得我大叫起来,下意识想缩回手臂,但被两人按住,阿赞左手像钳子似的紧紧抓住我的手腕,口里急促地反复大声念诵着什么。
  滚烫的尸油从我手指中滴落,奇怪的是,原本黄色的油滴下来却变成黑色,就像加热过的沥青。我疼得紧紧咬住牙,等尸油滴尽,又有人拿过凉水盆,我迫不及待的把手按进去,冰凉的水和烫伤的手指相接触,疼痛瞬间减轻了很多。
  我疼得满头都是汗,水盆撤走后,那黑袍人又抓了一把浅色的灰撒在我伤指上,我已经疼得没了感觉,这时方刚拍拍我肩膀:“快包个红包给阿赞师父。”
  我点了点头,又喘了半天气,从口袋里颤抖着掏出大约一万块左右的钞票递给方刚转交给阿赞。方刚扶着我走出寺庙来到一间空屋坐下休息,方刚笑着说:“我们一会儿就可以走了。”
  这时那个矮男人走进来,对方刚说了几句话,又看看我,似乎与我有关。方刚站起来出去,只留我一个人在屋里。我慢慢缓过神来,想着刚才的一幕,又有点想吐的感觉,这时方刚回来了:“你运气真好,阿赞说有办法让你表哥的小胎鬼转魂,但事情是你搞出来的,解决也得由你来做,就怕你弄不来。”
  “我、我能做,只要有办法就行。”我累得快要说不出话。
  方刚说:“好吧,阿赞说让你回去休息一晚,我们明天早点再来。”
  我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方法,但已经没兴趣再问,刚才的折腾让我只想安静一会儿,直到疼痛缓解为止。
发帖时间:2014-08-22 15:04:00
  方刚拿钥匙开车,我捂着手腕在后面慢慢跟着,方刚正要钻进驾驶室,看到我这副模样笑了,说:“哎呀,你算是遇到好心人了,快上车吧,只要阿赞肯帮你,你就不会倒霉,也不会连累我啦。”
  在车上,方刚打开收音机,放的是一首泰国流行歌曲,是两个男歌星合唱的,旋律很轻快好听,但在我听来却是无比吵扰。方刚不时斜眼看着我笑,最后把音量调小:“那个阿赞名叫塔那蓬,我们都叫他阿赞蓬,是黑衣的,正庙阿赞瞧不起他们,但是无所谓啦,他很灵验也很邪,我们这些人都靠他吃饭。”
  我靠在座椅上,觉得手指确实没那么痒麻了,只是还很疼,疲惫又心有余悸地问:“他……阿赞蓬师父经常烤死婴吗?”
  方刚:“你以为他喜欢吃烧烤,只有下降或制作小鬼的时候才这么做。”
  我又问刚才阿赞蓬施法的事,他说:“阿赞蓬是用夭折死婴的尸油为你解阴,再撒上大象骨灰祛毒,你的伤口已经好了,但小胎鬼还是在盯着你。”
  我实在无法理解这类事情,但亲眼所见,只好他说什么我就信什么。回到罗勇市,方刚把我送到表哥家院门口,离开之前对我说:“没熟人你是进不去那个院子的,明早八点我在这里等你和吴先生,一定要两人都来,再把那个小胎鬼也带上。对了,多带几万块钱出来,准备红包和辛苦费。”
  我进了院子,空荡荡的没人,开门进去先到卫生间用水冲洗手指伤口,竟然发现肿黑的部位已经消了。经过二楼客厅,忽然借着月光看到表哥呆坐在沙发上,也没开灯。我知道他是最近发生的事太多,打压太大,可能有点承受不了,就问:“哥,你吃饭没?”
  表哥慢慢转头看了看我,摇摇头。我打开灯,看到表哥脸色发白,说:“我也没吃呢,出去吃点东西吧。”表哥点点头。
  下楼出院子,在附近找了家餐馆。餐馆老板和表哥很熟,我也在这家吃过几次饭,餐馆服务员是老板的儿媳,很漂亮。她笑吟吟地走过来,手里拿着菜单,和我打过招呼后,又对表哥说了几句话,把菜单放在桌上。表哥直勾勾地看着女服务员,忽然伸手去摸她的胸。
发帖时间:2014-08-22 15:53:00
  不想把这些事情变成科普贴,那样的话任何人百度一天都可以做到,我只是想把事情写下来给大家看,相关知识自然会慢慢带出。

  至于那些觉得古曼和小鬼应该是这样的而不是那样的朋友,很想问一句,你怎么确定鬼的灵异世界就是像百度讲的那样?
发帖时间:2014-08-22 16:38:00
  无论古曼还是佛牌,都不要乱请,如果是假的就破财还干扰生活,要是真的,千万别提出过分要求。古曼和佛牌最多只能帮助你生活中的小问题,想升官发财甚至报复害人的,不但达不到目的,还会起反作用。可现在请古曼的人,又有几个只想解决小问题的?所以出大问题的更多,还是那句话,古曼有风险,求请需谨慎
 
Email我们 | 关于 | 留言
Copyright © 2010-2018 WWW.KanLouZ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黔ICP备15010001号-1
请记住我们的永久域名(看楼主的中文全拼):www.KanLouZhu.com
本站关键字: 看楼主